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失魂落魄
    棺材阵,也就是一个‘借命’的法门。?

    它的基础原理就是‘半截黄土’,看上去邪乎的很,靠棺材阵活着的人也形同行尸走肉。

    从一开始现这个棺材阵,到后来闯了几次,再后来我就一直留着它了,留来留去还是留到了这一刻,原来,冥冥中早已注定。

    白繁花和老鬼站在一起,我站在他们对面,突然出现的梁小丑在我们一侧,就像一条从冬眠中苏醒过来的蛇,不知什么时候,就窜起来咬人一口。

    梁小丑,我已经已经顾不上了,因为两个人的世界里多了一个老鬼,而白繁花却是和老鬼站在一起的,这样的情节可能有点俗套,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世上再没有比这一幕更加残酷的事了……

    我不是个勇者,也不是个懦夫,但在这一刻,我真的想了,投降吧,温顺地接受眼前这一切,败给命数活的像条狗也算不上丢人,懂的知足就是了。

    我真的想好了接受这一切,可是——

    “走!”那个狗x的老鬼竟然冲着白繁花吼了一声,并率先走了,走了一段又停住,等着白繁花过去。

    我还在原地站着,白繁花就站在我和老鬼中间,犹豫不决。

    梁小丑躲在暗处,不知道在观察谁,观察什么。

    这还不是夜里,只是黄昏。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天就是灰蒙蒙的,好像有一场雨变成了黑雾,洋洋洒洒地充斥着大地,一眼看过去,万物萧条,死气沉沉。

    我的眼睛一向是火热的,看什么都格外有意思,这会儿就不行了,好像谁给我调成了‘死灰模板’似的,看什么都不对了,看的心如死灰。

    其实,白繁花早就把话说明白了,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算起来,我们两个也是有点缘分的,但也注定了会如此决绝地缘尽于此。

    我确实想好了,接受这一切,为了白繁花,但话到嘴边,就是开不了口,怎么也说不出来。

    白繁花就在灰蒙蒙的那个地方,看着我,柔情万种地看着,百转千回地看着,撕心裂肺地看着,依依不舍地看着,看的她的眼睛也变的灰蒙蒙的了。

    那一年,白繁花也曾幻想,遇到一位白马轻裘的少年侠士,带上她,策马而去,从此红尘万丈、漂泊四方。

    她也确定了,那个人就是我。

    可,又能怎么样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白繁花还怎么能跟我在一起呢!?

    怨就怨这个狗x的世道,无情的轮回,偏偏如此安排我们,相见,恨晚!!!

    “走啊!”老鬼站在那边,又吼了白繁花一声。

    白繁花的身体晃了晃,她的心里动摇了,可能她的心早就成了一个浮萍,轻轻一动,就分崩离析了。

    我也动了动,想的不再是白繁花和我怎么怎么样,而是冲上去斩杀了那个老鬼,将这个王八蛋挫骨扬灰,就算这样,都难解我的心头之恨……但我又不能动,杀了老鬼,白繁花也就完了。

    不是说了,不要你死我活的么……

    “你走吧。”白繁花终于说话了,也是她最终的决定。

    “……”一个人的灵魂如果被抽取了大部分,应该比五雷轰顶的那一刻还要茫然,我听到她说出的那三个字时,就是这样了。

    空了,什么都空了,没有你我,没有亲朋友好友,没有小院县城,没有什么世界,也没有我自己。

    空不是雪白、空白,而是一种空缺,最后那一丝丝的感觉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多余的。

    何必有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反应过来,看着白繁花,好像她就是在上一秒说了那三个字,这一秒,她仍然坚持着。

    这就是白繁花,一旦她做出关于我的决定了,就再也不会更改了,除非时光能倒转,回到从前她没做这个决定的时候。

    我明白她的坚决,也理解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可是我没想到,我到底应该怎样接受她这样的决定,方才投降的那一刻,我还有个退路,现在呢,我除了跳进万丈深渊、粉身碎骨,还有什么路可走呢。

    白繁花依然是那般坚定地看着我,我没有恐慌害怕,是因为我都没想起来。

    我在想什么呢……

    想着一幅画面,在我转身之后,白繁花就会顺从地回到老鬼身边,跟着老鬼到别处坑人、害人,蝼蚁偷生,苟延残喘。

    这样的画面,跟我一直幻想中那个圣洁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女孩儿的形象……是不是老天爷对我也太残酷了?!

