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5章 江家成其人
    85_85550“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不是不到伸手不见五指不回来的吗?”江父难得看见儿子这么早回来一次,稍微还有些不习惯,他这个儿子才十八岁,可是早就已经被他的妈妈宠得不成样子了,你说他们这样的家庭又不是读不起书,他说读不进去,她妈还真就同意了,罢了,就算他硬逼着去也是枉然,只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他看着怎么那么心烦呢。

    江家成一边换着鞋子一边说道:“你不是希望我早些回家的吗?现在我早些回来了,你又说那样的话,要不我现在出去等着天黑好了。”

    江父瞪了一眼江家成说道:“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像个人,顶着个鸡窝头,你当你是美国摇滚手呀!咱们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神经病青年哟!”

    “我是神经病,那你是什么?”江家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进屋拿了桌子上的苹果来啃,每天回家老头子都要找自己的麻烦,好像不找自己的麻烦不爽一样,今天他心情不好,也想顶他一下。

    江母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就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少说两句,孩子都这么大了,他有自己的思想,再说了回来早了还不行呀。”

    “妈,什么时候开饭呀,我饿了。”江家成不再去理会老江。

    老江嘟囔一句“就知道吃”之后翻起了电视台。

    “妈,我这头发不好看?”江家成想起了下午叶梓说那些话,那些话还真是把他给打击到了,他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个万人迷的,走在大家上觉得不少人都在看他。英俊得不行那种,可是今天经过那丫头那样一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那不成以前路人都当他是个笑话看。

    江母:“要不你把头发给剪短些?”

    虽让江母没有正面回答儿子的话,实际上就是告诉他她也不看好这个头发。

    江家成吃不下去饭了,想着自己顶着一头方便面哪里还有胃口。

    “妈,我出去一会儿。”江家成放了筷子就出去了。也不等江母回话。

    “你倒是把饭给吃完呀!”江母就差追上去喊了。

    江父一脸的不高兴。“你喊他干什么,他那么大个人还能饿着,以后你少给他拿些零用钱。这么大个人了也不找点事情做,整天在外面东游西晃的像什么样子,这院里都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里议论呢,我出门都不敢和别人打招呼了。”

    “议论?我怎么没有听到过。你又在哪里乱说,我只听别人说咱们儿子长得好。身板和样儿都好,大家都羡慕呢。”江母说到这个可是自豪的,她自己和老江两个长相普通,可是他儿子会长呀。全选的他们两个的优点遗传。

    “我说你能不能优点自知之明呀,别人怎么会当着你的面说,我在那个位置。人家会说吗?巴结你还来不及呢。我看他这个样子就是你惯出来的,一定得给他找点事情做。磨练一下!”江父也放了筷子,吃不下去呀,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是这个样子。

    “他才多大,能找什么事情做,再说了高中都没有毕业,总不能让他去打工嘛,要不咱们给些钱让他做生意?”江母建议。

    “做生意,咱们这种家庭哪里适合,我看直接把他送部队里面去好了,我等会儿给我战友打个电话叫他帮忙,虽然已经过了秋季征兵,只要他能帮忙,这还不是小事情一桩,你明天就叫他把他那个鸡窝头给剪了,还有给他买两身像样的衣服,你看看他都穿的些什么,以为自己的耍猴戏的不成!”

    “当兵!我不同意,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打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能让他去干那个!你要是犟着让他去,我跟你没完。”江母摔了筷子直接走人,桌子上的碗筷全部留给了老江,要是不洗她也会跟他没完,父子两个都是她惯出来的,毛病!

    “谁的电话呀?”白淑娴看自己老公在哪里皱了眉头忍不住问道。

    “老江的。”

    “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他那个儿子,都这个时候了,叫我给帮忙弄部队里面去,你也知道他那个儿子,高中没有读毕业就在家里呆着,一天没得事做天天在外面灯晃儿,性子不好管,送到部队里面去恐怕要吃些苦。”韩仁杰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

    白淑娴还当是什么事情呢,不就是送部队里面去当兵吗。

    “那就送去呗,也不是什么大忙,再说了人家想把孩子送部队里面去,不就是想把人送去吃苦锻炼,然后脱胎换骨吗?”

    韩仁杰摇了摇头,“你懂什么,那小子他妈可惯他了,要真让他吃苦了,我看人得三天两头上咱们家说事,你不嫌烦呀?”

    白淑娴这才想起自己那老同学蒋玲来,不就是那样子吗?

