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章 尴尬能力强
    宁红颜这么一说,场面就滑稽了。天籁小说Ww『

    我们表明了是救人的,也把追杀他的人撵走了,而被救的人昏死过去了,我们却在这里看马戏团里的动物表演一眼看着人家,也不说施救的事儿,是差了点意思哈。

    所以说,有时候像帮头儿这样那么淳朴的不滑稽的人,办出来一下滑稽的事,才是真滑稽的。

    宁红颜蹲下身子,给地上这位‘狼人’检查了一下,也没检查出什么来,她连药材都不认得,给人看病就更不用说了,给狼人检查检查,都是本能的。

    看到宁红颜这举动,我就忍不住要逗逗她了:“这家伙不是人,是狼,他是从狼修炼成人的,狼人。”

    “啊……”刚才还善心大的宁红颜听到我的介绍,叫了一声,蹭一下窜起来了,还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而宁红颜接下来的举动就令人捧腹了,她跟帮头儿这个老实人的反应是一样的,竟然也是走过来,看马戏团的动物一样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狼人,也不想着救人了。

    “哈哈哈哈……”看到宁红颜也是这样的举动,我就乐的到地上打滚去了,差点滚到河里。

    我就地来了个‘驴打滚’,帮头儿和老三的反应就不对了,他们看我的眼神是一个意思,这老四,到底是病了。

    “你笑什么,我不就是没见过嘛,我让你……”宁红颜恼羞成怒,马上过来追打我,半路上突然也反应过来了,我现在打滚的状态,不是正常的。

    病了以后,我就随性了很多,没把刚才遇到狼人救狼人当回事,只是高兴着这个滑稽的场面,在地上滚了几圈以后,马上从地上爬起来了,走到他们身边,争取像往常一样融入这个团伙。

    “要救他,还得找这里的灵物,仙草药也行。”帮头儿多少是懂点的,也知道狼人受伤的情况不同于一般人,只说了灵物和仙草药。

    然后,他们三个都看着我,团伙里面,我的修为是最高的,而且我在重山里行走是最安全的,所以,他们都希望我出去给这个狼人弄点灵物或者仙草药过来。

    我看了看地上的狼人,情况好像比之前好了点了:“不用去找了,这里的地面不一般,估计让他躺上几天,就能把他身上的伤治好了。”

    我能查探到狼人身上的气息,说的是实情,这里的地面,不止是睡的舒服那么简单,还有其它功能。

    刚才这个狼人昏死在地上的时候,气息已经很弱了,这会儿,恢复了一些。

    我也是懒了,不想出去找东西。

    三个人都很小心地看了我一眼,又快地把目光移开了,正常情况下,他们是该责备我的,但他们只是在帮头儿的带领下,走到一边去了。

    我好像成了这个团伙里的坏份子,想了想,也正好,跟自己人我就耍耍赖吧。

    帮头儿安排了一下,他带着老三出去找灵物了,宁红颜留下来跟我在一起,看着地上的狼人。

    宁红颜只有在对我的感情上是含蓄的,其它事情上,一律是心直口快,转头就给了我一句:“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宁红颜可以接受我变疯,但不能接受我变的冷漠、无心。

    “怎么样了,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这里的地面有治愈功能,他在地上躺了这一会儿,已经活过来了,再说他是个狼人,刚才那帮人追杀他不一定谁好谁坏呢,我……”我极力辩解着,是想给宁红颜解释清楚了,我不是冷血的人,但说到后面又打住了,我好像已经变的冷漠了。

    “行啦行啦,我也不是说你,就是觉得不管怎么样,都得先救人……”宁红颜看了我一眼,又围着地上的狼人转了一圈,还是比较担心。

    帮头儿的修炼一直没断过,就以前进过的重山推算,他是有自保的能力的,老三是两不像,正道修为和二级人类的能量都有,比我差不了多少,他们两个去找灵物,我还是放心的,就没有说什么。

    宁红颜只是出于救人的心思守着地上的狼人,更担心的还是我,就理论上来说,她宁愿我受伤死去,也不愿意我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尤其是以前的我,是那么的炽热。

    错就错了,我不想站在这里跟宁红颜面对面地尴尬,就慢悠悠地走回树林边上,躺着去了。

    宁红颜看到我走回去躺着,心里肯定是更加的不舒服了,在我这里,她没有那么的坚强,她心里真的是很难过。

    我现在却已经不知道难过是什么了,知道不想让身边这几个亲近的人难过,却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难过或者不难过,没有了,这种东西随着我被抽取的那一半生命,都在我身上消失了。

