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章 治愈空间
    重山里空气好,地面又这么的舒服,我们四个人也劳累十几天了,真的就躺在地上美美的睡了一觉。天籁小说WwW.』⒉

    第二天一早,太阳照着眼睛把我们叫醒,我们感觉还是有点累的,身体素质不同了,对灵气的需求就不同了,以前我们来到重山里睡一觉都舒服的不行,今天,还是感觉有点累。

    这个情况是正常的,不正常的还是这一处空间里的地面,夜里看跟白天看到底是不一样,我们爬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真的没有现这里的地面跟外面的泥土地有什么不同,但躺上去,就是那么舒服。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见了这一方土地,我们四个人在凡人堆里那点优越感都得收敛着点了。

    还是先说说我们这一次进山的目的,不是为了仙草药,也不是为了灵物,纯粹是为了给我看病来的,所以从开始出到现在进了我为自己算出来的重山,帮头儿他们三个一直是准备着帮我的,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帮我自己。

    起来活动了一下,他们看我没有急着走的意思,就又开始准备早饭了。

    帮头儿去找野味,老三去捡柴火,宁红颜在这里收拾,准备开伙,我也不能闲着,就围着宁红颜转悠。

    “你到底咋回事啊?”宁红颜对我的关心从来都是溢于言表的,在她看来,我这个状态并不是很奇怪,只是有点乱而已。

    “我是,那个命数跟周围这个事搅合在一起了,就乱了,整天就感觉着飘飘悠悠的。”我是很不愿意跟宁红颜谈这件事的,毕竟其中白繁花就是那个炸点,宁红颜跟我又。

    “哦……那你现在不是很清醒的么,想办法换个心情不就行了?”宁红颜真的是特别的不理解,她也曾跟我一样伤心,甚至更伤心,但她难受了一阵儿,不就挺过来了么,过正常日子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我也没办法跟宁红颜说明,其实我遭受的,并不止是伤心,更多的是打击,来自白繁花的前尘和那个丑陋的老鬼的打击,我赖以生存的那座精神殿堂轰塌了,就像一只被逼到了绝境的小野兽,一边瑟瑟抖,一边不知所措。

    我可以接受不美好,但无法接受所有的都是不美好,要不是有宁红颜帮头儿他们在我身边,我可能真的会疯了。

    不是不坚强,是太极端了。

    “看你呗,反正我们都陪着你呢。”宁红颜自己也知道,没有那么懂我,就不勉强我了。

    “呵呵……我觉得我病了也挺好,轻松了很多,你们也得学我一样,把我当个笑话看,不用那么紧张,我总是会好的吗,帮头儿给我算的那一卦上都说了,只要我扛过去就行。”我知道,我成了这个样子,帮头儿和老三都是没问题的,该帮我帮我就是了,宁红颜可能会偷偷地为我落泪。

    “我从来都是这样看你的!”宁红颜故意这么说,其实,她才没有那么坚强。

    “要不现在我就给你来一个?我想想啊……”

    “哎呀……”

    宁红颜可不愿意看到我失魂落魄下的奇怪举动,好像这个人就废了,再也找不到以前那个比老三还刁钻滑稽又那么阳光的马老四的影子了。

    我把她逗笑了,也就停住了,转而,又打量起这个重山空间来了。

    昨天夜里我们四个都看到了,这个重山空间比来之前的荒僻山沟还要荒凉,但早上起来一看,还是不同的,到了白天,这个重山空间里又显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了,景物不多见,但远了山、近了水,草地,树丛,飞鸟走兽也都是有的,甚至这里的天色比之前那些空间里的天色都清晰的多。

    天色不单是说的黑天白天,就是说天上的云朵、天空、风雨等等,这些重山空间都是独立于现实世界里的奇怪空间,比亚空间还要神秘一些,之前进的那五个重山空间,风雨云彩天空蔚蓝繁星点点日月星辰也都有,但这个空间里的天色就是不一样,怎么说,比真的还真的一种感觉。

    夜里荒凉、白天繁茂,地面看着平淡无奇却又深藏不漏,天空中的云朵风雨蔚蓝好像被提高了像素一样,我为自己选的这个治愈空间,就是看得见、摸的着又难以捕捉的,算是一件好事。

