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八章 修心
    “马哥哥,你说这个干什么嘛……”蛇美美又趴到我身上了,在人家这里,只有正在进行和排队两种状态的男人,其它情况不多做考虑,见我现在愿意跟她说话了,她以为我是打算排队了呢,于是就要马上进行。

    这……真是没治儿。

    “你离我远点!”我闭上眼睛,其实是自己逃开了。

    “……”蛇美美没有急着追上来,但是有点急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嘛?”

    我倒挂着走到一边,没有睁开眼睛,不是扛不住蛇美美那若隐若现的诱惑,而是真的有点晕:“我没有要你怎么样……就是想问你一句,你除了那点事,就不能想点别的事吗?”

    “我想了啊,宁红颜这几天都教我了,说我要懂得男人的心、要克制一些、要学会做饭、要学习你们的文化,我都想了啊,要是可以的话,我是愿意跟着你们一起去外面上学的!”蛇美美认认真真地说着,略带一些委屈。

    她还委屈???

    听到她刚才说什么没有,我愿意跟你们一起去外面,她这个你们可不一般,宁红颜的比重大概只占到零点零零零一,剩下的就是老三、帮头儿和我三个大男人,一起。

    她真的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说嘛,有时候这妖精自主学习的文化太超前了,我们这一般的文化人也受不了……

    “那你能把这些事和那啥事分开么?”我碰到蛇美美,只能进行学术性的讨论,不能太细致了。

    “分开,是什么?”蛇美美又想不明白了。

    “就是说,你做饭就做饭,上学就上学,把这些东西跟那啥事分开,等……”我还是直接说重点吧:“你懂男人的心也好,克制也好,都冲着一个男人行不行?我们那边,都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你这样不行!”

    “为什么?”蛇美美跟着就问。

    “因为……”我他喵的哪儿知道因为什么啊,竟然碰到这么一个克星。

    我这闭上眼睛就没有那么严重的眩晕感了,一心跟蛇美美辩论就没想着出去,蛇美美接受不了我们这样的文化,很矛盾地在原地站着、想着,细雨绵绵,雾气蒙蒙,我们倒挂在一个空间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这画面,还是挺美的。

    平心而论,蛇美美的表现是不错的了。

    那个狼小三,我们救了他也教他不要那么贪婪,可他呢,被四元神魂吓的那么恐惧的情况下,竟然还想向宁红颜下手,而蛇美美虽然一直想着那啥,但也开始接受那啥之外的一些事了,看起来,是有药可救的。

    怎么救她呢,一味的放纵她不行,一味的管制她不行,这恐怕要慢慢地磨,或许在一天早晨蛇美美一觉醒来就完全变了,甚至是一个低头抬头也能变了,但真不知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这过程中该怎么教她,有时候也气的不行,就想着撵走她就完了。

    我自己都这样了,还哪有那么多的耐心去照顾别人的生活啊……

    “哎,你怎么不说话了?”蛇美美想了一会儿,估计是没想明白的,又开始撩拨我了。

    “我问你呢,你们这里的兽人族都是怎么修炼的?你怎么会弄的下雨!?”被她气的连正事都忘了,我主要是来问她这个的。

    “嗯……这个……我们这里就是这样的啊……”蛇美美的那点文化,全用在那啥上了,别的都不太在意。

    “什么叫就是这样的?你生下来就能让老天爷给你下雨啊?这个雨里面的空间又是怎么回事?”我曾找蛇美美问过,她也说有个老祖爷爷和老祖奶奶,但她也没见过,我一直觉得,那两位老祖可能是养着这座重山空间的,但重山空间里的法门却不是他们能控制的,大概是鬼斧神工或者是开天之神的功劳吧,至少是这个级别的人物。

    “哦……”蛇美美明白我的意思,想了想,说道:“我开始悟道的时候,就是从天上的雨开始的,慢慢的也就能修炼了,再后来就能下雨有空间了,就这样。”

    “……”我也不勉强她了,只是自己想着。

    蛇美美说的肯定是实话,话虽然有些不知所谓,但仔细一分析,重点还是在的。

    她说,她从开始悟道的时候就是从天上下雨开始的,这种情况在外边的世界或者其它的重山空间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正统修道者的修炼都是从自身开始然后吞纳灵气感悟天地,很难就算有也是很专门地冲着一个方向去的,比如五行之一,而这个重山空间里,蛇美美开始悟道修炼就是天上的雨水,那帮狼人能在半空中飞来飞去,联系在一起想,好像跟风雨雷电四象有点关系。

