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六十章 背上裂缝
    红衣服,红盖头。

    死尸一般的女鬼王还在床边坐着。

    此时此刻,此处空间里的气息是多么的恐怖,连我都觉得有些压抑。

    女鬼王也不知道沉浸到何等故事何等情绪里去了,真的就是我不动她的红盖头,她就不动,这样算起来,要不是生前的她太过脆弱执着,要么就是她的故事比我猜想的还要悲惨。

    一直坐在那里的,只是女鬼王的化身,打了这个化身,还要去对付她的真身,我要是出手,最好是直接灭了她这个化身,再趁着她的真身也在某种情绪里没有出来的时候,前去击杀。

    可这不就是一般的路了么?

    我不是要走非常的路,只是觉得她的故事悲惨,后来又跟我在一起玩了两天,真有那么美好的时候,要杀她,也给她一个痛快吧。

    三千尺握在手里,我悄悄地上前,一伸手,掀开了她的红盖头。

    曾记得有一个故事里,一个在刀口上舔血的匪首,被一幅画面伤的在床上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地躺了三天,高烧不止、神志不清,那幅画面是——他最爱的一个女孩儿被一个匪徒用钢锁砸在脸上,血肉飞溅,而那个女孩儿带着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倒在了花丛里!

    我不知道看到那幅画面的大哥伤了多深,但眼前这一张极度扭曲、惨白、愤恨、凶残的脸确实把我震住了!

    脸还是那张脸,却哪里还有之前半点的娇羞!

    低头看了一眼,惊的我倒吸一口凉气,禁不住后退了两步,握在手里的三千尺,动也不会动了。

    “嘻嘻嘻嘻……!”

    我一直觉得五行虫的那张嘴够恶心了,但眼前女鬼王笑起来的嘴唇,更让我忌讳三分。

    五行虫的那张嘴确实厉害,吞噬一切之物,但它是没有任何感情、任何表情的,而女鬼王笑起来的这张嘴,硬生生把之前的七分人气都给吞食了,像山中极度阴险、凶残的猛兽,正在笑眯眯地打量着她的猎物——我。

    要是直接见了这张嘴这张脸,我怕一下也就过去了,但一联想起之前海滩上那个天真纯洁的女孩儿……

    “啊呜……!”

    虽然只是个化身,却也带着鬼怪的本色,女鬼王扑过来时,竟如一只发了疯的猫,嘴里带着低低的呜呜声。

    掀开她的盖头后,我只后退了几步,不过三米的距离,女鬼王像个野猫一样从床上一跳,就扑到我的身上来了,张口就趴在我脖子上咬。

    那一刻,我还没从之前的震惊、联想中回过神来,在她扑过来的时候,连手里的三千尺都忘了,只是等到她趴在我脖子上开咬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却也只是连忙用手去抓,想把她从我身上撕扯下来。

    “咯吱……”

    我几乎是呆子一样在地上站着,女鬼王趴到我脖子上就咬,一口就从我的身上撕下来一大块。

    现在的我是三元神魂状态,但这个元神太接近实体了,所以一旦碰到什么,三元神魂明明没反应,我却自顾自地感觉到疼,这一口,被她咬的生疼。

    挨了这一口之后,我总算完全恢复过来了,一手撕扯着女鬼王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三千尺尽量地往女鬼王的身上扎,三千尺对她,还是有着偌大的震慑力的。

    她几乎是骑在我身上啃食,我的手腾不出空子来,只能从女鬼王背后腰部的位置扎进去,往上挑,三千尺一扎进她的身体,她的新娘子衣服就着了,扎进她体内以后,也给她带去了万般的痛苦。

    但此刻的女鬼王完全就是个疯子,她从我的三元神魂上咬下来的那一块其实是烧了她的半张脸的,身上的衣服着了也是慢慢往上烧的,三千尺扎进她的身体里,是挑着她的筋骨皮肉的,对她的‘内脏’也有着毁灭性的伤害,可她统统都顾不得了,只是发了疯的在我身上撕咬!

    “嗤……!”

    三千尺从她的背后腰部扎进去,几乎扎到了她的脖腔,她还是一动不动,我只能奋力地把三千尺从她的体内挑出来了,猛的一挥,划开了她的大半个身躯,三千尺是带着一些乌黑的灰烬出来的!

    而她身上自前心处到后背腰部,是有一道黑乎乎的裂缝的,赤红火焰的灼烧之下,裂缝两边都是黑炭一样的东西,里面还有几片灰烬飞出来。

    这一下,算是给她了重创,她趴在我身上的力道没那么足了,我这只手抓着她的头饰头发头皮奋力的一揭——

    她的嘴几乎被烧成了一个黑洞洞,又被金杀之力切的稀烂,半张脸也黑乎乎的,一双眼睛直勾勾地往上翻着,上半个头颅上还展露着那种极度邪恶凶残的神色,下半个头颅随着她的大半个身躯,已经死去了!

