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8章 礼成
    85_85550七月十八是个好日子,今天是叶梓和韩啸的大婚之日。

    从昨天开始叶家就开始忙碌。老太太花了二十块钱请了隔壁村的大厨子来办酒席,席面做最好的八大碗外加几个正经的凉菜与炒菜。因为要把这个席面做得足,叶老太太特允许杀了一头最大的猪来办,把存下的土豆和鸡蛋也全部拿了出来,老太太这是下了血本了,之所以这次这么舍得第一是叶梓嫁的人家条件好,明天不但村长要来参加婚礼,而且听说镇长都要来;第二嘛这大孙子考上大学了也该好好的办办庆祝一下,这是一台席做两用,只是还是收一次礼,要是收两个礼别人是要笑话的。

    当天一早叶梓很早就被翠芬叫醒起来梳妆。翠芬请了村里手艺最好的王大妈过来,先是开脸,王大妈在叶梓的脸上先抹了一点特别精细石灰粉,再拿出一根棉线,中间用嘴咬着,两手套住两头,形成交叉的三角,然后在叶梓的脸上不停的绞来绞去,屋子里面人不少,叶梓不敢叫疼,一会儿,汗毛被拔光,眉毛修得也齐整,脸上也光滑、比原来更加白净。叶梓抬手摸了摸脸,光滑细腻,只是现在脸有点火辣辣的疼得厉害,照镜子看了看,粉红红的脸嘟嘟,喜庆!王大妈又给疏了一个光滑的圆髻,侧面別了一朵假的红花,配韩家拿来的大红色龙凤旗袍刚好,叶梓已经开始发育的身体穿着旗袍勉强算得上凹凸有致,坐在镜子面前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昨天晚上翠花和她说了很久的话,都是翠花在说,她时而听进去那么一句,反正很多也听不懂。她自己也想了很多,她上辈子没有成过亲就被人害了,这也算第一次嫁人,她一点都不紧张,只是想着又要到一个新的环境有点担心,所以也没有睡着,幸好早上起来得早,一两个小时后,这眼睛看着倒也不肿。

    她以为旗袍外面还应该有一件衣服的,结果翠花告诉她没有了,她就惊慌了。她从来都没有将手臂露在外面过,而且这小腿还全部给露了出来,走动的时候大腿都能看得见,这叫什么衣服,简直比的姑娘穿得还要暴露,这韩家不是有钱人家吗,怎么拿个布料这么少的,叫她怎么穿得出去?

    “傻样儿。”翠花慈爱的看着叶梓,“这是城里结婚最时兴的款式,别人想穿还买不到呢,这都是韩家花了大价钱给定做的。”

    “妈,这胳膊腿的都露在外面像什么话呀,你叫我怎么穿得出去。”叶梓还是有点适应不了,两个手掌齐整的贴在大腿上,这会儿她妈翠花又给拿了一双红色的鞋子过来,后面比前面高,她穿着走路都走不了,只能勉强站稳。

    “妈,你看我这个样子,今天肯定得闹笑话,要不我还是穿我的布鞋吧?”叶梓在地上走了两步,走起来实在是费力,遂像翠花祈求到。

    “呵呵,趁现在还有时间,你自己赶快练练,你没看电视呀,前段时间放的《上海滩》里的冯程程不是这样穿的呀?你看人家多漂亮!你要是穿个布鞋配旗袍还不得被村里人笑话呀,傻样儿,再说了人家韩家给拿的鞋你不穿,你去穿你的布鞋,你叫人韩家怎么看,不是扫人家的脸面吗?村里好多小媳妇羡慕你呢。”翠花怎么说都是笑,今日她是真的高兴。

    “妈,我的盖头呢?”叶梓问了一个翠花都要笑翻的话题。

    “电视看多了吧?”翠花说了一句,然后呵呵呵笑了起来,“王大妈你看这孩子还以为是过去呢,还在找盖头。”

    “妈,来了,来了。”叶秋边跑边喊,“结亲的小汽车来了,一共来了六个,每个上面都有红色绸缎做的大红花,姐夫坐的最前面一个。”

    “啊,都来了呀。”翠花马上就换了一张脸,她突然就舍不得了,这个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过了今天就是别人家的媳妇了。以后她的这个女儿要学着伺候公婆,相夫教子,和她一样。今天过了她的这个女儿也就算一个真正的大人了,以后自己不在身边,有个什么事都要她自己拿主意,她再也帮不了她了。她还嫁得那样远,她想要看一眼都要坐几个小时的车才行。

    看着翠花一副要哭的样子,叶梓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娘亲,她再也看不到自己出嫁的这一天了,如果能看到,估计也是会哭的吧?也是会很不舍的吧?想着想着眼里就起了雾,看不清面前的翠花。

