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章 两位老祖 下
    “我来吧,我来……”

    到底是位老祖,我坐在这里吃了人家一顿饭就显得太不见外了,收拾桌子的时候要是不表示一下,恐怕说不过去。网?

    “不用,不用,你坐着,休息吧,我来,这是我的本分……”

    小娘子一看见我要帮着收拾桌子,脸上浮上来许多的娇羞之色,羞羞答答的,硬是让我坐回去,她自己来收拾,又是一扭一扭地出去了。

    这个……

    说实话,小娘子这一颦一笑的并不显得俗气,但感觉上真的就是俩人在这儿过日子了,我坐在椅子上还没找到点准呢,心里直想着,这家老爷们是不是抽根烟就该下地干活去啦?

    有点错位。

    小娘子进进出出跑了三趟,才把桌子上收拾干净了,然后又开始给我泡茶。

    桌子都不用我收拾了,我也不问泡茶的事儿了,就坐在这边椅子上看着她,她也时不时地偷看我一眼,目光一接触,她还不好意思的笑了,心里肯定说,死鬼~~

    我知道这个级别的人物是很容易化腐朽为神奇的,也不敢太放松,坐了一会儿,又在屋里走了走,总算等到她端着茶水进屋了。

    “你喝点水吧。”小娘子把一碗茶水放到我面前说。

    如此盛情,我只好消受了,端起茶杯喝了两口,刚想招呼招呼她呢,人家也端着一杯茶水坐下了,一点儿都不见外。

    喝茶了,就不要破坏这份雅兴了,我不问什么,她也不多说,两个人就喝着茶坐着。

    一杯茶下肚,就差不多了。

    “我带你去云海那边看看吧。”喝了她的茶就跟跟她定下了什么契约似的,小娘子的动作比亲昵还亲昵了。

    小娘子过来搂着我的胳膊,拉着我过走廊穿月亮门的,走到了凌空的一个窗户前,往外一看,果然是云山云海,伸手捏一把,这云彩是有形有质的,也不缺缭绕仙气,这个观景台,胜却人间无数。

    看看就行了,我还是说起了正事:“那个,你之前说让我把这座山带走,我该怎么做呢?”

    “不知道,反正你带走就行了。”小娘子毫不犹豫地跟我说。

    这话可,可够噎人的。

    她跟我说要带走这座山,我信了,现在她把我带走这座山的技术手段给忽略了还这么轻描淡写,我就没办法了。

    “那我要把它带到哪儿去?”我只好接着问。

    “嗯……”小娘子转头看着我,想了想,说道:“你把它带走,它就是你的了,你想带哪儿去就带哪儿去。”

    “哦……”看她真不是有意跟我打马虎眼,我也不深究了,只是自己考虑着。

    “你看,你看,那里有一只仙鹤。”小娘子真没把我搬山这点事当回事,又拉着我的胳膊,指着让我看。

    我一看,云雾之中果然飞起一只仙鹤,其实这也不用过多的描述了,就这种仙云仙山的地方,别说飞过一只仙鹤了,就算飞过一只大白鹅,看到的也不敢把它当成凡物。

    到小娘子这儿来,话都是很清楚的,只是具体的,还不知怎么样。

    跟着她在亭台楼阁里转悠到了晚上,她还在那儿喋喋不休地讲着以后怎么跟我在一起过日子的事儿,不是说直接就搬到一起当两口子过日子的那种,就是俩人都住在这儿先慢慢地处着,很平常的谈恋爱的状态,感觉不错。

    我也就是图一时的新鲜劲儿,转悠了一天也累了,住的房子早就给我准备好了,躺下就能睡。

    躺下眯了一会儿没睡着,起来看看外面的夜景,也十分养眼,之后再睡就舒服了。

    这一舒服,我就在小娘子这里住了十几天。

    真的就是两个字,舒服。我跟她说什么,她都听着,我跟她脾气,她也忍着,就算我跟她谈到我心里那些矛盾仇恨,她也是大度地包容着。古代的三从四德什么的,估计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吧,小娘子真的能做到事事处处都让我顺心,我呢,就剩下享受了。

    午夜梦回之时,我也曾想过,这小娘子是不是也是我的一位药引子?

    但她好像是没什么问题的。

    又在她这个住了几天,我觉得不对了,想去找那位太爷聊聊:“那太爷,住在哪儿呢?”

