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八章 第四位大神
    鸟大姐、虎哥、老鳖出来的时候,我是没看到的,只是感应到了。

    而感应到的画面让我脚底板都凉透了,因为我的元力耗尽,这三位大神没有足够的支撑,好像身体都没完全,就急匆匆的跑了。

    就是在我死在顷刻的情况下,这三位从禁制里出来以后竟然还是不管我的死活,只冲着五行虫所在的地方去了,真的,这年头都不讲什么感情了……

    奇怪的是,我好像感应到了第四位大神的存在。

    鱼阵巨鱼从后面给了我一下,好像是把我的三元神魂给穿透了,又在我的三元神魂里汲取着什么东西,这一刻,我的意识急急速飞转而模糊的,甚至都分不清现实与梦幻了。

    我当然希望在这个时候别管什么大神不大神的,哪怕他是个过路的恶鬼,只要能把我从鱼阵巨鱼的手里救出来就行,可能是出现幻觉了吧。

    哪有那么巧合的事,除非是三爷他们几位凭空出现,要真是第四位大神来了,那可真是老天爷怜惜,舍不得我了。

    是他么……

    三元神魂毕竟不是我的真身,意识消弭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想一些东西,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我就这么去了。

    后悔都来不及,是什么概念。

    嘶……

    没有什么可意外的,我还是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回到王叔的家里,躺在西屋的床上了。

    饶是这一刻,在我经历了一番生死之后,我冷静了一下,随后脑子里想的还是庸俗到不能在庸俗的东西,哦,这就是那个短发女孩儿的房间吧,不错哦。

    X……

    “红颜……”伤病中醒来,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的滋味是很可怕的,好像自己根本不是活着,我急着喊这一声,是想找个人来看看我,以证明我还活着,如此,我才能找到活着的感觉。

    而喊了红颜的名字,几乎是下意识的,哪怕我的脑子在这一刻还没有那么清醒,我估计我还是会喊出红颜的名字。

    不知什么时候,宁红颜在我的生命里已经不可或缺了。

    这,很重要。

    我喊了一声,院子里就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宁红颜来了,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满心的期待来了……那种炽热的眼神,在宁红颜从我的生命力离开以后,就再也。

    “你醒啦,没事了吧,要不要起来……”宁红颜有点笨笨的,像我这样的情况,能醒过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什么都不需要了。

    “不用。”我只是愣愣地看着宁红颜,强忍着心里那一点柔软,生怕自己做出什么懦弱的事情来。

    顿了一两秒钟,我就找到活着的感觉了,马上就问到:“我是怎么到这儿的?”

    “是他救了你。”宁红颜肯定地说。

    “谁?”我以为在最后那一刻,我感应到的事错觉或者幻觉,没想到真有这么一个人。

    “徐怀……”宁红颜既是在告诉我,同时又是在叫一个人。

    不一刻,一个年级与我们相仿的大男孩进来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什么的,我基本上同意,其实意思还没那么明确,当两个人的眼睛对上时,人与人之间的一些隔膜也就是那种生疏的窗户纸就被捅破了,心意自明。

    我不知道他看到我的眼睛时是什么样的,但我看到他的眼睛时,只认认真真地想到了两个字——母爱。

    真的一点儿都不夸张,我知道对面是个男的,模样周正,英雄神武,但我就是看到了,母爱。

    真的没有搞错吗???

    因为传统的一些观念,我从心底里往外冷了一下,不敢再看对面这位了,只是眼神下垂,感激地说着:“谢谢你了伙计,谢谢你救了我。”

    救命之恩,真不是小事,在任何时代都不是小事。

    “没事儿。”徐怀只是眼神里带着母爱,本人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没有十八爷罗衣那样冷酷,也没有三爷那样随和,平平常常,很一般的性格。

    “你是?”在这个时候赶来救我的,肯定是三爷他们一流的了,我本能地就想到了第四位大神,同时,我也想到了一件事。

    三爷整天慈眉善目、嘻嘻哈哈哈的,随和吧?

