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章 冲喜
    帮头儿和宁红颜从京城回来看到我,表情很奇怪。天籁小』说WwW.⒉

    当时的我肯定是怎么想都没想明白的,还是后来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了这父女二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前一阵,我是病了,整个人都糊涂了,他们急着给我看病所以才急着去重山找药,而他们从重山回来的时候,却猛然间现我的病好了很多,看我的眼神自然就奇怪了,你到底好没好啊?我们是采药的,诊不了病,他们心里实在是没底儿。

    “帮头儿,红颜。”我知道,我还在病中,就不用勉强跟他们说自己没事儿了,所以,就叫了他们一声。

    帮头儿看看我,走到一边去了。

    宁红颜却还一直仔细地看着,一如既往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深情。

    我一直说对不起宁红颜,说的就是这时候,认识没多久,宁红颜就明确表达了她对我的好感,我呢,一直拖拖拉拉地耽误人家两三年,后来还那么不顾一切地跟白繁花走到一起去了,简直没良心到家了,而如今我被伤透了成了这副德行,宁红颜却还是,还是。

    这可不是国家大事、丰功伟绩,这就是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的情怀,我如此辜负人家,可谈不上什么‘成全’,从某种意义上说,狼心狗肺、小人行径也是没跑的。

    好在我已经承受到了惩罚,自己也没必要那么介怀了。

    “你……好了?”我跟白繁花在一起之后,宁红颜跟我生疏了很多很多,很难再叫一次‘四儿’了。

    “差不多了……”我也知道,我这一病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就别让人家跟着担心了。

    “哦……”宁红颜自然是高兴的,除了为我的病以外,也为我们,她希望我能决绝一点,彻底把白繁花给忘了,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了。

    “呵呵。”我冲着她笑了笑,无法宽慰,还是无法解释,哀莫大于心死,我的心都死灰了,还有什么我们呢。

    我只希望宁红颜能决绝一些,趁早把我一脚从她心里踹飞了吧。

    帮头儿和老三在说话,声音压得低,估计是在悄悄打听我的病情,帮头儿知道,我栽的这个跟头,可不是小事,老三这家伙的嘴向来没准头,估计也没有跟帮头儿说清楚吧。

    曾经跟我最亲的三个人,现在都不能跟我说话了,我也没办法,蔫蔫地溜到屋里,找贾大师去了。

    贾大师脑子变好了以后,通情达理了,但在自己的专业上也更加的精准了。

    有时候,精准并不一定是好事,像以前的贾大师,那是随时都能不顾自己死活也不管他人死活朝着二级人类的方向上前进的,误打误撞加九死一生,把自己硬生生推进了二级人类的门槛,而这个贾大师,一直研究啊计算啊实验啊,虽然更准确了,进境却不大,只能等着徐怀三爷进山的时候,再给他点帮助了。

    科学也是一种冒险,贾大师还是要有点随时牺牲自己不顾别人死活的精神的,毕竟这年头,成功了就是牛x啊!

    这会儿,贾大师还在钻研。

    “怎么样了?”我知道,前两天徐怀和三爷来了一趟,已经跟贾大师约好了,他们进山的时候,贾大师跟着他们一起,这几天,应该不用那么使劲儿了。

    “我就是整理一下,一切都得等到进入重山才能验证。”贾大师停下来看看我,也是很担心:“你怎么样了?”

    “我,我就这样了……”我也无法给贾大师描述自己的病态,只能想着换个话题了,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件事:“贾大师,我得问你个事啊,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对女鬼有多痴迷?你到底痴迷什么呢!?”

    “……是吗?”要不说变好了的贾大师就没意思了呢,他竟然有点尴尬,还不好意思的说。

    “是啊,你忘了你以前那时候了,对谁都爱答不理的,就算我们几个死你面前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那种,牛的很,可那时候,你就是不能听见女鬼的事儿,你听说那儿有女鬼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谁都拦不住,你到底怎么个想法啊,跟我说说呗?”等着帮头儿他们回来这几天,我跟老三的话都不多,净跟贾大师聊了,我们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是吗?!”贾大师再一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想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自然。

    “你别是吗,是吗,我又不会坑你,就问你是怎么回事呢,你以前见了女鬼真跟疯了似的,有一次在那个圣人坟地那儿,你差点被一个女鬼给挠死,忘啦?!”我真是来气了,人学聪明了还真不好打交道,老绕圈子。

    “是吗……”贾大师笑的不好意思了,仔细想了想,认真地跟我说:“你说的事儿,我真的是想不起来了,但是,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也知道,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有些东西,呵呵。”

    他说他想不起来了!

