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一十章 一天之间
    在虚龙祖师家里赖着的时候就算好了,回来就是放假,到寝室里搬点东西就能回家了。

    梁小丑这家伙在山沟里窝了两天,回来是哪儿都想钻,特别跟着我到学校里搬东西去了,本来我还算着能见到大明子一面呢,谁知道连班里同学见到的都不多,霎时间就找到了一哄而散的感觉。

    带着点东西回到小院里,老三、宁红颜和管潇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过年了,我这个团伙的人也得来个小聚、小结什么的。

    照例是我们这些人加上梁小丑,中午在帮头儿家里大吃了一顿。

    吃饭的时候,不免要喝点,喝着喝着,我就喝多了,下午走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就到车站坐车去了,一直迷迷糊糊地回到家里才发现,我还是带了一样东西回家的,梁小丑。

    梁小丑这家伙还是说话算话的,而且我的家人跟我们的事儿也没什么关系,我问了他一句,就躺下睡了,一觉睡到晚上八点。

    醒过来的时候,先吐了酒,母亲又给我下了点面,喝了一大碗,胃里才舒服点了。

    我父母也感觉到了,尤其是这一年,我这个人越来越不对,也管不了,所以很少说我,也尽量避开我,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趴在床头上抽了根烟,脑子里也好受了一点,冷不丁的想起来,回家的路上,好像还发生了一些事?

    我自己想是想不起来了,等到快九点的时候,老三找过来。

    “老三,回来的时候,我还敢什么啦?”我就是觉得还发生了什么事,但想不起来了。

    “……”老三用那种少有的鄙视加傲气的目光看着我,看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我算是服了你了!”

    “啊?到底怎么啦!?”我是真不记得了,也不像是喝酒喝多了,就是整个人的脑子乱了那种,可能是长久以来挤压在我心里的某种东西突然爆发了吧。

    “也没怎么……”老三好像不愿意跟我说这件事。

    “快说!”我现在不是正常了么,着急着那。

    “哼……”老三先哼了我一鼻子,然后才说了:“我看你是真着了魔了,公交车坐到半路,还没出城呢,就带着我和梁小丑下了车,这儿那儿的转悠,问你什么都不说,跟疯了一样带着我们走,要不是你是个阴阳先生,我都想带着你去找先生看看了,四儿,你是不是落下什么后遗症了?”

    “你才后遗症呢!”咋一听,我都不敢相信我会做出这样的事儿,但仔细一想,对上了,我回到家里的时间点是有点不对,晚了两个小时吧。

    “你没后遗症才怪了呢!”老三坚持这样说。

    带着老三和梁小丑到城里去瞎转悠,问什么也不说,这个情况,我又仔细想了想,嗯,是对的,我是有这个毛病,只是以前没有跟谁提过,也没有被谁发现过,不过,要是老三细心点的话,会发现其中一个秘密的……那些地方,都是我曾遇见过或者偷偷去等待她的地方,确实,着了魔。

    在感情上,我是个拖泥带水的人,而我跟她的情况又是那么的复杂,一向自负的我,在这件事上,确确实实栽了一把。

    不丢人,我觉得十八九岁的年纪出这样的事儿,真的不丢人,只是后来……

    老三也不是那么傻,见我低头想着没动静了,也知道我想到谁哪儿去了,关于她,老三把该说的也都说了,到现在,只是递给我一根烟,我们两个默默地抽着就是了。

    “梁小丑呢?”我突然想起来,好一阵了,怎么没有察觉到梁小丑的动静呢。

    “呵呵……”提到梁小丑,老三就更开心了,纯开心:“这家伙真是个宝贝,下午跟着我们回到村里吧,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就跟咱们村里的人热乎起来了,聊的不亦乐乎的,这会儿,不定在谁家里喝酒呢。”

    “啊?”我以前还真没发现梁小丑有这本事,也不该有啊,我和老三都没那么随便,谁教他的。

    “啊!”老三带着几分玩味看着我,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是带着一份‘高人一等’的快意的,因为他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让他嘲笑的人,也是他的优乐美可口可乐鲜橙多什么的。

    “呵呵……”以前梁小丑也没少在城里瞎转悠,见到城里的人也没有那么开放啊,怎么到了我们村里,难道是因为我太受欢迎了,我们村里的人就爱屋及乌?反正,这事儿挺可乐,梁小丑这个地底下钻出来的大魔王,跟我们村里的老少爷们喝起大酒来了。

    我和老三太熟了,要是没个由头,还真不知道该聊什么,坐了没一会儿,老三就要走了。

    “要不,你把梁小丑带你们家去吧?”在我的眼里,老三和梁小丑当然是一个水平线的了,他们都是我的优乐美。

    “行啊……”我以为老三怎么也得磨蹭几句呢,没想到,老三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以为是老三可怜我这可怜样儿什么的,怕他受委屈,就问了一句:“你跟你爹的关系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儿!”老三意气风发地说,走了。

    额……

    连老三都反过来帮我了?

