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五十一章 红轿子
    “什么鬼?”有鬼就对了,我就没有别的追求了。??

    “什么鬼……”老板想了想,道:“什么鬼我是不知道,但肯定是个女鬼,我们村里好几个老爷们都被她抓走啦,当她男人去啦,到现在,也找不着人。”

    “哎呀,你说这干啥!”老板娘在老板肩膀上打了一下,还是不想让家人掺和这事。

    “大姐,你尽管放心,我来了,一定把这个女鬼解决了,绝对不会连累你们的!”马道长现在实力杠杠的,说话自然有底气。

    “人家都说了没事,你去你去,后边去吧……”老板好像特别热衷于掺和这种事,把媳妇撵走了,紧着跟我说道:“村里有人看见过,就北头,二大爷,前两年,一天黑家,他是亲眼看见了,四个小鬼,抬着一个红轿子,过来把二保子抓走了,就在前面那个路上,你们是从那块滩子上过来的吧,就那个路口,二大爷看见了!”

    是女鬼?派四个小鬼抬着一顶红轿子,把人抓走了?二大爷看见了还?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信息量不小啊,我捉摸了一下,没找到头绪,只能问道:“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是吧?”

    “啊,二保子,还有建国他大爷,再往前还有谁,好几个人呢,都是被女鬼抓走了,人就回不来了!”老板瞪着眼说,生怕我不信他的话似的。

    话我肯定是信了,意思也明白了:“你是说,那些人不是连着被抓走的,而是隔几年抓一个?”

    “啊!”老板说着说着,突然问起我来了:“你是从哪儿来的?有多大本事,能抓着她吗?我们村里也请过几个阴阳先生,他们都不行!?”

    “我肯定行!”我知道老板看我是不大相信的,转而又说道:“行不行的,我保证害不了你们,也不要你们的钱,这样,大哥你去把二大爷叫来呗,咱们一起喝点,我请客!”

    “行啊,看你年级不大,挺有底气,我估计你行……”老板把围裙解开了,回头喊了一声:“媳妇,你弄几个菜啊,我去叫二大爷,一会儿我们跟先生喝点!”

    老板这慌张的,喊了一声就急匆匆就出去了,看这架势,就不会让我再掏钱了。

    “你干啥去啊……”老板娘本来就不想让他掺和这事,现在倒好,还要喝点,追出来没找到老板,看见我了:“哎,我说你这年纪轻轻的,干点啥不行,非干这个干啥?走走,快走吧!”

    老板娘后边,大娘也出来了,看大娘那脸色,也是想撵我们走。

    说肯定是说不通了,我只能给她们露一手了,在她们面前把三元神魂露出来不算本事,我就用用半路上收来的那个龟甲吧。

    平常跟帮头儿在一起的时候,他也问我一些阴阳之术,我也找他打听一些算卦的事儿,我这道听途说的水平,算卦肯定不行,但这个龟甲可是个宝贝,肯定一算一个准。

    我从包里把龟甲掏出来,装上三枚铜钱,心里想着老板家的那个孩子,给他算了一挂。

    “铛!铛!铛!”

    我都太清楚这里面的门道,但看卦象还是看的懂的,解开了一看,嗯,有点意思:“你们家孩子今天不能去西北方位,见水,有灾!”

    “……”婆媳俩本来是想撵我走的,听我给他们家孩子算了一卦,都不言语了。

    龟甲没问题,解的卦象也没问题,看她们还无动于衷,我赶紧提醒她们一声:“快去看看你们家孩子啊,今天就别让他出去玩了,尤其不能去水里!”

    “哦,哦……”老板娘赶紧出去找孩子了。

    老太太看看我,信不信的一时间也决定不了,到后院等着去了。

    “你还会这个啊?”宁红颜还不知道我有这本事。

    “跟帮头儿学了点,平常也不行,现在咱们不是有这个龟甲么!”没有这个龟甲,我就是想显摆,也显摆不出来。

    “跟我爹学的?”宁红颜知道帮头儿会算卦,但从来没听帮头儿念叨过卦象的事儿,她一直以为,帮头儿算的卦都是帮我们找重山那种的,不能给人算。

    “啊……”我诧异地看着宁红颜,她还是帮头儿的亲闺女呢,连这点事都不知道,帮头儿的六十四卦要是给人算也特别准,给我算了一卦,这不就在慢慢的应验么:“你连这都不知道,你还是帮头儿的亲闺女吗?”

