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101章 他反对
    第101章 他反对

    “你是叶梓老师?”

    李子茜郁闷,她有那么老吗?看来是不说明白人家是不会懂了。

    “阿姨,我怎么可能是叶梓老师,我现在在一中念高三么,就比你女儿大那么一点点而已,我就明说了吧,天天来你面馆吃饭的那个孙少宇,她是我未婚夫,你女儿接近他妹妹,和他妹妹做朋友可以,但是我希望她不要生出别的心思来,阿姨,我这样说你明白吧?”李子茜撕下优雅的面具,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王翠芬那个气,刚想说自己家姑爷是当兵的,大小还是个官,突然想起叶梓说的韩家那边的意思现在叶梓还小,又因为要读书,所以还是先隐瞒着的好。

    “我们家叶梓那是…怎么可能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怕你口中的那个什么未婚夫对我们家叶梓有什么企图,你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心不在你身上,你还不如多花些时间在他身上,要不就你自己本事一点,叫人不要上我们家吃面,不要什么都往我们叶梓身上说”从内心来说王翠芬还是很感谢孙少宇的,他在这里还是给自己带来不少的学生,她的生意也比别的面馆好上许多,但是她也不觉得这就全是他的功劳,毕竟她对自己面馆做的面味道还是很有信心的。

    “阿姨,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是说什么男追女隔着山,女追男只隔纱,要是你们家叶梓…”

    “小姑娘,瞧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家叶梓什么时候去追了人家的,你倒是找出证据来,现在在这里空口白说,毁坏我们家叶梓的名声,我可不答应阿姨虽然没有读过书,可是生出来的孩子也知道礼义廉耻。只要你有那个能力把自己的人给管住就成不过这世间的女人可是千千万万,各色各样的都有,只要这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做再多也是白费你还不去上课。难道你成绩比我们家叶梓还好?”王翠芬这说话还算客气的,要是把农村那一套拿出来,肯定会把人给说哭的。

    李子茜以为像王翠芬这种农村出来的妇女在她这种城市孩子面前是不敢大声说话的,谁知道居然是这么个情况,她自己根本就说不过人家。人家也不是她说是什么就觉得是什么的人,还有就是王翠芬最后那句话可是把李子茜给打击到了,她什么都好,就是成绩不怎么好呀。

    “同学,欢迎下次再来吃面。”李子茜听到这句话差点没给摔了。

    “翠芬,你和谁说话呢,说那么久,你看桌子上的空碗,都堆起了。”叶建国在厨间窗口喊一声,王翠芬才恨恨的回个神来。

    下午放学后叶梓把昨天白国庆打电话的事情给韩啸说了。虽然她知道白淑娴已经先于自己告诉了韩啸,她本来可以不打电话的,但是她现在有些蠢蠢欲动呀,赚钱呀,她也想呀,不要看她平时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内心里比谁都想赚钱,她想赚钱,想让父母过得好一些,想给他们买房子。买铺面,虽然那不是她真正的父母,但是毕竟她占用了人家女儿的身子,那就得认真的扮演人家女儿的角色。

    “喂。我找韩啸。”韩啸没有想到会是叶梓打来的电话,心里还有点美,距离产生的美,之前那些不愉快随着这声喂都烟消云散了。

    “嗯,是我。”韩啸这样回答道。

    叶梓没想到自己这次运气还不错,韩啸期待的夫妻之间长久没有联系之后电话里面应该有的甜言蜜语。人家一开口就是股票,赚钱什么的,气死他了,他直接就说不同意叶梓去买什么股票,他们现在的日子难道过得不好,难道她缺钱用吗?买股票是不是还得去趟深圳?他二姐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甚至都怀疑她二姐是不是偷渡到香港或者台湾去了,不然怎么会在深圳那边查不到呢,其实这段时间韩啸都是有暗中托人找韩文青的,不管怎么说得把人先找着,至于人愿不愿意回来,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倒好,自己媳妇儿提什么股票,亏得自己昨天晚上听自己老妈的电话还帮着说话来着,看来叶梓还是辜负了他对她的信任,还有那白国庆一天都干的什么事情,难怪他妈现在对白国庆意见大,他自己去闯就闯嘛,他一个男人什么都无所谓的,闯成功了他韩啸能替他高兴,失败了白国庆回家来还有父母给顶着,现在想拉着叶梓买什么股票,不知道这是良家妇女呀