    “后边。”小娘子一听我问这个,马上表露出一点不舍的意思,但还是如实说了。

    “我去找他说说话。”虽然她把我照顾的跟她爷们似的,我们的关系也只是有点微妙,我该走还得走。

    “嗯,你去吧。”小娘子柔情蜜意地说。

    然后,我就到后山找太爷去了。

    之前也看过两次,只知道太爷住的地方没有亭台楼阁就是山石罢了,走到这近处一看才知道,这个山头背面的山石,无一不是棱角分明、头角峥嵘,每一分每一寸都是带着精心雕琢的痕迹的,匠心独运却不显一点小家子气,从角落到整体,都是那么立意鲜明,泾渭分明。

    “你怎么不死在那里!”太爷再一次见到我,也不客气了。

    “……”我是无话可说,确实,在小娘子那里住着就是太舒服了。

    “过来,听我跟你说!”太爷见我这无言以对的模样,更加来气了,等我过来,接着就训:“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还像个男人吗?男人是顶天立地的,不知在这儿享受的,你有什么资格享受……”

    中间我一直没说话,太爷就足足训了我半个多小时,不是通篇的大道理,而是就事论事地指出我身上的毛病和错误,这样一来,我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当然不耐烦了:“你有完没完,我又不欠你的?!”

    “哟呵,你还急了!”太爷见我不耐烦,马上瞪眼:“我说的你不对吗,你自己不知悔改,还想找我的晦气吗?”

    “找你又怎么着!”我现在不是糊涂么,见什么都是什么,看他来火,我就想跟他比划比划了。

    “那你来呗!”这太爷只是看着像个老爷子,动起手来可是一点不含糊的,而且本人脾气也暴躁,说着让我来,实际上是他先动手了。

    动手就动手,我还怕你不成,随即四元神魂出窍,祭出元水绕城……这一趟进山来文的为主,过程就不说了,反正我是没弄过这太爷,被他给收拾了一顿。

    早说了不一样还真不一样,这太爷可比一般养着重山的那些仙草药厉害多了,他给我的感觉和压力甚至比罗衣十八爷梁小丑都要强,也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修道者的修为,擎天踏地四个字,真不是说着玩的。

    “要留下你就留下,不留下你就滚!”太爷虽然把我收拾了一顿,但也没有强求我,只是话说的明白。

    我也明白,回小娘子那里就是舒服,留在太爷这里就是挨收拾,舒服是好,但挨收拾肯定更好。

    我明明知道挨收拾对我的益处更大,却还是回去舒服了,主要是心理那个劲儿还没拧过来。

    小娘子见我很虚弱地回去,马上就是照顾,无微不至的……

    在小娘子这里休养了几天,我身上的伤就全好了,马上又去找了那位太爷,开始也是想跟他好好谈谈的,但说着说着,我们又打起来了,结果是没有出乎意料的,我被他收拾了,然后再回去养伤、舒服。

    如此反复了几次,我自己就能想明白了。

    何好和太爷就是我这一趟重山之行的最后两位药引子,一位温和,可以包容我所有的缺点毛病,就是放纵我内心里所有的昏暗,一位火爆,容不得我内心里那些昏暗的东西,必须让我剔除这些东西,克己以成道……他们两位也真的不知道,但我已经想清楚了,只要我在放纵和克己这两者之间做出一个选择,我就可以带走这座山。

    这座山,叫做‘山’,故名意义的,山的由来可以跟四大神魂的来源追溯到一起,是一起对付五行虫那一类的东西的。

    我带走山,就可以出去对付梁小丑它们了。

    带走山的方法也很简单,只要我做出一个选择就行,或放纵,或克己……放纵是堕落,克己是决绝,一时间就要到最后这一步了,我觉得有点太快了,不够,这当中还缺点什么。

    缺点什么呢?

    我在两者之间的山顶上想了很多天,都没有想明白这其中到底缺了什么,但可以确定一点,我不能这么随意地做出决定、带走山,我得去寻找一些缺失的东西,找到了,才有胜算,胜了梁小丑那些,也胜了自己。

    然后,我就下山了,而且是直接离开了这座重山空间,这其中缺失的东西,在外面的世界,我活着的那个世界。

    从重山出来,我直接坐车回县城了,在家人的帮助下,又回到了学校,复读去了。

    宁红颜上了一所技术院校,老三直接去社会上混了,帮头儿在小院里过他的日子,贾大师和徐怀他们都没有出来,我这次回来,弄的特别的凄凉。

    “你赢了!”帮头儿跟我说,意思是,只要我能勇敢地迈出最开始的这一步,我就是赢了。

    “嗯……”我也做出决定了,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