<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04章 孩子受伤了
    第1章孩子受伤了

    白淑娴那么说,叶梓还能说什么呢,她看出来了,跟白淑娴顶一点作用都不起,人家认为你吃着婆家的饭去帮娘家那边忙了。,搜索巫神纪www.yuehuatai.com本书#最新章节其实这个事情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带一天孩子吗带带呗,可是这不是带一天孩子的事情,她要是没有事情做也算了,关键是明天的事情还很重要,她只能和白淑娴商量着带半天成不成是看韩啸妈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会给你商量的余地,那怎么办,想办法呀。

    “妈,你等会儿我给你拿贴膏药。”叶梓跑回自己房间倒梓香园给白淑娴拿了几张狗皮膏药,这东西是一张粘的膏药贴,上面有黑乎乎的药,看着不怎么美观,味儿闻起来还可以,只要白淑娴真是腰肌劳损,那能缓解,如果是其他问题的话那没有办法了,只有去医院检查了。

    白淑娴拿着叶梓给的狗皮膏药,有心想说不贴吧,这腰确实疼,但是说贴吧,还真有点不敢,你说这是从哪里弄的这个东西,连个包装纸都没有,万一贴出问题来怎么办

    “妈,我给你贴吧。”叶梓知道白淑娴在犹豫,她空间里面的东西是这样,得等你用了才知道这个东西的好。

    “那,那贴吧你这个是在哪里买的看着不像是正规厂家出来的东西呀。”贴好了,白淑娴只感觉腰部的肉一凉,仿佛又什么东西直往腰上的肉里面钻,那凉丝丝的感觉,立马感觉好了很多

    “我自己做的。”

    白淑娴:。

    “这一贴的功效可以管八个小时,我这里先给你这些。等你用完了我再给你做。”看白淑娴的表情知道这个东西对她有用,她也不求人能念着她的好,是希望不要太为难自己好。

    “你什么时候做的,没有看见你做呀”

    叶梓知道白淑娴肯定要问的,反正以后自己肯定还有很多药要弄出来给大家看见的,还不如早些让人知道,以后能正大光明的弄。

    “以前在房间里面自己研究做的。不怎么方便所以弄了一点。数量不多,妈,我看家里一楼厨房旁边还有间空屋子能不能给我做药”叶梓商量着。她做药这个事情必须得拿到明面上来,赚钱也要拿到明面上来,不然韩啸妈一直会以为自己天天在娘家那边晃荡。

    白淑娴摸了摸自己的腰,用着人家给的药。能说不吗再说了家里面那间屋子确实没有什么用处,那用呗。

    “还有是妈。明天上午我得出去一趟,我要出去卖点东西,都和别人说好的,我保证中午之前肯定赶回来带大姐的孩子。”叶梓放缓语气。

    等白淑娴看着叶梓用那个脱毛膏在她身上用过之后。那神奇的效果,让她惊呆了,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叶梓。什么时候叶梓有这个本事了,会做点常用的药算了。这真是研究上了她还有很多疑问想问问叶梓,想了想还是没有问,问多了好像她这个婆婆惦记上媳妇儿的东西一样,是能卖点钱什么能卖得了多少钱,最后只说了叫叶梓明天早点回来让人出了屋子。

    第二天叶梓再去送脱毛膏的时候,李秋水那脸都笑开花了,那是自己的财神呀,叶梓这次还是和孙菲菲一起,孙菲菲得帮她背点呀,这次一共带了五十瓶来,她一个人可是拿不懂。

    “叶梓,你哪里还有多少货,我这边全要了,你赶紧回去拿。”李秋水点完了货,这边还给叶梓数着钱,全部是一百的新钞票,都是刚才上午她在银行去取的,她取的可是一万,以为人能给她送多少瓶来着,结果只有五十瓶,她稍微有点失望,她那些朋友用过之后推荐给了朋友,昨天晚上她的大哥大都给打爆了,光是朋友的朋友那边都出去三十多瓶了,那还剩下十几瓶能在柜台上卖,昨天定的那些人再取走一些,基本上柜台上没货了。

