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98章 王翠芬的招数
    第98章王翠芬的招数

    “亲家,不要客气,叶梓昨天给我说你们今天要来,一大早我叫王妈给多买了菜,全部是肉菜,炒菜的时候我也让多放了油,油水足,你们干的活重吃这些才有力气,平时我们家的饭菜都多是清淡为主的。篮。色。书。巴,”白淑娴说着给王翠芬夹了一只红烧的大鸡腿,油汪汪的。

    叶梓一听韩啸妈这话心里,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被王翠芬给抢了先,王翠芬还在桌子下面拉了拉叶梓的手,意思是让她稍安勿躁,然后快速的给韩啸妈碗里夹了一大块回锅肉,那种看来来很肥那种大肉片,这个也怪不得她,谁叫他们家今天这肉片切得这个厚实的,一片能顶三四片。

    “韩啸妈,你也吃,不要只顾着我们,我说嘛,看你平时脸色都是卡白卡白的,原来是舍不得放油,叶梓这孩子也不说,早说我今天还可以给你们提二十斤油过来,平时我们叶家面馆用油量大我们买油什么的都便宜两毛钱呢。”

    叶建国这个时候也跟着说道:“是呀,韩啸妈,以后要买油你说一声,我们这边帮着买,让叶梓放学带回家是了。”

    白淑娴听到这里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她什么时候说家里缺油了,她也不差那两毛钱,她家是买油那都是买市场上出的最好的油,还说她脸色卡白卡白的,真是农村人不动,她这是没有在太阳底下暴晒是白好不好,但是她又看了看叶梓,她也白,白里透红,韩啸妈觉得那是因为年轻。

    王翠芬好像能够看透白淑娴的心思一样,又往她碗里夹了一筷子排骨,要啃骨头不好看,那么大家都啃,王翠芬不信了。都是啃骨头,难不成韩啸妈能比她好看到哪里去。

    “韩啸妈,你怎么不吃,你得多吃点。你真是卡白卡白的,你看我,我也不黑吧,但是我平时劳动可是锻炼着身体呢,你看我这血色是不是比你好点”

    白淑娴这一看。可不是吗叶梓白是遗传她妈,所以王翠芬也白,都四十多的年纪了,那皮肤还是白里透红,这让白淑娴又差点喷一口老血出来,看来今天不是她的好日子呀,反冲等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碗里一堆的肉,还是肥肉居多,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只好叫了王妈拿了个碗过来,盛了一碗汤喝着看他们吃。

    从韩家出来王翠芬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叶建国也是一样的,两个人都没有吃饱,一桌子的菜呀,本来想吃来着,是韩啸妈不吃菜在哪里喝汤,他们哪里还好意思在哪里胡吃海喝的,叫人看了不正好笑话他们没吃过吗为了给女儿争面子,他们也吃了一小碗饭。勉强夹了几筷子菜。

    “翠芬,以后再要上韩啸家来,你一个人来吧,我是真不行。”叶建国说道。

    “爸妈。不好意思,你们晚上都没有吃饱吧,走,我陪着你们找个食店,咱们再吃点去。”叶梓心里也有些内疚的,自己父母什么饭量她是知道的。是韩啸家那种碗,是王翠芬都应该吃三碗才行的,今天父母都才吃一碗饭,哪里能饱。

    “呵呵,那确实是没有吃饱呀,不过估计韩啸妈也是没有吃饱的,我们比她好,我们还吃了一碗饭,她只喝了一碗汤,怎么说也是我们赚了,是今天晚上妈说了不该说的,肯定招韩啸妈不喜欢了,她要是把这个都记在你头上不好了。”王翠芬下午的时候和叶建国商量的意思是他们把身价给放低点,为了孩子能在韩家好过些,哪里知道韩啸妈说话那样子冲,结果王翠芬没忍住才说了回去。

    叶梓听她妈一说,自己倒是笑了,“妈,你还真是个能手,你看韩啸妈听你说油的时候那个表情。”

