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六章 虚弥法门
    这个男人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体格肯定健壮,只是不太面善,咋一看上去,就带着三分令人厌恶之感。天籁小说Ww『W.⒉

    无疑,他这遁空而来的手段是非同一般的,就算是我现在的四元神魂也做不到这样,不知道梁小丑可不可以,也没见他展露过。

    从这个男人看这女人的眼神就知道,他肯定是虚龙祖师无疑了,我虽然不知道偷晴是什么样的,但应该达不到他这种深情的程度,他媳妇也是一样,这两口子加在一起,算得上是一对伉俪了。

    虚龙祖师出现以后,见我和梁小丑两个有修为的人在这里等着,尤其是感应到了我身上的正道法力以后,下意识地就护住了他媳妇。

    但虚龙祖师没有太紧张。

    正主来了,我很自然地就进入我的程序了,跟他媳妇纠缠了半天,实际上也没说成什么事:“你就是虚龙祖师?”

    “正是在下,不知阁下是?”虚龙祖师举手投足间的这点古代气息,真不是装的,是真的。

    “我是天师道第六十六代弟子,马一方!”我才不管这虚龙祖师是哪年生人从哪个朝代活过来的呢,到了我们的年代,就得按我们的来,一味的复古有意思吗,净瞎客道瞎麻烦了。

    “哦,这位是?”奇怪的是,虚龙祖师对我天师道弟子的身份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转而就去问梁小丑。

    “我叫梁小丑。”梁小丑从来见谁都能来这句话,亘古不变。

    “两位道友,请入坐吧。”虚龙祖师的反应真的是很奇怪,他好像没有把我们两个当成他的克星或者敌对方什么的,而是把我们当成他的同道中人了,跟我们没有敌意不说,还很好客。

    抬手不打笑脸人,被他媳妇纠缠了半天,我也不能一上来就翻脸,只好应了他的请,落座了,梁小丑这家伙根本没有多少是非观,见我坐了,他就跟着坐下了。

    虚龙祖师坐到了主人的位子上,还很有风度的样子。

    “我们要谈点事,你先出去吧。”虚龙祖师坐下以后,很自然地就把他媳妇撵出去了。

    祖师夫人在门口犹豫了一刻,出去了,但没有走远。

    屋里只剩下我们三个男人了,虚龙祖师就跟我们聊起来了:“近百十年来,道门衰落,人们的观念都转到了科学那一门里去了,我在世间行走,未曾见到几个后起的新秀,看两位的气度,都在及冠之年吧?不知两位小友在哪座仙山修炼,竟然有如此的福源!?”

    什么情况???

    虚龙祖师还真把我们当成来拜访他的客人了,一开口,就跟我们谈修炼的事,还称呼‘小友’,问我们的来历。

    是我们见面的方式不对吗!?

    不过,听一个现代打扮且家里用着各种电器的人说这种古代的话,还是很有意思的,我也不急着跟他翻脸了,就答了一句:“我是常年在外历练,这哥们是地下钻出来的,天生的修为。”

    “造化!造化!”虚龙祖师一听这个,竟然连连感叹,很激动地上下打量着我们两个,频频点头:“果然不凡,不凡啊……”

    要是这虚龙祖师是装的,那我是真服了。

    我想也不至于,都面对面了,他要是有心来装,也躲不过这一劫。

    估计,虚龙祖师真的是从古代活过来的,听到方才他谈到‘科学’的语气就知道,他是看不上科学,也不喜欢这个年代的,守旧,也算有他特殊的理由吧。

    我可没有被他这两句夸奖冲昏了头脑,转而问道:“不知你是什么来历,又是怎么修炼到今天的?”

    虚龙祖师略微有些不怪,可能他更盼望着我叫他一声前辈或者道友什么的吧,但他很快就释然了,他看的出来,我是这个年代的人,这个年代的人可不会叫前辈的,而说起他的来历,他先得意起来了:“不瞒两位,老夫生于弘治二年!”

    弘治,怎么听着跟岛国鬼子似的……

    弘治二年是哪一年,要是老三在这儿就好了,说不定他也不知道……

    看他那得意的样子,少说也得有几百年了吧,我那位祖师爷是明朝时候的,跟他差不多么……

    “那你是怎么修炼的?”我最关系的还是这个问题,虚弥虫的事,只是听他媳妇通俗地解释了一下,想问个究竟,还得找他。

    “呵呵……这位小友倒是很有意思啊。”虚龙祖师竟然讳莫如深的一笑,不想回答了。

    还是立场问题,这虚龙祖师根本就没把我们俩当对头,所以才会这么的轻松、自然、要弄个忘年交的节奏,有时候,硬的还真不如软的,我就顺坡下驴呗:“方才大嫂已经跟我们说过须弥虫了,你是不是靠着须弥虫修炼的?”

