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九章 梁小丑
    “咻咻咻咻……”

    “呼呼呼呼……”

    “哗哗哗哗……”

    “滋滋滋滋……”

    金杀光刃裹着一个黑影人,随时都要将它绞杀;赤红火焰缠绕着一个黑影人,绝对让它不敢稍动;元水绕城包着一个黑影人,就是弱水困杀;木生之力附着到黑影人身上,稍有些反应,但一触即散。天籁『小说WwW.』⒉

    有了四元神力控制着这四个黑影人,我就放心多了,不管到时候它们是要爆还是要害人,我都能有一些反应的时间。

    只是始终没搞明白,五行虫弄出来的这些不死不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的四元神力是把这四个黑影人带到了亚空间里的,帮头儿他们还是看不见,别人也就看不见了,多了一份保障,他们也能放心一些了。

    等了一会儿,我们就可以休息了。

    奇怪的是,老三想跟我一起睡,两个女生也想跟我在一块跟我挤挤,吓的我赶紧看了看帮头儿,您老人家不会也?

    帮头儿可没有他们那么多事,直接转身,到堂屋里休息去了,只是那个堂屋门,留着,开着,始终,嘶……

    放松放松呗。

    在小院里挤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们四个就紧着去学校了。

    大冬天,风是真冷啊,路上的塑料袋子都被冻僵了一般,翻滚的时候出哗哗啦啦的声音。

    我们四个都包的严严实实的,缩头缩脑地往学校那边走,其实,我们都不怕冷,但都喜欢保留这种真实的感觉,冷飕飕的。

    也正是这一天早晨,我从外面回来看我们学校时,把我给惊了一下,上学期这都快结束了,我才真正地知道什么叫‘高三’了,你看,晨曦中,那薄雾里仿佛高挂云端的一间屋子里,不知是谁点了一盏幽灯……其实是教师楼上的灯还没亮,有早起的同学到教室里点上了蜡烛,我当然知道,但感觉是到了鬼屋,到处都是阴森恐怖的气氛,那种阴冷……既意味着别离,也见证着成败,一个人的一生,要出现转折点了。

    不知道他们三个是怎么想的,我心里确实有几分怅然若失,就我现在的情况,只能面对高考的失败了。

    我们很快就上了楼。

    “一会儿放学来找我,我请你们吃饭啊!”老三跟我们仨不是一个班,到三楼就要转弯了。

    “王老三今天要出血了,好啊!”管潇潇连忙答应了。

    老三的脑子转的快,管潇潇的反应更快,我和宁红颜是对视了一眼才明白的,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咱们几个尽量往一块凑吧。

    “放学你就去点菜,爆炒豆苗啊!”上学这十几年,我吃过最好吃的菜就是我们学校对门小饭店里那位大厨炒的豆苗,辣椒都酥了,豆苗却鲜嫩,吃一口,火力十足、味美如飞。

    “大早上吃什么炒菜?”老三不是舍不得钱,是觉得我口味有问题。

    “我就是要早上吃!”我是想什么来什么,不是某本书中有几位前辈大冬天吃一桶冰淇淋吃的拉肚子也在所不惜么,咱就爆炒豆苗了,壮壮火力。

    “行行……”老三蔫蔫地走了。

    剩下我们三个一起回教室,还没上到五楼,灯就亮了。

    恍惚间,有点梦幻的感觉,好像一个王子带着两个公主在异界草地上浪漫着呢,爱神给我们点亮了七彩灯花似的。

    到教室里一坐,当然是什么滋味都没有了,我就是在桌子上趴着,一动不动。

    同学们6续来到教室,一看到我这模样,纷纷说我昨天夜里去通宵了。

    我没有,真没有。

    上课,放学,吃饭,吃的是爆炒豆苗加包子稀饭,老三给的钱,另外我还饶了四根烟。

    两个女生先回去了,我和老三就到东边路上转了转,东边除了两条路,剩下的都是农田了,我和老三就长在农田里,也喜欢这种感觉。

    走着走着,老三突然就跟我谈到了宁红颜的问题,我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低着头,想让老三骂我几句,但老三也知道我这一段过的不舒服,就没有多说什么。

    回来,日子就照常了。

    上课下课,放学吃饭,寝室外面,高三的生活才能品出单调和枯燥来,像我这样受不了单调枯燥的,也应该没有什么好结果。

    我们四个经常往一块凑,时不时地我就回去看看帮头儿,贾大师也总是站出来说,有需要他的地方一定开口,虽然黑影人一直在他们四个后面跟着,但真的没出什么事。

    不到半个月吧,来人了。

    这个人直接是从亚空间里过来找我的,走到现实世界里的时候,他就是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半大孩子了,甚至,模样比我还清秀一些,只是比我还邋遢一点,那头都有点打卷了也不知道梳梳。