    宁红颜要担心我担心地上的狼人担心一起出去找灵物的帮头儿和老三,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吧,而我躺在一边,只能努力地寻找以前的感觉,连麻木都没有是不是有点可怜。

    一个多小时吧,帮头儿和老三一起回来了,为了不让他们太担心,我就爬起来,跟着他们一起回到了狼人的身边。

    经过我的查探,地上的狼人又好了一些,而帮头儿他们三个却不知道狼人的情况,只是努力施救。

    帮头儿和老三出去了一个多小时,按他们两个的脚力和实力算,他们找不到灵物也能找到一件仙草药的,除非是运气极其差的情况下,才会一无所获的回来,而他们回来,却只是带回来一个大土豆一样的东西,勉强算得上是一件灵物吧。

    运气极差的情况也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帮头儿和老三出去没找到灵物仙草药,也在说明着,这个重山空间还是不一样。

    这些不一样,跟我的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帮头儿把那个大土豆掰开了,露出了里面西瓜一样的沙瓤,冲宁红颜说:“你去拿个勺子过来。”

    宁红颜蹬蹬蹬离开了,到我们的包里拿了一个勺子出来,又蹬蹬蹬跑回来,她的心,还是像以前那样的炽热。

    帮头儿接过勺子,用勺子挖着大土豆的沙瓤,一勺一勺地喂着地上的狼人,老三也帮着把狼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放自己腿上。

    我知道,帮头儿他们弄回来的这个大土豆的效用,其实还不如狼人在地上躺着的功效,但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就故意问了一句:“帮头儿,这是个什么东西,仙草药吗?”

    “算不上,就是一个‘级土豆’吧,吃了能好点。”帮头儿正忙着给狼人喂土豆,头也不抬地说。

    帮头儿说,级土豆?

    这么新鲜的词汇从帮头儿嘴里说出来,老三和宁红颜脸上也是带着笑意的。

    我一听就不行了,帮头儿算卦啊修炼啊跟着我打五行虫啊这些作为都是带着玄乎的,可他也没忘了抽空去网上逛逛,竟然学的这么潮了,可乐,十分可乐。

    “呵呵,呵呵……”我冲着帮头儿就笑起来了,一顿一顿的那种。

    我这个笑可是很正常的,但场合不对,帮头儿他们三个不是忙着救人呢么,于是,他们都抬头看看我,然后又低下去继续救这个狼人。

    得,我又成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异类了。

    三个人一起招呼着,把这个级土豆给狼人吃了大半,剩下一小半在帮头儿手里,帮头儿转手就递给宁红颜了,很自然地说:“你吃了吧。”

    就像在家里吃饭一样,有什么好东西,帮头儿都给闺女留着,很自然地跟闺女说你吃了吧,多少年养成的好习惯,改不了也掩饰不了。

    宁红颜很不习惯她爹这样的关心,越长大越不喜欢,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马上白了她爹一眼:“我不吃,你还是给他留着把,要不,你给……”

    宁红颜话说了一半,语气突然变的低沉了。

    以前有什么好东西,宁红颜也是习惯了这样转给我的,但今天这个级土豆不是单纯地出于关心,而是出于我的病,她又难过了,可能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怎么也想不通。

    “我不吃,你给他留着吧。”我连忙说了一句,也是有点结巴的,还是那句话,何德何能,能获如此芳心。

    “给我吧,我吃了它……”要不说老三这个没头没脑呢,他本意是好的,想缓解一下帮头儿与闺女、宁红颜与我、我与病人之间的尴尬气氛,但这话说的,就这点好东西,爹给闺女闺女舍不得吃,我们两个病人都轮不上吃,给他这个壮的跟个牛犊子似的家伙吃?!

    “……”帮头儿拿着这小半块级土豆都尴尬了,认认真真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把这半块土豆递到老三面前了。

    老三下意识地就把这半块土豆接了,然后面色很不好很复杂地看着我们三个和地上的狼人,他可能也意识到了,我们这几个爹、闺女、病人和地上昏死过去的狼人加一起都没有他的尴尬能力强,他竟然能把自己弄到这么尴尬的位置上!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