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七章 谁吃了尸体
    “咔吧……咔吧……”

    首先选的是一副封好的棺材,这些棺材在这里存放的时间不短了,我轻轻一用力,就能把棺材盖连带着棺材钉一起拉起来,慢慢地错开一条缝隙,往里面一看。

    同样是空空如也。

    棺材里什么都没有,只是长期泡在水里,棺材底已经腐烂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长在水里的一些水草,水里确实有鱼,棺材里的水草大都被啃的光秃秃的了,少见绿色。

    咋一看上去,这确实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可我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自己想不通,就问宁红颜:“你看出什么了?”

    “什么?”宁红颜还反问我,估计她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你再看看,我就是觉得这口棺材有点怪,但不知道怪在哪里。”我相信旁观者清,还是让宁红颜看看。

    宁红颜往棺材里认真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啊,就是水和水草,棺材在这里摆放的时间长了,就这样呗。”

    “嗯……”宁红颜也这么说,我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咯吱……咯吱……”

    不管有没有发现什么,在事情完全弄清楚以前,我还是让棺材保持原样的好,就把棺材盖又盖回去了,那些棺材钉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就没有管它们。

    这还只是西头的一家院落,跟着,我就背着宁红颜到另一家院子里去了。

    这家院子里也有一口封好的棺材。

    “咔吧……咔吧……”

    到了这口棺材前,我一点都没有犹豫,伸手就把这口棺材的棺材盖掀开了。

    往里面一看,跟前边那个棺材的情况差不多,棺材里也没有人,棺材底腐烂了,灌满了水,长了一些水草,水草被鱼吃了不少。

    还是那个问题,我总觉得这口棺材里的情况也不对,就转头看看宁红颜,想再让她帮着看看,看能不能从一个行外人的角度,发现什么问题。

    “怎么啦,这个棺材不是跟刚才那个一样么?!”宁红颜明白我的意思,也认真看了一会儿,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现,但周围的阴森之气是肯定的,我有点着急了,背着宁红颜直接跳到了另一户人家里,这家的棺材,也是摆在院子里的。

    低头一打量,就知道这口棺材是没有用过的,连楔子都没有装。

    前边掀开了两个封好的棺材什么都没有发现,突然见到一口没有用过的棺材,我反而谨慎起来了,慢步走过去时,还提醒了宁红颜一声:“你小心点。”

    “怎么啦,棺材里面有东西?”宁红颜小声的问我。

    “不知道……”我被这些棺材弄的有点糊涂了,慢慢地上前,缓缓地打开了棺材盖,再一看。

    还是一些水和一些水草。

    嘶,这可奇怪了,棺材都在院子里摆着,不管有没有用过,里面都没有尸体,只是一些水和水草。

    这一次,宁红颜不再等我示意了,主动地往棺材里观察了一会儿,有了点发现:“哎,你看,这里长的水草跟那两个棺材里的水草不一样啊,好像……”

    “好像什么?”她这么一说,我也意识到了,这口棺材里的水草跟那两口棺材里的水草确实不一样,这口棺材里的水草杂乱而丰茂,好像没有被鱼吃过。

    “没什么。”宁红颜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就问她:“你是不是觉得,这口棺材里的水草太杂了,而且没有被鱼吃过?”

    “对,对,这里的水草确实没有被鱼吃过,你看它们长的多旺。”宁红颜马上也这么说,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可能这里长的水草鱼都不喜欢吃吧,所以才没有吃它们。”

    “嗯……”本来想着宁红颜顺着这个思路能想到点别的,没想到她马上就给出解释了,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别处。

    “哗啦……!”

    “哎,你看,那屋里有鱼在吃饭哎!”

    “看到了……”

    我背着宁红颜在棺材旁边站着的时候,堂屋里突然传来了有鱼游动的声音,宁红颜马上发现了是鱼在屋里吃水草,喊了一声,我以为她又是在展露她的小心思,就没在意。

    “你带我去看看呗,我看看这里的鱼是什么样的?!”宁红颜一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鱼身上,乐呵呵的。

    “鱼还有什么样的,不都一样嘛。”我已经有点来气了,第一次带着宁红颜进入‘案发现场’,没想到她还这么‘天真可爱’的,我这儿办正事呢,关乎人命的正事。

    “哎呀,你就带我去看看吗?!”宁红颜的玩心肯定是上来了,非要让我带着她去看看屋里的鱼不可。

    “嗖!”

