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八章 屡败屡战
    “好啊!”蛇美美瞪着她那双水汪汪、圆溜溜、亮晶晶的大眼睛说。天籁小说Ww』W.⒉

    蛇美美这女的也真是的,刚一见面就那么惊人,以至于我都忽略了这双美丽的大眼睛了,公平的说,以欣赏的角度看蛇美美所有的外在条件都堪称上乘,比那边世界里很多女的都清新脱俗的多。

    至于内在问题,并非她的本意。

    我说跟蛇美美在这里过一段小日子,并不是男耕女织的意思,只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在这里相互扶持,过一段正常的日子,找到过去,或者找到未来,都是美好的。

    “走,咱们盖房子去!”我现在是太需要一点转变了,想到了一点,就急着去做。

    “嗯……”蛇美美跟着我是病态的,但此刻,似乎有点转变的意思了。

    我带着蛇美美走出去,看看周围的环境,一直就说,这个重山空间里的环境很特别,不出奇,不绚烂,走到哪儿都能居家过日子,随便走几步,随便往哪儿一看,都能盖个房子住下。

    这里有点荒凉,草木稀疏且杂乱,耐心收拾一下,也是不错的,但我还想选一个更舒心的地方,就对蛇美美说:“咱们再走走,哥带你找一个好地方。”

    “嗯。”蛇美美欢快地答应着。

    没有目标的时候,随便走也无所谓了,有了想法,再找起来就觉得累了,但真正找到了地方的时候,心里还是溪水流过一样清新的,我带着蛇美美找到了一个有山有水有喧闹也有安静的好地方,水坑边盖几间屋子、开一块地,此生足矣也是没问题的。

    蛇美美是水里出来的,我是金木水火都能玩,但盖房子、开地这档子事,偏偏在我们的级能力的范围之外,得亲自动手了。

    我住了多少年房子却不知道房子到底是咋盖起来的,只能按照脑子里大致的模样和程序来了。

    蛇美美也是图一个新鲜,乐呵呵的跟着我干这干那的,真的就淳朴了许多。

    还是要说具体的操作,一直说这个空间里的地面不一样,还真把我难住了,先,我挖点土就费劲,在外面,我的四元神力虽然不包括土,但土里的活儿一般都能顺带着办了,但在这里,我只能一点点的动手来办,用自己的元水和泥都是问题。

    就这个问题,我还专门问了蛇美美,问她这里的土地都有哪些神奇,蛇美美哼哼唧唧的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她没有见过外面的土地也没有正统的修道,可能知道,但说不清楚。

    大概,这也是特别为我准备的东西吧,我就不再深究土地的问题了,只带着蛇美美没白没黑的干活,我们玩土的技术不行,但力气是足够的,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不过问题还是很繁琐的,像我们费尽心血地盖了三间房子,我进去跺了跺脚,房子就塌了……

    帮头儿他们是带了帐篷来的,但因为这里的土地特殊,也就没怎么用过帐篷。

    这都快半个月了,还是一点踪影都不见,帮头儿是觉得不必再找但不好给老三和闺女说,老三肯定也不会放弃寻找的但让他停下来猜猜我会在哪儿做什么基本上不可能这些天下来脑子也就糊涂了,宁红颜心里是确定的,比这世上任何人都确定,她确定她能找到我,就这么想着。

    找了十几天,三个人累了,也觉得只这样找下去不行,于是,在帮头儿的带领下,他们又回到了与我分别的地方,在那里安营扎寨了,一边等,一边找,这是最保险的办法了。

    之后一些日子,帮头儿是很耐心地等着,老三是稀里糊涂地过着,宁红颜则是那么确定地等着找着盼着望着,有一份思念,从未断了。

    思念这东西,容易让人感动到伤悲,天长地久有时尽,此念绵绵无绝期……

    试验了几次,废了不少的心血和工夫,我和蛇美美终于把自己的小窝盖起来了,一人一个,静静心,真住一块了,没事儿也得出事,我们这不是正在向着正常那男女的方向上前进呢么。

    我的屋子是比较理想的,三间茅屋半亩田,门前一水潺潺,就是古代一些酸人们避世隐居常用的那种,比村里的房子儒雅点。

    蛇美美的建筑风格,哎呀,我当时帮着给他盖的时候是真没想到盖成以后是这个样子,这,细长的房子,见过吗?!?

    各过各的,讲的就是一个随心随意,谁叫人家蛇美美喜欢呢,不阻拦。

    房子盖好,一般的生活自然是由我来教蛇美美,从锅碗瓢盆的制作使用到农作物的培植,事无巨细、方方面面,其中一些插曲就不说了,只是有点我得声明,我只是不太熟练,可不是兽人族啊!

