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二章 灯下黑
    “梁小丑!”我是刚刚想到了梁小丑是在我最受打击那天离开的,转头看到他,有些激动,也有些生气,下意识地叫了他一声,就算我们要开战,死在顷刻了,我想,叫这一声也是不妨碍什么的。

    “四哥!”梁小丑到底是学到了一点敢情回去的,时隔九年以后,他见面还能叫我一声四哥,说明他还是有点心的。

    不过……

    这个场合好像有点不对,我叫梁小丑这一声没那么有敌意,梁小丑叫我这一声更是嬉皮笑脸的,一下弄的我们两个跟三国杀里跳了内似的,主要还是我,在我们这个正义的团伙里备受质疑。

    好在大家都是大人物,不拘小节,见我和梁小丑之后都是你死我活的决心了,他们也就不用怀疑什么了。

    然而,这个梁小丑这时候突然蹦出来是???

    我说了句话,词不达意,大家都等着徐怀发话了,等着徐怀问出个所以然来。

    “梁小丑,你今天来是什么意思?”徐怀说话的语气是有意思的,意思是,现在决战的时机已到,正邪双方的主要人物都是可以死的了,我们不再是当年收拾不了你的时候了,你现在自己跳出来,就不怕死么。

    “我就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你们输了。”梁小丑的语气也是有意思的,意思是,虽然我不认真、没喊叫,但你们不用怀疑我说的话,你们确实输了,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听到梁小丑的话,院子里的人都愣了一下。

    不由得心里都有点发虚,确实,在之前梁小丑五行虫这些家伙明目张胆的害人的时候,我们只要想办法对付,是能看得清局势的,而时至今日,我们却不知道梁小丑这些家伙出招出在了哪里,我们就看不出输赢,输的概率是很大的。

    难道,我们真的已经输了!!??

    我还是能摸得到梁小丑的路数的,所以,在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之后,还是由我来发问了:“梁小丑,你说说,我们怎么输了?”

    “嗯……”梁小丑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他的身后明明什么都没有,可能他想看的那个人在亚空间里我们没有察觉到,回过头来才接着说道:“哎,你不是应该回云梦山把那块石头带来么,你去吧,等你回来了,我们再说。”

    这句话一出,院子里的人都愣了一下,除我之外,他们都不知道‘首山’的事儿。

    而我也是震惊了一下,连这件事梁小丑也是脱口而出的话,那他刚才说我们输了的可信度就更大了,不过,也没那么绝对,他说的是石头,而太爷和何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首山绝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座山。

    “是的,我是得去云梦山拿那块石头。”他都说出来了,我也没必要否认这一点,只是得安排好了:“你怎么保证,我离开之后,你们不会动手,或者直接在路上对我动手?”

    梁小丑的回答很有意思了:“我当然不能保证,不过现在做主的人不是我,她能给你保证!”

    “谁?”听梁小丑的语气,我是惊了一下的,梁小丑还不是主子问题不大,但他的主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哎呀,你别问了,先去云梦山拿你的石头吧,反正她说了,等你拿了石头回来,我们再动手。”梁小丑这家伙还有点不耐烦了,似乎是嫌我们不信任他和他的主子了。

    “好。”梁小丑能有现在这样的情绪,对我来说是可以相信的,因为他自己不可能会这样,有也是很轻微的,他会表现成这样,绝对是因为受他主子的影响,而话说到这个地步,相信他主子也不会在这种决战时刻耍这样的手段,我答应了一声,就得给徐怀他们解释一下了:“其实,你们给我的禁制,还有更大的命数所定,我在云梦山空间里……”

    低声地解释了一番,徐怀他们都同意我先去云梦山拿首山了,至于输与不输的问题,只能等着我拿到首山再说。

    而我们也不能完全相信梁小丑和他主子的话,必须做出一些防备。

    “我跟你一起去。”老三沉沉地说了一句。

    “嗯。”在最后的关头,兄弟还是兄弟,老三是怕我在路上中了梁小丑它们的埋伏,而徐怀他们四位在这里又走不开,我要带的话,只能带老三了。

    “我也去吧。”帮头儿也跟着说,他是明白的,在徐怀他们这里,帮头儿是帮不上忙的,还不如跟着我,说不定能帮上点忙。

    “嗯。”我知道帮头儿这不是意气用事,也答应了。

    但,还是不放心就这么走了,我就提起了一件事,一件往事:“梁小丑,你还记得当年在翠翠家里碰到那个女先生的时候,有人喊翠翠她爹大头,我就笑了,你也想跟着笑,我说以后拿这个给你换点东西的约定吗?”

    梁小丑想了想,突然想起来了:“哎,哎,记得记得,你现在要跟我换吗,来吧?”

    “在我拿了那块石头回来之前,你不动手,然后,我就把那个笑点告诉你,怎么样?”我也是想起来才觉得,在这个时候把这个约定了了,是很合适的事。

    “好!”梁小丑还是好奇啊:“那我保证不动,你告诉我?”

