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九章 拜堂成亲
    一直说女鬼相亲是认真的,现在女鬼要跟我拜堂成亲也是认真的。

    她变成鬼的时候,意念里只保留了这些东西,所以,尽管到了女鬼王的实力,她要的也就是这些东西。

    而她保留的这些东西里,一定有跟她死有关的东西,也就有之前被她抓来的那些男人被杀的原因,我最是不想错过这样的情节,就只能跟她逢场作戏了。

    我是个喜欢古典调调儿的人,也曾梦想着凤冠霞帔这些东西,可是……

    “一拜天地!”

    这里也没第三个活人了,那四个小鬼可能不会说人话,喊‘口号’这事,女鬼王就自己来了。

    她拜天地,我就跟着她一起拜,起码动作上是很认真的,谁知道那块红布能不能遮住她的眼睛,万一惹的她翻脸了,我就找不到那几个男人的真正死因了。

    这一拜很简单,我们只要转个身,背对着那个红烛香案拜就行了。

    “二拜高堂!”

    问题来了,天地一直都在,高堂到哪里找去?

    我也不知道正规的高堂应该坐在哪里,大概就是香案两边吧,可我们这一场,空空如也啊。

    偷偷转过头,正想看看女鬼王怎么安排呢,女鬼王突然低低地抽泣起来了,她哭了,哭的很委屈,很压抑,又夹杂着一些愤怒。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只从这低低地哭声里就听到了这么多东西,她的哭声有多么凄凉、瘆人就可想而知了,女鬼的哭声,不一定是在月黑风高四下无人的荒郊野地里才可怕。

    “你怎么啦?”在我看来,她这一哭可能就是翻脸的迹象或者源头,因为一般来说,之前被她抓来的那些男人应该是撑不到这一步的,我以为找到了。

    “呜呜……呜呜……”女鬼王也不说话,但哭声变的更可怕了,之前哭的还多少有点人的腔调,这会儿就完全是一种嗜血疯狂的低吼了,好像是我在跟一头准备吃人的野兽在成亲。

    她不回话,就是这样哭,我也不敢再问什么了,只能这样等着。

    心里纳闷,不是这个点?

    等女鬼王哭了一会儿,她自己就调整好了,又是娇滴滴地说了一句:“让你见笑了夫君,咱们继续吧。”

    “哦……”既然不是这个点,我就不再刺激她了,等着她接下来的安排。

    这不是二拜高堂么,女鬼王就带着我先走到香案的左边,拜了一下,又带着我走到了香案的右边,拜了一下,这就是拜过高堂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之后,应该就是夫妻对拜了。

    我马上转过身来,面对着女鬼王,等着她喊出第三拜。

    女鬼王确实也转过来了,但是一直没有喊那个‘夫妻对拜’,就只是在我对面站着。

    女鬼王站着站着,身体就开始哆嗦了,不是害怕的那种,而是极度愤怒的那种,之前她愤怒之后会怎么样不知道,但此刻,她的愤怒是带着三尺寒气的,杀意甚浓。

    难道,这个才是她翻脸的点!?

    我没有再动,只是在暗中做着准备,我陪你玩到这一步已经对得起你了,你要翻脸,我可对你不客气。

    女鬼王这情况,分明就是压制到了极致、愤怒到了极致,按道理说,是应该发作的,可是,我在对面戒备着等了一会儿,她只是这样哆嗦着,却没有动手。

    “夫妻对拜……”

    还是女鬼王喊的这一声,喊的特别的凄凉,她好像又哭起来了,低低地哭着。

    哭着也得把事办了啊,她跟着就低头下拜,我这不正准备着跟她动手么,没想到她突然又继续了,所以拜的慢了一点。

    到了这时候,女鬼王好像就不怎么理会我的存在了,只是按照她个人的情绪在往下走着,第三拜之后,她什么也不说了,一转身,朝着旁边的红纱帐走过去了,往床边一坐,没动静了。

    哦,这就是送入洞房了。

    这四个字好像不是程序里的,所以她就没喊,只是坐过去了。

    我想了想,就跟了过去,但没敢靠近她,虽然她一直没有发作,但发作的点肯定就在这些程序里了,我得时刻准备着,厮杀。

    她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好像静止了一样。

    我就站在一边等着,也偷偷地观察着,这会儿她都没有什么反应了,还真不好猜她准备干什么。

    等了五六分钟吧。

    女鬼王就一直在床边坐着,什么动静都没有。

    我也等了那么长时间了,觉得她不是在故意试探我什么的,就偷偷地往别处看了看。

    这个空间是在海里,除了女鬼王居住的这一块地方,别处都是随着海水在流动、扭曲的,那四个小鬼一直没看见,却看到了一具白惨惨的尸体飘过来了。

    那是个男人,年级不好判断了,模样也看不起,从衣着上看,肯定就是近些年死的,他死的一定很痛苦,尸体始终保持着那种挣扎的状态,如果脸面没有腐烂的话,他的脸上一定是那种极度恐惧的表情。

