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八十四章 我败了
    老三动了心,问题就严重了。

    我跟他说贾大师现在的‘二级身体’是徐怀帮着弄的,他就开始捣鼓着我把徐怀弄来,三爷徐怀那边,不都一直是我在联系么。

    早知道老三有这心思,就不急着让徐怀走了,顺手把老三也给升级了多好,但这会儿还真有点麻烦,徐怀可没给我留玉简,我只能捏碎三爷给的玉简把他叫来,可三爷来的时候要是忘了带徐怀了,这事不白瞎了么……更何况,就贾大师这情况,还不稳定,睡着睡着觉又变出一身树枝来也说不定。

    我虽然极力怂恿老三跟我一起走,但还是得为老三的生命安全考虑,于是乎,我就从机缘讲到概率,从昆仑山讲到护城河,从贾大师讲到俺们村里的憨子,总算把老三给拦住了。

    同时我也知道,老三是彻底惦记上法宝袋子里三爷给的玉简了,得看好了……

    老三的问题告一段落了,大家就坐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吃饭。

    其乐融融。

    吃完饭,大家就开始商量事了。

    首先是从重山里带出来的仙草药得送到京城去,还有空心葫芦,其次是五行虫的事儿,从黑云五行虫的情况来看,它们离我们这些人是越来越近了,最后是各自一些杂七杂八的情况,比如说老三要升级,贾大师要研究,我们几个要上高三,我还要面对我的命运。

    商量了一下,兵分两路,帮头儿、贾大师、老三和宁红颜开面包车回家,我和管潇潇带着东西去京城。

    坐了一会儿,大家都分头出发了。

    帮头儿那一路不必多说,我和管潇潇这一路也没出什么事。

    就是,这一次小云山空间一别一见,管潇潇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不像以前那么男孩子似的咋咋呼呼的了,玩的也特别矜持了,看上去,是个大姑娘了。

    开始我以为管潇潇是憋着给我来个大变脸什么的,但一直到下火车的时候,管潇潇还是那么温温柔柔的,真让人受不了。

    “管潇潇,你没事吧?这又是玩什么呢?”我不大喜欢这样的管潇潇,还是跟喜欢以前那个假小子。

    “我温柔点不行啊?!”管潇潇也知道自己变化挺大,学着以前的语气,却没有以前的韵味了。

    “不行,你也得为我考虑考虑吧?!”我跟她开玩笑说。

    “你……”管潇潇马上瞪眼,气的都说不出话了,愣了一会儿,才给了我一下子:“你都有宁红颜了,我还为你考虑什么,受不了走人,我可没工夫搭理你!”

    “嘿嘿……”我放心了不少,通过挨这一下子知道,管潇潇本质上是没有多大变化的。

    “四儿,姐们儿,在这儿呢!”又是小村来接的我们。

    听了吧,不是我一个人觉得管潇潇假小子,小村跟管潇潇只在上个暑假里认识了没几天,就已经叫的那么热乎了。

    “哥们,牙又长进了啊!”我知道小村能说会道,什么都扛得住,玩笑也开的特别揭短。

    小村也知道我和老三这一类的人不好惹,不能以正常的规则度之,还是冲我笑着:“四儿,你就笑你哥吧,哥这牙口还不是小时候嚼东西喂你弄的,长兄为父就应在咱哥俩身上了,以后你……怎么啦,姐们?”

    小村也马上注意到了,一年没见,管潇潇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怎么啦,怎么啦,你们俩这话多的,快走吧!”管潇潇好像不大愿意跟我们在一块,上来就喊。

    我和小村马上蔫了,老老实实地出站,赶紧找车,陪同管大小姐回家。

    路上,小村就不多说话了,我也在愣愣地想着,不就是这一个多月么,管潇潇在小云山空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帮头儿和贾大师是挨不上边的,十八爷连我都不愿意搭理,何况是管潇潇,那么就只剩下老三了,老三,这个人是无法推测的。

    难道,老三跟管潇潇之间发生了什么!?

    也只有老三了,我想了一会儿,忍不住去问管潇潇:“是不是老三跟你?”

