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一章 重生
    85_85550第一章重生

    “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吧?”

    “死了也好,活着比死辛苦。”

    开始还挣扎着,贪念那水外面的世界,可越挣扎越往下沉,开始还憋着气,希望有人来救,后来坚持不住了,张口吸气,却是大口大口的喝水,再后来水就直接从嘴巴鼻子甚至耳朵不停地灌进去,人还没有变成一个皮球,就沉在了最底下,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周围除了水草根本没有活物,一切都结束了….没有再再后来了。

    娘亲我去了另一个世界……

    “有人跳河了!有人跳河了!”一个小孩子奔跑着往村子里面跑,村子里面不停的有人从屋子里跑出来朝河边跑。

    “没救了…….,准备后事吧。”在多次按压无效后,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当众宣布道。

    “啊!叶梓你就这么去了呀!叫妈妈以后还怎么活下去呀?”一个中年女人趴在地上躺着的少女身上就哭,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忽地女人又抬起了头,“肯定还活着!这手心都害死热乎的。”女人已经没有了理智,学着刚才别人那样按压起来。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翠芬,孩子走了,赶紧弄回家去吧。”

    “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没用,都是妈妈把你带到这个世界让你受罪!”女人一声一声的怪着自己,一次一次扬起头又扑下去,到最后已经没有了力气,只能趴在地上少女的身上抽泣,哽咽。仿佛只有这样趴着,抱着才能贴得更紧,才能感觉到这个人还有一丝热气,才会觉得她还没走远。

    周围的男人都不忍心看把头扭到了一边,周围的女人想要去把她扶起来,周围没有孩子,孩子害怕。

    “叶梓!叶梓!有心跳!还活着!”突然女人抬起头来对着周围的人?大声说道,“他舅,孩子还活着,你快看看。”

    还是刚才的那个男人,他以为是女人悲痛太过,不过好像是为了安慰女人还是再次伸手探了探姑娘的鼻息,恰巧这个时候地上的少女咳嗽一下,吐出一口水,发出很小的**声。

    “哎呀,醒了,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人群之中不知道谁欣喜的喊了一句。

    “姐,赶紧给孩子送家去,换身衣服,不要感冒了。”说话的这个男人叫王军,是地上这个姑娘的二舅。王军赶紧把他姐姐从地上给扶起来,然后环抱起地上的女孩儿就朝家去,其余的人也都跟着。

    “孩子这是怎么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农家男人小心的问道。

    “先别说,先把孩子弄屋里去换身衣服放床上再说。”王军赶紧把女孩送进了卧室。

    一会儿孩子她妈就把衣服给孩子换了,一家人都进屋看她,还是昏睡着。

    “她舅?”女人很不放心,这明明有呼吸砸就不睁眼睛呢?

    “我看没事了,让孩子睡一觉吧。”叫王军的男人说着用了点力把女人给推了出去。

    床上的女孩似乎是不愿意醒,大家也不打扰又都出来了。

    “王翠芬,孩子这到底是怎么了?”男人再次问道,这个男人是女孩的父亲,叫叶建国。

    “怎么了,你问我怎么,还不都是你那妈干的好事,差一点就逼死了我们叶梓!”王翠芬这一吼,大家都始料不及,吓了一跳。

    “叶梓今天跳河了,要不是我刚好路过给捞了起来,估计你现在就没有这个女儿了。”看妹妹情绪不稳定,王军只好帮着简单的说了经过,语气里面也多有对这个妹夫的抱怨,要不是他太懦弱,今天肯定不能出这个事情。

    “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本事,赚不来钱!害得孩子给逼成了这样。”说着叶建国就蹲在了地上,抱着头不停的数落自己。

    “唉,妹妹,不要太怪妹夫,我家去了。”看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妹夫那样,王军自知自己也劝不了,还是得由他们自己解决,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这一天叶梓一直在睡,一直在睡,有时是昏睡,有时是浅睡,她一直感觉有人在小声的说话,一直有人在身边一会儿摸额头一会儿擦身子。

    “妈,姐还在发烧吗?”问话的是叶梓的妹妹叶秋,“妈,让我来吧。你都累了一天了。”

    王翠芬继续给孩子擦着身子,用的是高度的白酒老白干四川本地产的五十六度,农村都用这个办法退烧。

    “娘亲,我到了另一个世界,你可想我?”叶梓躺在床上嘟囔一句。

    “叶梓,你说什么?是要喝水吗?”王翠芬听见孩子出声赶紧贴近去听。

    “妈妈?难道是娘亲的意思?娘亲,您可知道我害怕。”叶梓又嘟囔了一声。王翠芬再贴近去听,只听见说“害怕”两个字。听着孩子说害怕,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怕吵着孩子又赶紧捂紧了嘴,呜呜呜。

