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章 狼小三
    这地面,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天籁小』说WwW.⒉

    身受重伤的狼人在地面上躺了一天一夜之后,终于醒过来了,身上的伤也好了很多,只是元气恢复的没有那么快。

    狼人睁开眼睛看了看我们,还是那种极其戒备的打量,确定我们就是救他的人之后,他就翻身挣扎着爬起来,给我们磕头致谢,他虽然是个狼人,感谢救命之恩的情感却是没有一丝掺假的,诚诚恳恳。

    看到狼人这样的表现,帮头儿他们三个是最欣慰的了,他们也不是非想要这份感谢,只是想确定一下,这个狼人也是个懂得感恩的人,这样就值得救了。

    狼人却分的清楚,我才是真正救他的人,也是四个人里最厉害的一个,所以,他连番感谢之后,又来到了我的身边,感觉是要服从我的领导什么的。

    我也救人了,但不是出于善心,只是向来的本能罢了,到这会儿狼人醒过来,我对他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不愿意搭理他。

    狼人不仅感恩于我,也很害怕我,我不说话,他就老老实实地跟着,弄的气氛有点严肃了。

    从这个狼人到被我们赶走的那一伙狼人,他们虽然修炼成了人的模样,说人话也办人事,但在一些细节方面,他们还是完全懵懂的,我们坐着就是随意坐,他却必须找个有依靠的地方,给他点东西吃,他还犹豫,到河边喝口水,那后脑勺都长着眼睛,太贼了。

    本来帮头儿他们三个是百分之九十五把狼人当一般人看的,接触了不到两个小时,这百分率就下去了很多。

    等狼人适应的差不多了,我们又坐在一起,聊了聊。

    “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懒得搭理,帮头儿是老成持重,宁红颜是个女孩儿,所以让老三问话最合适了。

    可能问不到重点,但肯定有喜感。

    “我叫狼小三。”狼人如实地回答道,可能他已经猜出来我们不是这重山里的人而且身份不一般了,所以,回答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

    “……”老三没想到。

    我们也没想到,老三和狼人这开口第一个问答就有如此大的收获,老三被噎了个够呛。

    老三老三,本来就没我这个四儿啊老四啊好听,后来冒出来个三爷是个人物但完全把老三给压下去了,现在又跑出来个狼小三,那与生俱来的幽默感简直了,老三好像连最后这一点幽默的阵地都要失去了,念往昔,我不是收了个黑猫叫小五么,早知道也叫个大三儿就好了,这样一来,我们这里的三儿就齐了。

    老三愣住了,帮头儿我们三个都憋着想笑,狼小三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低着头,不敢言语,但那双眼珠子就是滴溜溜的。

    这会儿我们也明白了,狼小三这一些偷偷摸摸的举动和表情,并不是他为人奸诈,只是还未进化完全。

    狼小三在我们四个身边坐着,就跟混进我们团伙里的奸细被抓了似的,特有感觉。

    “你们是怎么起的名字啊?有大名吗!?”老三特别不高兴,他可是两不像修道的世外高人,面对这个狼人自然是高一等,怎么能上来就被狼人顶一下呢,得找回点面子来。

    “我们这里的兽人族,都是这样起名的……”狼小三眼神也不完全是自带的贼,看的也特别准,他看出来老三要找他的麻烦了,还得主动往老三嘴边送:“三哥,大名是啥啊?”

    狼小三是真不知道‘大名’是啥意思,但他本来可以不问的。

    “我就知道,看看你们起的这名字!”老三毫不犹豫地教育了一下,才接着问道:“你是个狼人,对吧?”

    “是,是……”狼小三肯定是察觉到我身上的气息太不凡了,老三他们身上也带着不凡的火焰气息,所以回答的有些低人一等的韵味。

    “你们这里的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变成人了?”看了没,老三叫他们的时候,也是喜欢称家伙的。

    这个问题,不仅老三想问,帮头儿我们都想问问。

    是狼族这一伙单独的这样,还是这重山里只要得了灵性悟道的家伙都变成人了,如果是都变了,那就是这一处重山空间格外‘养人’。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修炼着修炼着,就成人的模样了。”狼小三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我听说,我们这里有老祖爷爷和老祖奶奶,他们变成人了,所以,我们就很容易变成人了。”