    “什么跟我,我跟他能有什么事!”管潇潇的话都带刺儿。

    感觉,也不是老三。

    但我也不想再碰钉子了,路上就没有再说什么。

    三个人就这样默默地来到了宗家小院,宗叔儿不在家,小村招呼我们,其实,我都快把这家当自家的院子里,熟门熟路,管潇潇上一次来的时候看什么都新鲜、饶有兴趣,今天直接就到她自己的房间里坐着去了。

    “啥事啊?”小村还悄悄地问我,以为我们这一次去重山发生了什么事呢。

    “不知道啊,没有啊,进去以后,她们就留在里面了,我和宁红颜出去做买卖……”我是真糊涂了。

    上午到的,中午管潇潇都没出来吃饭,下午我扛不住了,在屋里睡觉。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我从屋里出来,才见到管潇潇了,宗家爷俩离的远远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我过去打了个招呼,回过头来又看管潇潇,不对,还是不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她不会这样的,忧郁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我又偷偷地跑过去问她:“你到底怎么啦,有事说话啊!”

    “……”管潇潇看我认真了,也没那么多刺儿了,沉默了一会儿,悠悠地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好像在重山里那几天,突然就长大了,你知道女孩儿长大的感觉么,就是不能没心没肺了,心里多了一些优柔寡断的东西,是忧愁吧,真是的。”

    这话说的,我怎么会知道女孩儿长大是什么感觉呢?老三才知道那!

    看这意思,是瓜熟蒂落的自然现象,那就没我什么事了。

    不过,我长大了吗?

    “哦,那你坐会儿吧,我去那边看看,快吃饭了。”我可不想在这儿听她讲女孩儿的什么心思,被影响了怎么办,想溜走。

    管潇潇却一把抓住我:“你这个人,给你说知心话呢,走什么?坐这儿,我还没准备好接受长大这些东西呢。”

    知心话?

    你没准备好,我就准备好了?

    再说我也不能为女孩儿长大的心思做准备啊,大姐?

    我内心里是拒绝的,但真就坐着没动,说到底还是好奇,管潇潇以前那么爱玩的一个假小子突然长成大姑娘,这种变化可比什么化学实验要精彩的多,听听也无妨嘛。

    犹犹豫豫,凄凄惨惨戚戚。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反正我是听着听着就听糊涂了,女孩儿的世界,果然怪异。

    而管潇潇根本不管这些,只是断断续续地跟我说着,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坐了快一个小时,管潇潇才好了,我反而迷茫了,我得算是个半大小子吧,万一哪天也长大了,怎么办???

    有了这一次的倾诉和聆听,这一次的京城之行的基调就定下了,腻腻歪歪,惨惨兮兮。

    管潇潇当假小子的时候能把人折腾的够呛,这突然来女孩儿心思了,把我、小村和宗叔儿三个老爷们都打败了,你说这。

    反正一直到我们回去的时候,我还飘飘忽忽的,正好小村有点事,就没来送我们,到火车站里见到那么多人,那么热闹,我的心情才算好了点。

    管潇潇的情况好像也稳定了,头发还是那一头的披肩长发,但那张脸、那双眼睛,都不一样了。

    带着钱回来,先到帮头儿家里,仔细算了算,这一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啦,我们这些人好像都变了,帮头儿还好,贾大师这不升级了么,性格都变了,尤其是我们四个小的,都开始考虑自己的责任和未来,好像突然就被谁把青春的尾巴给剪了似的……

    在帮头儿家里呆了一天,我和老三就该回家了,贾大师变好了也是个事,竟然要开面包车去送我们,直接让我错过了看看那个棺材屋的机会。

    棺材屋里,有我的一份思念和隐忧在呢。

    贾大师开车把我们俩送到村里,我就留在家里跟父母说话了,等收拾的差不多了,才去老三家看了看,这才想起来,贾大师跟老三家是正经的亲戚呢,这会儿,老三他爹正拉着贾大师在那儿胡侃呢,老三在一旁叽叽歪歪、翻白眼。

    “你咋啦你?!”老三他爹很快就注意到老三的异常动向了,马上瞪眼,问他。

    按武力值来说,现在的老三是完胜他爹的,可老三再牛也不能逮着他爹收拾啊,一般情况下,他是不能找他爹报仇的,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我咋啦,老老实实干点啥也不行啊……”

    老三回了一句,蔫蔫地走了,估计心里还想着,他要不是我爹就好了,哪怕是个叔叔大爷呢,我都可以名真言顺地揍他一顿。

    “嘿嘿,想着怎么收拾你爹呢?我告诉你啊,儿子收拾爹可是忤逆之罪,在古代,官老爷问都不用问,就能把你给办了!”我笑嘻嘻地劝老三。

    老三心里肯定窝着火呢,瞪眼回道:“咋地,你想跟我谈谈二十四史啊?!”

    好吧,我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