    “去你的,我爹又没跟我说过算卦的事儿,我也不懂。”宁红颜是不好这个,也不愿意听帮头儿说,到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也正常。

    “那你爹还给我……”我本来还想调侃她两句呢,转念一想,帮头儿不跟宁红颜说算卦的事儿,会不会跟给我的卦有关,那还是别说破了:“以后,帮头儿的衣钵都给我了,你不反对吧?!”

    “只要你愿意要就行!”宁红颜也没有多想,还跟我开玩笑。

    “要,只要是免费的,我都要。”我也笑呵呵地说。

    不一会儿,老板领着二大爷先过来了,进门就帮我介绍:“二大爷,这位就是我说的阴阳先生,别看年级不大,有真本事,人家不收钱,而且到咱们这儿一来,一眼就看出那地方不对了!”

    “二大爷……”我也跟着喊了一声。

    “哦。”二大爷年纪不小了,人肯定是清楚的,只是不善言辞,见了我也没说什么。

    我们都到这个桌上坐下了。

    “二大爷,我是咱们天师道第六十六代弟子马一方,就是张天师的第六十六代徒孙,在老家那一片也小有名气,办过不少降妖捉鬼的事儿了,有什么话,您跟我说就行,我保证能把这事办妥当了。”我看老头的眼神里也有些闪烁,就先把话说清楚了,解决他的后顾之忧:“听说您前两年……”

    正说着,老板娘带着她儿子回来了,小孩身上**的,脚好像崴了,走路点的很轻。

    “你干啥去了?咋不给我们做菜啊!?”老板扭头就嚷了一句,再一看儿子,来气了:“我给你说了多少次,别上海边去,别上海边去,你这一身的水从哪儿弄的,又想挨揍了是不是……”

    “哎呀,孩子脚崴了,你就别抓唬他了,我这就给你们做菜去!”老板娘把老板拨拉开了,领着儿子到后面去了。

    看来,我这一卦算的还挺准,时间也凑巧。

    那小孩应该是上西北方位上玩水去了,崴了脚也算是一灾,万一是在水里崴了脚,那就更危险了。

    反正老板娘领着孩子回来以后,啥也不说了,到外面给我们做菜去了,后来老太太也特别给我们端了一个菜,让我多吃点,我就确定了。

    还是听二大爷说。

    得知了我天师道弟子的身份,也听老板说了我有真本事,二大爷就跟我说了五年前那天夜里生的事儿。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里,二大爷出去下网,回来的晚了点,十一点多了。

    海边风大,一到冬天夜里,村里人都不怎么出来了,二大爷一个人沿着那条路往家走。

    快走到连着那片海滩的路口的时候,二大爷也犹豫了一下,之前也不是没出过事,隔几年村里的男人就被抓走一个,慢慢就知道了,都是在那块海滩上出的事,所以,大半夜一个人从这个路口过,二大爷也害怕。

    但只是犹豫了一下,二大爷就朝着那个路口走过去了,心里肯定是想着,这都好几年没出事了,出事也不会那么巧就今天夜里轮到自己身上,绕路走太麻烦,走一趟怕啥来。

    二大爷也真是点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事偏偏就让他遇到了。

    离那个路口还有四五米呢,二大爷突然就停住了,因为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海滩那边有动静,悄悄看了一眼,影影绰绰几个人影从海滩那边跑过来了,跑的很快,而且那几个人好像还点着火把似的,有一道红鲜鲜的光亮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

    知道这里出过事,二大爷也算冷静,下意识地就窜到路边去了,把自己藏好了,才悄悄地盯着那个路口看。

    不一会儿,那几个人影就到路上了,月光昏暗,路灯离的远,四个人,人没看清楚,但那个火红的东西却看的一清二楚,哪是什么火把啊,分明就是一顶火红的轿子,鲜红鲜红的!

    当时,二大爷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好在那四个人也没有看到他,抬着那顶鲜红的轿子急匆匆地朝村里去了,它们根本不是在走啊,而是贴着地面在飞,那顶轿子是穿过院墙房子消失的……

    二大爷哪儿经得住这样的场面啊,直接往路边上一瘫,一直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而不一会儿,那四个家伙又抬着那顶鲜红的轿子回来了,走的还是很快,但轿子里不是空荡荡的了,有人。

    二大爷瘫在路边,想动也动不了,脑子也不转了,就是那么眼睁睁地看着。

    看着看着,那顶鲜红的轿子就被抬到海里去了,不见了……

    第二天就听说,村里的二保子没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