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7章 担心的叶荣
    85_85550“妈,我都给您说,叫您别来,您看看这什么路,来来回回的给折腾,看现在好了吧,不舒服了吧?”白淑娴一边给老太太揉着胸口一边佯装生气的说。本来说好她陪着儿子过来把这个亲给定了,老太太非不放心要亲自来,还把心爱的手镯给送了出去,能不叫白淑娴心里泛酸吗?想当年她和韩仁杰好的时候,还是她自己先上门去见的老太太,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且老太太也只送了一个银子的镯子当见面礼,多俗气呀,这么多年也就老太太送的当天她带了下。

    “我看未来孙媳妇,我高兴。”老太太看白淑娴那个酸酸的样子,瘪瘪嘴说道,就是要她这个儿媳妇一次性酸个够。仁杰是她最小的儿子也是她最爱的儿子,所以对这个儿媳妇从来都惯着,看看,现在她这个样子都是她惯出来的。

    “奶奶最好了!”韩啸从前面座位转过头来,假做了一个要拥抱老太太的姿势,逗得老太太直笑。

    “就你贫,你妈我就不好了呀?”白淑娴点点儿子的头说道,“你是过了河就拆桥呀?是谁之前死皮赖脸非要求着我来着?”

    “哎哟,我的妈也,我这不时间不够,还没有夸到您哪里来吗?你等一下我清一下嗓子啊。”说着韩啸假装清了清嗓子,很认真的看着白淑娴,“妈,你知道吗,你也最好的妈。”

    白淑娴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差一点就要感动得泪光闪闪的时候,韩啸接着说了一句,“要是能再好点就好了。”

    白淑娴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笑着就要越过老太太拿手去敲韩啸的脑袋,韩啸赶紧抱了头求饶。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要休息一会儿了。”老太太把头转向车窗外,闭上了眼睛。

    白淑娴也停了下来,还对自己儿子瞪了瞪眼才作罢,韩啸赶紧的坐着搓着双手张着嘴做口型求饶,她这才绕了他。

    看着车外飞驰的景物,想着这最近发生的事情,想他韩啸一表人才,打从中学开始就一堆小姑娘跟着屁股后面追,这么多年,硬是一个女孩儿都没看上,朋友都没有谈过,现在居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一下子就把他给砸晕了,醒来之后他还挺乐意,再仔细的想了一想他觉得他现在的感觉有点像要飞起来的小鸟,哦,是雄鹰,迎着和煦的春风那种,话说着老鹰配春风是不是有点不搭?

    韩家人走后的第二天,张大福就上门了,是直接找老太太。他进院子的时候刚好看见叶梓,一个劲的盯着看,这叶梓肯定是村里最好看的姑娘,瞧那皮肤嫩得都能掐得出水儿来,红扑扑的小脸对着他不是**他上去亲一口吗?

    “叶梓妹子,你这是干啥呢?”张大福也不急着找老太太了,就站在叶梓身边看她晾衣服,想本来这个女人就快是他的了,谁知道窜出来个什么韩家小子,硬是横刀夺爱,抢了他的叶梓,可是自己惹不起他,人家是镇长给说的媒,以后他就只能看看了。

    叶梓不认识这个大叔,他从一进来就看着自己,好像认识自己。自己也不敢出声,害怕是家里的亲戚露了马脚。谁知道这个人自己走了过来,还站在她身边还喊他妹子。她怀疑这个身体的主人有这么大年纪的哥哥吗?这个人还不走,就哪么站在她傍边,她挪一步,他也跟着挪一步,挡着了她晾衣服。

    “张大福你站哪里干什么?”叶梓奶奶从大门进来就一眼看见张大福站哪里,色迷迷的看着叶梓,赶紧大吼一声,现在这叶梓可是家里重点保护对象,出不得纰漏。张大福啥心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叶梓水灵灵的,就跟刚出土的葱一样还不谁见谁爱呀。

    听老太太叫张大福,叶梓才知道身边这个人是谁,心里一抖,衣服都掉地上了。也不把衣服捡起来,转身就跑进了屋子里。她早该猜着这个人是谁的,那样的眼神,**裸的看着她,像是要一口吞下她,渣都不剩。

