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五章 虚弥虫
    一个插头

    不是我故弄玄虚,是这个电源线末端的插头跟一般的插头不一样,它是三个爪的……三个爪当然没什么问题,关键是那个插头的爪子上,带着点彩色,肉眼可见的彩色。』天籁小说Ww『W.⒉

    那种彩色的熟悉加上这个女人的紧张反应,我马上就联想到了之前被梁小丑抓了又吃掉的那些‘小虫子’,难道它们还能电?

    “你看一眼。”我特别让梁小丑看一眼,是怕我的眼神不好,弄错了。

    “看什么?”梁小丑这个专门掉链子的,情况不都摆在眼前了么,我还能让他看什么。

    “那个插头上的东西!”我真是有点来气,都跟着我在一起混了那么多天了,连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么。

    “哦……”梁小丑扫过去一眼就确定了:“是那些小虫子。”

    “你抓过来看看。”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还得让梁小丑出手。

    梁小丑随手一抓,就抓了一团彩色在手里,随即,正在使用中的冰箱就没电了。

    “是这些小虫子的电?”不管怎么说,梁小丑随手一抓把插头上的那些小虫子抓到他手里,也算是让这女人见识到我们的手段了,到这时候,我就可以问问这女人了。

    这女人听了我们的对话,见梁小丑把那些小虫子抓在手里,知道瞒不过去了,就老实地回答:“是的。”

    “它们能电……”我知道海里有种电鳗鱼能电,也怀疑过萤火虫的屁股上是不是装了灯泡,但真没想到这么小的虫子也能电,而且从梁小丑抓过来的虫子数量看不是很多,就能支持一个电冰箱?

    这要是放到科学上,是不是个重大突破什么的???

    既然这女人以虚龙祖师夫人的身份自居,我就只能把她当一个妇道人家看了,我和梁小丑两个大男人来找她家男人算账,见到正主之前,不能跟一个妇道人家计较什么……我就慢了一步,梁小丑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就把他抓来的那些小虫子给吃了。

    当着这女人的面儿,我也不能对梁小丑怎么样,只能让她忍着点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只能重新问一遍这个问题,以掩饰梁小丑的不争气。

    “还不知道,有时候半天,有时候到晚上,你们就在家里等等吧。”这女人一直想留下我们,可能是看我们来到之后没有急赤白咧、大打出手什么的,想跟我们再商量商量:“你们坐吧,我去给你们沏点茶叶水。”

    这女人到里面拿了茶叶和水壶,到厨房里接水去了。

    “坐吧。”我想让梁小丑跟我坐到一边,悄悄地跟他说点事。

    “你坐吧,我再看看。”我算是现了,要是梁小丑气起人来,足胜老三四五倍。

    “我让你坐!”我咬着牙,瞪着眼,总算把梁小丑给弄到座位上了。

    坐下之后,我就跟他说了:“这里就一个妇道人家,你别乱动行不行,还有那些小虫子,我让你吃了吗,忘了来之前我答应宁红颜什么了,咱们还得……”

    看着那女人端着一壶茶从厨房里出来了,我就简单说了一句:“你老实点啊,一切听我的安排。”

    “哦……”梁小丑可能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老老实实地答应着。

    这女人端了茶水过来,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然后把茶壶放下,招呼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这女人出门没什么问题,只要她不跑远,那个虚龙祖师回来的时候,我们就能比她先知道,我们也不怕她偷偷联系虚龙祖师,名头叫的那么响,要是听说家里来了天师道的人连回来看都不看一眼撇下媳妇就跑了,那这个虚龙祖师也就不足为虑了。

    在屋里坐了一会儿,梁小丑有点无聊了:“我就在这里看看行不行?”

    “去吧。”我坐的也有点无聊了,起来活动了一下。

    那女人一直没走远,时不时地还从门前过一趟,后边两次,好像是想进屋跟我们说点什么,但都没有想好。

    到我和梁小丑都站起来活动的时候,这女人终于下定了决心,走进来了,看出来我是领头的,就过来跟我说:“大仙,我跟您说实话吧,我们家大龙是做了一些坏事,也教坏了一些人,但他们都没有害死过人,这总不是杀头的罪过吧,你们能不能饶他一命?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就好好过日子行不行!?”

