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九章 神了一经
    男人动了心,更可怕。

    说好了去纪墨城看大海,我的神经就一直停留在这个频率了,连火车站都舍不得离开,硬是拉着宁红颜在附近网吧里熬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坐火车出发,在火车上睡了一路。

    一直到了纪墨城,下了火车,我才彻底消停了,望着车站出口处那些陌生人的脸,才反应过来,我这是急着干啥来了?

    “咋啦,走啊?”宁红颜也跟着我折腾了两天,累坏了,想早点找个地方休息。

    “走,走……”当一个男人的心冷却下来的时候,也就是一团浆糊了,我带着宁红颜出了车站,叫了辆出租车,随便去哪儿。

    在相对熟悉的地方,我们还是更愿意坐小面包或者三轮的,快捷、舒服,尤其是我们老家火车站的三轮车,甭管是电三轮还是烧油的三轮,窜起来都跟发了狂的兔子似的,滋溜溜乱窜,走的还不是寻常路,什么小区啊公园啊,路上有一些石头墩子挡着也堵不住小三轮,五到十分钟到站,绝对晚不了点,价格也算公道。

    我是很乐意我们老家这种能开出漂移感觉的三轮车运输业蓬勃发展的,升华一下说,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人也这种三轮车差不多,滋溜溜四处乱窜,见缝插针似的就把买卖做了。

    而到了一些陌生的地方,我们首选的还是出租车,正规的,总会安全点。

    “你们是住市里还是住郊区?”司机师傅问了,知道我们要找宾馆住。

    下火车我就懵了,坐上出租车我又蔫了,还是宁红颜的热度持续时间长,说了:“我们想去海边看看,那里有没有便宜点的宾馆?”

    “有!”司机师傅才不管我们住的宾馆偏不便宜呢,路费够多就行了。

    这一路,拉着我们从火车站跑到了海边,差点没开到海滩上去。

    下来一算车费,三百二。

    “零头你还要啊?”宁红颜也是才想起来,不应该打表的,应该直接包车。

    “这也不是我算出来的,表上就是这么多……”司机师傅也知道他今天是捞着了。

    “三百,就三百!”宁红颜坚决不给。

    “啧……”司机师傅不好惹,要不是看宁红颜是个女孩儿,早露出黑、社会的表情了。

    “算啦,算啦……”这一路把我晕的,能坚持到这里就不错了,还管什么二十块钱啊,给他。

    宁红颜很不情愿地把三百二给他了,回头又气呼呼地看着我,只是见我晕车晕的厉害,才没有埋怨什么。

    钱花到了,地方也就找对了,司机给我们送到这地方,比较符合我们的要求,人少,风景好,下去就是个农家乐,吃海鲜、钓鱼、晒沙滩的项目都有,小旅馆里的布置也不错,别具一格。

    到了房间里,我们连饭都顾不得吃了,洗洗就睡了,这时候才知道,旅游也是挺累的,快比得上我们在野地里四处乱窜的时候了。

    一觉醒来,天都快黑了。

    我们俩洗漱了一下,先去沙滩上走了走,一道残阳铺水中,映日荷花别样红。

    比想象中或者影视剧里看到的画面差了点,但我们也是心旷神怡的。

    走着走着,海面上就黑了,是海先黑了,天才黑的。

    饿了一天了,我们转了这一圈,就去上边海鲜饭店里吃饭,也是刚刚知道,吃海鲜不是直接点菜的,可以直接点海鲜,大虾两只、嘎啦一盘、鲜汤两碗等等,全是海鲜。

    从点海鲜的时候,宁红颜就发觉我的神色不对,坐到靠窗户的位子上,等着上菜的时候,她就更怀疑了。

    我只能是强装镇定。

    “你怎么啦?不是都好好的吗!?”宁红颜还以为我在这里也见鬼了呢。

    “没,没什么……”我也是有我的短处的好吗,难以启齿。

    “快说!”宁红颜最受不了我这种磨磨唧唧的劲儿,还不如疯疯癫癫的当个二百五呢。

    “呃……”嗨,反正宁红颜也不是外人,我也别跟她客气了,直说了:“你知道,我跟老三(必须带上老三)小时候家里都是很穷的,很少吃个炒鸡蛋,过年才吃一顿肉,就是病了,也是方便面的食补,我们现在是真的很想念那时候啊,河里抓条鱼都高兴的蹦跶三天……”

    “你说点有用的行不行?”宁红颜知道我又开始胡诌了。

    我这不是做点铺垫么,既然这样,那就什么也不铺了,大家赤诚相见吧:“于是呢,老三打小就养成了抠门的毛病,甭管手里有没有钱,一花钱就难受,总是恨不得不花钱白拿东西,然后,他就把这个毛病传染给我了!”

