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一百零一章 小东西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那些东西都吸过来,别急着吃啊,咱们先研究研究……”我才不管是什么东西呢,反正知道一点,这天底下再怪的东西也怪不过五行虫去,所以,赶紧指使梁小丑把那种东西弄过来看看。天籁小说WwW.『⒉

    “……嘶嘶……”梁小丑被我训的一愣一愣的,听了也没废话,张嘴轻轻地吸了两口,就把女先生放到碗里的东西都给吸过来了。

    这会儿出‘嘶嘶’的声音,可不是因为梁小丑的实力不够啊,而是他现在的形态不方便,那张大嘴没露出来。

    隔空取物对梁小丑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了,尽管那些东西,很细碎。

    细碎到肉眼都看不清楚了,要不是我有四元神魂的基础,根本不可能知道世上还有这种‘小东西’存在,至于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看不见嘛不是,只是有些感应。

    梁小丑把这些东西‘吐’到手心里,托着看了看,好像也没有看清楚——我估计也是,见了多少五行虫都没眼睛,估计梁小丑的眼神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摆设而已。

    不过,梁小丑还有别的办法,手心里悄悄地出了一些虚空之力,就把这些‘活物’像堆东西似的给聚拢到一起了,霎时间,一条指头长、两指宽的彩虹在梁小丑手心里出现了。

    彩虹???

    不是活物么,就算堆到一起,也不应该成为‘彩虹’这东西啊,我偷偷地拧了梁小丑一下,瞪眼说道:“你胡闹是不是?”

    梁小丑很委屈,示意我往这条‘彩虹’上仔细看:“不是我,是……是,你看啊,它们本来就是这种东西,我把它们弄到一块,就是这样了……它们还活着呢……”

    “嗯……?”我趴下去仔细看,只是能看到一块流光溢彩饼干似的彩虹,能感应到,组成彩虹的那些小东西都还活着,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能是因为它们本来就是这些彩色的东西,只是之前太微小,我们都没看出来而已。

    也算是看到了吧,感应也都在,可是,我只能勉强感应到这些小东西的存在,根本无法探知什么,只能问梁小丑:“它们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啊……”梁小丑随口就说道,跟着又给我解释:“我也只是能感应到这些小东西,却无法往它们的内部探知,好像……它们体内也是空的。”

    “什么意思?”我知道梁小丑没有说谎,也是真没明白他的意思,说什么呢。

    “就是……”梁小丑想了想,才接着说道:“要是别的这么小的东西,现在的情况下,我就能探知到它们的内部了,可是这些小东西,我真的探知不到,真是奇怪,这世上的东西,应该没有能逃出我的探查范围的,难道我还不够完全吗,嗯,我还不够完全……”

    “行行,你别嘟囔了,探知不到就探知不到吧。”我看到梁小丑又有那种自己折磨自己可能会变身的迹象,马上把他拦住了,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咱们还是接着看,看那个女的还干什么。”

    “哦……”梁小丑也算及时地打住了,继续往西屋里看之前,还问了一句:“这些小东西怎么办?”

    “你吃了吧……”我真的是下意识地给梁小丑开玩笑,因为在我的认知里,五行虫这东西应该是无所不吃的,但这些小东西?

    “好……”梁小丑都没等我再做出什么反应,一张嘴,一抬手,就把这一块饼干式的彩虹给塞到嘴里,吃了。

    确实,五行虫这东西是什么都吃的,我以后不会再怀疑什么了。

    “嗯,它们内部果然都是空的,但也不是那种完全的空,有你们正道的法门……”梁小丑吃这些小东西,也不完全是为了他那张嘴,还想更详细地了解一下。

    “……先看吧,看吧。”怎么说也在一起那么多天了,我已经习惯了梁小丑的模样,不愿意细想他变化之后的那个嘴脸,看它一口吃了那么多‘小虫子’,又跟没事人似的在这儿给我介绍,我可接受不了,只能以后再说了。

    我们俩继续往西屋里看。

    摆上那什么虚龙祖师的牌位,贡上香火,估计那虚龙祖师也得不了多少去,只是装装样子免得挨雷劈罢了,女先生真正的招儿就是她放出来的这些小虫子,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些小虫子都让梁小丑给吃了,翠翠她爹喝的那碗水就跟凉白开差不了多少了。

