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六章 跑江湖
    不是鬼,也不是怪,多半就是人在作怪了。

    江湖上倒是有这么一说,说的风水先生还是阴阳先生我给忘了,反正就是先生想赚谁家的钱,就想着办法给这家人下点招儿,这家人中了招儿以后,先生再露面解了他/她自己的‘招儿’,如此一来,就是一桩安全系数很高的买卖了,往往都是皆大欢喜、名利双收的好结果。

    这类的先生,在江湖里就算是有点水平的了,一般的都是在十里八村、方圆百里做点不伤鬼神不伤风水的小买卖,江湖,早就没有那么兴旺了。也好。

    江湖上一些事,我都是听帮头儿给我唠叨的,我师父可不是江湖中人,他老人家可是持证抓鬼的,虽然不是抓鬼证。

    我倒是没那么讲究,一直把自己幻想成江湖中人,只是一直没找到江湖在那儿……

    话说回来,还是说这个‘女鬼’。

    往江湖上想了想,女鬼的身份就简单多了,要么她是跑江湖的先生,要么她就是哪位江湖中人养的‘鬼’,估计是前者的可能性大点。

    但也有一点问题,女鬼是元神出窍,一般能做到这点的都是有点道行的先生了,有了道行,一般是不敢胡来的……

    “她走了,咱们跟上吗?”梁小丑肯定是觉得这事特别有意思,忙不迭地问我。

    “跟上吧。”我也觉得特别有意思,江湖中人。

    女鬼附在那个翠翠身上闹了一阵子,从翠翠身上离开以后,又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一闪身就出了这家院子了,我和梁小丑都在半空中跟着,但不敢跟的太近了,怕吓着她。

    这块就是从县城西南角伸出来的孤零零的一道街,零零散散住着几十户人家,除了院落就是野地,再往西南走,就是火葬场了。

    火葬场的……能叫买卖吗,还是什么,业务吧。在我们这种小地方,火葬场的业务肯定是不好的,从县城到村里,大多数人还是更愿意选择‘土葬’。那里,还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地方。

    女鬼从这家院子里出来以后,直接到了野地里,在那儿又朝着东北角的方向观望了一刻,估计是在看我们的院子吧。

    同行是冤家,不管她来之前有没有听过马先生的名字,今夜来了,对我们还是有些忌讳的。

    本来我的四元神魂就不太纯正,梁小丑一到,把我们院子里那点正气都给遮住了,不被她当成同行才叫怪事呢,而她,邪魔外道肯定是跑不了了。

    不是我们院子里的气不够厉害,是她的道行太浅,不知道我们的厉害而已,今夜行事,多半是因为我们没有露面,她才会那么放心地走她的套路,这会儿,也不用过多的犹豫了。

    女鬼站在野地里观望了一刻,转而向火葬场去了。

    梁小丑和我在半空中跟着,一抬头,他就看到了那个大烟囱:“那个是干什么用的?”

    “……你们这种人要是死了以后,怎么弄?”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火葬场这东西对梁小丑来说也是个‘套路’,还是不说清楚的好。

    “我们死了?嗯……”梁小丑再一次犯难了,因为对他们来说,好像本来就是死的,非要出现点变故再死一次的话,也不知道那种情况到底意味着什么。

    涉及到自身的问题,梁小丑从来都是不避讳的,但往往也是想不明白的。

    怪不得他要找我来学习。

    “我们死了,就去那个地方。”今天夜里碰到一件这么有趣的事儿,我可不想让梁小丑坏了我们的兴致,火葬场的问题也不能深究下去,转而说道:“你就老老实实地跟着我吧,这事儿,热闹着呢。”

    “哦,好,好……”梁小丑越来越喜欢看热闹了,刚学的。

    我们俩边聊边跟着,那女鬼一点也没有察觉,还是走她的既定程序。

    火葬场离这边也不是很远,女鬼很快就到了,但她没有往火葬场离去,而是围着火葬场周围的田地转悠起来了,不一会儿,在田地里的几个坟头前停住了。

    女鬼围着这几个坟头转了一圈,很快选定了一个地方,然后,就站在那儿拜起来了,好像对坟头有些忌讳。

    关于这一点,我就非常不能理解了,就我们圈里来说,有了这般道行的人都应该明白,坟头只是一个纪念而已,或许跟风水有点关系,但我们是完全不用忌讳的,真正有用的事,都在地下办理。

    她明明有了元神出窍的道行,却还对坟头这么忌讳,为什么?

