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四章 祖师夫人
    就眼下这情况,女先生也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天籁『小说WwW.』⒉

    她虽然学了点法门,也诚心给她的师父办事,但总没有脱离了世俗去,要是事情闹起来了,她活着都是个问题,何况梁小丑就在身边站着呢,一张嘴,她就完了。

    “他……他在那边……不,不是,他在那边呢……”女先生一紧张跟我犯了一样的毛病了,迷方向,在原地转了个圈,才分的清楚了:“从这儿往西南去二十多里地,有个山沟,他的房子盖在一个水坑边上,一找就能找到。”

    对我和梁小丑来说,只要有个大致的方向就行。

    “你知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从一开始这女先生就应该知道,她那师父根本就是鬼怪一属,跟得道高人什么的是两回事,去之前,我多问一句也是有备无患。

    “他……他是,是人吧。”女先生也不是很确定这事。

    “行了,你回去等着吧,等我们找他把事情弄清楚了,回来再说你的问题。”找虚龙祖师要紧,这个女先生的帐暂时也算不清楚,出手废她的修为恐怕会伤了她,以后教她向善就是了。

    “嗯,那我,我先回去了。”女先生在我们俩面前,更像凡人一些,怕怕地走了。

    “走吧?”梁小丑知道我这真身状态得靠他带着。

    “等会儿……”我有点不舒服。

    “怎么啦?”梁小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问题呢。

    “没事儿,刚才吃的羊肉还没消化,我胃里还是不舒服……”这家伙也真是的,对什么事都刨根问底,就不知道给咱这先天毛病比较多的人留点面子么,我是贪嘴行不行。

    “……”梁小丑第一次自主明白了一件事,笑了。

    梁小丑自己的笑还是有点纪念意义的,像之前我劝他放弃五行虫什么的过我们这样的小日子,他实际上是不太懂的,只有他自己这样渐渐明白一些事或者一些感触,才可能有所改变。

    当然我也无法掩饰我的丢人,带着梁小丑在街上走了一会儿,找个僻静的地方抽了根烟,然后,我们俩就出了。

    飞行过程中,又生了一件让我颇受打击的事儿,我现,就是梁小丑这个不是人的人也能明确地辨别方向……

    西南二十里,山沟,水坑,房子,找到了。

    还没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房子后面一块地里,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正在那儿摆弄花草呢,虽然是大冬天,她可能是干活热了,穿的不太……就不细说了。

    难道虚龙祖师是个女人???

    男人和女人,对梁小丑来说区别不大,对我就不同了。

    还说来之前问清楚呢,男的女的我都忘了问了,不过,我和梁小丑离他已经很近了,她还没什么反应,从这一点上看,她不太像是虚龙祖师,名头叫这么响,还教了那女先生邪门的手段,总不至于也这么低的修为吧。

    我这儿正想着,梁小丑就带着我落到花田的另一边了。

    离的近了,看的更清楚,这女人也就三十岁左右吧,虽是平常姿色,却自带几分妩媚,尤其是她穿的衣服是那种很……不是重点,不说了。

    这女人看到我们俩来到,尤其是从半空中掉下来的这个过程,竟然不是很吃惊,只是看我们比较陌生:“你们是谁?来这儿干吗?”

    听问话就知道,她是把我们归位他们一类的高人的,同时我也看的出来,这个女人不是虚龙祖师:“虚龙祖师是不是住这里?他去哪儿啦!?”

    “你们找他干什么?”这女人感觉到我们俩是来者不善,有点害怕了。

    “找他有找他的事,你是什么人?”我觉得这个女人跟那个女先生的情况差不多,只是年轻了很多。

    “我是他媳妇。”这女人说了她的身份,还是带着求保护的语气,她以为我们是坏人,到这里是来欺负她的,所以,才把他媳妇说的认真了许多。

    “你……你是这附近平常人家的人吧?”收个徒弟干点坏事这还能容忍一下,那个狗屁虚龙祖师要是强求或者哄骗良家女子来这里给他当媳妇,那他的罪过就大了,起码,在我这里是这样的。

    “是……怎么啦?”这女人好像不明白我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你怎么跟这种妖人混在一起……”我问这些,是本着想搭救她的心思的,要她是被那个虚龙祖师硬留下的,我得送她回家啊。

    没想到这女人一听我说那虚龙祖师是妖人,身上那股刁蛮的习气也上来了,硬生生来了一句:“你们又是什么东西,还说他?!”