    等翠翠她爹喝了一碗之后,女先生马上又掏出来一张黄符,装腔作势地给那个空碗里也放了些小虫子,就吩咐道:“倒上点水,让闺女喝了吧,这一晚,给你媳妇,喝了它,以后逢年过节的,就拜拜祖师爷的牌位,香火尽量别断了,这样,就能保你们平安了。”

    “好,好,二锁子,你帮我端一碗,小心点啊……”翠翠她爹自己喝了那一碗凉白开,感觉很不错,当然是心理作用,然后又很积极地要端着这两碗凉白开,给媳妇和闺女送去。

    翠翠她爹端了那一碗有水的,二锁子去端那个空碗,女先生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神色里难掩一种喜悦,大功告成了。

    我给梁小丑使了个眼色,梁小丑的嘴巴一噘,又把那个空碗里的小虫子都给吃了。

    吃虫子,嘶……

    翠翠她爹和二锁子一人端着一个碗要出门,女先生在后面跟着,看步伐就知道,后面就没什么套路了。

    她放的这些小虫子不知道是什么名堂,那个牌位上的虚龙祖师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还有她忙活这几天真的就一分钱一点名都不要……别的且不管,既然你的演技那么好,咱就给你出点难题吧。

    “快,把那个牌位弄倒!”赶在三个人还没有走出西屋之前,我对梁小丑说。

    梁小丑手指头轻轻地一动,供桌上那个虚龙祖师的牌位就倒了。

    啪,有点响声。

    女先生回头,二锁子回头,翠翠她爹也回头,都有点懵。

    “啊,没事,我扶起来就行了。”女先生颇有些临危不乱的本事,她祖师爷的牌位都倒了,竟然说的这么随意,就是平常桌子上一块木头倒了,扶起来就行了。

    二锁子和翠翠她爹也没怀疑什么,端着碗就到东屋去了。

    女先生转过身来,把祖师爷的牌位扶起来,再一转身。

    啪,牌位又到了。

    可以看的清楚,女先生的脸色猛的一变,完全没了之前我是高人我是大师的沉稳,那一抹的惊慌,好像她这辈子做的亏心事都加起来被谁找来算账了似的,吓的着实不轻,恐惧也分个等级的话,十分制,她这一瞬间,绝对高达9.6分了,真害怕到了极点。

    女先生害怕了一下之后,马上在屋里看了看,又朝外面看了看——这时候,她那点本事就有了定论了,我和梁小丑此时离她不到五米,她要是真有那么高的道行,应该能察觉到我们的,可她什么都没现,这就说明,她的厉害也就是元神出窍以后那点门道,真身状态下,差的太远。

    女先生在门口转了一圈,没现什么,也不敢忘了表演,仍然保持着镇定,很自然地走过去,把祖师爷的牌位又扶起来了——要不说表演呢,祖师爷的牌位连续倒了两次,堵在门口和窗户上的这个看客都惊了,而女先生这一次把祖师爷牌位之后表现出来的镇定和气势,带的这些观众也都放心了,高手。

    要不要来第三次呢???

    梁小丑玩高兴了似的,马上以眼神询问我,底下的手指头也准备好了。

    到现在为止,我还只是把女先生往跑江湖的路子上想了,她是做了点见不得人的事,但好像也没有把人怎么样,尤其是这几天她害人坑人的时候,一直保留着底线,我就不想把她逼上绝路了,就摇了摇头。

    大家都看着呢,也都知道那个牌位不简单,要是连续倒了三次,就算那女先生再镇静,恐怕也控制不住人心了,她要想挽回,说不定还得上套路,吃亏的肯定害是这些人。

    算了,那个什么祖师的牌位,就好好地在那儿立着了。

    再之后的事儿就比较平常了,女先生到东屋里,看着母女俩把‘凉白开’喝完了,随便嘱咐了几句,不要钱也不要名,背上她的兜子,很有风范地走了。

    翠翠和家人以及东屋里的亲戚邻居,都在讨论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呢,言语间,没少夸那个女先生,有真本事也有真境界云云。

    院子里这些看客也开始散了,他们都是喜欢热闹的主儿,皆大欢喜的结局好像不热闹了,于是,他们就开始臆测祖师爷牌位连续倒两次以及西边火葬场坟头的事儿了,臆测的天花乱坠,比杜撰可精彩多了……

    “走吧,咱们去会会她。”整个套路都走完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我让梁小丑带着我去追女先生了。

    黑漆漆的夜里,一个半老太太在小路上走着,突然来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挡住了去路,也挺吓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