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三章 二雷
    贾大师啊贾大师……

    我们一直以为,老三才是我们团伙里最危险的分子,没想到……

    疏忽了,大意了,不至于狗改不了吃那啥,后遗症我们也是应该考虑的啊……

    这也就是梁小丑了,换一个脾气不好的坏人坐在这儿,说不定我们都已经死在这里了,归根结底,我们是死在贾大师手里的!!!

    “什么叫下毒?”梁小丑并不傻,他肯定知道下毒是怎么回事,但是得在我们给他解释之后,可能在它们五行虫的世界里,下毒是另外一种情况。天籁小说WwW.』⒉

    “哈哈哈哈……”贾大师现在也明白点事了,知道就算他真的给梁小丑下毒,也不一定能把梁小丑怎么样,在梁小丑反问之后,他也不回答,只是笑着。

    贾大师笑了,梁小丑就跟着笑,看起来,贾大师突然给我们来这么一个雷,还是有点把握的。

    转过头来,梁小丑又问我下毒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如实地解释,当然还得加一句,这是我们酒桌上的笑话。

    梁小丑听的连连点头,而且还很开心,端起酒杯,又跟贾大师喝了一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在酒桌上,跟谁好才跟谁喝酒。

    梁小丑真心真意地跟我们几个人都喝过酒了,我们心里的戒备也都放下了,放下了戒备,话匣子都打开了,我们是何许人也,梁小丑更不是凡物,聊的都是一些鬼啊神啊的事儿,当着梁小丑的面,也毫不避讳,梁小丑说到原则的时候,自然不会让步,但无可不谈,大家都很开心……可能,除了贾大师吧。

    在我们喝着聊着笑着的时候,贾大师只是表面的奉陪,那双眼睛底下,肯定藏着一些小秘密的。

    也没怎么跟贾大师在一块喝过酒,这时候才知道,贾大师的酒量不浅,把老三这样的喝趴下不是问题。

    前边喝的多,后面说说笑笑的也有精神,但两个小时以后,酒劲上来了,我迷迷糊糊地先跑到东屋里睡觉去了,紧跟着,梁小丑也跑过来了,他喝的不少,也醉了,倒下就睡。

    但不一会儿,迷迷糊糊的我就被老三扛到堂屋里去了,等我睁开眼睛一看,除了梁小丑,人都在,而且大家的神色都很认真。

    尤其是贾大师,醉意全无,眼神里还闪着几许寒光。

    “怎么啦?”我一喝酒就没德行了,跟死狗似的,到现在还难受着呢,知道他们想找我商量正事,但真是扛不住:“有事咱能不能改天说,我这会儿……”

    “四儿,你真喝多啦?!”这一次座谈,贾大师是起人。

    “啊……你们没喝多吗……我是扛不住了……”我勉强打起精神看了看,帮头儿、宁红颜和管潇潇三个人跟我的情况差不多,他们也有点困了,老三坐在贾大师身边,眼珠子乱转,贾大师则跟打了鸡血似的,看样子是在谋划着什么事:“贾大师,到底什么事,你快说吧!”

    “这还用说吗,现在那个梁小丑睡的跟个死狗似的,咱们赶紧想办法弄死他啊?!”贾大师在酒桌上观察的清楚,那个梁小丑不是装的,是真喝了,也真醉了。

    “……你个二雷!”借着酒劲,我的话也毫不遮掩了,上来就给贾大师起了个非常响亮的外号。

    “嗯?”贾大师没听明白。

    “老四,你真的假的,喝那么点酒就不行了?快坐好,跟你商量大事呢!”老三这家伙就是个骑墙派,谁有主意听谁的,这会儿,肯定是着了贾大师的迷了,也要趁着梁小丑喝醉了算计梁小丑。

    “老三,你是大雷!”我又冲着老三来了一句,胃里还翻腾,但不怎么头疼了,坐起来,看着贾大师和老三,真的是无言以对。

    跟梁小丑喝酒的时候,贾大师突然说一个下毒,这个雷就够响亮的了,现在他竟然还要趁着梁小丑喝多了谋害梁小丑,这肯定是二雷了。

    贾大师还可以理解,就是老三这个糊涂蛋子,哎呀,真的是没法说了,他可是修道之人,不知道三爷和徐怀负伤而回是什么意思么,梁小丑,那都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起码,不是现在。

    而现在,大雷和二雷凑在一起,还煞有介事、信心满满地把我们几个召集到一起,商量弄死的梁小丑的事儿,这不明摆着是自寻死路么,怎么说,咱们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了,也见过那比驴还蠢的家伙,怎么就没一点……x。

    “大雷,二雷,你们脑子没喝坏吧?”我反问贾大师和老三。

    贾大师不说话了,老三确还叽叽歪歪的:“老四,你没事吧,跟那家伙喝了顿酒,就把五行虫的事儿忘了?你别忘了,他弄的那四个黑影人还在我们身后跟着呢?!”