    现在知道了,那些之前被她杀死的男人的尸体都存在这个空间里,走的时候想办法带着就是了。

    回过头来,还是先查探女鬼王的反应,我仔细观察了一刻,她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意思,三拜都拜过了,就差最后一哆嗦了,她为什么没动静了?

    仿佛,她也成了一具尸体。

    一具披红挂绿刚拜了堂成了亲的新娘子的尸体,还在新房的床上坐着。

    幸好前面是做了不少的铺垫的,要是直接走到这一步,让我陪着一个一动不动的新娘子在这里呆这么久,我肯定忍不住了。

    这种场景加上这种情况,我在这里等的心里渐渐凉了,一则是这里的气氛越来越阴冷了,不信可以来试一下,真的是比那些上来就害人的可怕的多,二则我也从中察觉到了一些凄凉。

    这个女鬼王,那么纯真地去找意中人是为什么?

    这个女鬼王,那么认真地要跟男人成亲是为什么?

    这个女鬼王,在二拜高堂的时候发出那样的哭声是为什么?

    这个女鬼王,在夫妻对拜的时候顿了一刻,之后又去那里一动不动地坐着是为什么?

    ……

    由此推断下去,可以得到一个这样的故事:

    早年间。

    她就是一个寻常家里的小女孩儿,刚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对爱情还只是憧憬和幻想。

    而不知出于何故,她必须要嫁给一个她极度不愿意嫁的男人了,那个男人,可能是一个卑鄙下流的匪类,也可能是一个糟老头子。

    她可能想到了死,但为了她的父母,她又不能死,被现实逼着走到了拜堂成亲的这一步,三拜之后,她就到了洞房里,等着那个男人。

    不知是在洞房里,还是在洞房之后的一段时间,她就死了,为了坚持自己的憧憬和幻想而自杀了,那个男人嫌她死的晦气,就弄了口棺材,把她扔海里去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固执地要找一个意中人,更不会如此诡异地跟一个男人在这里拜堂成亲了……

    我相信,我勾画出来的这个故事,跟她生前遇到的事一定是相差不多的。

    在脑海里又把这个故事过了一遍,我挺为她惋惜的,但愤恨的是她所处的那个时代,在她那时候,人命如草芥,贫穷是罪过,穷人家的女孩儿一旦遭遇到了厄运,一定是非常非常的凄惨的;

    有话句话,才是我真正想说的,所谓的文明时代,可能没有那时候那么悲惨了,但有些人、有些事,却要比那个时代更下作。

    还有什么比无限接近美好时又坠入污浊更让人难以接受吗!?

    这一有感而发,我的废话又多了,还是说眼前,根据现有的情况推断出了女鬼王生前的故事,继而,也就可以推断出女鬼王出手杀人的那个‘发作点’了。

    之前被她抓来的那些男人,不到这时候是一定不会被杀的,而到了这时候,不管那些男人有没有发疯,如此单调的等下去肯定是不可能的,走又走不了,他们有可能就去查看坐在床边女鬼王的情况。

    而他们只要在这个时候去动一下女鬼王,必死无疑……所以,女鬼王杀人的点,一定是在入洞房的前后!

    她有很好的时候,她也有很残忍的时候,这些都不是她的本意,也不是她自己所知所掌控的,我要是就这样带着那些尸体走了,她以后还会害人的且不能自拔。

    既然遇到了我,我就替她把这一切悲惨的循环都结束了吧。

    斩草要除根。

    这是我决定出手之前想到的第一件事,凭我现在的情况,跟女鬼王厮杀一场还不知结果如何,不行的话我肯定是要搬救兵,但搬救兵之前,我得先把那四个小鬼解决了,它们也都是不知所谓而害人的东西。

    “嗖……!”

    准备好了,我嗖一下就飞出去了,在这处空间里寻找那四个小鬼的下落。

    这个空间里也没有别的东西,除了尸体就是它们四个了,我很容易就把它们翻出来,斩杀了。

    顺便也是练练手,看我的三元神魂斩杀寻常鬼怪的能力如何,转了一圈,把四个小鬼杀了,感觉还不错,我现在是法力和三元神力融合成了另一种实力。

    再回来,就该去动女鬼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