    “等我回来,我就告诉你!”开玩笑,你是邪魔我们是正道啊,论可信度,你们可比不了我们,我们还是保险点吧,我不相信你。

    “……也行。”梁小丑想了想,才说,也不知道是他本来是打算动手的,还是没明白我先说后说这里面代表着信不信他的意思,反正他犹豫了一下。

    也只能这样了。

    跟梁小丑做了约定,跟徐怀点了点头,我就带着帮头儿和老三走了,急速赶往云梦山,在四元神魂出来的时候,我还特别进亚空间看了一眼,想看梁小丑他背后的主子一眼,谁知道,那个人也不再亚空间里,嗯,这就厉害了。

    看不到就看不到吧,我带着老三和帮头儿急速赶往云梦山,这些年来,我的修为也是大有长进的,去云梦山,没费多少时间。

    进入云梦山空间,来到首山之上,九年之后,太爷和何好都没什么变化,对我的到来还是有点意外的,但话不多说,我就要拿首山了——我双脚落到首山的光罩之上,用我背上的禁制连上首山的法门,在我下定决心要拿首山之后,首山就落到先天五云大阵里去了,继而,我的实力,一飞冲天,比得道还得道了!

    在得到首山赋予我的实力的那一瞬间,我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嗨,原来太爷就是太岁,而何好就是何首乌啊,这两位老祖把我迷糊的,我一直都没猜出来他们是什么变的……

    “两位,保重。”毕竟这首山是他们赖以修道的地方,就这么被我拿走了,我还是有点歉疚的。

    “嗯……”小娘子还急着我呢,毕竟,她等的只有我一个。

    “保什么重,到时候还回来!”太爷教育了我那么久那么多,终于说了一句不太俗的大俗话,他也舍不得这宝贝啊。

    “哦,哦。”我真是乐坏了,你们不知道太爷训人打人的时候有多么义正言辞大义凛然的,没想到这时候,嘿嘿。

    首山拿到了,可以回去了。

    老三和帮头儿还等着我带他们呢……到了,大神级别的实力,就是这么快,眨眼之间,千儿八百里没问题。

    转眼间回到小院,首先看到徐怀他们四位都在院里站着,再一看,梁小丑也坐在墙头上,他果然没有动手,这就行了,放下老三和帮头儿之后,我直接朝着梁小丑过去了。

    也算心有灵犀吧。

    我朝着梁小丑过去的时候,没有偷袭的打算也没有防着他,梁小丑完全是一副点头哈腰、洗耳恭听的样子。

    “翠翠他们家邻居不是叫翠翠她爹大头么,其实,我们的民俗里,一直有冤大头一说,翠翠她爹被那个女先生算计了就是冤大头,而他的外号又叫大头,你说,这是一件多可乐的事儿?!”

    “哈哈哈哈哈……和哈哈哈……哈哈……”

    梁小丑乐的都不行了,我也乐呵呵地看着他。

    等他乐完了,来吧,你死我活!

    “四哥,我也跟你说一件我的事儿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跟你说,其实,我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五行虫变的,我是五行虫的祖宗,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四大凶兽混沌、穷奇、饕餮、梼杌的结合体,从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我就注定了是一件兵器,有个名字,叫‘极恕八荒’,现在,我得去做我的兵器了。”梁小丑突然叫住我,幽幽地跟我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停下来,欣喜若狂,喜的不是梁小丑的真实身份,而是梁小丑这样的存在也是可以改变的,被感化的,这世上,也就一定了,邪不可能完全胜正。

    然而,梁小丑说完就走了,给他的主人当兵器去了,我也得走了,回到我的阵营中。

    “四位,你们给我的禁制,其实就是先天五云大阵,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咱们都到阵法里,就能对付邪魔了。”我得到的不仅是首山给我的实力,还有很多很多可谓强到太虚的道法,真真正正的天道大法,不好意思的说,现在我们这个五人团伙里的老大,就是我了。

    “好。”正道之间不会算那么多的,尤其这种关头,徐怀他们四个点点头就明了了。

    “贾大师,你带着帮头儿和老三做预备队,如果我们不行了,你要考虑清楚,是现在动手,还是隐忍成器!”我又对他们三个说。

    “放心。”贾大师明白我的意思,要理智,万一我们五个不行,他要量力而为,对付不了就跑,不要玩那飞蛾扑火般的悲壮的,有点不合适。

    “老三,帮头儿。”我跟这两位就不安排什么了,只是叫了一声。

    “嗯。”老三和帮头儿也都明白。

    就在这时候,我瞬间捕捉到,梁小丑的主人来了,猛的转过身,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白繁花!

    梁小丑这个王八蛋!!!!