    不一会儿,帮头儿带着一些野味回来了,老三也弄了水弄了柴火,宁红颜掌勺,给我们做了一顿非常可口的早餐。

    只是我,隔了那么久再一次吃到山里的烤肉的时候,却怎么也吃不出来香味了,连调料的味都不明显,就是想吐。

    看到他们吃的那么美味,我就没有说自己的问题,只是陪着他们。

    吃完饭,帮头儿他们还是等着我,是出,是留在这里过几天重山里的小日子,都可以。

    我想了想,还是走走吧,不是来找治愈的么,进来以后就在一个地方呆着,那不成等治愈了么,看这种病,就是得主动点。

    收拾了一下,我们就出了,随便选了个方向,往水草丰茂的地方走,来到这个空间里也一天了,还没有见过这个空间里的家伙呢,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我们还是比较喜欢直来直去的。

    停在一个地方的时候,能看到别处的丰茂,沿着小河往上走的时候,突然又找不到那些丰茂的草木活泼的动物了,有点奇怪,但可以理解,我们就这样往前走着,走了半晌,又现这毫不起眼的泥土地走起来也舒服,不累人,更不会磨脚。

    河里有鱼虾,河边有水草,偶尔还能碰到一两个来河边喝水的动物,这里的动物跟外面世界里的动物几乎没什么区别,都很正常,有草地,有水洼,也有树林,只要走过来,我们看到的景物就平常了。

    太阳到头顶了,火辣辣的,我们就到一边林子里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这林子里不仅有蝉和飞鸟在鸣叫,树上还有蜕下来的蝉兑和鸟窝,处处都充满了乡间生活的气息。

    我们四个人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对这样的环境特别适应,恍惚间,还以为倒退了几个月,大家都在田间地头收麦子呢。

    不仅地面舒服,连环境都那么舒服,这可真是个治愈空间啊,感觉我们是来这儿做按摩的,嘿嘿。

    在树林里坐了一会儿,我的玩心上来了,脱了鞋,卷起裤腿,到小河里抓鱼去了,还摸了一些田螺、贝壳回来,别看那条河不过四五米宽河水也不是很深,河里的‘水货’可是不少呢,尤其丰富,鱼虾、贝类加一起十几样。

    我把海鲜弄来了,宁红颜马上就抄家伙了,帮头儿和老三也帮忙,不一会儿,我们又吃了一顿鲜嫩美味的海鲜大餐,他们吃的是特别有滋味的,我却还是没吃出什么味来。

    我不是故意这样的,食不知味要是一种病的话,也够折磨人的,我还特意多吃了一些,但就是尝不出有什么滋味。

    这种可怕,大家想象一下就知道了。

    四个人饱饱地吃了一顿,都不愿意动唤了,一人找一个地方,躺着休息。

    我躺在了草地上,头顶上正好是一片树丛,凉风习习,又几缕阳光从缝隙里透射下来,人是很容易回归自然的,就我现在的情况,应该是一个人最舒服的时候了,可是我还是什么都感觉不到,风、阳光、草地这些在我周身的东西,全都是不冷不热、没滋没味的,嘶。

    “老四,那河里最深的地方有多深?”老三躺了一会儿,突然问我。

    “过腰了,你干啥?”我可不想让老三破坏了那么好的环境,治愈系的环境,就算治不好我的病,还有后来的病人呢。

    “我去洗个澡!”老三觉得水够深了,爬起来,朝着小河去了。

    大夏天,在清凉的河水里洗个澡,也是很幸福的事儿,我一下就回想起了小时候在我们村里的坑里、河里游泳的事儿,美啊,但现在,找不到那种感觉了,找不到我也不费心地去找了。

    宁红颜虽然是个女孩子,小时候也干过这种事,她可能是觉得对我有帮助,就站起来问我:“哎,我也去游泳,咱们一起去吧?”

    我还没回答,老三又接上话了:“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这样,非得在我面前膈应人啊,我去那边,你们去那边,离我远点啊!”

    老三和宁红颜这一唱一和的,还是想拉上我一起去玩。

    “我不愿意动,改天再游吧。”我也在努力地找着自己的感觉,随心来吧:“你们也真是的,那么好的天儿,在这儿睡会儿多好!”

    “懒猪……”宁红颜知道我一向都懒,说了我一句,跟老三分开走了。

    两个人到小河里泡着去了,可以想象的舒服。

    帮头儿一直在旁边一棵树上躺着,等我转过头来时,帮头儿已经睡着了。

    大夏天,大中午,睡个凉快觉也是难得的享受,我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感觉的,闭上眼睛,准备睡了。

    嗯???

    不好!!!

    四元神魂还在我身上,我的灵识是自然展开的,昨天夜里进重山的时候我意识到了,就可以用了,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我突然察觉到,半空中飞来了一帮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