    “我给你说白国庆他也就是嘴上能说,你也别想着能赚钱,要是亏了呢?我给你管钱,是让你花,可没让你这样花的”

    叶梓听到韩啸在那边那样说,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虽然今天她动了要动韩啸给她的这笔钱的心思,但是她都是想着先借用,等赚了钱就给他补上的,可是现在叫人这样说出来,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你不是白国庆挺好的吗?人家看着肯定是能赚钱才给咱们说的,我也就是想试看看,反正钱也不多,要不我少买点?”叶梓还是想说服韩啸,没有试过怎么能说不行,这不是叶梓的风格,原来她也是个爱冒险的人。

    “我反正不同意,你自己看着办。”韩啸没好气的说道,他基本上也就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等挂了电话,赵长根看见韩啸那黑下来拉长的脸忍不住问道:“家里出事了?”

    “没事,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就喜欢钱呀?要学人家买什么股票,她懂什么,什么也不懂,我看着纯碎就是虚荣”

    赵长根还以为什么事情呢,看来是家里的小弟妹有事,“哦哟,你这个媳妇儿胆子也是够大的,不过你家里这个还没我家里那个能折腾,我媳妇儿今年都去上海两趟了,去年买股票赚了点钱,今年她自己搞了个服装厂,听说生意还不错,而且她今年还准备考大学我媳妇儿聪明吧。我现在都有点担心以后管不住她了,原先想着就让她在家里陪父母种地什么的,日子也不难过,人家说要读书。这不但书读了,生意也做了,难道这就是新时代的女性?真他妈能顶半边天呀。”

    韩啸没想到赵长根的媳妇儿这么能呀,原先也就以为是个农村妇女,大不了样子好看点而已。稍微有那么点思想都算是惊喜了,没想到还是个有大智慧,大胆色的女人。

    “你家都开厂了?看不出来呀,你倒是娶到一个会赚钱的媳妇儿,那股票买卖真的那么赚钱?那你问没有问你媳妇儿现在还在买股票吗?”

    “买呀,她说她有经验,哎,你说这个我反正也不懂,也就由着她折腾吧,我每个月的津贴也就那么多。大不了折腾完,折腾完了就不折腾了,不过估计人家现在也是看不上我那点钱,你看。”说着赵长根亮了亮自己手上的那块表,媳妇儿新给买的,说是花了两千多块钱呢,他也只有不训练的时候才带一下。

    “我的个乖哥哥也,你这戴的手表可是进口货呀,瑞士的产的,名牌”说不羡慕那是假的。不过也就是惊艳了那么一下,韩啸的家庭条件不差,说他自己要买也能买得起。

    “就是,平时戴着都怕磕着碰着了。我这手有点受罪。”赵长根说笑道。

    “你看要不我让我媳妇儿给买点股票试试水?”韩啸稍微有那么一点动心了。

    叶梓回家心情不怎么好,现在她才发现其实韩啸是个狠固执的人,不愿意去听别人的意见,他只希望别人听他的,他就是老大,根本就不愿意多去想想别人的话里是不是也有可取之处。她是嫁给了他,那她和他之间也是平等的,就算不用他的钱去买骨片,她还能用自己的钱呢,凭什么就那么强硬的不准自己买,叶梓就想她还偏偏就要买了。

    晚上的时候叶梓把门反锁了,就进了自己的梓香阁,瞬间这心情就好了不少,也是都想了一天了,先泡个澡吧,放松一下心情再说,伸手一摸,池子里面的水面就漂花了,就跟有开关似的,看着那么多娇艳的花朵,你说人能心情不好吗?