    “回去吧,送到这里好,我们三个逛逛也回去了,晚上少吃点也好,对身体好。”叶建国哪里舍得自己花钱在外面吃,自己是开面馆的,回去要是确实还饿,那一人煮碗面条吃了是。

    叶梓回去的时候白淑娴正给韩啸打电话呢,不过呢这个电话是在她房间里面打的,是抱怨韩啸当时决定做错了,结了这么一门亲,那亲家两口子都粗俗得可以云云。

    过了几天,韩文君抱着孩子回娘家来。

    “你真的要搬出去住想好了”韩文君以前还能和公公婆婆住在一个屋檐下,是生了孩子之后是越来越不容忍了,不是她不能容忍公婆,是公婆不能容忍她,今天居然当着她的面把孩子给打了,孩子一岁都不到,路都不会走,能懂什么,婆婆偏偏说孩子对她翻白眼还吐口水,直接一巴掌给招呼在脸上了。

    白淑娴也心疼孩子呀,看着孩子哭肿的眼睛,肿起来的半边脸,她是真想冲到蒋家去把蒋毅妈给打了,都几十岁的老太婆了还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怕阎王爷把她给收了,这都什么年代了,重男轻女也算了,还虐待婴儿。

    “你们也是,家里又不是没有保姆,怎么让她上手抱孩子了嘛,明知道她不喜欢还让她抱,这还是你在家呢,要是你上班不在家,还不知道她怎么折磨孩子呢,她是不是想把孩子折磨死呀,这样能让你生二胎了”白淑娴把孩子给抱在手里,那是一百个心疼呀,后面那句话有些把人心想得过于恶毒了些,但是她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不会吧”韩文君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怎么不可能,在那古代,人家还没有什么计划生育呢,有那婆婆让产婆直接在产房把女婴给弄死的例子。”白淑娴是越想越觉得又可能,“哎呀,我说妈,那死老婆子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赶紧看看孩子身上还有什么地方不对不。”

    白淑娴说着去脱孩子的衣服,这一脱不得了,这还真有,孩子的大腿根处一块淤青,不注意看还以为是胎记呢,还有孩子的咯吱窝也是有淤青的。

    “看看。这都是什么,蒋毅妈这是想杀人呢,老娼妇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她怎么不去死。她自己也是女人,怎么能看不上孙女呢,看来这孩子平时没有少受罪,你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先来家里住着,蒋毅他愿意来来。不愿意算了,再这么在家里住下去,孩子真是会出问题的。”白淑娴说着站起来催着韩文君回去收拾东西过来。

    “孩子我给你看着,你放心,我保管给带得好好的。”

    “妈,这样不好吧,要不等两天我回去和蒋毅商量好了,咱们在外面找房子”韩文君想得要比白淑娴多些,毕竟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儿,这带着丈夫住在娘家算个什么事。再说了蒋毅肯定不能来长住的,她担心夫妻分开久了感情出问题。

    “蒋毅蒋毅,你相信他,他是能保护你呢还是能保护孩子呢,他要是现在在这里我能骂得他狗血淋头,你赶紧的回去收拾,这事情我说了算。”

    哪里能是白淑娴说了算,人家蒋毅又不是摆设,韩文君这回到家收拾东西,蒋毅回来遇上了。韩文君一说要搬丈母娘家里去住被蒋毅给反对了,他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上门女婿,再说了自己家里又不是没钱,出去租房子的钱还是有的。后来闹到了闹了一回,蒋毅妈说自己真没有打孩子,说是保姆给打的,最后的结果是把保姆给开了,人还是没有搬出了住。

    人家蒋老太太多精灵,现在把保姆给开了。那你韩文君得回家做饭给大家吃,而蒋毅的工资还是握在老太太手里,买菜什么的老太太给不给够钱,韩文君一开始也是老太太给多少钱买多少钱的菜,后来在饭桌子上小姑子和蒋毅弟弟天天抱怨饭菜差,让蒋毅也很是恼火,韩文君看着没有办法只好拿自己的工资出来补贴,正好入了蒋毅妈的意,她手里的钱以后是打算给孙子的。

