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60章 学生,我没敢碰
    第60章 学生,我没敢碰

    “江家成!张小二!刘小三!”

    “到!”

    “出列,立正,稍息!”一连连长严肃的看着三个人,这三个人是刚进来的新兵,这个时候进来的新兵说明什么,说明是靠关系进来的,三个人刚来还有不少社会上的习气,站得不直就算了,那眼神根本就不专注,都叫到三个人了还东看西看,简直目中无人。

    “看哪里!看我这里,看我的眼睛,现在是我在跟你们说话,把注意力集中!”连长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

    “报告连长,我们那样看你的话容易把自己弄成斗鸡眼。”江家成反驳到。

    噗呲,张小二和刘小三两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连长一个刀子眼过去,两个人憋得很辛苦。

    “很好笑?好笑就笑出来,不要憋成内伤!”连长的声音听不出来喜乐。

    两个二货却当了真,还真放松的笑的出来,连里的其他人都目不斜视看着正前方,一个都没有笑。

    “张小二,刘小三,预备,俯卧撑!”连长高声喊出,两个二货一下子就愣了,然后看看江家成,两个人不知道该做还是不做,两个人是跟江家成一起进来的,都是兄弟伙,还是看他的眼色行事。

    “叫你们做俯卧撑,你们看他干啥,他是连长还是我是连长!”连长同志暴怒,上去就给两个二货腿弯处一人一脚。两人立马就软了,扑到地上就做起了俯卧撑。

    “你们这也叫俯卧撑,不做好不准起来!”连长又吼道。

    江家成站在哪里一动不动。连长走到他身边,连长早就看出来三个人是一伙的,而且这个叫江家成的肯定是头子,他收拾的就是这个头子。

    “江家成,你是不是觉得把领子竖起来很帅?很有气质?”连长问。

    江家成:“是!”

    “江家成,预备,沿着操场跑十圈!”连长也不说缘由。他不是很帅吗?看你跑完这十圈还帅不帅!

    三个人做完连长说的之后,累得跟狗似的,连长很满意。三个人现在这表情他很满意,领子都放了下来。

    “你们要明白,这里是部队,不是你们家里。不管你们来自哪里。不管你以前在家里怎么样,在这里你们只要记得两个字,那就是“服从”,除了“服从”还是“服从”,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会看在眼里,不要以为你们在家里父母宠着就不得了了,就能上天了。在这里,我照样能让你们入地….”连长滔滔不绝的说了超过十五分钟才算完。这次没有一个人敢说其他的。

    “老大,怎么又是我给你洗袜子!”刘小三一脸的怨气,他真不知道老大为啥子就要来当兵,当兵就好好的当嘛,老叫他洗袜子。

    “难不成还让我自己洗不成!”江家成一巴掌拍过去,刘小三拿着袜子就出去洗了,然后他自己就躺到了床上,翘起二郎腿想起了某人来,想到某人看到自己穿军装被迷倒的样子,他都忍不住笑了,以后不会再管他叫流︶氓了吧?他现在是军人,解放军,亲人解放军,呵呵。

    叶梓正送王翠芬三人上汽车,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耳朵烧起来了,她摸了摸耳垂,想肯定是有人在说她。

    “妈,你来一次不容易,叫你们多呆几天你死活不干,也不知道你这样急着回去干啥!这个钱你拿着,不要舍不得花,用完了我再给你拿。”叶梓给王翠芬塞一百块钱,王翠芬本来不要的,又怕这里人多看着不好,勉强收下,叶老太太和王小梅这个时候已经上车也没有注意。

    “那你自己好好学习,既然你嫁都嫁到那样的家庭里面去了,不读大学肯定是不行的,哎。”王翠芬也知道自己说的孩子肯定都知道,也不多说,叶奶奶已经从车窗上伸出头来催了,她捏了捏叶梓的手,很是舍不得的就上了汽车。

    “回去吧,等放假了就回家来住!”王翠芬喊完这句话汽车就开走了,留下一串尾气。

    这次叶奶奶和王翠芬不算很高兴,本来是想来省城多耍几天见见世面的,这不才来第三天王翠芬就说已经见到了叶梓,心里踏实了,就要回去,根本没有想过等到周末的时候让叶梓带着大家去到处转转。

