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七十一章 推测
    王叔开着车去接人了。

    院子里,短发女孩儿带着她弟弟玩,不一会儿,宁红颜就过去跟她说话了。

    两个女孩儿年纪差不多大,但好像话不投机,聊了没几句,宁红颜就蔫蔫地回来了。

    “你们聊什么了?”我一直对女孩儿的话题比较好奇,有些女生,天天都在一起,总也想不明白她们在一起也不打篮球不吹牛的都在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了聊。”宁红颜曾经给我解释过一次,说女孩儿跟男孩儿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就是在一起玩一起聊天呗,没什么特别的,今天,懒得给我说了。

    要不是又是,我非得找宁红颜问个清楚不可,但今天也不行,还是留作以后吧。

    太阳起来了,宁红颜就到屋里坐着去了。

    我在门口坐着久了,就起来动了动,在院子里走了走。

    “哎,你真的会抓鬼啊?”短发女孩儿也早就盯上我了,听她这语气就知道,根本不相信我会捉鬼,也可能是我之前元神出窍的时候没弄出什么动静,跟以前他们家请的先生都不一样,就更让她怀疑了。

    “会。”这里必须实打实地说,短发女孩儿很漂亮,气质也不错,是我偏好的那一款,这会儿跟她说话,享受是大于目的的:“菜园的事儿,你还知道点什么?”

    “没什么啊,我也都是听我姐说的……”短发女孩儿特别打量着我,换了个话题问道:“我听她说,你们还都是学生,学生怎么跑这儿来抓鬼了?”

    “上学也不耽误我捉鬼啊,这不是暑假么!”我一见到女的,脑子就容易短路,一时间没领悟她问这个问题的深意。

    “暑假你们就出来抓鬼了?”短发女孩儿追问道。

    “嗯……”我以为她就是平常地跟我聊聊天,还是想把问题放在正事上,就问她:“那你有没有听你姐姐说过什么特别的事儿,只要特别就行,事大事小都没关系,可以跟我说说。”

    “没有,一会儿我姐回来了,你问她吧。”短发女孩儿很随意地回答着,突然又问了一个问题:“你在学校里学习肯定不好吧?”

    “……”这个问题把我问的一愣,我的学习成绩以前还行现在是倒数了,不过这跟她跟眼前的事有什么关系?

    考虑了一下,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了,原来,她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我说什么都没用了。

    忘了忘了,这就是女孩儿的奇怪思路,笃定。

    见我这样的反应,短发女孩儿更加笃定了,开始信誓旦旦了:“一会儿我姐来了,你别乱问,再吓着我姐了,这件事你能办就能办,不能办也别乱来,我们家请你也就是请个心安理得,你明白吗?!”

    “……呵呵。”出道以来,我还没有被人这么笃定地否定过呢,还以为这个漂亮而有气质的女孩儿会有一些不凡的见识呢,看来,是我想太多。

    “笑什么?”短发女孩儿不高兴了。

    “没什么。”竟然被一个女孩儿这样的质问、否定,看来鬼村这件事,我是非办妥不可了。

    短发女孩儿觉得自己把话说明白了,就带着她弟弟到一边玩去了。

    我一转身,宁红颜坐在门口看着我呢。

    院子就这么大点地方,刚被短发女孩儿给否了,我也不能再在这里站着,只能朝着宁红颜过去了。

    “你跟她聊什么了?”宁红颜美滋滋的,故意用古怪的语气问我。

    “……还不都是因为你,跟她说我们都是学生干什么,你怎么不跟她说说我师父和三爷他们的事儿啊!”我真的是恼羞成怒了,开始埋怨起宁红颜了。

    “哼……”宁红颜才不接我的话茬呢,只是嘲笑我。

    “是是,我是吃了闭门羹,被人给撵回来了,你不也是一样么?!”我急着辩解道。

    “这女的也真是的……”也就是在我身边,要不然,宁红颜的脾气大着呢,跟那个短发女孩儿吵一架也说不定。

    看到宁红颜这样,我就笑了,不一刻,她也跟着笑了。

    我们终于达成了一个共识,这个短发女孩儿,不是说善茬儿!