    “事到临头才知道你们错了,难道在我来之前,你们就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我看你也是有点修为的吧,你就没有想过你的修为是怎么来的?害人两个字,就让你说的那么轻巧吗?”这女人是那种居家过日子的人,从本心来讲,也没有多么的坏,但她是一般人吗她家大龙是一般人吗害人就没有轻的为什么要到这时候才知道悔改呢,我这个人是比较讲理的,但也是从头到尾地算。

    “那我们将功补过行不行,大师,求求您给我们指条活路吧,只要您能放过我们,让我们做什么都行?”这女人是真心地央求我。

    “做什么……”这也就跟我自己选择的‘道’有关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今生的仇怨今生就了了,就算他们真心悔改去做很多善事来弥补他们以前所犯的错误,但之前被他们害的那些人怎么办,有的人,可能就误了一生,天道或许允他们,但我不允:“我要是把你的胳膊砍了,再去做好事弥补,你能答应吗?”

    “……”这女人被我问的一愣,也知道她这样说是亡羊补牢的,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那您到底要我们怎么样嘛?难道,等大龙回来,就杀了他?我们也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吧?”

    “等他回来,他自有他的说法。”我不愿意跟她纠缠,只想等那个‘大龙’回来,痛痛快快地把事情解决了。

    可这个女人是不想等到那一步的,艰难之下,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冲着我擦眼抹泪的,哽咽着说:“就算你们是正道人士,也得讲理不是吗,这天底下有几个真好人啊,那些害死人的人你们怎么不去管呢,我们家大龙就是偷了他们一些精气,又没害死他们,凭什么就被你们揪住不放了,我不是说了嘛,我们愿意赎罪,你给我们指条道不行吗,你们这些人不也是一样吗,都欺负老实人……”

    这女人都三十了,差不多比我们高一个辈分呢,刚才还好好的招待我们,这又哭天抹泪的埋怨起来,招架不住,反正我是招架不住。

    在屋里转悠着的梁小丑突然走回来了,看看女人,看看我,小声问道:“你把人家怎么啦?”

    梁小丑这个狗x的学坏了,问我这句话的时候,还笑眯眯的……

    我也是被这女人弄的有点乱,上去就给了梁小丑一个肘击:“没你的事儿,滚一边去。”

    “好,好,我滚,看你怎么办。”梁小丑坏坏地笑着走了。

    我转过头来看这个女人,她还是一直哭一直埋怨,越哭越厉害,话说的越来越没边了,再说下去,可能连我们祖师爷都要黑了,天下的乌鸦是一般黑,但不都是乌鸦,林子大了去了,什么鸟都有。

    “行了行了,你别哭了,这事也不是不可以商量,我先问你一件事?”我不知道这女人是在给我使套路还是真的委屈到这份上了,反正是受不了了,松了口。

    这女人听到‘可以商量’,情绪马上就控制住了,渐渐地转好了:“你问什么事,说吧。”

    “我问你,那些小虫子是什么东西?”前前后后,我见到的都是这些小虫子在作怪,如果大龙本来是个人的话,那源头就在小虫子身上。

    “它们叫‘虚弥虫’,是世上很罕见的一种虫子,大龙现了它们,就一直研究它们,后来还养了很多虫子,我们都是靠着这些虚弥虫修炼的。”这女人说的倒也老实。

    虚弥虫……

    我会错了意,以为是那个‘须弥’,但没有急着说什么,想了想,还是先问问梁小丑:“哎,你知不知道须弥虫是什么东西?”

    “须弥虫,不知道……”梁小丑是虫子变的,从本质上说,可是牛x到了极点的,但也不可能什么东西都知道,何况他也会错了意。

    “你不也是虫子么?!”我借机损了梁小丑一句,转过来又问这女人:“这须弥虫有什么特别的?”

    “它们,能从别的地方偷东西,什么东西都能弄来,你刚才也看到了,我们家这些电器,就是它们偷来的电,而且它们之前也不用电线什么的,只要它们能装进肚子里,东西就能弄来。”这女人不仅素质不高,文化程度也不高,上来就偷啊弄啊的,通俗易懂。

    “什么东西都能偷?!?”我听她先说了偷字,心里是稍稍放松了一些的,她能说一个偷,就说明她还有一些自知之明。

    “嗯……”这女人很肯定。

    这种须弥虫是什么东西都能偷,五行虫是什么东西都能吃,我就不信了:“梁小丑,你是真不知道须弥虫是什么,还是故意不告诉我?”

    “我是……”梁小丑真想给我解释呢,嘴唇和眼神却一起定住了,看着我和女人这边。

    下一刻,一个人在我和女人之间凭空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