    最符合逻辑的猜测就是,这个重山空间的奇妙奇在地面上,那这个地面上的兽人就直接开始接受四象的感召了,意思就是,人家一开始,就是学着天上的风雨雷电开始的,起点比较高,起码在上下的位置上就是高的,天上的嘛。

    我还没有接触过真正的正统修道圈里的人,不知道这些兽人族直接从四象开始修炼算不算稀奇,但我觉得是很稀罕的,第一次见。

    当然这也不是问题的关键,我只是了解一下这里兽人族修道的情况,万一出现什么麻烦,也好有点准备。

    风雨雷电就风雨雷电吧,关键还是在这次‘修心’。

    碰见狼小三我不明白,再碰见蛇美美我就想通了,老天爷,真是不服不行,我这一次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狼小三的贪婪、蛇美美的欲望以及后续我碰到一些人物,肯定都是冲着我的心病来的,治好了它们,也就治好了自己。

    按佛家的说法,我就是通过渡人来渡自己了,这点事,是明摆着的。

    可贪婪能治吗,欲望能治吗,心伤能治吗……

    有时候,时间都不管用。

    “你还要问什么吗?”这蛇美美真是,见我跟她说话的语气缓和了点,又见我定在这里不动,再一次朝着我过来了,差一点,又对我上下其手。

    “咱们走吧……”进来时间不短了,该问的也问了,我直接走了。

    “……”蛇美美愣了一下,收了细雨空间,也回来了。

    落到地上之后,我直接走到一边去了,蛇美美还是那么暧昧地看着帮头儿,既然我这边没动摇,老三也装的硬,她还是把没有跟她翻脸的帮头儿当成一号了,正在进行时。

    宁红颜被蛇美美给收了一回,也没办法了,不是不敢收拾蛇美美了,而是觉得这个女人没救了,她怎么就,怎么会这样。

    帮头儿也受不了,只要蛇美美纠缠,就恶声恶气恶言相向,没办法了,要风度就没晚节了。

    老三这一次也不知是咋啦,说了不跟蛇美美那啥,就坚持住了。

    我还是老样子。

    我和老三先后反抗,蛇美美追了帮头儿两次,又跟着我们走了几天,我们当然是一直在教她别的都不说了起码让她把男女这点事调成正常状态,就算兽人族,也不能这样啊,我们外面的文化只是附带辅助性的。

    蛇美美不是冥顽不灵的人,也愿意跟着我们学这些东西,只是她很难把这些东西跟那啥分开,动不动就克制不住了,还是把帮头儿老三我我们三个当成她的目标。

    五六天之后,蛇美美有点坚持不住了,甚至表态,你们三个男人必须出一个,跟我那啥。

    帮头儿自然是不可能了,我也实在是没这样的心思,老三这次也是病了竟然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也不愿意站出来了,真的,连宁红颜都半开玩笑式地允许了老三去跟蛇美美那啥,毕竟这也是一件事正常而美好的事么,可老三就是坚持不出来了。

    我们都估计着,老三可能是又动了一次脑子,虽然此情此景不大能接受吧,但大方向还是对的,我们也不能太勉强他。

    蛇美美已经把话说清楚了,要不然,我走了。

    蛇美美要走了,帮头儿和宁红颜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都希望蛇美美能留下、变好,如此才能治好我的病,我自己却没有多大的感觉,她要走就走吧反正我也没心思给她治病,老三这家伙真是动脑子了,竟然毫不挽留。

    有时候我都怀疑,老三是不是故意装成这样的,实际上暗地里老三已经跟蛇美美那啥多次了……但真不是这样,老三就是坚决了。

    也算是给我三哥治好了一些吧。

    “我走了。”蛇美美走的时候,有点不舍,但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三个男人的不解,十分不理解我们明明都可以都需要,为什么偏偏不跟她,那啥。

    “……”我们四个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就蛇美美这种情况,放她走了,她只会去找更多的男人那啥,那些男人,总不会都是正人君子啥的吧,有的都目不识丁,不知道会。

    帮头儿他们三个主要还是看着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

    “蛇美美!”我实在是不忍心让蛇美美就这样走了,还是继续带着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