    又是半个多月,两个人一直平心静气地忙活着,心里所有的事儿都被这看似不起眼的忙活给代替了,功效是特别明显的。

    等小日子一过起来,也慢慢地有点滋味了,我们注重的不是形式和结果,真的是特别享受其中的一切。

    这一天。

    “老四,老四,你快来看啊!”蛇美美在她的责任田里欢快地大叫着,估计又有什么很自然的大现了。

    “来了来了……”我在屋里撰写我特别喜欢的一些诗词和小说段落呢,这些东西也是必不可少的,听到蛇美美的呼喊,不紧不慢地从屋里走出来了,从我家到她家,也没几步路,到地方一看,嗯,是她地里的洋姜芽了,这,很好啊。

    “哎哎,你看,你快看,我的洋姜也芽了,长出来啦,你看它多绿啊!”蛇美美欢喜地拉着我看。

    “看见了……”我心里还是不以为意的,这有什么啊,这里的土地特殊,我种的那些花生和土豆都快结果了,她这捣鼓那么多天才芽,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

    “哎,你怎么这样啊,你没看到我这地里才长出了这一根芽!?”蛇美美不高兴了,她这半亩地,总算见了一点绿意了。

    “是,嘿嘿……”她不提醒我都忘了,我那二分地都快长满了,她这半亩地还没给形状呢,到今天,终于长出来一根绿芽了,值得庆祝:“好啊,很好啊,你终于要有收获了,要不咱们把这根苗拔了,到夜里炒着吃了吧?!”

    “……你,去去去!”蛇美美不由分说地把我给撵走了,特别像刚嫁到我们村里但很熟悉农活的娘们,跟我这光棍汉子在这儿逗呢。

    这就是生活,也是成功。冷静下来了,开始寻找转机了,甚至在蛇美美和我的身上都出现一点美好的迹象了。我才明白,得的是急病、重病,偏偏需要静心调理、温药慢攻,一蹴而就只能是错上加错。

    在这一次的转变里,蛇美美真的是找到了一些她需要的东西,也很耐心地在给她自己治病,等待着她的转机到来,到那个时候,一切都好了。

    说对了不是,我们俩不是在这里过日子的,是一人给自己弄了一间病房住院呢,自己的病自己治,不求人。

    这又过去十多天吧,算着日子,帮头儿他们该出去了。

    来之前,我们高考了,成绩也查到了,老三是很稳定的,宁红颜让人有点小意外,我则是让人大吃一惊,反正我也不在乎了,倒是老三和宁红颜,该有个别的去处了。

    我这边的情况也算稳定了,治病的药方也找到了,药方出自曾文正公之手,只有四个字——屡败屡战!

    生活里的屡败屡战,可能就不容易。

    得去见他们了。

    我是用四元神魂来的,见到他们的时候,没有表现的太奇怪,老三很亲切地骂了我几句还要打,帮头儿是一如既往地耐心教导,宁红颜见到我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累了,真累了。

    这一次来,我是来跟他们正式告别的,我准备在这里再呆一段时间,老三跟我的关系断不了,帮头儿这个忘年交也没问题,只有宁红颜,无法抉择了。

    “你,还要不要我等?”那么久了,宁红颜终于把这句话问出来了,问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要……”这句话,我要是早说出来就好,哪儿知道越晚越艰难。

    “……”宁红颜明白了,不想说什么了。

    “……”我是无地自容。

    帮头儿他们三个走了,宁红颜走在最前面,走的头也不回。

    过多的,就不赘述了。

    只说我送走了帮头儿他们三个,再回到我们的住院区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蛇美美家里异常的安静,人好像不在了。

    “蛇美美……?”我察觉到她不这里,心里就矛盾了,难道她之前那些都是装的,难道她的病态跟着我只是一段持续,难道她到底也没有弄清楚她需要什么,难道,还是?

    想到还是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了,急匆匆跑到了蛇美美家里,看了一眼,呆住了——蛇美美,果然不在了,她自杀了。

    跟我一样,蛇美美现了一些转机之后,也开始挣扎了,挣扎与她的天性和寻求的美好之间,住在这里这些天,她也不全是随心随意,有些克制自己的时候,甚至比我还要煎熬,到底,她还是承受不了了。

    我有点难过,有点惋惜,最气的是,她是个弱者,明明有方向了,她却……我不会像她一样,我要屡败屡战!

    陈爷说,沉住气,战而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