    “看我,这大喜的日子哭什么。”翠花赶紧擦了要掉下来的眼泪,“叶梓,今天这个日子你千万不能哭呀,你要是哭了这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叶梓一听,赶紧眨巴眨巴眼,几下就把眼泪花给眨了进去,然后看着翠花笑了笑。

    “哎呀,妈,姐夫都来了,你们把大姐打扮好没有,大姐的胸花都还没有戴。”叶秋赶紧催促到,“妈,姐还没有带胸花呢。”

    “哟,瞧我这记性。”翠花马上打开柜子把红色的花给拿了出来,请王大妈给戴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鞭炮响,婚车到,这是新郎的车队到了。这还是有钱人家才有的排场,像他们这里的农村结婚都是最简单的,近的就用走的,实在远了就包一个巴士把新娘子给接过去。

    老太太带着两个儿子赶紧的出去迎接,停在外面的轿车围了一圈孩子,农村的孩子没有见过小汽车,都新鲜着呢。*年农村见得最多的就是拖拉机。韩啸一身笔直军装在几个哥们的拥簇下进了叶家的大门。

    村长看韩啸和镇长进来,赶紧站起来和叶家人一起去迎接。这个时候家里的亲戚女眷也将叶梓给推了出来,她死活拉着门框不松手,穿成这样简直是伤风败俗,要出去了还不得羞死!一个人哪里拉得过一群人,几乎都没有怎么反抗就被推了出去,她一下子就暴露在众人面前。一下子院子里鸦雀无声,随即就响起了欢呼声,唰的一下叶梓的脸就红得像秋天的苹果。

    韩啸也惊艳了,看着穿了旗袍高跟鞋的叶梓,这跟仙女似的女人以后就是他韩啸的老婆,这个算不算山窝窝里飞出了金凤凰?他这是被宝砸中了。

    “韩啸,你娃头这是捡到宝了。”韩啸的哥们也惊艳了,打趣到,然后几个人就推着他上前,这新郎官上前去,他们这些才好跟着上前把新娘给瞧给清楚。

    叶家的女眷看叶梓站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又给推了一把,叶梓朝前面一扑,韩啸一个跨步上前去将她搂进了怀里,又是一阵哄笑打趣。叶梓觉得自己简直没法见人了,挣扎着要从韩啸的怀里出来,可是这个人的手臂和身子就跟铁块一样,根本挣脱不了。她实在没法就踩了一脚,韩啸吃疼才松开了她。

    “吉时到,该拜堂了。”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本来这个程序应该在男方家完成,但是应为叶梓岁数不到不好招摇的缘故,男方那边就不办酒席了。只今日拜堂后过去男方那边扯了结婚证就可以了。

    韩啸就上前去拉了害羞的叶梓的手,进了堂屋,在大家的欢笑声中,在镇长这个媒人兼证婚人的见证下,在所有人的祝福中拜了天地父母,成了以后最亲密的人。

    拜堂后就开了席,韩啸的几个哥们可算是帮了大忙了,个个都是能喝酒的高手,韩啸这才免了一醉。酒席摆了三十桌,分两轮。韩啸就拉着叶梓的手挨个给亲戚们敬酒,叶梓父母就在旁边小声的介绍那是谁,这是谁,直到最后叶梓头都晕了才算完,然后在翠花舍不得的眼神中,亲戚朋友艳羡的眼神中,韩啸打横抱了叶梓进了小汽车。

    坐在小汽车里叶梓看着窗外的景物觉得自己简直在做梦,这个叫小汽车的东西可比马车平稳多了,而且还跑得快。旁边的韩啸一直拉着叶梓的手,有点醉了,是心醉。叶梓觉得车里的气氛有点奇怪,抽了抽自己的手,没能抽出来,急得手心都冒汗了,韩啸感觉到她的紧张,还故意的拿手指头抠了抠她的手心,她一下子就不敢动了。韩啸勾了勾了唇角,闭上眼睛假寐休息。

    几个小时后到了城里,车队停在路边拆了大红花带着结亲的都走了,最后只剩下叶梓坐的这一辆。韩啸找了个旅馆让叶梓换了一身常服洗了脸,才又继续往家去,半个小时后就进了军区大院。

    韩啸拉着叶梓的手进了大门,进屋给爷爷、奶奶、爸妈磕了头,这个婚才算真的结了。还好她也不希望有太多的人,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要见太多的人她也害怕,而韩家为了低调也没有对外面的人说,所以双方都不失望。

    “怎么?现在才开始紧张是不是晚了点。”看着坐在床上有点发抖的叶梓,韩啸故意凑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