    而女鬼接下来的举动,就更让我无法理解了,她对着那个坟头拜了几拜以后,竟然是掐诀念咒地凭空弄来了一个活物,这东西我倒是很熟悉,黄鼠狼子。

    不说,先看。

    女鬼把黄鼠狼子弄来了以后,很快就把这个黄鼠狼子弄死了,然后,特别把这个黄鼠狼子放到了坟头边上,还给它摆了摆造型。

    把这些弄好了以后,女鬼就完事了一般,往东走了。

    嘶……

    “她走了,咱们跟着吗?”梁小丑还是要跟。

    “不用了,她还会回来的。”看到她把黄鼠狼子弄死摆那儿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她玩的肯定是‘江湖套路’,这就相当于她已经给那家人下好套了,也准备好解套了,今夜回去,她一定还会回来的。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女鬼把黄鼠狼子隔空弄来的‘法门’。

    说道术也行,但本质是法门,前边打那两个鬼王的时候,我就遇到过了,它们都是开了一个空间布置了自己的法门的,而我们这些修道之人,尤其是非主流的这一波,也是经常用到‘法门’的,我们用的一般都是大型偏公用的了,但女鬼展示的‘隔空取物’是比较私用且罕见的,要学会这法门,恐怕是得有点传承的,就她这点小鬼实力,要自主研发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能元神出窍,还会这少见的法门,却偏偏做了这等偷鸡摸狗的勾当,加上来到坟头这里时的忌讳等等,这些情况加在一起,就让我想不明白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单纯是为了弄点钱,或者名声吗!?

    我这儿考虑着的时候,梁小丑就眼巴巴地望着女鬼离去的地方,他的灵识肯定是追过去了,想知道女鬼在哪儿落脚,也想弄清楚女鬼到底是什么情况。

    “哎哎,她回去了……”梁小丑都这时候才明白,这个‘女鬼’根本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鬼魂,而是元神出窍,当然他对元神出窍也不陌生,却始终了解不了,毕竟他是魔我们是道:“哎,她跟你一样啊,她干什么呢这是!?”

    梁小丑好奇极了。

    单说到跟梁小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也不单是我,我们几个都是一样的,要真心也有真心的时候,要随意也有随意的时候,但梁小丑毕竟不是一般的朋友,像现在这种情况,一般的朋友想了解,我们最多是卖关子、开个玩笑再解释清楚,但跟梁小丑就不行了,最好是他越想知道,我们就越不让他知道。

    “她呢,跟我情况差不多,只不过她是为了小钱,我是为了我的账。”别的事情瞒不了他,元神出窍这里面的窍门,我还是不跟他说了。

    “哦,想赚钱……”梁小丑想了想说:“那我现在要是想赚钱,该怎么办?”

    “你学点好行不行?赚钱就正正当当地赚,赶明我给你介绍个窑厂的活儿,对你来说就是个玩,工资还给的特别高!”在学习这方面,我对梁小丑不是胡搅蛮缠就是张嘴就训,反正本老师的教学方式和教学水平就这样,你不愿意学,咱们再商量呗。

    “真的吗?那我可以去试试……”梁小丑还不知道窑厂是什么,也不知道以他的身份融入到这个社会里到窑厂干活去意味着什么,只是很好奇。

    好奇害死猫,要是也能害死梁小丑就好了,真的,起码我现在还是这么想。

    “改天再说吧,咱们先回去看看。”我带着梁小丑又回到了那家院子里,中年夫妇还好,那个叫翠翠的小闺女被魂体附到身上折腾了半天,别出什么事了。

    就算出事,我也只会在暗中出手帮她一下,不能露面,绝不能露面,跑江湖的女先生的套路还没走完呢。

    且看且欢乐吧。

    回到这家院里,中年妇女和几个女邻居还在东屋里坐着,翠翠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而院子里中年男子跟几个爷们在抽烟,他们就是商量着怎么办这事呗,不出所料地跳到了一中的马先生,不好意思的说,那几年我在俺们县里可是名头最响的先生了,稍微包装一下,出门要签名的有也说不定。

    几个大老爷们嘛,也没怎么经历过这种事,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扯淡比较多,但他们是真害怕刚才发生的那些事。

    闹鬼,从来都不是小事。

    我带着梁小丑在这里听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回到东屋里,接着睡。

    而我又不得不偷偷地郁闷了,三哥啊三哥,我不是提醒过你了么,你睡那么死干什么?你是真不怕出事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