    韩文君手里钱少了怎么办,上娘家来诉苦,这白淑娴不可能看着自己女儿手上没钱,一边骂着蒋毅妈怎么不早点死了,一边还是把钱给拿了出来,每次韩文君都不要,可每次都还是给收下了,这事有两次被叶梓给看到了,叶梓当然什么也不会说,但是她不能让别人不想她呀,白淑娴觉得叶梓小家子气,肯定心里怎么看不起韩文君呢,还有是肯定很心疼她给出去的钱,毕竟韩啸是家里唯一的儿子,白淑娴手里的钱以后都是要给儿子,现在多给了女儿,那给儿子的要少些。

    其实叶梓根本没有多想,她是觉得韩啸妈其实也挺傻的,你说你骂人家蒋毅妈怎么不早点死了,这边你还给钱把人好好的养着,你这不是傻是什么,你心疼女儿可以,但是这样心疼女儿根本是助长蒋毅妈的气焰,换作是她直接给搬出去住,看那老婆子怎么办,韩啸大姐自己那工资又不是养不活孩子,而且韩啸妈还没有什么事做,可以帮着带孩子,保姆都不用请。

    大家都知道李静开学没有多久退学了,至于为什么退学没有人能知道,是和她一向较好的姚真真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退学退学了呗,叶梓没有想过还能遇到李静,是遇到了也没有什么说的,可她今天偏偏也遇到了,这个时候的李静和在学校的时候好像不一样了,这个时候她倒是更加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站在铺好水果的板车旁边,看来是在卖水果,当然她也看到了叶梓,两个人的目光这样相遇了,叶梓没有打算打招呼,这准备走了。

    “怎么,老同学见面都不打生招呼装陌生人有意思吗”李静声音不高不低,能让叶梓听见。

    叶梓再也不能装没有听见,朝着李静那边走了过去。

    “你这苹果多少钱一斤,给我来两斤吧。”

    “怎么可怜我”

    “你做生意卖水果,我买水果,钱货两讫,怎么是可怜你,要是真可怜你的话是直接给拿钱吧,买谁的不是买,你愿意卖称,不愿意卖我可是要走了。”

    有生意不做那是白痴,李静顺手给叶梓称了两斤苹果,还称得旺旺的,这倒是让叶梓刮目相看。水果买好了,叶梓这要走,不走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展现同学之间的友谊不成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退学的吗”李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不想。”

    “是呀,我退学不退学好像是和你没有多大关系,当然我退学也没有你什么原因,其实我是怀孕了然后又流产了,本来我想继续读下去的,但我知道我读不进去了,你知道那种心飞出去收不回来的感觉吗哎,我也想过像我家这样的家庭能让我读高中已经是很不错了,算是我考上大学估计也是不会让我去读的,与其在学校浪费时间,我想还不如早点出来赚钱,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现在做了卖水果的,也不怕你笑话,着水果摊还是我那没有见面孩子的爸爸给我打胎的一百块钱弄的,是不是很讽刺”

    叶梓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原因,不过像李静说的那样,这又和她又什么关系呢,她一点都不在意,自己选择的路,算是荆棘遍地,哪怕是你光着脚也要自己走完,别人是帮不了你的,你把你的痛苦你的不幸说出来给大家听,许多人也许表面同情你,可内里还指不得怎么笑话你呢,甚至拿你的生活对比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

    “说完了那我要走了”

    李静现在想看到叶梓嘲笑她,她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内心是个什么想法,从她退学后,以前班上的同学没有一个人来看她,甚至有的同学看见她卖水果远远的绕开了,姚真真看着和她好吧,其实呢,一句话都没有。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www.yuehuatai.com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