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0章 请家教的事
    85_85550“二姐来了?”叶梓这算是打招呼了,不冷不热的保持了距离,她知道这个二姐不喜欢自己,她也不上赶着去讨好,她也知道人家也不喜欢和自己聊天所以放下书包就准备直接去厨房帮王妈的忙。

    “叶梓,你过来,咱们聊聊天呗。”韩文青叫住了叶梓。

    叶梓只好慢慢的走到韩文青旁边的沙发坐了,她也不开口,既然是你韩文青要和我说话,那你就开头呗。

    “最近学习还好吧?你这从农村到城里的时间也不长,是不是还没有习惯城里的生活?”韩文青打量了一下叶梓,这穿着倒是跟上了形式,看着样子也差不多是个城里的姑娘了,当然她那样问话不是关心叶梓。

    叶梓也知道韩文青没有那么好心关心自己的学自己习,她看了看白淑娴,也许自己这个婆婆已经把自己成绩给她说了吧,如果说了的话她现在来问学习的事情就是想嘲笑自己的吧?

    “还行。”能怎么说,总不能上来就说自己现在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年级倒数第一吧。

    韩文青心里笑翻了,脸皮还真够厚的,年级倒数第一也说还行,“听说你这次考得不怎么理想呀。”

    叶梓知道韩文青不会放过羞辱自己的机会,这是想逼着自己在她面前把成绩给说出来不成?

    “铃铃铃”电话响了起来,叶梓稍一反应就去接了电话,这个时候总不能让自己婆婆去接电话吧。

    “喂,你好。”叶梓现在接电话也不紧张了。

    “叶梓?”韩啸很高兴,这次终于是叶梓接的电话,他这几天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给叶梓打个电话,不管怎么说总是应该关心或者安慰一下她吧,成绩不好可以努力学回来的不是。

    “嗯,韩啸?”叶梓觉得是个惊喜,很久没有听到韩啸的声音了,现在一听觉得无比的亲切,同时她还有些担心,他这次打电话过来是不是也是为了自己学习的事情?

    白淑娴和韩文青两个人竖着耳朵来听,特别是听到是韩啸来的电话之后就更加竖起了耳朵,韩文青还瘪了瘪嘴。

    “是我,放学了?”韩啸这简直就问的是废话,不是放学在家的话能接到你的电话?

    “刚到家一会儿,二姐来了,你要不要和她说话。”叶梓也想和韩啸多说几句话,可是现在客厅里面不只她一个人,还有自己婆婆和二姐,她觉得自己不能霸占到电话,而且她眼角的余光还瞄到哪两个人好像在听自己讲电话,所以当着其他人的面叫她和韩啸说话,她好像觉得有些说不出口。

    “不了,我就是想和你说几句,我这边很快就要开饭了呢。”韩啸这只是借口,他和他二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是现在他想和叶梓说话,是想安慰她,“我就是想问你学习上有没有困难,要是有困难的话你给我说,我帮你想办法克服。”

    叶梓心里腹诽你又不在蓉城,你能帮我想到什么办法,总不能你为了我的学习从部队回来单独给我补习吧,不过她还是觉得一阵的甜蜜,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婆婆肯定把自己的成绩给韩啸说了,而他不问就说明他至少是关心自己这个人本身的,还有就是肯定怕问自己会伤了自己,所以叶梓现在心里一阵的甜蜜。

    “没,我这次考得是有些不理想,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还有就是我同桌已经和我说好了,要帮助我的,相信这个月的月考成绩估计不会太差的。”叶梓说得很有信心,之前成绩差,那是因为自己一点基础都没有,现在有一点基础了,就是说摸到门路了,这学习起来就能事半功倍,及格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韩啸提起十二分的心来听叶梓说话,就是想从叶梓的语气里面听出委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东西的时候自己能第一时间安慰一下他,他现在也不说得自己是个什么心思,虽然叶梓现在是他名义上的老婆,事实上他到觉得自己有些把这个女人当成是自己的妹妹来看,结婚那天晚上什么时候都没有做,他还是有顾虑的,也许这个女孩子只是借着自己逃离那样的生活,也许有一天她反悔了还能有退路,那就是他给她留的这个路,毕竟年纪小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干了些什么事情,他就给她留着机会选择好了。