    宁红颜听我饶了一大圈,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我们这一趟来纪墨城,从路费到食宿的开销都超出一个很低的档次了,我这是花钱难受!

    宁红颜很无语,五味杂陈。

    我也是没办法,天生的。

    忍了好一会儿,宁红颜才说了:“你就放心的花,这次出来的钱,都算我的!”

    “不行,不行,说好了是我请你出来玩的,怎么能让你花钱呢……”尽管是宁红颜,我的小算计还是来了一下,跟着才咬了咬牙:“我这是老毛病了,过了这一会儿就好了,别让我坏了心情,咱们继续,钱的事,你不用管!”

    “……”宁红颜的脸色很不好看,坏了心情?还有比这更坏心情的事吗,马老四啊马老四,你这家伙看着周吴郑王的,实际上比那个朱老三也没好到哪儿去。

    “……”我只能默默地在心里拿一些中性的脏话来问候我自己,但关于这个毛病,我想还是就这样吧,人都省点、扣点,没什么,过日子嘛。

    不一会儿,海鲜上来了,四个盘加俩碗。

    宁红颜也没怎么吃过海鲜,而就是喜欢吃,人家也是保持着矜持的,细嚼慢咽、慢慢品尝;我是不吃羊肉的,怕那个腥味,这些海鲜的味道也没好到哪儿去,但我一想到花的那些钱,闭着眼睛也得往嘴里塞啊,喵了个咪的,咱也算是吃了一顿海鲜了,回去给那帮旱鸭子好好吹吹。

    宁红颜一看到我那吃饭的表情和下饭的速度,什么都明白了,懒得跟我说话,仍然细细地品尝着,海鲜的味道是有点怪,但就是这点怪味,才有了海鲜的美味。

    我真的是受不了海鲜的味道,就想着快点吃肉了,必须把这桌上的肉都吃完,一顿饭好几百啊……

    “你吃够了没有……!?!”

    宁红颜早都吃完了,已经等了我一会儿,见我逮着一个大蛤蜊跟剔牙似的的吃的那么细,终于忍不住了,一下站起来,揪住了我的耳朵,把我从座位上提起来了。

    “哎哎,我掉了,你别……”宁红颜是真使劲了,我的大蛤蜊都掉了,心里是真舍不得啊,里面还有不少肉。

    宁红颜是嫌我太丢人了;我就想着几百块钱的肉了。

    四目相对。

    “哈哈哈哈……”我真的是面红耳赤的笑了,笑的坐都没坐住,从椅子上滑下去,蹲到地上,又磨蹭到墙边,还在笑着,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呵呵,呵呵……”宁红颜也是跟着笑,不用她知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也不可能干出那逮着一个大蛤蜊非得把肉剔干净的事儿,我只是很偶然地‘神了一经’,现在我自己笑的不行了,她也跟着笑个不停,哭笑不得。

    我坐在墙边笑的都不行了,宁红颜站在一边看着我也笑个不停,我们俩人这动静,把旁边的客人、服务员和老板都吓住了。

    尤其是老板,直怀疑我们俩是不是做好了跳海的准备什么的,饭钱都不想要了。

    这顿饭的前面大部分,两个人吃的都比较压抑,但就是最后一两分钟,完全把这顿饭的喜剧效果呈现出来了,我高高兴兴地付了钱,带着宁红颜又到沙滩上转悠去了。

    在我们眼里,夜不是黑色的,而是绚烂的。

    海也不是一大罐浓墨,而是古老长城一般的极具韵味的遗迹。

    脚下的沙子是细碎的,不像农田那般坚硬,也不像沙土那样羸弱,踩在上面,能找到一种踏实和自然的感觉。

    一卷一卷的海浪从不远处卷过来,时不时地翻出一些调皮的浪花,轻柔的海风吹着她的秀发我的眉梢,风里夹杂着一些时光弥漫和来自另一个奇异世界的味道,我们的目光,不自觉地就深邃了、悠远了、释然了。

    在大海面前,我和宁红颜就是赶路到海滩上的两个蜗牛,征途漫漫,怎知道岸在何处……

    夜里看海,和白天看海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最奇特的一点就是,在白天看,大海和天空是连接在一起的,一样的蔚蓝,一样的形状,只是天空是大海的倒影,大海又是天空的玩伴。

    看海真的就只是看看,看了一夜和一个白天,我们俩就离开了。

    要么就是扎了渔网停了渔船,要么就是垃圾满满,再有就是商人们经营的沙滩了,干净、热闹但缺乏韵味,我和宁红颜就是沿着海边走,想找到一个属于我们两个的地方,再好好看看海。

    这个地方,有古怪。(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