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九章 短发女孩儿
    水里一个海袍子(贝),磨了一颗珍珠,那这颗珍珠属于什么?

    摩擦不仅生热,还可以生火,海袍子虽然在水里,珍珠也生在水里,但它是属火的,火。

    我碰到的鱼阵怪物也是遵循着这个道理,它虽然生在水里、长在水里、悟道于水里,但它真真正正地是属火的,当然,它的情况是特殊的,一般水里的家伙就是女鬼王那一类的,也都是属水的。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群弄出了那么一个属火的鱼阵怪物,让我这个分不清方向、也记不住五行相克的、尼玛活该就在五行上悲催的人给遇到了,我真是郁闷到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说活该,就剩下用脏话来问候自己了……

    尤其是这个活该。

    鱼阵怪物既然属火,我的元水绕城肯定是克它的。

    要是从一开始我就专注于用元水对付鱼阵怪物,说不定分分钟就把它给收拾了。

    而我呢,一直坚持着土克水的原理,心里美滋滋地想着把鱼阵怪物弄到土里解决了,结果就是,我差一点就被鱼阵怪物给解决了……

    所以说,有时候我的这个命运啊,怎一个‘悲催’了得。

    但,我还想最后确定一下:“我要是用三爷给我的元水对付它,是不是早就把它解决了?”

    “呵呵……”徐怀早就看出来我已经后悔成孙子了,没有再打击我,但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是的,你应该早就用元水来对付它的,问题就简单了。

    “……”我转过头,揉了揉眼睛。

    “哎呀,你们说什么呢?怪物不是都打死了吗?现在菜园那些人,还有附近村里的人都在这儿举行公祭呢,对了,人家还说了,等你好了,一定要请你过去呢!?”宁红颜可能是想鼓励鼓励我,就这么跟我说。

    我转回来,看看宁红颜,心里那个滋味啊,五内俱焚的,是,在不明情况的人看来,我是很厉害的很牛X的很玄幻的解决了害死菜园那么多人的神人,堪称现代传奇,而我自己,还有徐怀这类高人都是清楚的,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竟然把水克火给弄成了土克水,还差点弄死自己。

    办了这么一件悲催事情的人还怎么有脸去面对人们的赞誉和感激呢???

    “去吧,咱们去看看。”徐怀当然不是为了那点虚荣,一则是想让我重拾信心,二则也是为了那些死难者的亲属考虑,这件事一件走到了这一步,就让他们安心地过了这个坎儿吧。

    “嗯……”人家都特别邀请了,我要是再不去,那就更丢人了,起来活动一下,走着。

    这时候,徐怀的神魂之力就体现出来了。

    在泥土里被鱼阵巨鱼捅了一刀,我的三元神户几乎要崩溃了,但现在,更胜从前。

    只是我的法力又有点欠缺了,不太能融合进这个四元神魂了,但不像以前那么有拖累的感觉,好像我的四元神力已经把法力这一块给剔除出去了,有法力没法力都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四元神魂已经强到一个层次了,可以独立了。

    这也就是完完全全的修为,一个非主流修道者在几多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主流修道者梦寐以求的至高修为,真的就是一件阴差阳错的事儿。

    我还是很高兴的,呵呵。

    简单适应了一下,我就可以出门了,跟着宁红颜和徐怀一起往外走。

    为什么是跟着,心虚呗、要脸呗,人家不知道我丢人,我还不知道么,出去的时候就别人五人六的了。

    三个人刚走到院子里,大门拐角,短发女孩儿急匆匆跑过来了。

    “哎呀,你醒啦!”短发女孩儿这一次见到我,真的事笑颜如花,崇拜的不行不行的,喜欢的不行不行的,而且在她的观念里,我根本没有超出凡人的范畴,只是一个会作法的高中生而已,所以,她急匆匆就跑过来,一下抱住我的胳膊了:“你没事了吧?”

    “没事了,没事了,不用,呵呵。”我想以我的个人魅力,不用法力啊三元神魂啊那些东西就是能吸引这个短发女孩儿的,但这时候,也没什么底气了。

    何况,宁红颜和徐怀都在一旁站着呢,我不能太庸俗了。

    短发女孩儿肯定是为之前把我当成骗子的事儿有点歉意,这会儿扶着我,是想表达一下她的歉意,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年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能成功了就是帅啊:“哎呀,你刚起来,我扶着你吧,你别动了,我扶着你走!”