    相反的韩啸觉得叶梓对于自己考得差并不是那么难过,而且还听到了她对未来学习的信心,那么他也就放心了,又说了几句鼓励的话才把电话给挂了。挂完电话才发现还有问题没有问呢,刚才那丫头说什么来着,说她同桌要喝她一起努力学习,是说同桌帮她补习吧?那同桌是男是女呀?女的还好,要是个男的…哎,他想什么呢,男女又有什么,刚才心里不是还想着给人家选择的机会吗,韩啸使劲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才朝食堂走去,难道是自己饿了?才会东想西想。

    挂完电话叶梓就看到白淑娴似乎有些不高兴,那表情有些怨气的样子,她这才想到做妈的不都是想接到自己儿子的电话吗,她刚才怎么就忘记了问韩啸要不要跟自己妈说两句了,现在好了又把自己这个婆婆惹着了。

    “我去叫爷爷奶奶吃饭。”叶梓忽略了白淑娴的不满,躲了开去。

    叶梓一走,韩文青就对白淑娴说道:“妈,你看她,刚才都没有问你接不接电话呢,还真是个不懂事的,小两口再怎么亲热也要先顾及到自己婆母吧。”

    “要你说,我还不知道。”白淑娴一肚子的气,觉得自己儿子算是被叶梓给抢了,自己怀胎十月算个什么。

    叶梓以为韩文青刚才被韩啸的电话打断了说话应该能够放过自己,现在大家都到了饭桌子上她居然又提起了她的学习。

    “咳,爷爷,奶奶,妈,叶梓从农村到城市,我学习的环境变化有点大,我看她成绩不好兴许第一个是有点不适应,第二个最重要的我估计还是原来的学习教学质量不怎么好,要不咱花钱给请个家庭教师怎么样,就请那种在校的大学生,反正咱们蓉城大学的也是名牌,里面的大学生也是有料的,不怕把叶梓教不好,而且收费还不高,三块钱一个小时,咱们就每天晚上补习两个小时也就差不多了。”韩文青说起来很轻松的样子。

    叶梓刚吃一口饭差点没被噎着,什么三块钱一个小时,那两个小时不就是六块钱,一个月下来不得一百八十块,估计现在在她家那边的农村,一家子花销都花不了那么多钱,当然她家现在吃的菜和米都没有什么需要花钱买的,可是她还是觉得这是很奢侈的事情,关键是韩文青说这个钱还是准备为自己花的,她立马就涨红了脸。

    “一百八十块!文青你还真说得出来,你知道现在的工人一个月挣多少钱?也就一百多块钱一个月。咱们家虽说爷爷奶奶都有退休工资,而且也不低,但是那是他们两人的养老钱,这个不能动,你爸和韩啸也都有工资拿,可是你看看这个家那里不要花钱,你没有当家不知道油盐材米贵,再说了每个月白白的拿那么多钱出去还不一定能收到效果,叶梓你说是不是?”白淑娴很不高兴的说道。

    叶梓就知道这两母女肯定不希望自己好,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洗刷自己,可是她又不能在这个时候冒火,还有奶奶这次也没有开口为自己辩驳的意思,看来也有些不高兴自己成绩不好吧,当然换了谁也会不高兴的。

    “妈,不用给我请家教,我会努力学习的,这个月的月考估计会好些的。”叶梓也不敢说大话,万一自己成绩只前进了那么一点点怎么办。

    韩文青可不想这个话题就这么打住,接着说道:“妈,你也别心疼钱,要是不够,我这里给拿些不就成了,现在首要的是把叶梓的成绩搞上去,咱们家的脸面重要。”

    看吧,还是最后那一句话才是真的,就是脸面的问题,哪里是真的为了她的学习。

    白淑娴疑惑的看了看自己这个女儿,难道还真的是准备让自己给叶梓请家教不成,“可是。”

    “妈,我看叶梓也是个懂事的,肯定会好好的学习的,大不了成绩上不去多请几个月的家教,一年不成,再请一年,总有上去的那一天的,叶梓不是刚上高一吗?三年后怎么也能勉强上个大学吧。”韩文青嘴角带着笑意。

    还请一年两年的家教,白淑娴想着都是气。

    “妈,我不用请家教,谢谢二姐的好意了。”叶梓怕自己再不阻止这韩文青不一定她还能说出什么好听的来。

    “她们在说什么呀?”韩爷爷问了问韩奶奶,他刚才一直在自己下午输棋的悲痛中出不来,好像听到说什么家教什么的,家里谁要请家教?

    “吃你的饭吧,老王头晚上还等着你再和他杀一局呢。”韩奶奶给韩爷爷夹了一筷子青菜。“大家都吃饭,等这个月过了再看看,实在不行再说请家教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