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章 牛大发
    一事不问二卦。

    这应该是紫斗门里最最基础的一个知识点了。

    就算是一般人,到了卦摊儿前,也不会问一件事非让算命先生连着给他算两卦,算命先生怎么想就不说了,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了,这连着算了两卦,我他喵到底该信哪个啊?!

    如果非有那么个愣住儿,逮着一个算命先生,比如算姻缘吧,就算算上九十九卦他都是天煞孤星的名儿,这哥们还非得揪着算命先生的衣领子你他喵的再好好给老子算算,赶上算命先生运气不错,第第一百卦终于给这哥们算了个‘桃花运’,那这哥们……他这就不叫算卦了,赌博呢这是!!

    而我现在可真是牛大发了,拿来帮头儿的龟甲和铜钱,连着摇了三卦,一卦一个准,三卦三个方向、三座重山,没有一个是错的。

    不能说老天爷吧,但这天上地下的鬼神的,除了梁小丑五行虫那一路,都得给我让路,谁挡我,不用我出手,老天爷都得灭了丫的。

    所以,以后请叫我‘牛大发’。

    实际上说,牛这个姓氏稍微地俗了那么一点,再叫一个‘大发’的话,甭管取得多大的成功哪怕是成了封疆大吏、一代才子,也都是暴发户的感觉,而比我马一方的名字还是差了很多的,但我想了想,也没什么差别的。

    只是身边的老三帮头儿他们,都不愿意叫我牛大发,还都跟看安眠药似的眼神看着我,这个老四,又犯病了。

    他们不叫我牛大发,别人就更不愿意搭理我,所以,我有点郁闷。

    三座重山都算好了,我们也不需要过多的准备,尽快出发就是了,只是算到的前两座重山都比较远,我们的面包车是用不上了,海啊南这一趟是坐飞机去的,我们也算是尝了尝坐飞机的感觉。

    只是我们那些家伙什包括贾大师的实验器具都不宜带上飞机,只能改陆路托运了,我们先到,等了一天,才等来我们的装备了。

    然后,我们就到了海边。

    在菜园鬼村打那个鱼阵的时候我不是就弄明白了么,水里的东西它一定属水,就像我特别为三爷算的这一卦,‘山’就在海里,重山也开在海里,山里的东西也是源自海里,珍珠,这东西就是属火的。

    罗衣留在了金驰山,罗衣属火,火克金,相克才好掌握;

    十八爷留在了小云山,小云山属木,十八爷属金,金又克木;

    按照这个原理,三爷是属水的,自然要给三爷找一个属火的重山空间,才方便他在重山里修炼,大海里的珍珠山,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早就说了,我算的卦是没问题的,只是三爷看到我的时候,明显地愣了一下,都没敢直接跟我说话,转回去,找帮头儿他们打听去了。

    我有点不高兴了,三爷他老人家可是一向以厚道著称的,就算谁出点什么差错,三爷都会以他那宽广的胸怀当没事人一样,那么我,病的有那么明显么!?

    三爷在那边跟帮头儿他们聊了一会儿,才过来了,看着我,还不说话。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既然我这种情况连三爷都绷不住了,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你进去以后好好忙你的就行,不用担心我,我慢慢就好了。”

    “好好……”三爷厚道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了,别的话都说不出口。

    三爷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顿了一会儿,就要走了。

    空心葫芦在我手里,珍珠山我也给他搓好了,他现在要走,我只要把空心葫芦搓开就行了,但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儿,我忘了办了:“三爷,慢点,还有个事!”

    “什么事?”三爷知道我的情况不稳定,难得开口要他帮忙,表现的很积极。

    “以后,你就叫我牛大发吧,我改名了。”我玩笑式的跟三爷说,自己心里也是清楚的,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牛大发,也不是多较真或者犯病,就是觉得牛大发这个名字挺好玩的,玩玩呗。

    “……好好。”三爷到底是厚道之人,顿了一下,连连答应着,最终也没有说出一句跟我犯病有关系的话来。

    帮头儿他们就不行了,听我现在又跟三爷提了‘牛大发’这一茬,脸色都不好了,老四又来了。

    “那你走好!”我见三爷接受了我这个新名字,还很高兴地送三爷走了。

    三爷一直冲我笑着,但看帮头儿他们的眼神是不对的,连离开时候的那个背影都是带着诸多的嘱托的,宁老弟,老三,红颜姑娘,请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老四啊,他对我们四个也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的……

