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一章 十一年后
    复读了高考,高考失利就找了个三流的大学就读,读了四年基本上就是睡觉和迷糊了,迷糊完了该到社会上生活了,生活几年也没捕捉到什么……虽然我还是过的很失败,但我知道我这九年是怎么过的,也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可惜,还没找到。

    不过九年啊,实际上算起来应该是十一年,我的命数都应在这十一年里了,帮头儿给我算的那一卦真是一点儿都没错,这一灾,真是把我栽到家了。

    栽的没了青春年少,栽的没了傲气无双,栽的没了风花雪月,栽的只剩下了头上的几根白发和内心里的坚强。

    吃亏要趁早,这话真是没错没错的。

    这一天。

    “四儿……”我在县城里复读的时候,帮头儿都很少找我了,等宁红颜找了男朋友后来又结婚,帮头儿就更少找我了,空心葫芦还给他,帮头儿只能去找别人了,但很奇怪的,帮头儿突然就给我打了个电话。

    “帮头儿……”我知道,帮头儿绝不会是因为一些琐碎小事给我打电话的,我只叫了一声帮头儿,等着帮头儿说事就行了。

    “徐怀他们和贾大师都回来了,你也过来吧。”帮头儿只是很平淡地说了一句。

    这句话虽然平淡,但代表的事情太不一般了,徐怀他们四个一起出来,只说明一个问题,跟梁小丑五行虫那帮决战时机,来了。

    我一直没忘了这些人这些事,也一直记得我是出来找一些缺失的东西再回云梦重山空间带首山的,我的事儿和徐怀他们的事儿都是很正常的,但不正常的是梁小丑五行虫那些家伙,我们这边修炼的修炼,找东西的找东西,他们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似乎是改变了策略,也不像以前那样控制住鬼啊怪啊害人了,五行虫都不见了,这简直匪夷所思。

    只能是梁小丑五行虫那些家伙改变了策略,不出来害人了,换一种方法修炼,只等待着在最后的决战中打败我们。

    这样也好,省的我整天看着他们害人,会觉得揪心。

    大事就在眼前,我已经学会冷静了,先给老三打了个电话,让他也回去。

    这几年,老三在外面混的不错,该有的都有了,只是他的生活再没以前那么刺激了,也没什么调调儿了,尤其是跟我的关系,一直是公事公办的感觉。

    我和老三是同一天回到小院的,在胡同口,先见了面。

    “哟,大才子的造型又深沉了啊!”老三见了我,尽量的是调侃,让我也让他自己尽量找到以前的感觉。

    所谓的深沉,就是邋遢,以前有人管的时候我都邋遢的不行,后边这几年我都是一个人过,动不动就是鞋臭的不行、头发太长太厚、衣服穿了几年没换、用的东西还是那些老物件……这就是邋遢。

    “天生丽质没办法,就是比你强!”我不仅邋遢,还胖了,哪还找的到当年意气风发的影子,就一般眼光来说,现在的我除了气质都没老三强,但我还是得强撑着损他,不争馒头争口气不是么。

    “还犟呢,有意思吗……”在老三看来,我这几年就是在意志消沉浑浑噩噩地过日子,所以,他一直想刺激我,让我找到生活的重心,活的牛X闪闪一些。

    “你懂什么!”在这一点上,我是鄙视老三的,锦衣玉食、车马簇簇、名声鹊起甚至养几个小三,这就是赢得人生了吗,不然,不然,有位前辈说过‘不识澄清者,是何等的盲目’,我宁愿暂时的邋遢一点,也要找到澄清。

    像老三这一类的盲目者,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有时候,害人害己。

    “走吧。”老三已经学会了自以为是,也懒得跟我争辩了。

    两个人沿着胡同往小院走,我走的多少是有些感慨的,多少日子就是多少机会,就在这个小院里宁红颜那么那么的给我机会,可是我,硬生生地把人家推开了,也把自己推到了覆水难收的地步,时至今日,真是有点可怜,而且活该。

    听说宁红颜的日子过的还不错,我也就不再想什么了。

    老三肯定也想到了宁红颜,所以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老三突然停下来推了我一把,气呼呼的,是真生气了那种。他气的是,我为什么不跟宁红颜在一起,以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原来你马老四比我朱老三作的厉害的多。