    “叶秋,赶紧给你姐姐拿一点水来。”王翠芬擦擦眼泪喊小女儿去倒水,自己又赶紧给孩子擦起酒精来。

    “妈妈?”叶梓喊道。

    “诶。叶梓你醒了?要不要喝点稀饭?”王翠芬轻声的问道。

    是了,真的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管娘亲叫妈妈,管爹爹叫爸爸。想着想着叶梓就闭上眼睛哭了,她害怕,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恐惧。

    “叶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给妈妈说!”王翠芬焦急的看着叶梓,看着看着就哭了,因为她从孩子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恐惧。

    “妈妈,你出去吧,我想睡会儿。”叶梓看见这个现在的娘亲哭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好将其支开。

    王翠芬出了屋子,看见叶建国还蹲在地上,气就不打一处来,“你还蹲在这里干什么?”

    “孩子醒了?”叶建国赶紧站了起来关心的问道。

    “孩子这次是醒了,要是你不去给老太太说清楚,说不定孩子哪天就真的过去了。”王翠芬咆哮道,“不就是个万元户吗?我们不稀罕!”

    “可是这亲都定了,孩子她娘你看?”叶建国小声的说道,他是个传统的人,人家把定钱都给了自己老母,那就是说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了。

    “定什么定?我都没有同意,只是老太太一个人同意的,再说了我也没有收人家一丁点东西。叶建国我给你说,要还人情你自己去还,何必拿我们女儿去还。还有你自己去给老太太说,我要分家,再这样下去你妈非得逼死我们母女三个不成!”王翠芬又接着吼道,她才不管那边叶建国的妈能不能听到,听到了更好,最好是现在就过来和她吵架,她心里的火气正愁没得地方出!

    “分家,分什么家,我就知道从你一嫁进来就唆使我儿子分家,这么多年了,还真是辛苦你了,忍得够难受的吧?”叶建国他妈果然听见了,开了门就出来吼道。今天本来看叶梓跳河了,她也吓了一跳,跑回来就把自己给关在屋里,连自己儿子叶梓的爸爸都没有敢说,看着孩子给抱回来说还有气,才松了一口气,谁知这孩子老是不醒,她就躲在屋子里面不敢出来,贴着门听动静,不但听到说孩子醒过来了,还听这王翠芬要分家。

    “哼,叶老太婆我给你说,这次我是不忍了,反正我就是非要分家不可。不分家还不知道你怎么卖你孙女呢?你看看你干的好事都差点把你孙女给逼死。现在是新中国,你不要拿旧社会的那一套出来用,小心做主把你给收了。”王翠芬也不管了,今天她就是要强硬到底,现在是新中国可不是旧社会了,一个孝字想要压死她,没门!

    “我怎么害她了,你去打听打听,我们这个联盟村是不是张大福最富?人家是村里面的首个万元户。人家还说了叶梓嫁过去好吃好喝的供着,不让她干农活也不喂猪,过去只要做做家务煮煮饭就成,不比她在学校读什么烂书强?你要是真心为她着想,就好生的劝一下她。”老太太跳起来吼着说道,不过显然有些底气不足。

    “你当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呀?不就是想要那一千元聘礼吗?不就是想给你大孙子找读大学的学费吗?是!是!是!你大孙子读书就是读金书,孙女读书就是读烂书。还有你怎么不说,张大福都三十二了,我们叶梓才十五岁?一个那么大年龄的男人想掐个嫩苗苗,能是啥好人!”王翠芬才不怕她,装着胆子就开始数落。

    “王翠芬,你不要说了,你看看这左邻右舍都看着呢。”痛苦的叶建国只好劝说自己的媳妇,一边是妈,一边是媳妇儿,他谁都不敢帮。

    “哼,人家敢做,你还怕我说呀?还不是你这个不中用的要还什么人情。你说,你大哥的儿子读书关你什么事?你大哥当年看你发烧,背着你走了四个小时去找医生救回你的命,你就要拿你女儿的命去还?你也不问问你大侄子愿意不愿意?用这样得来的钱,他读书能读得安生?”看着周围的人王翠芬说得越发起劲了,她就是要说说得叶老太婆受不了,自己说分家。

    “你别说了,你要分家就分,这强扭的瓜不甜。只是有一条,要分家你得拿一千块的分家费,要不然这家你就别想分,过几天等叶梓好了,就看日子出嫁。”老太太最后也烦了,反正这个家都要分的,那今天就如了她的愿,不过也不要想得那么便宜。

    听老太太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这是不是太多了,这叶老太婆也太过分了吧。

    “你怎么不干脆去抢?”王翠芬提高音量吼道。

    “我就是抢了,怎么着,不给就不能分家。”叶老太婆也不管周围的人怎么议论,反正她就是要一千块分家费,不给就不分。说完就回了卧室,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