    “那怎么办?”

    “要不你去探探你那老同学的口风?”

    “也只有这样子了。”白淑娴说道,然后转了个话题到叶梓身上,“咱们家这个媳妇儿,你看着一天天的不像样子,刚才回家都是跑着回来的,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看着就是个野丫头,我真是喜欢不起来。”

    “你喜欢不起来还叫她给你揉这揉那的,你也好意思开口!难不成你当人家是你丫鬟呀,她那是帮着咱们韩啸孝敬你,她又不是欠你的,有这样的媳妇儿你就知足吧,再说了年轻人就该又活力,跑着回来怎么了,不是更加节约时间吗?还有你刚才没看见和她一起的那个丫头不是也跑着回来的吗?”

    自从上次叶梓给她揉了舒服之后她就上了瘾,有时候她也开口叫人给揉,揉得多了也就成了习惯,就以为是人家应该的。

    白淑娴翻过身去不理会韩仁杰,就知道他不会跟自己站一边。

    “你要不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更年期还到了。按说你这个年龄就该是更年期的,一天东想西想的……”

    白淑娴一听气得直接把被子蒙到了头上不说话。

    江家成回到家的时候就是一头短发了,他自己还有些不习惯。

    “哟,老江,你快出来看,咱们儿子多乖,我们还没给他说呢。他自己就把头发给剪了。”江母蒋玲大声喊道。语气里面透着惊喜,谁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懂事乖巧。

    “妈,我已经满了十八岁了。请你不要用“乖”那个字好吗?”江家成摸了摸自己的头,还是不习惯,关键是冷飕飕的,而且头上没了重量感。

    老江已经要睡下了。听到娃儿他妈喊的一咕噜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哟,好小子。还真剪了呀,你不是说割肉流血不剪头吗?现在怎么就舍得剪了呢,剪了好,看看现在这个样子多精神。就是你那喇叭裤有些不配你的发型了,哎。”江父久在官场说话还是有些艺术的,就算是看不惯那个裤子也不会明说的。

    “我是准备把这个裤子给换了的。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吗?”江家成本来也是那么打算的。

    江父和江母倒是一愣,这孩子今天转性了不成?

    “你们也别看着我。我只是觉得以前那样子有点蹉跎,不是向你们妥协!”江家成补充道。

    “哦,刚才我已经给你韩伯伯打电话请他帮忙把你弄到部队里面去了,这几天你就老实呆在家里不要给我惹事!”江父觉得又必要提前给自己这个儿子说一下。

    蒋玲为什么刚才还没有睡觉,还不就是为了老江要把自己儿子弄到部队里面的事情跟他闹气呢,刚才儿子回来太惊艳她给忘了自己还在生气闹别扭,现在想起来一下子就垮了脸。

    “不是给你说我不同意吗?儿子是我生的,你不能做主。”蒋玲很生气。

    “是你生的,那也是我儿子!”江父决定这件事情上不能退让,这些年就是他的放任让蒋玲把自己儿子养成了这个样子,他现在十分的后悔。

    “你们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江家成也没有想到自家老头子给自己安排这么一个事情。

    两口子这才想起来应该先问看看儿子的。

    “那你是去还是不去?”江父语气强硬,哪里是问。

    “不去!”他肯定是不去的,倒不是怕吃苦,就是他刚遇见喜欢的人了,这要一走还不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不去也得去,这事还能由得了你!”江父直接做了决定,孩子大了还是他的儿子,他做老子的有义务给管教好。

    “爸,你这是法西斯!”江家成吼完之后准备往外面跑,跑到门口想起来自己身上还穿的是喇叭裤又转了身直接朝楼上跑去。

    “老江,你要是这样,我就带着儿子单过去!”江母也威胁道。

    “多大年龄了,还说这样的话,你也不怕别人笑话你,我是他老子,我能叫他不好?你就听我这一次,我保管几年后给你弄回来一个你都赞不绝口的儿子。”江父看儿子走了,才软声细语的哄着江母,不过他是不打算改变主意的,刚才给老韩电话都打了,总不能说又不去了吧,不是闹笑话吗?

    “还几年,你准备让我和儿子分开几年,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呀,你年轻的时候当兵咱们一年到头也见不上一次面,现在你还让儿子去当兵,让我几年都见不着,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和儿子关系好,嫉妒呀?”

    “不可理喻。”丢下这么一句话江父回了屋子,和你说软话你还当你是王母娘娘了,恕不伺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