    以我对现在贾大师的了解,他也不是有意掩饰、躲藏,他真的是想不起来了!

    然后我就开始想了,以前我跟贾大师的关系也算不错,问贾大师这个事没有,当时的贾大师跟我解释了……难不成,这还成一个未解之谜了?!?

    贾大师变好的时间也不短了,很清楚之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看我在现在的状态,脑子还算清醒,就幽幽地说了一句:“四儿,你知道,冲级到二级人类以后,我的变化是很大的,尤其在脑子这方面,如果有一天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

    “……”我愣了一下,缓了缓,才弄明白贾大师的意思了,他是说我现在所有的病态都源自脑子,如果正常办法治不好的话,倒不如跟他一样,硬生生冲级到二级人类试试,说不定脑子就能给冲好了,把白繁花那些事都忘了。

    冲喜咩?!

    科学也讲究这个!?

    咋一听,这事真的很可乐,一个玩尖端科学的人竟然想给我‘冲喜’,但仔细一想,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就算忘情水造的出来,肯定也是入不敷出的,还不如来个二级人类的冲级,脑子好了,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但我还是介意了一下的,尽管我现在脑子有病,也是一直秉承着道家传承的一个翘楚,搞到最后要贾大师用科学的办法帮我治脑子了,多少有点丢人:“到时候再说吧,我扛不住了,会找你的。”

    “好!”贾大师现在说话没多少喜感了,只是有点生硬、噎人。

    “那你忙吧。”我本来是想找贾大师躲躲的,人家要忙自己的事儿了,我就得出去面对那三位了。

    帮头儿已经和老三谈完了,老三跟个事妈似的又颠儿颠儿地找宁红颜汇报我的情况去了。

    帮头儿在门口等着我,好像要跟我谈谈。

    “帮头儿,我现在真是掉坑里了,你给我说的那个办法,我也记得,但……做不到。”还记得十九岁生日那天,我是豪气干云地一个人到小树林里去迎接我的命运,那一天,黑影人出现了,我还认为自己是个勇者,能像个爷们一样面对这一切,随后跟梁小丑接触,也算没折了咱马先生的名头,一直到最后我准备着梁小丑翻脸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能扛得住,是个爷们,但真正的命数到来的这一刻,我才现,我毫无还手之力,沉沦、堕落是唯一可走的路。

    我这已经掉进万丈深渊了,跟当初预料的一样,在深渊之中,我还怎么能看的远点?怎么看呢!?

    我遇到的这点事,在别人看来,根本不是多大的事儿,不就是很爱一个女人执子之手天荒地老那些事儿么,既然你无法跟这个女人在一起,那就再换一个呗,有种的话你孤独终老也行啊,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很简单的事么,帮头儿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却不是这样理解的:“没事儿,慢慢来,我们都可以帮你。”

    “嗯……”就是连这样一句宽心的话,实际上,我都是接受不了的,觉得没什么意思。

    帮头儿跟我说了两句,才确定了,我的情况是好了很多,就跟我商量了:“空心葫芦我已经拿来了,进山的卦,我还没算,这一次,三爷和徐怀都想进山,咱们却只能选一座山,梁小丑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带着那些东西血淋淋的杀回来了,我是想,咱们能不能想个好点的办法,让三爷和徐怀都能进山?”

    “什么办法?”我听帮头儿在这儿绕了一大圈,原来是话里有话。

    “你的命数到了,命理却不会改,说不定,会更加硬气了。”帮头儿小心地跟我说着:“只要你想,咱们就可以无往而不利!”

    哦……

    我这才想起来,我的命数虽然不好,命却是很硬的,帮头儿给我算的那一卦叫什么来着,只要我想好了目标,就一定能达到,而就我现在这种不怕死的情况,简直可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过去都是一年进一座重山,这度太慢了,而且如今还牵扯到了三爷和徐怀的修炼,那我就不能再按照一般的常理来当这个帮头儿了。

    帮头儿多少有点自责,他这可以算是趁我这个破罐子摔了,再占我点便宜。

    无妨,无妨,龟甲拿来,铜钱拿来,看小爷给它摇上三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