    确认是白繁花的第一眼,我就在心里把梁小丑恨透了,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这个狗X的竟然把白繁花弄过去当了他的主人也就是邪魔一派的魔头,他知道我面对白繁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哪怕是最后决战我面对白繁花也是,怪不得这个王八蛋一直说学习学习却又不告诉我他在学什么原来是在找我的弱点……白繁花,我能奈她何。

    我懵了,脑子里瞬间就炸开了,万万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也万万没有想到白繁花已经变成了这样子,比当初控制她的老鬼,还邪恶了不止千万倍,她怎么会……看到她就知道,那个老鬼,早就被她碾成齑粉了。

    老三和帮头儿是见过白繁花的,这时候却完全认不出了,而徐怀他们四个根本不知道白繁花是谁,只以为是个魔头罢了。

    魔头手里提着一柄黝黑的长剑,极恕八荒。

    白繁花看到我的时候,一点儿都念旧情的表现都没有,哪怕是一毫秒的犹豫都没有,而我看到白繁花却愣了、呆了、懵了、傻了,搞的徐怀他们和老三他们都挺诧异的。

    “是……白繁花?”老三的脑子终于灵光了一次,而这一次的灵光却给他自己换来极大的打击,他可知道我被白繁花伤成了什么样子,就算今天,也还是念着旧情的。

    “啊,白繁花?”帮头儿听了也吓一跳,而后,心里不得不叹息一声,命数,真是命数啊,人力岂能胜天,自己总是没算到最后的白繁花。

    “……”贾大师好像也知道我这档子事,也跟着愣了一下。

    丢人丢大了不是。

    看到白繁花,确实把我震惊了,但惊涛骇浪之后,我觉得这件事绝不止白繁花那么简单,梁小丑应该明白,要么白繁花也会明白,白繁花只是我的弱点,而我背负着天下苍生的话,是不可能因为白繁花而放弃的,最不济,我也会和白繁花同归于尽以求来世姻缘,这样,我们怎么输了呢?

    何况,我现在对白繁花也不是那种傻啦吧唧的……这些年的病,我也不是白看的,而且白繁花那一方面的病态,我早就治好了。

    这样一算,他们凭什么还说我们输了!?

    嗯……

    梁小丑是不会说谎话的,这个魔头也不会弄虚作假的,他们非说我们已经输了的话……我想想,我想想……会是……

    “四儿!”老三耐力不够,急着叫了我一声,似乎是想提醒我,大敌当前,爱情那点事就算了吧。

    “马一方?”徐怀也喊了我一声,他不知道我怎么了。

    “没事儿……”我轻轻地说了一句,心里也真的是没事了,只是在想着他们为什么说我们已经输了,还已经成为了事实,怎么就。

    还得往前追溯,梁小丑找到了我的弱点……

    类推一下的话,他可以找到我们这些人甚至所有正道的弱点……

    不够,还是不够,我也好,我们几个也好,所有正道也好,他们要只是找到弱点的话,也不足以让我们先输了……

    再从弱点出发,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弱点是可以让我已经输了呢,武力方面是不用考虑的,正道的内斗、欺世盗名,好像也,也不够全面,是,是……

    麻辣隔壁的,是世道人心!!!!

    怪不得我们一直没有察觉到梁小丑五行虫那帮家伙再出手呢,原来是‘灯下黑’,他们出的阴招儿太诡秘了,太不容易被察觉了,太不容易能联想到他们了,我一直注意着这十年来这个世界所谓的‘文明’的进步,实际上,根本没什么进步,还倒退了,这就是梁小丑他们下的招儿,人心虚假了,这个世界还怎么拯救呢。

    虚假,可怕,太可怕了。

    梁小丑和这个魔头都知道,邪不能胜正,在最后决战的时候,单论武力的话,他们是有很大的可能会死在我们手里的,所以,他们就换了一种跟我们决战的方式,用人心……他们俩,是来送死的,可能死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有着别的意思的事儿,而他们,确实已经先赢了一阵,也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阵。

    嘶……嗯……嘶……

    “那位大姐,咱们去亚空间里吧?你们也没必要非要打烂我们这些瓶瓶罐罐的!?”我冲着魔头喊。

    “呼……”魔头直接出手了,极恕八荒剑,果然厉害。

    “先天五云大阵!咱们把她弄到亚空间里去……”

    ……

    一段时间后,人们已经习惯了不去扶街上倒下的老人了。

    一段时间后,一部评分烂到渣的电影卖过了十亿,越垃圾卖的钱越多。

    一段时间后,一个年轻人租房,房东是个老人,两个人都客气热乎的不行,住了半个月翻脸的时候,一个骂的比一个难听。

    一段时间后,大街上男人打女人屡见不鲜,女人打女人屡见不鲜,少女嫁老头被奉为佳话,饭店里两桌人因为一个眼神打出人命……

    ……

    我们,还能赢吗?

    ……

    仓促的结尾,就是最好的结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