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四章 孽是我造的
    那谁说,再没有姿色的女人也会觉得自己有几分姿色。天『籁小  『说

    我想我遇到的情况比‘再没有姿色’要恶劣的多,它已经不是姿色不姿色的问题了,而是女鬼以为我看她是绝色大美女、楚楚可怜人儿,我看到的却都是疙瘩吸盘鱼鳍软体粘液斑纹什么的……要是能吐出来也就好了。

    号称坐怀不乱的那前辈叫什么来着,本来我是不怎么服他的,现在他要是能出现在这里,让这位坐他怀里,他要是也能来一个‘坐怀不乱’,我他喵的肯定服他,五体投地。

    曹老爷子说的好啊,孽是我造的……

    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掏出家伙跟她干了!!!

    做了那么多买卖了,我还是有点长进的,在没有前因的情况下,来到这种关键时刻,我还是能冷静一点的,抄起三千尺弄出三元神魂跟她斗一场倒无妨,关键是她可有鬼王实力,我要是逮不住她让她跑了,再想找她可就没时候了。

    这次买卖的一个重点还不是捉鬼,而是要把那些受害者的尸体找回来,真把她吓跑了,茫茫大海,我到哪儿去捞那几个人去。

    既来之,则安之,我还是先享受享受女鬼王的‘一条龙’套路吧。

    “小哥,你就一个人吗?”女鬼王道行不浅、害人不少,但对于我们这些捉鬼人士的认知肯定差了点,再加上我的三元神魂不怎么正经,她大概是把我当成轮椅氧气罐大爷一类的纯阳之体的‘人精儿’了。

    如果她多一点认知,就会知道,我体内的法力虽然比她差了很多,但也不是她能动的,她作为一个邪祟敢动我的法身,必遭天谴。

    所以,她跟我玩的就是她惯常用的套路。

    “啊,你在这里干什么?”女鬼王已经来到我的身边了,我真的是不忍心看下去,只好面朝大海。

    我承认,有一些时候,我是刻意在装深沉的,但今天这一次,却是我不得不装的。

    我的眼睛貌似在看着大海,但余光一直是极其谨慎地盯着女鬼王的,万一她等不及直接下手了怎么办?!

    “我跟着爹爹出来打渔,风急浪高,我们的船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冲到这里来了。”女鬼王实力很强劲,但说起话来却是很少女很天真无邪的那种,单纯的有点可怕。

    关键的是,我能分辨的出来,她这份天真单纯,有一点是装的,大部分却是真的,那她当初死的时候,就很年轻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一个女孩儿枉死海里,凭着鬼魂的本能害人又修炼了那么久,到鬼王实力却还保留着女孩家家的娇气,人家不用装。

    尤其一个词,让我听的有些新鲜,她说的是‘爹爹’,而不是爹父亲爸爸之类的称呼,爹爹这个词,感觉是西游记里出来的嘛,那么,她死的时候年级小,到现在年头肯定不少了。

    “那你爹没事吧?”我注意到了这个词,却不能点破,还是按照现代小青年的语气跟她谈。

    “我不知道,呜呜……”女鬼王的矜持不是假的,换那种很直接没素质的女鬼这一鼻子哭起来,肯定要扑到男人的怀里至少是肩上了,但人家这一哭,只是低着头,嘤嘤地哭着,惹人怜惜。

    可惜啊,就算她没有花容月貌只要寻常女孩儿有这些矜持也够了,我说不定会配合配合她,但她这模样,我实在是扛不住,马上就说了:“你别哭了,我帮你到海里去找找你爹吧!”

    我真的是恨不得一猛子就扎下去,跟着她到她家里去,干什么都行,也不愿意这样陪着她玩儿。

    “不用了……呵……”我作势要下水,女鬼王伸手就来拉我的胳膊,我真身里的三元神魂本能地就有了反应,把她的手弹开了,吓她一跳。

    之前,女鬼王只是把我当成纯阳之体之类的好果子了,接触了这一下,女鬼王马上戒备起来了,怪怪地看着我。

    这又是一个机会!

    在我还没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就想着,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是跟你‘不兼容’的人物了,我的元神对你是有害的有危险的,你为什么不动手试探一下呢?

    只要你动手,我就没必要这样恶心着跟你装了……真的不好受行吗?!

    可是,女鬼王只是戒备地看着我,没动手。

    她不动手,我就不能破坏我之前的计划,转个身,还得装作懵懂地问她:“你怎么啦?是不是冷啦!?”

