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章 药引子
    地山谦这一卦,不仅是为我算的,更是为我的病算的。』』『天籁小说Ww『W.⒉

    翻译到我们串山人这里的意思就是,这一次进重山,我们不是为了给别人找仙草药的,而是给我的病找药的。

    这个云梦山空间跟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空间都不一样,总体感觉上不一样,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找到这重山空间跟我有什么关系,但冥冥中一定是跟我有联系的。

    把这个重山空间的特点算上,那帮狼人的情况就不是很奇怪了,比较奇怪的是这个狼小三,好像是谁故意安排到我们面前似的,我不得不想了,难不成,这个狼小三就是给我治病的药引子,要不然,他怎么会如此的奇特,就狼人的情况而言,也不应该被追杀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啊……

    我心里一动,重新打量起狼小三来了,不再把狼小三当成一个无关痛痒只能在他身上找到幽默感的狼人了,而是把他当成我的药引子,万一是,我的病可能就能治好了。

    我这儿突然一动,狼小三马上就察觉到了,吓一跳,别说反抗了根本就不敢动弹,而帮头儿他们看到我这样的反应,也是跟着紧张的,以为狼小三藏着危险呢。

    我盯着狼小三看着看着,突然又停下了。

    先说一句,我是犯x,当然也可能是别的。

    其次我就可以解释了。我害怕,害怕我的病治好了以后,白繁花会随着我生命里的这些伤害一起消失,我宁愿带着这些伤害一直沉在万丈深渊底部,也不愿意忘了白繁花。

    最后也不是想说我有多么痴情或者青春里的爱恋就是这样什么的,我只是不想忘掉,真的,我分明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就是前途一片昏暗甚至生不如死,但我就是愿意把这样的困境当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我害怕的是,病好了以后,我真的把白繁花忘了,我把丢掉的那一半生命也忘了。

    我是个可怜虫,却盲目地想着不能让自己更可怜了,想抓住这最后一丝丝的念想,就这样活下去,都认了……

    打量着狼小三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了这些,马上又坐回去了,就算狼小三是我的药引子,我也不要了,不敢要,害怕。

    我这前后的举动,让狼小三、老三和宁红颜都非常的不解,狼小三自然就是郁闷害怕了,老三和宁红颜却完全看不懂这前后的意思,还以为我又犯病了呢。

    而帮头儿却不同,他是个心里特别有数的人,这次进山是为我看病的,他一直记得,所以很快就意识到了,我这样的举动,说明狼小三可能和我的病有关,但帮头儿没有说破,只是等着。

    我害怕狼小三是我的药引子,想把的撵走,也不敢,毕竟这是给我治病的要啊,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也不好受。

    帮头儿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我的反应,有了点结果,但没有表露什么。

    狼小三的来历搞清楚了,狼小三的问题肯定是搞不清楚了,帮头儿猜到他可能和我的病有关,也不说话,只是让老三和宁红颜不停地跟狼小三聊着。

    宁红颜的重点肯定是放在狼小三的郁闷和憋屈遭遇上的,极力想帮着狼小三的分析清楚他为什么会到这样的地步,问来问去,问不出个眉目,也没有放弃的打算,让一个女孩儿放弃,太难了。

    老三的侧重点都是放在重山里的家伙和事上了,尤其追问那老祖爷爷和老祖奶奶上,他现在特别地渴望变强,也知道养着重山的仙草药可以帮助修道者越级别提高修为,但他的问题是没有重点的,只有侧重点,老三就是天生有这样的属性,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重点在哪儿。

    从狼小三的郁闷憋屈和老三的重点侧重点上看,这两个人还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一对儿糊涂蛋。

    聊着聊着,天就快黑了。

    一直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的狼小三突然提了一个请求:“三哥,还有你们几位,我这样躺在地上养伤是很慢的,我能不能求求你们,帮我去找点东西吃,我好的快了,就不拖累你们了?”