    “啧……”虚龙祖师生平最得意的就是他的虚弥虫了,在同道中人面前被媳妇抢了先,多少有点丢面子,略微有些不快,但很快又释然了:“既然小友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瞒两位,这虚弥虫是我找到的,历经数十载,才研究出了虚弥二字的法门,随之,我又修炼了数十载,百岁之际,才算入了道途,后来那嘉靖皇帝三十年不上朝,恐怕也是听了老夫的传说去!”

    又蹦出来一个嘉靖皇帝,看他这言谈举止也就是如此了,在当年的身份肯定也没高到那儿去,说不定也是个种地的,只是一锄头刨到了须弥虫而已,现在一口一个老夫还提及皇帝,恐怕是有自卑心理吧。

    科学这一类的东西相比道家的传说,还是更加务实的,心理研究方面也不错,一解释就很清晰了。

    他这完全是董永看到七仙女洗澡把人衣服偷走最后得手了的感觉,没啥可骄傲的。

    “虚弥虫到底有何法门?”我紧着问道。

    “这个……”虚龙祖师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战胜寂寞,这么多年来跟他打交道的同道中人肯定不多,所以他从见到我们的时候,就是很激动的,想交我们这样的朋友:“告诉你们也无妨,这虚弥法门,在于虚界的运用,这世上除了天界、人界、幽冥界等几个大世界之外,还是存在着很多小世界和虚界的,比如人界,凭两位修为,一定没少进人界附带的虚界探知吧,虚就是虚界,弥就是转化,这就是虚弥法门的关键。”

    这虚龙祖师也真是得意,给我们介绍的时候,一边自满骄傲,一边把我们当成他的两个后辈弟子了。

    梁小丑的实力肯定要比这个虚龙祖师强的多,论巧妙,五行虫的巧妙也完胜虚龙祖师和这种虚弥虫,但梁小丑根本不懂我们道上的这些事,他跟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

    我对虚龙祖师的解释也是一知半解,一则,他说的是正统修道上的事,二则,他自己也不是多正统应该是自成一派的感觉,想了半天,我才搞明白一件事,我以为的须弥是错误的,那种彩色的小虫子实际上叫做虚弥虫,嗨,这劲儿费的。

    他所谓的世界等同于我认知里的空间吧,那几个大的就不说了,他说的人界附带的虚界应该就是我一直说的亚空间,亚空间对应着虚字,弥是转换,应该不仅仅指的是某种物体的大小,这种转化应该是源自并生在亚空间里的,基本上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反正包括隔空取物这一项……

    我问他的法门,其实重点不在奥义,而在于他修炼这种法门的过程,之前听他媳妇唠叨了一句说他是用虚弥虫偷取人们的精气,人的精气是比阳气纯正、比灵气更金贵的一种东西,正统修道者肯定更清楚一些,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听大嫂说,你是靠这虚弥虫偷取人们的精气修炼的,到底怎么个偷法?你从出生活到现在,偷了多少人的精气了,有没有什么副作用?现在,你还控制着多少人为你行骗害人?”我的立场一直都是明确的,只是他虚龙祖师误会了而已,谁让他自以为是的,可怨不得我。

    “……”虚龙祖师听了这句话,才知道我们的来意与他想的不同了,蹭一下站起来,盯着我们两个,沉沉地问了一句:“不知道两位今天来到我这里,到底意欲何为?”

    差不多是要开打了,我和梁小丑都站起来了,还是我言:“一见面我就说了,我就是天师道的弟子,今天到这里来找你,当然是为了降妖除魔的!”

    “你说谁是妖魔?!?”也不知道咋回事,虚龙祖师一听降妖除魔就气坏了,一直保持的古代风度都不见了。

    “……当然是你,你敢说你没哄骗别人帮你害人吗?那你这一身的修为从哪儿来的!?就这么个破地方,你总不会说成福地洞天吧!!?”我比他更来气,这家伙好歹也活了几百年了,是真分不清好坏吗,跟我在这儿装糊涂。

    “你放屁……我那不是害人!!!”虚龙祖师更气了,都爆粗口了。

    哎呀哈,这人怎么啦,脑子练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