    “没,没有。”女鬼王肯定也是犹豫了一下的,才把我的话接上了。

    套路继续。

    “那咱们还是到水里去找找你爹吧?”我又问了一遍。

    “不用了,刚才我已经在这一片找过了,没有。”女鬼王也跟着柔弱起来了,到这时候,人家才偷偷地看了我一眼:“小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啊?”

    她是想转移话题。

    之前是,就她这模样,我能忍着不吐就不错了,而现在,我真的是特别喜欢她这毫不做作的矜持,好像,在现代女孩儿里都找不到了。

    于是,我就想着多跟她聊一聊:“哎,我爱的人不知身在何处,爱我的人却又寥寥可数,想挣脱出去,却过不了这个年纪,郁闷了,就出来转转。”

    “这么说,你也是一个痴情的人!”戳中点了,女鬼王马上感同身受一般的附和了一声,绝对是出自内心的实在话。

    这也是我故意的。

    看她这表现,死的的时候也就十六七岁吧,这个年纪,恩怨情仇里恐怕也只惹了一个‘情’字。

    不管为何,为情而死的女孩儿,在我眼里总是要多几分顾念的,如果她在故事里是受害者的话,我可以考虑帮她一把。

    “那什么痴情啊,我就是有点迷糊,不知道现在咋回事,将来又怎么过日子……”我不能跟她聊这么伤感的话题,万一把她聊的动心了,一激动放过我了怎么办,我还得跟着她回家去找那些人呢。

    为了打消他的顾虑,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着,抽了两口。

    “哦……”女鬼王看我这表现,也就不往深情上扯了,只是随意跟我聊着:“那你现在还想找一个知心人么?”

    “想啊,到哪儿找去呢!”我一屁股坐在沙滩上了,继续看着大海。

    女鬼王也蹲在我身边了,完全没有要下手的意思,只是想跟我聊聊:“想找的话,总会能找的到的。”

    “你不担心吗,你爹到现在还没找着,你们是在哪里翻的船,带我过去看看吧?”我不知道她以前都编了什么说法,但今天这个,肯定是有漏洞的。

    “不用了,翻到水里的时候,我爹说了,让我上岸以后千万别回水里!”女鬼王的思路是简单的,只是按她想的说。

    “哦,但愿你爹没事吧。”我也不再深究了,只是跟她聊着。

    “嗯……”女鬼王跟我一样,也是悠悠地看着大海,只是到这时候,她已经半真半假了,真的是她可能也喜欢看海,假的是,她现在陪着我看海,只是为了她下一步的行动。

    我和女鬼王,就这样朦朦胧胧地坐在沙滩上,看着大海……

    宁红颜的眼睛是抹了牛眼泪的,能看到鬼,却破不了鬼王的‘幻术’,她在一边躲着看到的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很漂亮很柔弱当然也很诡异的女孩子,她知道那个女孩子来的不正常,一定是个鬼。

    在跟女孩儿在一起厮混的这个问题上,我已经是个‘惯犯’了,而跟女鬼女妖精暧昧的时候也有,所以,在宁红颜看来,我跟女鬼王坐在一起,就是一对卿卿我我的狗男女。

    但宁红颜也只能在一边干着急,知道我是在捉鬼途中占点便宜、抖抖花花肠子,她却不能急着冲出来戳破,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了。

    白天的时候,村民们和附近的人还敢远远近近地看个热闹,一入夜,那些人全都没影了,连过路都是绕着走,看热闹归看热闹,有热闹到了他们自己身上可就不行了,估计这会儿,他们都躲在家里窃窃私语,只有事关自己的二大爷二保子家人等人,还在急切地等待着。

    女鬼王虽然活的……存在的年头不少了,但她的知识面也没有多么广,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儿鬼,笃定啊信誓旦旦啊的劲儿一上来,别的什么都不管了。

    她跟我聊的,就是小家碧玉找个如意郎君的事儿。

    我跟她聊的就多了,从电饭锅聊到火车飞机大哥大,还有听说的一对‘玻璃’的故事,特别聊到了男男,也不是想劝她接受这种新概念的爱情,找个女孩儿过日子什么的,只是想从侧面打开她的心结,不让她再纠结了。

    男男这个事,我是听老鳖说的,就是他们村里一位大哥上学的时候,在寝室里睡着睡着,隔壁铺上那兄弟就爬过来了……不烂漫,差点血腥。

    反正在我们这一般俗人听来,是挺恶心的。

    女鬼王听我说了这个故事,面色都变好了——她的面目在我眼里一直是极度恶心的,我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表情变化了,反正不能再恶心了,那就是面色都变好了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