    “我叫梁小丑,五行虫变的。”他说。

    当时是中午放学,十几天过去了,大家都相安无事,老三管潇潇她们也不时刻跟着我了,我正在教室前边拍着栏杆等月亮呢,他就来到我身边了。

    来就来吧,瞧瞧他说的这话,第一句是我叫梁小丑,小丑,在贱名好养活的习俗里挑,都难挑出来这么个名字,叫个花啊狗啊铁蛋啊多好,小丑太洋气,而第二句话就直奔主题了,五行虫变的,五行虫。

    他要是来了先跟我拉开阵仗动手啊,或者藏在暗处给我使什么阴招啊,我真的还容易接受一些,半空中飘来一个半大孩子,笑眯眯地跟我说这个,我他喵的不懵能行吗?!

    “……”我心里开始怀疑了,是不是鬼啊怪啊魔物啊五行虫啊本来就这么有个性,只是正常人没怎么跟它们接触过,所以才把它们定义的那么穷凶极恶,可能,它们本来就这么滑稽的:“你来找我……干什么?”

    又顿了一下,我才知道问这么一句了。

    “没有,来看看你。”梁小丑这话里面也有另外的意思,他知道我很久了,今天是特意赶来见面的。

    “……”这时候我就想了,我要是能有老三的脑子就好了,老三的脑子坏了,肯定能接上他的话,而我只能愣了愣神,才说道:“哦,那你看看吧。”

    “嘿嘿……”梁小丑可能知道我是说错话了,直眉楞眼地冲着我笑,很懵懂,真的就是那种毫无心机、天真地咧开嘴笑,不邪恶,真的是不邪恶。

    等看到梁小丑这么笑了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了,这个梁小丑身上的五行虫气息也不是那么明显,比那四个黑影人要强一些,但跟那些灯管五行虫黑云五行虫根本就是两回事,那他,真的是五行虫变的吗?

    想到这里,我才悄悄打量起梁小丑来了,担心他是被五行虫给控制了的人。

    总的一看,梁小丑上上下下都挺正常的,没有五行虫的影子。

    梁小丑知道我在干什么,马上把他的嘴张开了:“你看看这里,哈……”

    这家伙一张嘴就变了,他的嘴可以张的很大,以一种极诡异的角度在脸上延伸,把上面的鼻子眼睛什么的都挤没了,之后这张嘴,我就特别的熟悉了。

    我擦,还真是个五行虫变的!!!

    在梁小丑张嘴给我看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就躲开了,跟五行虫打交道那么久,我太知道这种嘴的厉害,以为他要攻击我呢,差点就元神出窍了。

    而梁小丑把我吓了一跳之后,马上又把嘴收起来了,变成平常大小,合上嘴,还是笑眯眯地冲着我。

    幸好,这是大中午,栏杆这边也没有别人,要不,就他这张嘴也能把人吓个半死。

    我本来都以为要开打了,没想到这家伙又把嘴合上冲着我笑了,马上想到,此地不宜开战,必须把他带到别处去:“你知道我,我也知道你,咱们到别的地方说话吧。”

    “好啊!”梁小丑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还想着,梁小丑这东西来的那么邪门,估计是不会走寻常路的,就没有特别要求他在教学楼上走楼梯,但没想到,我没动,他也没动。

    “你跟我走!”这样也好,我的‘凡人形象’在班里都保持了两年半了,不想毁于一旦,走楼梯最好。

    说着,我就走到前面带路去了。

    梁小丑完全没什么意见,就是跟在我后面,一级一级的台阶走着,下楼。

    下了教学楼,右边一转,五十米就是我们学校的院墙,走到这里的时候,我特别停了一下,看了看梁小丑。

    梁小丑,怎么说呢,这家伙就跟个傻孩子似的,呆呆地跟着我,自己在那儿傻乐,估计我让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嗯,费解。

    “呼!”

    我特别看了梁小丑一眼,又察觉到四周没有人注意,终身一跃,跳到院墙外面去了。

    梁小丑的表现跟他傻孩子的神情、表情是一致的,一直没有出什么阴招,我跳过去了,他就跟着跳过来了。

    这里人多,还是不能动手,我也不敢冒然元神出窍,就以元神状态狂奔起来了,想把梁小丑带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梁小丑二话不说,就是跟着……

    到地方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三爷留给我的玉简捏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