    好像是一个转折,就像一个老实了半辈子的人,突然性情大变要当坏人的感觉。

    咋一听,不大顺耳,但仔细一想也可以理解,狼小三也会说话,他是特别想快点好了就不拖累我们了,帮头儿见他的情况确实还不行,就答应他了。

    还是帮头儿和老三出去给狼小三找吃的,顺便也给我们找点补充的灵物,重山里都是好东西,总不能白来一趟,说不定以后还遇到什么危险呢,留点做储备也是好的,我和宁红颜自然是留下来陪着狼小三。

    我的心情不好,想躲开狼小三又想研究研究,但最终没有什么举动,我不动,狼小三就不动了。

    宁红颜最关心的还是我,时不时地就会跟我说句话,或者到我身边坐着。

    没多大会儿,帮头儿和老三就回来了,没找到像样的灵物和仙草药,只是找来了一些野果和野菜,这里是土属性空间,野果和野菜也都是好东西,跟那个级土豆一样,一般人是吃不到的。

    大家也饿了两天了,正好吃顿山里的野味,补充一下。

    野果留着当水果吃,晚饭就由宁红颜操持了,宁红颜做饭是轻车熟路,很快就弄了一顿口味独到的菜汤。

    狼小三虽然是狼人,现在也知道山里的‘蔬菜果品’都是好东西了,早就习惯吃素了,所以,吃晚饭的时候,还是乐呵呵的。

    “三儿,口味怎么样,没吃过吧?”老三不知道怎么的就想通了,好像把三儿这个不雅的称呼故意甩给了狼小三似的,叫的特别的舒服。

    “嗯嗯,没吃过,你们弄的这些东西真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有吃过……”狼小三不是客气地说,而是很真心地说。

    “好吃你就多吃点,锅里还有好多呢!”宁红颜是彻底把狼小三当成可怜人了,格外的照顾。

    “好,好……”狼小三答应的也特别痛快,也是真心的。

    “嘿嘿……”老三自然是无情地嘲笑这个吃货了,好像他以前不这样似的。

    宁红颜就偷偷地推了老三一下,让老三别这样,不管怎么样,狼小三也可以当成个朋友了,人家这么可怜了,咱们就不能再欺负人家了。

    我观察起狼小三来,是故意不想观察又不得不观察那种的,很快就现了狼小三的一个特点,大家一人一个饭桶吃饭,帮头儿我们几个早就吃过山里的好东西了,不太看上这些野果野菜,所以我们一点儿都不着急,也不想多吃,但狼小三是很紧张地盯着我们的。

    也可能是出于本能,狼小三一边吃一边盯着我们几个的饭桶,我们每个人吃了几口、吃了多少、饭桶里还剩下多少、还要不要再吃,好像都在狼小三的计算之内,他当然是不希望我们多吃了,都留给他吃。

    尤其是锅里剩下的那些,狼小三盯的特别紧,我们一人吃一碗最好,帮头儿吃完了去添一点的时候,狼小三这个狗x的竟然露出了一抹凶恶的眼神,下午不还感谢我们是救命恩人呢么?

    更何况,这些野果野菜还是帮头儿带着老三找来的,这狗x的凭什么冲着帮头儿露出凶恶的眼神!?

    而他下午感谢我们的救命之恩的时候,又是那么的真诚!!?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察觉到了,不想探究,也禁不住地在想着……

    想着想着,我就想再试一次,快吃完了我这一饭桶,也去锅里添了点,从锅里舀饭的时候,我特别注意着狼小三的神色和表情,这狗x的,竟然对我也露出了一抹的愤恨……嘶。

    看到这些,我就不愿意再往下想了,坐回来,若无其事地吃着饭。

    我和帮头儿是很少添第二碗饭的,这一点,宁红颜和老三应该注意到的,我也应该注意到的,但只有帮头儿自己注意到了,他刚才是故意添那一碗的。

    帮头儿察觉到了我在观察狼小三,好像也现了什么,就故意去添了一碗饭,却没有让我察觉。

    狼小三这家伙就更不用说了,还真是就知道吃,吃饭的时候就悄悄地盯着我们的饭桶、要不要去添饭,等我们吃的差不多以后,他毫不犹豫地就把剩下那些东西全吃了,一点儿不剩,还意犹未尽。

    “你这么饿啊?明天我给你多弄点。”这女孩儿啊,一旦被她的善心蒙住了眼睛,真是比糊涂还糊涂了,宁红颜就知道善心了。

    “好,好,谢谢你……”狼小三点头哈腰地感谢着。

    这时候,我又不自觉地观察狼小三了,这家伙凶狠的时候是真凶狠,感谢的时候也是真感谢,由此我也想了想,会不会是他们狼族的天性如此,狼这种野兽,可是难以捉摸的。

    吃饭完收拾了一下,我们就要休息了,我虽然不愿意探究狼小三,但他身上有危险,这一夜,我还是一直盯着他的。

    另外,我还想做一个梦,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