    被我用三千尺切了一下,又被一块三元神魂灼烧切割了之后,我猛的一扯,就把她扔到一边去了。

    已经死了大半的她,也像之前一样,一动不动地在半空中漂浮着,带着裂缝的后背、黑洞洞的嘴、极度邪恶凶残的神情……

    “呕……!”

    我真的是忍不住干呕了一下,然后连忙把目光移到别处,低声咒骂不止:“我擦,我擦,我擦……”

    多半都是在骂我自己,非得扯这些干什么,刚才直接给她一下,哪怕是把她的脑袋砍了,也能让她死的干净一点,现在她这个样子,死的比谁都难看。

    好心办坏事,要不是我开始被那张脸吓住,后来又被她骑在身上,我也不会这样出手把她杀了,此刻才知道,世上不管是有何种生息的东西,都比它死的这一刻好看。

    “嗖……!”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条肉红的触手极速飞过来,缠在我身上了。

    我下意识地就拿着三千尺去砍这个触手,一下砍断,那一截缠在我身上的触手,竟然还在蠕动着,不一刻,又化作一团黑污的雪水,在我身上流淌。

    “呼……!”我最是看不得这种东西在我身上,连忙释放出赤红火焰,把这些东西烧干净了。

    嘶……

    触手被砍断以后,紧跟着一股虚空之力把我抓住了。

    这时候,我已经把头抬起来了,循着触手的那一端看去,看到了一个‘发散’开的半鬼半水怪的诡异家伙,关键这家伙身上粘的水族的部位还不是一种,这里是触手,那边是硬壳,半边身子上还带着斑斓的花纹,真是让人说都说不出来她是个什么东西了。

    还好,只是恶心,没有震惊那一类的东西了,我一边从虚空之力中挣脱,一边紧紧地盯着女鬼王的真身,也看的出来,此刻的她也是沉浸在那种扭曲、愤恨的情绪里的,只想杀了我。

    对付这种虚空之力,我神魂上的三元物体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必须是我的法力为主,加上暗含的三元神力,以正克邪。

    我这边挣扎着,女鬼王也没有多做停留,再一次展开她身上的触手硬壳什么的,急速朝着我冲过来了。

    被虚空之力制住,我就像掉进了一个淤泥滩里,怎么动怎么被纠缠,不得不完全释放出我的法力和三元神力,把缠住我的这些力道彻底斩杀了,才从虚空之力中挣脱出来。

    而刚刚挣脱出来,我就要面对女鬼王的这七手八脚之类的东西了,三千尺上祭出火焰,带上金杀,奋力地挥舞着、斩杀着。

    三千尺碰上那些触手之类的东西还好,一切就断,碰到那些硬壳就不行了,那些东西,也是被女鬼王修炼过的。

    在这里跟女鬼王的七手八脚拼杀了一刻,我急速向一边跳去,对付这七手八脚,还是拉开距离了好。

    女鬼王的反应也不慢,还没等我跳出去多远,马上又释放出一股虚空之力,再一次把我制住了。

    之前一次已经试过了虚空之力的力道,几乎与我的全力相当,所以再一次被虚空之力缠住以后,我马上使出全力,挣脱了这些虚空之力,向远处逃开了。

    谁的空间谁做主,女鬼王凭着她的战斗本能,一直在后面释放着她的虚空之力追我,她的真身也是一点点向我靠近的。

    拉开距离厮杀之后,我才发现,我根本就是沉到淤泥滩下面了,每走几步就要受到虚空之力的拉扯。

    女鬼王的真身离我越来越近了,我要只是这样逃离,肯定会被中招的,倒不如——

    在又一次挣脱了纠缠我的虚空之力之后,我不再向远处逃了,而是突然转过身来,提着三千尺朝着女鬼王刺了过去,她那个身躯,已经分不清哪里是要害了,反正就是本着把她的身躯扎个洞穿为止。

    女鬼王本来是一边出虚空之力一边向我靠近的,在我提着三千尺刺向她时,她多少有几分慌张,仓促之下,不再出虚空之力了,只是用她身上的触手硬壳什么的来阻挡我的攻击。

    我是拼尽了全力来刺杀她的,三千尺上加上火焰和金杀,一路斩杀着她甩过来的触手硬壳吸盘之类的东西,就是要冲到她的面前,给她身上扎个窟窿。

    “砰……!”

    女鬼王的实力,可不止这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