    三爷不无担忧地走了,我就搓开空心葫芦,带着帮头儿他们从重山里出来了。

    贾大师过来看了看,没有跟三爷一起走,他觉得,他这个二级人类进化的事儿,还是找徐怀吧,那家伙是主生的,差不多就是主管生命这一块,到了西边,跟徐怀留在一个空间里吧。

    因为徐怀没有跟着三爷一块过来,我们从海啊南转向西边的时候,又耽误了四五天的时间,主要是后半程,我们进了天山以后,就得靠自己的脚力了,带着那么多东西,走起来不太方便。

    到达了我们选择的重山以后,徐怀这家伙倒是跑来的很快,也怨我,要是一早能把徐怀叫来,让他把我们空运过来,还能剩下路上一些时间的。

    徐怀见到我的时候,是欣喜的,唯一一个,他是欣喜的。

    “哎,四儿,你怎么?”徐怀这家伙跟梁小丑的情况有点类似,他找到我以后,很愿意跟我一起玩一些新潮的东西,他还以为我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是我们这文明世界里又出了什么新潮的玩意儿呢。

    “我没怎么!”怎么说这也是一件丢人的事儿,我不想让徐怀问清楚了,就赶紧跟他说了:“我现在改名字了,叫牛大发!”

    尽管徐怀是没看出来我有病,也做好了接受‘新潮’的准备,但牛大发这个名字一报出来,他也是犹豫了一下的,想了想,没太明白:“那你以前那个名字呢?”

    “不用了,我现在就叫牛大发。”我坚持跟徐怀说,要玩就玩到底呗。

    “哦,你以前叫马一方是吧……”徐怀想了想,突然乐了,他以为换名字也是一件新潮的事儿,所以就跟我商量:“既然你不叫马一方了,我那叫马一方怎么样?”

    一直没说过徐怀这家伙有多厉害。

    现在他竟然把我这个有病的人给噎的无言以对,其厉害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吧。

    大神,都是大神,不管从修为实力传承神魂这一方面,还是从大神降临到平常生活里这一方面,罗衣、十八爷、三爷和徐怀这四位,都是我们难以企及的大神,那境界都不一样。

    我服了:“额,马一方这个名字也不大好听,而且我叫了那么久,已经没有新鲜感了,你还是自己给自己取一个新的吧。”

    “哦,好,好……”徐怀摸着自己的下巴,笑眯眯地想着,给自己取一个新名字,还真有点难。

    旁边,帮头儿老三他们看着我们俩这样,都是没法儿没法儿的,神经病遇到精神病了这是!

    过了一会儿,还是贾大师过来:“要不,咱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贾大师在小院里憋了一年,都没有什么进展了,心里着急啊。

    徐怀没说话,我就带着他们进了天山空间了。

    既然前面三位都是按照相生相克的原理来的,徐怀这家伙属木,木克土,我就应该给他找一个土属性的重山空间,可惜,最后那个空间是为我准备的,只能让徐怀到这个水属性的重山空间里来修炼了。

    十八爷和徐怀,跟另外两位还是有点不一样,一个主杀,一个主生,相生相克的原理,对他们俩来说是没那么重要的,徐怀进一个水属性空间,完全没问题。

    而贾大师也是很希望出现这种结果的,二级人类的生命金属已经告一段落了,水就成了二级人类升级的一个短板,他巴不得进水属性空间呢。

    进来以后,徐怀决定留下了,贾大师自然跟着徐怀留下。

    老三……

    老三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不是拜了三爷为师么,没捞着实惠的就跟贾大师一样升级到二级人类了,还惦记着四元神魂什么的,这时候,他应该是留在天山空间里跟徐怀和贾大师一起的,但老三没有。

    我们的情义不是很重,但老三就是可以在这种关键时候抛下他的选择的,完全是为了我,要跟着我进入属于我的那个空间。

    老三不留下,帮头儿和宁红颜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四个要走了。

    “哎,我还是叫马一方吧,感觉不错……牛大发,拜拜!”临走的时候,徐怀笑哈哈地跟我告了个别。

    “……”你说这个徐怀有多厉害吧,在脑子不正常这方面,把我这个极度重病的病人都给打败了,我真是无话可说,无话可说。

    我有点后悔了,不想叫牛大发了。

    但身边是老三帮头儿宁红颜他们三个,叫不叫牛大发都没什么区别了,从天山空间出来以后,我们就朝着第三个重山空间去了。

    没想到,我师父在这里等着我呢,我师父,张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