    我想哭,起码掉一些眼泪,或许能帮我缓解一下,但哭不出来,眼泪也没有,我也成了灰蒙蒙的了。

    没意思了,真的都没意思了。

    这就是我做出的决定。

    进不得,那就退呗,反正无论怎样,我都会败给狗x的命数,还不如这一刻离开的潇洒一点,不掉眼泪,不回头,像个男人一样走了,虽败犹荣。

    那就这样吧。

    我转身,要走,走了一步,两步,顿了一下,我想着,在我生命里如此特殊的一刻,怎么着也得有点不寻常吧,可是,特别停下来等了等,好像没有什么不平常的事生。

    妈了个x的,如此残酷也平常么???

    嗨,算啦,认都认了,还在这里僵持什么,走了。

    第三步落下以后,我就有意地加快了脚步,一口气走出了十几步,感觉,离身后白繁花那些已经很远了。

    可能是我刚刚找到自己,所以才会如此清晰地察觉到,我的生命,不是真身啊元神啊四元神魂啊那些东西,就是我的生命,好像被人抽取了一大半,给硬生生地留在这儿了。

    不是在白繁花手里,也不是老鬼和梁小丑,就是这个扔了些垃圾、长了些荒草、有几个小土沟的树林子,我那如此珍贵的生命,就被扔到这个毫不起眼的地方了。

    我不知道谁还曾有如此遭遇,但这一刻,我的感觉是清晰的,没用了,做什么都没用了,就算我回头,也挽回不了什么,继续走和回头,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被谁硬生生的扯去了大半的生命,或许只有我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只能继续走了,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到了那里,就是想回头,很自然很轻松地想回头看看,不是我的生命,不是白繁花,不是老鬼和梁小丑,我真的就只是想回头看看,随便看点什么。

    事情变的轻松了,我就停下了、回头了,看了。

    这一次,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我的生命,白繁花,老鬼,梁小丑,和那些灰蒙蒙的东西,世界变的有点稀疏了,好像我轻轻一动,就能钻到另一个世界里去,到另一个世界里以一种新的生命新的心活着,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不是疯子自杀那些东西,也跟元神修为无关,就是到另一个世界,这感觉,很奇妙,也很奇怪。

    我没有选择到那个世界里去,而是选择了回来,选择回来,就要重新面对一些东西,明明感觉着离我不远的白繁花已经不见了,真的不远,却不见了,她不见了,别的也就不用看了。

    再接下来,我就转回去,一直往前走了,沿着回老校区的那条路一直走,我很熟悉这条路,走的也不累,只是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没有沉重了。

    我一直走回了小院里,帮头儿、贾大师、老三和宁红颜都在,他们看见我的反应很奇怪。

    就算最近不愿意搭理我了,见了面,有些话有个眼神还是正常的,但今天,这几个人看见我都给没看见一样,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

    我很奇怪啊,此刻我自己的感觉是很清晰的,白繁花的事儿都结束了,我没有沉重,也不想轻飘飘的,就是很平常的回来了嘛,他们几个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们不搭理我,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找他们,毕竟我曾为了白繁花疏远他们,现在白繁花离我而去了,我马上就向他们靠拢,情理上没多大问题,但做起来是很难很难的,我他妈不是像个男人一样走回来了么,那就不能活的像条狗了。

    既然他们没看见我,我就看不见他们了,很自然地走回我的房间,到里面收拾了一下,坐了会儿,又躺到床上看起书来了。

    这不就是很平常的日子么,我回来啦……

    一直到二十多天以后,快放暑假的时候,老三才偷偷地跟我说了一句:“四儿,你知不知道,你这些天有多吓人?不管出了啥事,你别这样了行不行!?”

    “我怎么啦,我很正常啊……”我真的是这么以为的,而且我还觉得自己这一段的状态比前一阵幸福啊折磨啊的好多了,进步了呢。

    “你……”老三顿了一下,转而说了一句:“你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知道,什么叫‘失魂落魄’了!”

    失魂落魄,是这样的吗,我还真没注意到哎,也有可能,我的一半生命不是被留在那个树林里了么,跟失魂落魄差不多……

    又几天之后,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梁小丑呢?

    这个狗x的家伙在那天之后,一直就没有出现了,他去那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