    涉及到宁红颜,我就不跟老三争执什么了,只是心里还有点虚,推开这扇门,就可能见到宁红颜,多年以后,她已为人妻,我该跟她说什么。

    还没等我想好呢,老三就把院门退开了。

    往院子走,只看到帮头儿一个人在院子里站着,帮头儿看我们俩的眼神还是很亲的,当两个干儿子看。

    老三跟帮头儿也是没话说的,就是我。

    “老三!四儿!”帮头儿也是很久都没有见到我们了,很激动地叫着。

    “帮头儿!”老三冲过去就给帮头儿一个大大的拥抱,太激动。

    “帮头儿。”我的平静就代表我的炽热了。

    帮头儿看着我们俩,不住地点头,他只希望我们俩按照各自的意愿过的好就行了,别的不求,而我和老三在看帮头儿之外,也在看着别处,想看看宁红颜来没来,老三肯定是希望再见见宁红颜的,而我……宁红颜到底是没有来,也好。

    我们三个还没开始寒暄呢,刷刷刷,在我们三个周围凭空落下来五道身影。

    打头的是徐怀。九年过去,这小子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只是气质不是那种傻乎乎的二百五了,换了一种自信,平淡中的自信与成熟。看这份气质,就知道这个人是何等的人物了。

    罗衣、三爷和逆十八这三位看上去有很大的变化,主要是气势和修为上的,一个个含而不露、得道于胸的,实际上他们的变化比徐怀还要小点,人物自然也是人物,但有句话说,是将才,而不是帅才。

    最后就是贾大师了,还别说,这贾大师真是绝了,从一个神神叨叨的科学尖子硬生生地把自己给弄成了一个混合体质超凡武力的正常二级人类,哎呀,这越往后越难找到合适的词儿来形容贾大师,反正他变了,变的很好很强大了。

    “你怎么样?”见了面,相互打量了一下就是了,根本用不着寒暄,徐怀打头就问了。

    我知道徐怀他们在问什么,虽然是他们给的我神魂传承和背上的禁制,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这禁制背后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首山那些事,只知道我的面容憔悴、模样不济,以为我越混越不行了呢。

    “我没事儿!”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这里面的事儿,我只能加重语气,来让他们相信我的实力。

    “嗯。”徐怀点点头,俨然已经成为我们这一除魔救世团伙的领袖了。

    徐怀当领袖,大家都没意见,我跟着就行了,然后,我们这几个人就在小院里商量起了我们的大事。

    首先一点,罗衣徐怀他们这些年都在重山里修炼没出来,能确定在时机未到之前梁小丑五行虫那些家伙是不可能毁掉这个世界的,但出来之后发现的情况也让他们大吃一惊,梁小丑五行虫那些家伙竟然没有再行动到底是为什么,它们本身就已经是阴谋了,还有必要把阴谋搞的这么不见踪影的么???

    众人分析了一下,我把话题接过来了:“我觉得,肯定是那一次,梁小丑来这里赖着不走跟我们住了半年,找到他想找的东西了,所以才改变了策略。”

    “他找到什么了?”徐怀也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但他也不知道梁小丑来找什么又找到了什么。

    “不知道。”我随口就答道,这个,我是真不知道。

    “梁小丑来这里找东西?”罗衣虽然一直没出来,但梁小丑这个家伙是一定知道的。

    “嗯,前几年了,我和徐怀没进去之前,他来找马一方了,赖在这里不够,也没害人,我和徐怀来了一趟,那时候,还不是他的对手……”三爷也摸不着头脑,就问道:“梁小丑后来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那家伙(梁小丑)都是跟着这家伙(我)!”我就说老三吧,真是百年不改的老毛病,大家都是大人物,在这里开除魔拯救世界的大会议呢,他却来了个那家伙这家伙,太不严肃了。

    尽管老三说的太不严肃,几个人愣了一下,还是明白了老三的意思,都转着头看我,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

    我也看着他们,想着想着,终于想起来了,对了,梁小丑那家伙是在我被白繁花和老鬼扯去半条命的当天走的,他是看到了我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才收获满满的走的,难道???

    “哎,你们在说我吗?”一如当年的语气,一如当年的模样,一如当年的身手,梁小丑突然出现在墙头上,冲着我们这伙人说。

    我们这些人都猛的回头,看着梁小丑,目光里有意外有怀疑也有防备,到这个时候了,他还敢独自找来,不怕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