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五章 黑影
    开学了。?  ?

    不知道其它地方什么情况,反正我们这个小县城里的高中,老师们是从高一就开始给我们谈高三、高考的,而现在到了高三了,老师们突然又谨慎起来了,好像我们是什么危险分子,又好像高考是个什么神秘的事,弄的大家都紧张兮兮的,易燃易爆炸呗。

    到了高三,给我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我终于可以确定太阳确实是从东边出来的了,因为从老校区搬到新校区以后,我们换到了县城边上,视野开阔了,而且教学楼是面南背北的,跟我们家院子差不多,如此,我才彻底搞清楚了。

    寝室换了,班里的同学还是那些,老三也跟我到了同一栋寝室楼上,但反而觉得去找老三又麻烦了,一层楼一层楼,一个屋一个屋,跟监狱似的。

    教室也换了,班长肯定是不换的,大明子给我们重新调了调位置。

    别了,我的右后方!

    这两年,我一直在教室的右后方徘徊,但今年大明子良心现了似的,竟然把我调到了第一排的位置,只是,靠窗户。

    而且,我也没什么心思听课、学习了,动不动的就是望着窗外过一天,偶然间一回头,还弄一脸粉笔末子。

    这大明子,不是故意坑我么……

    同桌是个男的,好鸟那一类的,但很快,就被我给带到坏鸟的行列了。

    后面是两个女生,这女生吧,蔫不拉几地给你来一下子,真让你受不了,我跟她们开玩笑,每每败下阵来。

    高三的课程只是比较赶,那种紧张兮兮的赶,其他的老师我也看不清楚,就是从这个角度看,语文老师特别帅,讲课也特别有意思。

    记得是不到一个月,也不知道大明子是怎么回事,突然又给我们调了位置,这一次,把我弄到左前方去了,而且直接跟一个女生同桌,当时我,我真是没法没法的。

    这段左边是墙壁右边是女生的日子,我反正是不记得了,估计都睡着了。

    再后来,大明子又给我们调了一次,终于,我回到大后方了。

    呜呜……

    大明子这频繁地给我们班里的学生调位置,事前事后谁也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估计是情感上又出现了什么问题,就这么来回地折腾我们,因为到最后,我还是回到我最心仪的地方了,后方。

    后方这里,总是有几位仁人义士给我们提供笑料的:

    第一个就是海生,就是教会我在网上这么下那种小片看的那哥们,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到了高三,突然好好学习起来了,惊的我们一愣一愣的,幸运的是,他坚持了没几天,就扛不住了,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第二位就是仙人了,这哥们来的比较直接,冲击力也挺大,那是一个大雪天的早晨,我他喵的冻的都想把课桌拆了烤火了,这厮竟然就穿了一个线衣一个外套底下只穿了内裤、秋裤、裤子脚上一双布鞋来了,关键的是,人家的外套还不拉拉链,我擦,这他喵的不是明显在嘲笑我们这几只坏鸟不抗冻么,于是,我们几个就暗中联络、一起动手,差点把仙人给扒光了;

    第三位是一个壮汉,由内而外的一个壮汉,他得算是好鸟跟坏鸟之间的那一类吧,不知怎么就给配到最后一排了,火大,尤其火大,而且这哥们很喜欢打篮球,人家也不胡来,就是到体育课的时候拿着篮球去打,高三的体育课就是形同虚设,但人家一个人就是抱着篮球往外走,打完一节课回来上课,就是之后一个星期天晚上开班会,大明子过来找这哥们谈话,这哥们爆了,逮着大明子就打,嘿嘿;

    第四位是个女生,就是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她呢,呵呵,还是说我吧,我是名副其实地坏鸟组里面的一员,还出类拔萃,当然要贡献一点成果了,那一段时间也怪,没什么买卖也没什么事,我基本上都是在教室里趴着,连门都懒得出,正好这女生是走读生,我就让她给我带烟,一块钱四根,在学校对门的店里就有得卖,这女生第一次去给我买烟的时候,那店老板就愣了,然后,这女生跟我说,当时她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还在心里说,你愣什么愣;

    第五位是谁来着,反正有,还很多……

    正如我以上所说,小云山空间里做了一笔买卖回来之后,从开学到寒冬,我真是一件买卖都没有遇到,也算正常,我们县城又没有什么风水问题,不能年年闹鬼闹妖的啊,而且前两年都被我打扫的差不多了。