    那下手的时候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含糊,他老人家对敌的手段,堪称恐怖至极。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就这位徐怀兄的作风,马上就可以想到,在生活里做朋友的时候,他真的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到了开战的时候,他远比你能想象到的要恐怖的多。

    在一瞬间,我就感觉到自己弱爆了,我这儿打来打去还是没脱离了老三之流的层面,一有点事就咋咋呼呼、红着眼硬拼,毫无技术层面可言,没什么长进,但人家呢,好像从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这么高端了,差距不是一点儿半点。

    “我叫徐怀,也是第四位。”徐怀可能是不想让宁红颜觉得他太另类,介绍自己的时候用了个暗号,第四位,我明白。

    “第四位什么?”宁红颜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转头就问。

    徐怀冲着宁红颜笑笑,他是想让宁红颜来问我,由我来决定是不是告诉她四大神魂的事儿。

    宁红颜马上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言行逼供的意思。

    “哦,他跟三爷他们都是师兄弟,一个山上下来的。”别的本事没有,顺嘴胡邹的本事是天生练就的,我顺口就给宁红颜解释了,眼睛还是看着徐怀的,第四位大神,这就没问题了。

    青龙神魂,五行属木,木主生,怪不得他眼睛里都是母爱呢,嘿嘿……

    “你们都是从什么山上下来的?怎么都神神秘秘的?你会啥啊?”到现在,宁红颜还没把罗衣十八爷三爷他们的情况凑到一块呢,更没有往五行四神魂上想,跟她比,我的脑子还是好了很多的。

    “我们是从首山上下来的,我会,朽木发芽。”徐怀也真是太客气了,其实他的本事就应该是起死回生,这不,已经在我身上实验过了。

    在宁红颜和徐怀交谈的时候,我又开始奇怪了,第四位大神赶来救了我,这没什么不合理的,按照青龙神魂的能力,他应该把我完全医治好了才是,怎么从醒过来到现在,我都没太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呢,是他的修为太高了,还是我?

    嗯!!!

    不说了,啥也不说了,除了感激,就剩下感激了,我发现,我背上的禁制已经补充到第四位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魂之力,齐了。

    我不是感应不到,而是我还没有开始掌握这个层次的元力,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手握风云,脚踏天地啊。

    大爷的,怪不得千百年来那么多人都想修仙,这滋味。

    然而……

    不是四大神魂么,我背上的禁制怎么还缺一个?

    难道世人对古代神话的记载有残缺,是五大神魂,不是四大!?

    管它几个呢,反正找这种趋势,我填满背后的禁制是水到渠成的事,不用多想,等着就是了,只是心里那个激动啊,第五大神魂是怎么!!?

    不能多想了,不想了,还是想想眼前的事儿,我突然就想起来了:“徐老哥……”

    到底是第四位大神啊,前面有三爷和十八爷,我不能把人家的辈分给拉下来了,可是,他跟我年纪差不多,我要是叫一声爷,肯定会有误会的。

    实际上,这个徐老哥的问题也不小,叫哥就叫哥,加上一个老字就比较令人费解了,好像人家徐怀是鹤发童颜似的,实际上也真是。

    宁红颜倒是没有太蒙圈,毕竟三爷十八爷他们俩的辈分在那儿摆着的。

    “叫我徐怀就行。”徐怀根本就不在乎这点虚礼。

    “嗯……”我好不容易见到一位大神,难免激动啊,也知道人家忙,事情多,生怕一句话不对把人家气走了:“我是想问问,哎,是不是你收拾了那个鱼阵巨鱼?”

    “是。”徐怀收拾那个鱼阵巨鱼,根本就是举手之劳的事儿,不费吹灰之力。

    “那个家伙是不是属水,既然属水,身上又带着许多鬼煞之气,为什么我把它引到土里之后,它一点事儿都没有呢?这不对吧,以前我也对付过几个属水的家伙,都好使啊?为什么这个鱼阵巨鱼就不行,它身上有什么法门吗?还有,在我对付它的时候,它为什么还变强了,却没有解开第三形态?”我真正郁闷的是土克水的问题,好不容易记住了一次,也早就准备好了用五行相克对付它,到时候竟然他喵的不管用了,这很伤人的。

    因为我问的比较快,语气也比较激动,徐怀都没分辨出重点来,愣了愣神,重新问了我一遍:“你说什么?”

    “我,我就是想问问,在我对付那个鱼阵巨鱼的时候,为什么五行相克的原理就不管用了?”在真神面前,我还是保持着谦虚有礼貌的,不服不行。

    “哦。那个鱼阵不属水,属火。它也没有第三形态,只是跟你打斗过程中,吸收了你的火焰,所以变的厉害了一点儿而已。”徐怀悠悠地跟我说。

    “……”我要哭了,心里在流泪,真的,我曾经天真的以为五行相克的这个坎儿我已经跨过去了,没想到,我他喵最后还是栽在这上面,完了,没希望了,啥也别说了。

    “四儿?”宁红颜都被我这表情给吓住了,还以为我旧病复发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