    我拗不过她,身影一闪,就带着她到了堂屋里了。

    这里确实有一条鱼在吃水草,不过那条鱼的反应也很快,我们刚到,它就急速地游走了。

    小时候我没少在坑里河里抓鱼,夏天洗澡的时候也摸过人家养的金鱼,觉得这条鱼的反应是很正常的,人来了,它可不就走咩。

    “在那儿呢,那儿……”宁红颜越说越来劲儿了,非让我带着她追那条鱼不可。

    “行了!”我终于忍不住吼了她一声,没看到这里那么多棺材么,整个村子的人都不见了,多大的事儿啊,还在这里看鱼,同时,我也发现了,这屋里也有一小片跟封好的棺材里一样的水草,刚才那条鱼,就是在啃食这些水草。

    宁红颜被我吼了一声,彻底老实了,蔫蔫地趴在我的背上,不说话了。

    我就站在堂屋里看着这一小片水草看,边看边想,家家户户一下摆了那么多棺材,整个村子的人也不见了,看来这个村子里出的事很邪门,邪门到都过去那么久了,村子里的阴气仍然不散,那这里长一些奇怪的水草,水草又养着一些奇怪的鱼,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不是鱼,也不是水草,问题的关键,肯定还在那些棺材哪里。

    想到这里,我又背着宁红颜出去了。

    把院子里这口棺材盖好,我背着宁红颜到其它院子里看了看,几乎把所有的棺材都翻了一个遍,又到那些没有棺材的院子里仔细翻找了一下,得到的信息,还是之前那么多,这个村子里出的事很邪门,死的人不少,活下来的人走的很仓促,现在村子成了一个空无一人的‘鬼村’。

    在村子里转了一遍,我就停下来了,把宁红颜放到一个墙头上,让她休息一下。

    宁红颜也知道她刚才是有点过分了,所以,很努力地帮我分析问题:“你说,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去哪儿了?”

    “不知道。”我说的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活下来了多少,活下来的人又变成了什么样。

    “西头那边一下摆了那么多棺材,你说这村子里得死了多少人啊?”宁红颜把注意力转回来之后,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可怕了,一时之间一下死了那么多人,再看看眼前的景象,跟‘屠村’差不多了:“是不是来的家伙太厉害了,一下就害死了那么多人!?”

    “嗯……”一早我就说过,邪祟害人也是有限度的,有仇有怨的最多是杀一家几家,没仇没怨的,根本不敢胡来,像之前女鬼王那么厉害了,也是隔一段才杀一个,敢一下杀死一个村子的人,那家伙不是疯了,就是极端的魔物,只有魔物才会这么干,我这样一分析,心里才有点底儿了。

    见我不说话,宁红颜就坐在墙头上等着。

    顿了一会儿,宁红颜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哎,我看你刚才打开那些棺材的时候,有的棺材是封好的啊,要是里面没有尸体,他们……”

    “对!对!你说对了……”我忍不住叫起来了,对对,就是这个问题被我忽略了,刚才去掀开棺材的时候,有些棺材是封好的,我却没有见到尸体,甚至没有在棺材里发现一点尸体的痕迹,这是很诡异的:“嘶,棺材封好了,里面就应该有尸体,可,那些尸体呢?”

    “……不会让这里鱼吃了吧?!?”宁红颜这样说着,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真的是被她猜想的画面给惊到了,死尸装在棺材里,没有来得及下葬,就被这些鱼给吃了,暗夜中,一群鱼围着一个尸体在啃食,那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嘶。

    我转头看看她,送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其实鱼吃人这事一点儿都不稀罕,近了说,一些河里的鲶鱼都是吃人的尸体的,它们就喜欢吃腐肉,阿三那边有水葬的传统,那条河里的巨型鲶鱼都是吃人肉长出来的,而远了说,大海里的鱼类多了去了,食人鱼鲨鱼什么的就会吃人,很正常。

    虽然‘鱼吃尸体’的画面放到这个小村子里有点恶心,但真没什么稀罕的,我没有朝着这方面多想,只是在考虑着另一个问题——如果不是这里的鱼把尸体吃了呢?

    又是谁,吃了这些尸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