    “家里现在没有了,我一天最多也能做二十瓶出来,要多做也不行,我确实没有时间做,平时要上课的。”

    这个消息让李秋水很失望,这个东西她已经断定能够大卖了,而且只要大卖,那么要不了多久这五花八门的脱毛膏能被人生产出来,她不管别家的有什么效果,她得先赚上一笔,这已经进入五月了,夏天开始了,这是这个脱毛膏销售的旺季呀。

    “我原先还以为这个是你家里人弄的呢,原来是你自己弄的,要不你让你的家里人帮着弄多弄点,你看这夏天要来了”李秋水本来想说让人把方子干脆卖出来算了,想了想那可能是人家的祖传秘方,还是先保守点说好了。

    叶梓笑了笑得很无奈。

    “李姐,你说的那个真不行我也想多弄点出来,但是这个东西只有我能弄出来,别人还真不行,我是把方子贡献出来,别人都弄不出来,要不我晚上多做一会,能多弄个十瓶出来。”

    李秋水是不怎么相信叶梓说的,只要你能把方子拿出来,还怕别人不能生产,不过既然人家都那样说了,那是不想别人也做这个了,那她也不能在哪里一直说,免得引起人家的反感。

    “那好吧,你每天给我这边送三十瓶过来,我一周给你结回账怎么样”李秋水也不能天天呆在这里,她又不是店员。

    叶梓哪里有时间天天送货呀,除非她不上课了,最后两个人商定让李秋水这边每天下午去叶家面馆那边取货,只是要李秋水本人去,还必须是一手钱一手货,叶梓想的是她和李秋水这样的大老板可不一样,人家手里的钱能一万一万的出,她不能,开始那笔货因为数量不多。所以她觉得不用当天给全款,可现在每天三十瓶,那是一千五百块钱,一周下来是一万多块,怎么能一周一结算

    兜里放着两千多块,叶梓也孙菲菲也不敢在街上逛了,两个人干脆打了个出租车回去。一路上孙菲菲那个飘呀。那个羡慕叶梓呀,叶梓也很高兴,心里也飘呀飘的。这种好心情等回到家里没有了,听见孩子哭了,哭得那个撕心裂肺的。

    “你快来抱抱,这孩子都被她奶奶给弄成了什么脾气。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非得要到地上去活动。”白淑娴和王妈两个人累得那是满头大汗呀。这孩子才个月,刚长了两颗牙齿,吊着口水喜欢到处爬,看到喜欢的东西爬过去抓。你不让她去吧,她哭,要在不注意她能从沙发上滚到地上也要爬。这是不知道疼呢,刚才是王妈去厨房看煲的汤。这边白淑娴一个不注意让孩子从沙发上滚下去了,幸好是屁股着地,孩子只是被吓着了,要是头着地,那得弄多大一个挂在头上呀,叶梓觉得白淑娴这个活没接好,带孩子多大的责任呀,带好了你女儿也不会怎么感谢你,要是带得不好,真出了什么肯定得埋怨你。

    叶梓背包都没有放下去抱孩子,孩子还是哭,不但哭还闹腾,脚手乱动,真有摔得那么疼吗叶梓尽量想把孩子抱着往自己身上靠,让她觉得安全些,她力气也不大,一起乱动的孩子抱着还是挺吃力的,她是看出来了,这孩子想到地上去,那让她去地上呗,准备把孩子往地上放,还没有放下去呢,这边白淑娴不同意了。

    “孩子哭,你抱着哄哄她”白淑娴的意思是你不要偷懒,你得这样抱着哄她。

    “妈,孩子是想到地上去活动,咱们家地上是地板砖也干净,让她在地上爬,没事的。”叶梓还是把孩子给放了下去,这而已放下去孩子不哭了,还挂着眼泪呢,这回头对叶梓一笑,傻样儿。

    白淑娴:“地上凉”算了吧,孩子不哭得了,她现在怕孩子哭,哭得她脑门疼。

    “妈,我看这样也不是办法,要不让大姐家给找个保姆专门带孩子”叶梓试探的问着,没办法呀奶奶不给带,外婆也带着费力,那还真得找保姆,蒋家也不是出不起那个钱,一百到一百五十块钱能找个能带孩子的。