    “要是有一点办法,会走到这一步么……”我说这话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看,真怕梁小丑醉了也能监视我们:“大雷,我问你,就现在,你和贾大师加在一起,能对付的了我的四元神魂吗?”

    “不能……”老三如实回答说。

    “那我告诉你,就算我再有十个这样的四元神魂,也对付不了梁小丑,你们还在这里商量什么?!?”我真是生气了,这就是所谓的没事找事,也可以说是作死:“贾大师就算了,老三你没长脑子啊,三爷和徐怀都奈何不了他,你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老三可能是反应过来了,连忙掩饰着:“我,我喝多了,真喝多了,听贾大师一说,这心里的火儿就上来了,忘了。”

    这种时候,也不用多说老三什么,我只对贾大师说道:“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话,你就别想对付梁小丑的事儿了!”

    “嗯。”贾大师其实是不知道三爷和徐怀有多厉害,自然也不知道梁小丑有多厉害,估计也是借着劲儿,把胡思乱想当成智慧了。

    由此可见,酒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时候,会要人命的。

    我在这儿跟贾大师和老三掰嗤了一下,这事也就没了,大家都散了,早早地休息。

    可恨的还是这个老三,竟然在出了堂屋以后,还跟我解释一句‘我真是喝多了’,我瞥了一眼东屋,心说,老三啊老三,你可真是个猪,脑子……

    第二天起来,梁小丑跟昨天一样,还是认认真真、嘻嘻哈哈地跟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意思。

    也不知道昨天夜里贾大师找我们商量弄死他的事,他到底知不知道,知道了也当不知道吗?

    毕竟接触的时间还短,我们没事的时候就会放着梁小丑,何况昨天夜里还有个二雷的突状况,慢慢来吧。

    宁红颜和管潇潇都早起上学去了,我是太懒,到点醒过来又睡了,老三是我怎么样就跟着怎么样,梁小丑跟老三一样,学我。

    到吃早饭的时候,东屋里我们三个才起来了,吃完饭之后,我就跟梁小丑说,让他这几天先跟帮头儿去转转,学到的更多,梁小丑欣然答应了。

    我当然是有点私心的,梁小丑这家伙的情况不稳定,学校里的人群太集中,万一他作了,能保住一个就保一个吧,帮头儿会意,就准备带着梁小丑去人少的地方转悠,尽量,只伤他自己吧。

    然后,我和老三就上学去了。高三了,班主任系主任谁的也不怎么管了,大明子见了我,也只是白了一眼而已。之后就是一天的课程,对我来说,就是一天无所事事的时间,看着窗外那些千篇一律的景色,也就过去了。

    晚上,我们大家还是回到了小院,看看梁小丑,没什么异常。

    “哎,你能给个大概期限吗?”管潇潇觉得每天来这里看梁小丑挺麻烦的,还不如直接问清楚。

    “嗯,至少也得半年以后吧。”梁小丑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回答的也很直接。

    “……”管潇潇听了这个期限,走了。

    剩下我们几个在小院里,分房间休息呗,没什么特别的。

    估计,大家都在想着梁小丑说的半年以后,时间不算短了,到时候该怎么样怎么样,现在是能安心一些的,连我睡的都特别快。

    再接下来,梁小丑就是跟着帮头儿转悠,有时候也跟着我们到学校里去看看,还找宁红颜聊过。

    梁小丑从一开始就说了,他是来跟我们学习的,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他在跟我们学什么,一点眉目都没有,除非,他就是来跟我们学习怎么生活的。

    如果是不能以常理度之,梁小丑来这儿跟我们学习怎么生活也不是不可能,五行虫进化到了梁小丑这一步,已经有了脱的意思了,什么是神,什么是魔,有时候,胜利了都是神……

    他要学,就让他学呗。我们几个都是很热心有感情的人,不知不觉中,就会对梁小丑放下戒心,越来越频繁了。而梁小丑学感情这方面的东西很慢,拿原则问题来说,他一直是那么冰冷,连委婉都没有。他还真得学学了。

    要放寒假了,我正在床上躺着考虑怎么安置梁小丑呢,突然觉,有鬼来了。

    鬼来了,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