    “……”可以确定,这女人并没有被那家伙控制或者下招儿什么的,而她偏偏就蹦出来这么句话,把我噎的是不行不行的,差点冒烟了。

    跟一个女人吵嘴也算不上什么本事,而话到这里,我又不能急着往下接,于是,我只能看看梁小丑了,你脑子不好,你来,反正你这样的跟女人斗嘴什么的输了赢了都不丢人。

    梁小丑也明白我的意思,马上站出来,说了一句:“我是梁小丑!”

    我……

    那女人也……

    只有梁小丑觉得自己说的挺好的……

    这女人早就把身份和态度亮出来了,我也跟她闹到了僵的地步,梁小丑你站出来说话,也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行不行,你就不能顺着我们的话往下说吗?我叫梁小丑算什么意思!?

    我懵了一会儿,那女人也懵了一会儿,梁小丑飘飘然不知所谓的,所以说,傻子才幸福啊!

    算啦算啦,还是我来吧:“这么说,你是心甘情愿嫁给这个虚龙祖师的?”

    “关你什么事!”这女人可能搞错了,她以为我们从天上掉下来就是跟她家男人一样的妖邪,所以,她把我的话理解成调戏或者找茬了。

    “我是天师道第六十六代弟子马一方,今天来,就是专门来解决虚龙祖师的问题的!”也怪我,之前没把话说清楚,要是早把立场分明了,这女人至少不敢那么嚣张。

    这女人一听我的身份和来意,气势马上下来一大截,说话也没那么顺溜了:“你们来找他干啥,他又没害人,这些年是教了一些徒弟,也是教他们做好事来着,我们也一直在做好事,没害过人。”

    邪不能胜正,这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这女人先前都那么来劲儿了,一听我正道人士的身份,马上就开始了另一种害怕,改求饶了。

    这还真是虚龙祖师他媳妇,言语间把她男人护的那么紧,看她思路和转变都那么清晰,也不像是受蒙蔽的样子……既然她不用我救,我就不费这个劲儿了:“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

    “他……你们就不能放过他吗,我们真没害过人?!”这女人受了委屈一样,还在反驳争辩着。

    “害不死人就不叫害人是吗?!!”我忍不住吼了她一嗓子,你好好一个女人跟着个妖邪也就算了,还在这儿胡搅蛮缠算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家男人和他那些土地做的都是什么事,要真是在行善,用得着这么害怕么。

    “……”这女人被我吼了一嗓子,不敢言语了,她知道,她家男人和那些徒弟也是做了不少坏事的。

    “问你话呢,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我见这女人见识短素质也不高,语气就变的不大好了。

    这女人想了一下,回答道:“他去哪儿了我不知道,但他肯定回回来的,要不,你们先到家里坐会吧?”

    “行……”我可没有什么不良企图,只是一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们家这个房子有点怪,这里也算得上是深山老林了吧,就算那个虚龙祖师有些手段,也不该把房子‘保存’的那么好。

    所谓的保存是,这不是一座小二层么,看周围的环境就知道这座小楼盖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也不是说它新鲜有什么问题,就是感觉不像是这里该有的房子,简单说,这房子跟专门有人来打扫似的,靠这一个女人,不可能收拾的那么好,再看看这家的情况,好像除了虚龙祖师和这女人,这家就没有第三个人了,起码不长住常来什么的,很奇怪。

    穿过菜地,就走到篱笆院子里了,这里布置的也很舒适,走几步,踏三级台阶,就能进入二层楼的一楼客厅了。

    一进来我就现了,电视、冰箱、电脑一类的家用电器应有尽有,这些东西更加奇怪。

    梁小丑不看女人也不看这些东西,只是跟着我进来了。

    反应了一下,我才知道怪在那儿了:“你们家里扯电了吗?”

    “……”女人的一怔,脸色变的更加不好了,因为我这个问题正好问到了关键,她迟疑了一阵,还是如实说了:“我们这儿,没扯电线。”

    “那……”我觉得下面的话就不用问了,她家都没有扯电线,弄这么多家用电器干什么,看到那些电器都在正常使用,电是从哪里来的,就是奇怪的源头所在了。

    离我最近的是一个冰箱,顺着冰箱的电源线看过去,看到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