    白淑娴何尝没有想过,可是有保姆又能怎么样,保姆把孩子带着,蒋毅妈还不是把孩子给打了,结果还让保姆走人,弄得现在韩文君在家里还得晚上回去做饭,工资都贴进去不算,她这边还贴钱,不可能还让她这边贴钱给蒋家请保姆吧

    “现在的情况是蒋家那边不给请保姆,总不能我们家再请一个保姆吧,不能便宜了蒋家那个死老太婆,她不是个人,这样做也不怕别人笑话,她小儿子还没有结婚,小女儿还没有嫁人,以后我看谁还能和她这样的人做亲家”

    这边大人说话也没有太注意小孩子,这边宝宝蒋欣爬到了茶几那边,攀着茶几去摸桌子上的茶杯,啪,茶杯碎了,孩子给烫了,烫的面积不大,是小手儿直接给烫红了,孩子的手多嫩呀,宝宝立马扯开嗓子开始新一轮的嚎啕大哭,把白淑娴给吓得,差点没魂。

    “你看看,我说地上不能爬,你偏要放在地上,现在好了,这孩子算是毁在你手上了,以后要是落疤怎么办还能嫁什么好人家,你是不是故意的呀,要是不愿意带你早说出来呀,给整这一出有意思吗这是个孩子,你能思下这样的狠手,我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你呢。”白淑娴的反应很奇怪,在哪里开口骂着叶梓了,都没有先抱着孩子去用冷水冲冲降降温。

    叶梓去抱孩子,她是想抱孩子去卫生间给冲冲的,刚才白淑娴说那些话她先放一边,她能忍着,她心里也不好受,白淑娴哪里还肯给她抱,直拿眼睛瞪她,这边王妈从厨房跑出来赶紧把孩子给抱了去冲水。

    “妈,我是想抱孩子去冲水。”

    “以后你距离孩子远些。”白淑娴丢下这么一句话也去了卫生间。

    叶梓顾不了那么多,孩子被烫了她也不是故意的,估计那水也不会很烫,不然孩子的手背上还能不起水泡,当然疼肯定是疼的,她得到梓香园去找药给孩子擦擦,还好白淑娴没让叶梓不给孩子擦药,把药一擦完,孩子的手跟个小馒头一样,不哭了是还在抽泣,看着小样儿可怜得很。叶梓给孩子擦完药也没有在白淑娴面前晃,现在是她想帮忙带孩子人家估计也不给她带,她承认这次是她疏忽了,她又没有带过孩子,又什么经验,但是这也不能全部都怪到她头上去吧,当时你白淑娴不是也在旁边看着呢吗

    白淑娴看着叶梓跟没事人一样走开了,心里那个气呀,难道她心里不没有过不去

    叶梓干嘛去呢,收拾厨房隔壁的那个空屋子,以后这里算是自己的制药的工作间了,屋子里面到是很空,也没用多少功夫把卫生给做了,是要找人来做些操作台面什么的,这边正想着呢,那边孙菲菲的电话来了,说是方天信今天从香港那边回来了,让两人现在去蓉城路那边聚一聚,顺便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安排,电话是当着白淑娴的面接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也不能带人了,这边叶梓又背着包包走了。

    “哟,方总,你这变化可算是大的,瞧瞧你这身行头,走在外面那是一风景线呀”孙菲菲调侃这方天信,他自己是搞服装的,平时穿着肯定是要走在世上的前列,这去香港那边一次,这人穿得花花绿绿的,上面红色的花衣裳,下面绿色的花短裤衩。

    叶梓也咯咯笑,虽然看不出来这是好看还是不好看,是觉得又点花,花眼睛。

    “叶梓,你说你笑什么我请你们两个出来这高档场所吃牛排,可不是为了让你们笑话我的。”

    “我是想起了我们家的被套。”叶梓说了实话,这个实诚的孩子。未完待续

    ps:同学们:古代来的小媳妇qq群3659862欢迎大家加入讨论,也可以吐槽,我在里面等着你们哟。~搜搜篮色,即可全文www.yuehuatai.com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