    “两口子吗?”你看老三这问的,一般人不得先问问那两位是谁么,老三张口就问两口子的事儿,不服不行。

    “这个,不知道,好像不是。”狼小三还是有点不高兴的,老祖爷爷和老祖奶奶就是他们这个世界里的神,只要悟道修炼变成人样的兽人族都会感激两位老祖,打心底里敬畏,可老三问的这两口子,有点伤人了。

    “那他们是谁啊?露过面吗!?”老三牛气的很,知道重山里的家伙是怎么回事了,现在也有了两不像的修为,所以,自视甚高又居高临下的。

    “我们都叫老祖爷爷和老祖奶奶,听说有人见过,我没见过。”狼小三显然是不想就这个问题跟老三多谈了,话很简洁。

    “那你们这都是一群一群的修炼了?”老三也算是积了点口德,按他本来的认知,应该是问你们是不是一窝一窝的修炼的。

    狼小三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轻松了一些:“是的,我们都是一个兽人族一个兽人族的修炼的,有特别单开的,才自己修炼,但一般也会有父辈祖辈的传承,我们狼人,是整族修炼的。”

    老三见狼小三的回答还算老实,语气也没那么骄横了,转为好奇起来了:“那你是怎么回事?在河边追杀你的人,都是你们族里的狼人吧?你们不是一家人么,干嘛弄的这么你死我活的,他们为什么非要弄死你?”

    这个问题有点太直接了,也就是老三,能问的这么随意,换宁红颜,都不一定能问出这样的话来。

    “我……”说到这个问题,狼小三又开始犯难了,脸上那种纠结郁闷气愤难过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连眼神都变了,他认真地想了一会儿,悠悠地说着:“我在我们那个狼人族里,一直是挺好的,也没有害过族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越来越排斥我了,处处刁难我,后来把我撵到了别处,我回去找他们,他们又追杀我,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这段话,狼小三说的很认真很郁闷,之后又接着问我们:“三哥,你知道为什么吗?还你们几位,能不能告诉我?我真的很想知道!?”

    “……”老三的脑子是一般的脑子吗,不是啊,他怎么可能理解到这个问题的深意呢,他就想知道知道狼小三为什么会被追杀,堵住了。

    因为狼小三如此的郁闷、诚恳,我们三个菜没有冲着老三露出笑意。

    “四哥,你能告诉我吗?”狼小三最后又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大好,有不愿意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才不会费心思给他想这个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问题呢。

    之前说这个狼小三的幽默感胜过老三,也是没错的吧,这家伙都被自家人追杀了,竟然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追杀。

    生的冤枉,死的窝囊——狼小三有这么点意思了。

    狼小三听我的语气不好,直接被吓住了,看都不敢看我,转而求助于帮头儿和宁红颜,他肯定感觉到了,这父女俩比我们俩好说话。

    “那开始的时候,他们为什么排挤你啊?总得有个开始吧?你好好想想?”宁红颜都看不下去了,狼小三怎么会可怜到这种份上,被自己人追杀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狼小三也很听话,让他想,他就很认真的想了,想了好一会儿,说了:“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们就是排挤我,然后又追杀我,要不是你们救我,我肯定被他们杀死了。”

    听话音儿就知道,狼小三对追杀他的那些族人是没有多少恨意的,只是他自己比较郁闷,极度郁闷。

    “那肯定是你没干什么好事!”老三想问题想不通了,就会直着走,很直截了当地看问题,肯定完了,还怀疑人家狼小三:“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不跟我们说什么事,还是你被打的脑子失忆了,不记得了?”

    “失忆是啥?”狼小三也真的想搞清楚这个问题,所以,紧着问老三。

    老三的眼睛瞪起来了:“失忆就是,别人打了你或者你脑子摔在哪儿了以后,你脑子坏了,然后以前的一些事情就想不起来了,不记得了,忘了,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这种情况?要不你就是故意给我们装!”

    狼小三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很坚持地但很小声地冲老三说着:“我没有,真没有,我都没有……”

    “……”看着狼小三委屈这样儿,老三都不忍心再说不好听的了,人家是真委屈,站起来也像条汉子,这会儿委屈的都要哭了。

    说都说不明白,帮头儿和宁红颜自然就更看不明白了。

    我却灵机一动,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