    分析一下,也就想通了,老三往家里拿了不少钱了,他爹跟他的关系也该缓和了。

    这一夜,梁小丑真的没有回到我家里来,也不知道去老三家里没有,反正我睡的挺晚,睡的很不踏实,冥冥中已经感觉到了,有一种不可能再有的东西正在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第二天一早吃饭的时候,我母亲还问了一句,梁小丑怎么不来家里吃饭,我说他肯定在老三家里呢,刚说完,梁小丑就进来了。

    “吃饭了吗,快坐下吃吧!”我父母还是很喜欢梁小丑的,觉得这孩子,傻乎乎的,挺可爱。

    “我吃了,吃了……”梁小丑才在我们村里混了一天,就已经是那么熟悉我们村里人打交道的方式了,俗的就跟我们家隔壁的二小似的:“四儿,你过来,跟你说点事。”

    看梁小丑的神色有点凝重啊,我赶紧过去了,带着梁小丑来到了大门外边,认真地问他:“什么事?”

    “嘶……那个……嗯,你身上有没有钱,能不能先借给我一点,回城里以后,我再想办法还你……”梁小丑带着些不好意思的说。

    ……

    茫然的,我真的是茫然的。

    梁小丑这家伙对钱从来都没有什么概念,拿着钱去买点什么对他来说,从来都是一件可乐的事儿。

    而今天,就在今天,梁小丑不仅变的那么俗气了,也真正认识到了‘钱’的价值和作用了,这什么情况,难道我们村里还藏着高人吗?

    何等高人!?

    “我的钱都在折子上,身上没那么多,我可以到我们镇上的……”梁小丑认真了,我就不能随意对待,想跟他解释一下呢。

    梁小丑却急着打断了我的话,还挺客气:“不用,不用,我借不了那么多,三百五百的就行。”

    “哦……”我回到自己屋里,从包里拿出来五百块钱给他。

    梁小丑冲我傻笑了一下,颠儿颠儿地走了。

    这里面当然有问题,但我不想直接问他,而是匆匆在家里吃了早饭,就去找老三去了。

    我到老三家里的时候,老三他们还没吃完饭呢,由于老三跟着我混出成绩了,老三家人待我也特别亲,我也不客气了,弄了点纸,到他家厕所里蹲大号去了。

    我出来的时候,老三也出来了。

    “你们家没厕所啊?!”老三一回到他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连我都算着帐。

    “小气那样儿……”我说了老三一句,还是先问正事:“梁小丑什么时候回你家的,他跟没跟你说昨天夜里的事儿?那家伙刚才去我们家找我借钱了,这又没影儿了!?”

    “啊,我知道。”老三显然都是知道的:“小丑是昨天下半夜过来的,跟我睡一个屋,昨天夜里他在国子家喝酒了,喝完酒又去顺顺家里赌钱了,把他身上带的钱都输光了,早上爬起来就去找你了,嗨,我也是才知道,咱们村里的人是真能耐啊,能把梁小丑摆弄的那么顺溜,这以后留在咱们村里当个光棍都可以了!”

    老三叽叽歪歪说了一堆,重点也标出来了,梁小丑确实跟我们村里人学的俗了,还学会赌钱了,把钱都输完了,才找我去借钱的。

    事情都明了了,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们村里的人真的有那么大力量吗,一天之间,就让梁小丑变了个人?

    还是梁小丑这家伙遇到了他很喜欢的东西,比如村民的粗俗豪气,比如赌博,一下就沉迷了!?

    但有一件事,我还是很清楚的,梁小丑绝不是爬起来就去我家找我借钱的,一定是老三这家伙一毛不拔,把梁小丑哄到我那里去的。

    亲兄弟也得明算账不是,我就跟老三说了:“我给了梁小丑一千块钱,咱们一人出一半,你给我五百就行了!”

    “……”老三咽了咽口水,还以为刚才口条那么顺溜,把这事遮过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