    “不用,真不用,我没事儿了。”我没有找到舒适的感觉,净剩下别扭了。

    徐怀对这些事肯定是无所谓的。

    宁红颜却受不了短发女孩儿和我的这种亲昵互动,从一开始她就发觉了,我看这个短发女孩儿的眼神,有点亮。

    “你扶着他慢慢走吧,我们先过去看看。”宁红颜说的肯定是气话,但语气不是那么明显。

    “好,你们先去吧,我扶着他!”短发女孩儿根本就没听语气,完全把这话当成是正常的了,还要让宁红颜和徐怀先走,她想干什么?

    “那我们先走了……”宁红颜悠悠地说着,带着徐怀走到前面去了。

    今天可是在真人面前,我已经丢过一次人了,紧跟着又要丢一次人?

    我真的是忍不住看了看短发女孩儿,姑娘,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啊,你不至于这样吧……这样就这样吧,我就破罐子破摔了,谁愿意笑话就笑话去。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短发女孩儿身上就是有这样的气质,虽然不多,仔细看和接触的时候,会发现她跟别的女孩儿没什么区别,但感觉总是多了这么一分的。我之所以从一开始就特别注意了短发女孩儿,就因为这点感觉。

    通俗上来说,她很漂亮,后来我把她的脸换算到如今一些女明星网红的脸上,反而觉得她更漂亮一些,那些女的脸上都抹的太多了,搞不好还动过刀。

    我不想也不会跟这个短发女孩儿发生什么,只是想多欣赏一会儿,没有什么大错吧。

    短发女孩儿扶着我往菜园那边走的时候,不仅嘘寒问暖,还美目兮兮:“你身上疼吗?”

    “不疼。”我的欣然是出于自然的,没什么可掩饰的。

    “那你想喝水吗?吃点啥不?”短发女孩儿也正是这个年纪,能感觉到我的欣然,也欣然接受了。

    “不用,我没事了。”我看她的笑容看的久了,就往下,额不是往上移了一点,看看她眉梢、秀发。

    我相信,十七八岁那个时候,有一些男生看女生,不是看身材什么的,就是看看她的笑容和秀发就够了。

    甚至,只是弯弯的眉梢。

    “那个金色的人是不是你啊?你当时还跟我们说话了记不记得?你太厉害了,把那么大一个怪物都杀死了,哎,那些鱼是怎么回事,从地下翻上来的时候,都死了,被太阳一晒,好香啊?那为什么后来它们都消失了?”短发女孩儿当然也是觉得这些事是很神奇的。

    “额,是我,那些鱼,哦,就是它们聚集到一块组成的怪物,看着吓人,其实也没什么。”到了人家考验我的时候了,我必须装的高深一点,好把她迷住:“世界上的东西都是有两面的,最丑陋邪恶的一面过了,就是美好的一面,可能美好到你都不敢相信、无法理解,那些怪鱼被太阳一晒就死了,散发出的香味就是它们最美好的一面。”

    “哦……”短发女孩儿果然被我迷糊了,更加崇拜我了,看着我笑了笑,面带羞涩,通俗易懂的。

    “你今年高几了?”我想跟她联络联络,以后当个笔友什么的。

    那时候,笔友还是很流行很神秘的。

    “我高考完了,志愿也填了,就等着拿通知书去外地上大学了。”短发女孩儿还从没说过她的情况,也没打听过我的情况:“你呢,高考了吗?”

    “还没有……”我心里有点虚了,不是我太笨,真的就是地理位置所致,人家跟我一样大都高考完了,而我呢,八岁上小学,到现在还没上高三,完全是因为地处偏僻呗。

    “哦。”短发女孩儿估计也是想以后跟我联系联系,但这样的前提下,就不好再往下说了,只是问道:“你在哪里学的这些,这世上还真有什么道士?”

    “有,道。”人家都考大学了,我就不想太误导了,只是简单说了两个字。

    短发女孩儿没听懂,但也不在乎了:“真是要谢谢你,给菜园那么多人都报了仇,也帮着他们讨回了一个公道,还有,我姐姐的病也好了,其实,菜园很多活着的人跟我姐姐的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不出现,他们这辈子可能都得活在阴影里了,真的要谢谢你。”

    “没事儿,这也是我应该做的。”碰到好说话的人的时候,我就想给他们解释解释,其实,我们这些捉鬼界人士是不用谢的,反过来应该谢他们,是因为他们先遭受了苦难,才有了我们的功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