    “我说老二媳妇,咱们这次来真亏,才住两晚上就走,车费亏了!”叶奶奶留恋的看着外面,一路上都是楼房,她都没来得好好看看。

    “就是,咱们应该等到周末,让叶梓带咱们好好逛逛,吃吃这边的小吃,听说蓉城的小吃特别多。”王小梅也附和着。

    “妈,以后有机会的,再说了你们也没亏呀,叶梓不是给你们一人一身衣裳吗?都是好料子的,以后走亲戚穿多有面子呀。”王翠芬也是看着车窗外说的,她才不管两人爱不爱听,还想赚点啥子,都是自己家里的人,没说给孩子省点,孩子现在还在读书,也没有上班,用的都是韩家的钱,用超了那白淑娴不说呀,光想着自己好了,都不为孩子想想,她都觉得她走晚了呢。

    这边叶梓回去就开始给韩啸写信,她要告诉韩啸这边发生的事情,上次写信已经说了自己做了服装公司的平面模特儿,这么久了人还没有来信,她不确定是不是韩啸没有收到,也或者是人生气了不给她回信,她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她觉得韩啸是有话就会说出来的人,那么肯定是有任务不在部队吧,可是她现在又想把最近发生的事情给他说一下,只有接着写信了。

    她要告诉韩啸她对他妈妈说谎了,其实她没有看过电影,是拍照片去了,还要告诉他自己妈妈来韩家的事情,还有她的学习进步很大,而且她还争取在期末考试进入班上前十名,至于班上男同学李畅对她的纠缠她是不准备说的,怕他多想,还有遇到小流︶氓的事情她也不会说的,……一封信写完基本上就可以睡觉了。

    韩啸确实还没有收到叶梓的信,夜深了他和他的战友还在进行野外训练,应该是磨练意志,俄罗斯的夜能让人从肉体麻木到神经,站在冰天雪地里,韩啸和其他队友一样流出来的清鼻涕已经结成了冰,两只手尽管带着厚厚的手套贴着裤缝,好像都已经找不到关节了,只有看眼神还能显示处,这是一群活人….

    这段时间韩啸没有收到叶梓的来信,好像他的心已经淡了很多,感情真的是要近距离才能培养出来的,时间也是消磨感情的利器,要是现在他不看照片的话,肯定会觉得叶梓的形象在自己脑海里面已经模糊了,他不想的,不管两个人道最后到底能不能过一辈子,至少现在她都是自己的妻子,那他就该负责,包括精神上的责任,他应该保持喜欢她的心,至于爱,他现在还不知道。

    训练也是残酷的,很多人都吃不消,韩啸所在的部队选拨出来的十个人到这里来了一个多月,只剩下他和赵长根,那是个山里走出来的汉子,之所以说是汉子,那是因为韩啸青眼看到他把一头黑熊一拳给打跑了,就在上次安排大家一起进山的时候,当然有战友也受伤不得不退出这次训练。赵长根是个话不多的人,但是绝对算得上是好战友,其他部队剩下的人也不多了,估计过年前大家差不多能回去了。

    “还能动不?”赵长根同样很赞赏韩啸,大家都是从四川来的,在这样寒冷的天气身体和意志都很重要,坚持下来的人都是了不起的。

    韩啸活动了一下手臂,真的就弯不过来了,跟生锈了一样,“真冻,教官跟魔鬼一样,这样的鬼天气半夜喊出去站军姿!我也是服了。”

    “呵呵。”赵长根傻呵呵的笑,把自己带来的烈酒拿出来倒在手心,直接把韩啸的袖子推到最高给他搓起来,动作很娴熟,看来以前在家的时候肯定经常这样干,力道也刚刚好,韩啸一会儿就感觉整个手臂都热乎了起来,然后他也不好意思劳烦人家给弄另外一个手臂,他自己就拿了酒搓起来,顺便还要搓搓腿。

    “你这酒是家乡的老白干吧?56度?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瞒过大家的眼睛带来的,这么大一瓶,不过你这酒管用。”都是兄弟伙了也不用说谢谢。

    赵长根神秘的一笑,“佛说,不可给外人道也。”

    韩啸伸手就去推了一把赵长根,“咋的,还跟我打谜呀!”

    “哟,这是谁的照片?你妹子?漂亮!”韩啸推赵长根的时候从身上掉下来一张照片,赵长根动作快,立马就拣了起来,一看,美女一枚,眼睛都直了。

    “我媳妇儿,呵呵。”韩啸也不急着抢过去,看都看到了,那就看呗。

    “哟,看不出来呀,上次在部队听人说你结婚了,我还以为是玩笑呢,原来是真的呀,我二十七了都还没有结婚,你这年纪轻轻的倒是跑我前面去了,不过弟妹这么漂亮是得先下手为强的….”赵长根是粗人说完还挤眉弄眼的笑。

    “别,她还是学生,我没敢碰!!!”

    “啊哈哈,啊哈哈哈。”然后赵长根就笑岔气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