    “张大福,你是过来拿钱的吧?”老太太看叶梓跑了进去,才慢慢的踱着步子走了过去,她现在才不怕张大福来闹呢,要是他敢闹,村长镇长都不能饶了他。

    “呵呵,奶奶,这都逃不过您的眼睛,你就是火眼金睛。”张大福搓着笑嘻嘻的说。

    “别,我可没有那个福气给你当奶奶,你不要到处看了,规矩些就在这等着我这就给你拿钱去。”说完老太太转身进了屋子,一会就拿了一个手帕包得鼓鼓的小包出来。

    “给,一千块一分不少!”老太太麻利的打开手帕,把手帕中的钱递给张大福,另一只手飞快的将手帕放进了兜里。

    “奶奶您,我还信不过?”张大福接过钱用手沾了口水细细的数了。

    叶梓这是一次看见这里的钱,原来一千块就是十张和银票差不多的钱,是不是相当于一千两银子?还是一百两银子?这个张大福还真虚伪说着相信的话,还数得哪么仔细。还好自己命好了哪么一点点,没有嫁给这个人。想到这里就想起了那个人,那个她真的要嫁的人,他应该和这个张大福不是一类的人吧?看他家哪么好,什么姑娘找不到,结果他还是就这样答应了自己的条件。他明明可以拒绝的,唉,希望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上辈子,娘说女人嫁人就是一次新的生命,下辈子好不好就靠命了。

    “叶梓,刚才听你奶奶说都把钱全部还给张大福了。”翠芬一边捞着锅里的米饭一边和叶梓说着话,现在终于可以把心里的这块石头给放下来了。

    “嗯?妈你说什么?”叶梓一边烧火一边想着事情,就没听清楚她妈说了什么。

    “想什么呢,你这丫头?”翠芬点一点叶梓的头,“我说刚才听你奶奶说把钱都给张大福了。”

    “嗯,我在屋里透过窗户都看见了。”叶梓回答说。

    “那我就放心了。”翠芬拍拍胸部,再双手合十做了一个我弥陀佛。不是她信不过老太太,这人就得多长个心眼。要是老太太把两条船都吊着怎么办?跑了一条至少还有条后备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太太应该没有那个胆子做这样的事情,这张大福应该也没有哪么笨,这韩家是找的镇长保媒,张大福他敢去拿鸡蛋去惹石头?是她想多了,可是这做妈的就是多心呀。

    吃过晚饭,一些人跑去有电视的人家看电视。什么叫电视,就是那种一个小箱子,里面有景有人还有声音的东西。叶梓只远远的看了一眼这个东西,他们家里是没有的,整个村就村长家有。一到晚上,村长就把电视机给弄到外面来,地坝里就围满了人,前面的人端了小板凳坐得近还能看得清楚人影。站得远的人就只能听听声音了,就是这样这些人还乐此不疲,天天去,还一站到底,不到村长关电视不走,好在村长老婆是个大方的,不怕费电。

    “叶梓,你下个月就嫁过去了,嫁过去你还读不读书?”叶荣搬了个凳子挨着叶梓坐在院子里面歇凉。

    “读书?”是进学吗?这里女子也可以进学吗?叶梓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就这样放弃了学业?”叶荣有点急了,他不想这个妹妹就这样嫁人了过一辈子,以后她会后悔的。

    其实她不是不想读书,上辈子她就羡慕那些能进学的男子们,可是自己是个女子,所以就拼了命的看医书,跟外祖父学医,她要证明,女儿家也不会比男儿差。还没来得及扬名就被送到了这里。现在听说女子也可以和男子一样进学,她哪里有不想的。可是这都是别人家的媳妇了,读书不读书能由自己说了算,相夫教子才是最重要的。

    看叶梓想事情不说话,叶荣又说道,“叶梓,你要真的不读书了,你也多看看书,自学点东西。我那里还有一些书,要不你拿去先看看,说不定你看了之后就想读书了。不要急着做决定。”

    “嗯,明天我向你拿,你怎么不去看电视?”叶梓问着叶荣,总得找点话题,她不想再说读书的事情。

    “那么多人,哪里是看电视,简直是受罪,蚊子还多。”叶荣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看着天上数不清的星星一闪一闪,地上人这么多,韩啸是上天给送到身边的,应该是她的良人吧?她是不是也思春了?读书,还有读书,多美好的事情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