    “真香。”进去水里才泡了五分钟,叶梓就觉得自己身上开始出油珠,褐色的,看着有点脏脏了,叶梓赶紧把全身都搓了搓,还好没有继续出油,不然她得以为这水池是榨油机。泡过之后叶梓觉得自己身上有股异香,就是这梓香园特有的味道,不过她身上这个更加淡一些,淡淡的,不仔细闻还闻不出来。

    叶梓现在有时间慢慢看,拿了外面大间里面格子上的一个药瓶子来看,上面写着止咳糖浆,很普通的药嘛,现在在大药房也能买到这个药,看看后面还有制作说明,就是过于简单了一些,上面就说把川贝,琵琶…等药材放入液体生产机里面,一个小时内就能合成,这时间还真是快呀,隔壁的制药房还能自己制作?又看了另外一些瓶子,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比如说什么美白液,使用说明说要输入人体血液里面去;瘦身针,打哪里就能瘦哪里,有这么神奇吗?叶梓扭动身体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好像暂时还不需要瘦身。心美丽,这药名字好听,叶梓一看这说明,天哪能修复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心脏,这是神药吗?就是这药有点难配,要至亲的心头血,这难道是一命换一命不成?格子太大,叶梓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完,至于留着下次再来看,好在自己记忆好,不会再看第二次,不过那些药真有那么神奇吗?看来也只有她以后用了才知道了,想到这里,她笑了,找了个小瓶子从格子上拿了瓶她觉得现在可以随便用的药扣了一坨出来,准备等会儿自己试看看。

    “太神奇了。”叶梓对着房间里面的大镜子照了又照,腋毛就这样被除干净了,一点都不痛,对她就是拿的脱毛膏,刚才出了梓香园之后自己迫不及待的试用了,就那么一抹,过几分钟一擦,就什么都没有了,干干净净,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永久性的,不过这样已经让她很惊喜了,因为自己兼职模特的事情,难免夏天到了要穿短袖子裙子拍照,平时都是她和孙菲菲两个互相给刮腋毛的,现在好了,自己就能办到。

    叶梓已经忍不住要把这个好东西和好朋友一起分享了,赶紧拿了东西就给孙菲菲那边去了电话。

    “菲菲,你睡了没有,我现在有一个惊喜给你,要是你没有睡的话,我就到你家去”

    “你都说要给我惊喜了,我能睡吗?”孙菲菲坐了起来,叶梓这个人不说夸张的话,要她说的是惊喜那就肯定是惊喜,孙菲菲那是很期待的。

    “哇”等孙菲菲用过叶梓给的脱毛膏之后,她都惊呆了,没想到居然还能有这样的东西。

    “扣扣,孙菲菲,你鬼叫什么呢”这是郭帅的声音,因为真的距离高考很近了,这段时间他都和孙少宇晚上在一起学习,两个人的目标都是中国的第一学府,清华大学,其实天才也是要和努力分不开的。

    孙菲菲把门给开了一小条缝隙,直给郭帅说对不起打扰了,并做了个封口的姿势才算完,再次关上门之后,说话的声音就小了很多。

    “你自己做的?”孙菲菲一边问叶梓一边往自己小腿上抹,结果抹完一只腿傻眼了,没了,另一只腿怎么办?她傻傻的看着叶梓,要是叶梓那边暂时没了的话,那她这腿就得一边有毛一边没毛呀,虽说别人不一定会注意,只是她自己心里都会不舒服的呀。

    “呵呵,别担心,我自己研制的,多的是,用,尽管用,明天我给你拿一大瓶。”叶梓看着孙菲菲的腿差点忍不住笑,平时没有注意,这人的腿毛可和男人比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