    又等了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三轮车的声音,车停在门口了,紧跟着,王叔就领着一个比我们大几岁的年轻女人回来了,这位就是他家的大闺女,玲子。

    一眼看上去,没什么奇怪的,但仔细看,就会发现玲子的神色里是藏着一丝恐惧的,这种恐惧在平常没什么,一旦发作或者给一点点刺激,整个人可能就崩溃了,人在崩溃的状态下,就是疯子。

    王叔把玲子领到了西屋短发女孩儿的房间里,一家人在屋里说了一会儿话,王叔才出来了。

    “先生,你要问什么,要不,我们帮你问吧?”王叔很紧张。

    “我不问了。”看到这样的人,我也很紧张,不敢冒险了,就对宁红颜说:“你进去吧,随便跟玲子姐聊聊就行,听她说说菜园发生的事,只要说点不正常的情况就行,别的,不用问。”

    “嗯……”宁红颜的眼力也不一般,看出来那位姐姐不能受刺激了。

    王叔见我们这么理解,也不进去了,只让宁红颜进去,几个女的在里面说话。

    外面只有我和王叔站着,王叔也不说话,只是递给我一根烟,我接过来就点着了,边抽烟边想着那家伙的事儿。

    它既然都下毒手了,一下要害一个村子的人,为什么又会放人逃生呢?

    以它的实力,害死全村的人应该是没问题的啊!?

    除非……

    宁红颜在西屋里聊了好一会儿,都到了下午了,才从西屋里出来了。

    见宁红颜走到我这边,王叔就急着回到西屋里去了。

    “怎么样?”看宁红颜的神色,就知道玲子在聊天的时候,也很可怕,但我还得问。

    “你等我想想啊……”宁红颜也知道办事要紧,顾不得跟我说玲子的情况了,只是回想着刚才的谈话,想从里面挑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她说的情况,跟之前她爹说的差不多,只是更细致一些,总说谁家哪个人死了、村里哪个人死了、死了多少人,嗯,除了这些,说的最多的就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水了,说那些水来了就出事了,还说水里有鱼。”

    “你不要着急,慢慢想想,想到什么就说。”我也不知道宁红颜都听她说了什么,反正方才她说的这些都没用。

    “嗯……”宁红颜不着急了,低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一句:“她说了一句,村里人死的时候,身上都烂了,还变颜色什么的。”

    “烂了……变颜色……”逃命出来的人,问那些尸体是没用的,倒是死前的这一点是个新情况,根据这两个词,我很自然地想到了‘中毒’,从地下冒出来的水是没有毒的,别的东西,就是那些怪鱼了,难道是那种鱼有毒,攻击人了?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单是地下湖里的鱼有毒攻击人,那那些阴气是怎么来的!?

    见我不说话,宁红颜就在一旁等着。

    之前我刚刚想到了有人逃出来的疑问,加上这个‘中毒’的疑点,那家伙的实力可以重新做一个推算了,可能它不是很厉害,只是害人害的很怪,是那些怪鱼,或者是那些怪水草?

    “你再进去跟她聊聊,说说那些怪鱼和那些怪水草,看看她说什么。”我突然间感觉到了什么,以前的方向,可能都是错的。

    “哦……”宁红颜又走进西屋了。

    等了一会儿,西屋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宁红颜出来的时候,王叔王婶儿也跟着出来了,时间不早了,他们又忙着做饭了。

    这一次我也不问了,只等着宁红颜说。

    宁红颜为难了:“她说,那些鱼也没啥怪的,刚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他们村里还有人抓着吃了呢,吃了也没事,就是那些水草,没见过,王叔他们也说没见过这样的水草。”

    “嗯。”我知道宁红颜面对受伤者的时候特别的小心,也不难为她了。

    过了一会儿,吃中午饭了,他们一家人在西屋里吃,我和宁红颜还是在堂屋,吃饭的时候,我都没怎么动筷子,一直在想问题了。

    玲子说的一些情况,倒是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但只是这样凭空想下去,我还是想不出个头绪来,明显感觉到脑子里这条路就堵死了,转而,我就换了一个方向,不想那些鱼了,想那些尸体。

    棺材封好了,没来得及去埋,但尸体肯定是在里面的,在我掀开棺材盖查看的时候,该有的尸体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鱼爱吃的水草,而没有尸体的棺材里,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的,尸体和水草,鱼吃水草,鱼吃尸体?!!

    要是那些怪鱼把人害死,让尸体变成水草,再吃呢……那些鱼的怪模样,见到我时的反应,身上带着的邪气……那些水草的古怪根茎,惨白的岂不如骨头一般……

    “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