    或许,是我马先生的名声在外,在鬼怪圈里也传开了,一般的鬼啊怪啊现在都不敢在我们县城这一片露头了,怕魂飞魄散。

    嗯,我想一定是这样。

    高三上半年,好像大家都沉寂了。

    宁红颜,以前动不动就围着我转的,现在也不怎么搭理我了,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就是交流的少了。

    管潇潇,从京城回来就越来越严重了,从根本上脱离了假小子的形态,不再跟我一起瞎混了,转而跟那些女生在一起叽叽喳喳,还逛街、看帅哥什么的,真是受不了。

    老三,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可能是这一年有问题吧,老三上了高三以后,也蔫了很多,时不时地去找贾大师问问二级人类的事,除此之外,再没有一点不寻常之处了,老三都正常了,足矣知道这变化有多么的大。

    帮头儿是早就入了定的世外高人了,贾大师继续研究他的二级人类,三爷和徐怀那边也一直没露面,罗衣和十八爷都没出来,还有,小五……

    能说的情况都说了。

    不能说的情况,就是我跟她了。

    这一年,白繁花也变了一些,以前她都是能躲就躲着我,见了也不多说,但今年,她不仅愿意跟我说话了,还特别来找过我一次。

    我和她虽然认识的很早,也算不上陌生,但说起话来都有点不着边际,就是从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里,我更加确定了,我们两个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或许,那个世界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相信,她也感觉到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有感觉,她也又感觉,尽管有些阻隔,我们俩在一起是谁也挡不住的,但我们俩谁也不能点破,我是考虑着宁红颜帮头儿的事儿,而她则更加忌讳一些东西,从来都是飘飘渺渺的,让我尽可能远离她。

    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有这么歌么,反正那一段,我是听到了,听的心里特别的别扭,听的感怀……

    好在,这个无聊的冬天就快过去了。

    冬天快过去的时候,我的生日也快到了,过了这个生日,我就十九岁了。

    其实,我也感觉到了,连续两年的热火买卖到今年突然就停了,我身边的人和事也都变了,甚至是每一个人都变了,他们当然有他们自己的命运,但他们的命运也映照着我的命运……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到了我过生日的那一天,我特别一个人跑出去了,跑到学校对面民房后面的一个小树林里抽烟,想独自面对我该面对的东西。

    这一天,天气不错,太阳高高地挂着,树上也没个树叶,洒到我身上暖洋洋的。

    只是清冷,太阳底下的清冷,吐出的烟雾也清冷。

    我第一次觉得抽烟是没滋味的了。

    嘶……

    从这一点小小的征兆,我就感应到这一次厄运来的可怕了。

    我是个修道者,却是个更喜欢过日子甚至是过小日子的修道者,最害怕的就是映照着我的厄运,会夺走我日子里的一些东西,那种后果,只有懂得珍贵的人才知道有多可怕。

    早就问清楚了,我是中午十二点出生的,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十点多,到这会儿十一点多,我当然知道厄运来的时候不一定会那么准点,十二点一过也不一定会生什么,但还是想一个人来这里,静一静。

    等着等着,学校那边就放学了,放学时间是十二点十五。

    确实跟我想的一样,厄运那厮是不会跟我明刀明枪地厮杀的,它会来的悄无声息,也会阴狠毒辣的出手。

    过了这一刻,我心里就轻松多了,躺在枯草丛里抽了一根烟,还是没什么滋味。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就回去了。

    “你跑哪儿去了?”宁红颜还是特别注意着我的,也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没有,我就是出去坐了一会儿。”我也不知道宁红颜是否知道帮头儿给我算的这一卦,既然她不说,我也就不说了。

    宁红颜看了看我,没说什么,坐到她的座位上去了。

    我还是有点失落的,换做以前我过生日的时候,宁红颜比我还开心呢。

    到了下午放学,宁红颜还是拿着一个礼物给我送过来了:“给,给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啊!”

    “嗯,谢谢……”在这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和宁红颜远了。

    然后,就没有什么事了。

    晚上放学,我总觉得不放心,想找宁红颜,她在女生寝室,我进不去,那就去找老三看看吧。

    到六楼寝室里找老三,一进门,就把我吓一跳,老三,老三背后怎么……怎么跟着一个黑影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