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八章 马道长
    最后一哆嗦都完了。

    该送大爷回去了,还是我师父开坛、画符,我给大爷带上氧气罐带上轮椅,送大爷回去了,轮椅就当是附送的吧。

    不一刻,我也回来了,元神归位以后,到野地里蹦跶了一会儿,这次元神出窍的时间比较长,不好好活动一下,身体很僵。

    我不知道的是,我师父一直是没好气地在一旁看着我。

    等我活动的差不多了,又跑回来帮师父收拾东西,等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师父才阴沉着脸跟我说了一句:“你以后少整这些没用的,懂吗?!”

    “嗯……”我不就是天真好奇了一点嘛,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

    宁红颜在一边偷笑,你的好奇心跟人家的不一样!

    都收拾好了,天色也不早了。

    我师父带的家伙什多,一时半会的走不了,三爷可是飘起来就能离开的。

    在三爷飘起来之后,我又想起来一件事,急着追上去了:“三爷,您慢走,我还有个事想问问您。”

    “什么事?”三爷停下来,看着我。

    “从我遇到五行虫开始算,我觉得它们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了,既然你们几位是注定了要对付它们的,为什么不及时出手,现在就解决了它们?”我也是受到了这次行动的启发,想帮三爷他们省点麻烦。

    三爷一听就乐了,反问道:“你也是学道的,劫数,能随便解了吗?”

    “劫数归劫数,咱们解不了,可以给它改嘛,改着改着,劫数就没了也说不定。”我知道,人的命数也不都是既定的,说不定中间就出了什么事,命运就改变了,以小见大,道理总是一样的嘛。

    “那你说说,怎么改?”三爷的耐心又来了。

    “我想想……”我现在对五行虫的事儿知道的也不少了,可以提供点有成效的建议,但一时间,我还是先把烟掏出来了:“三爷,咱们到那边坐一会儿吧。”

    “好。”三爷跟着我到地上坐下了。

    我点着了一根烟,悠悠地抽着,突然反应过来,问道:“您抽吗?”

    “不抽。”三爷被我整的一愣,这小子也真够生猛的,竟然敢给玄武神魂的继承者让烟,神仙虽然不常见了,也没有那么通俗好吗?!

    “抽一根尝尝呗,感觉不错!”我从烟盒里掏出来一根,递给三爷了。

    “……好吧。”三爷这人就是随和。

    三爷把烟接过去,叼在嘴里,我给他点着了,然后,我们边抽边聊。

    在我们抽烟的人看来,抽烟从来没有什么奇怪的,不抽烟的才奇怪,别说三爷是玄武神魂的继承者了,他就是玄武又怎么样,时代变了,该抽还得抽。

    但,惨淡星光下,朦胧夜色里,一个是拥有三元神魂的天师道弟子,一个是身怀玄武神魂的世外高人,两个人坐在田埂上,一明一灭地抽着烟,聊着天地劫数五行虫的事儿,这画面……后来我面壁思过的时候,坚决否认跟我在一起的高人都被我拉到了通俗的档次。

    聊的还是正事。

    “既然五行虫都是有源头的,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到那个源头,现在就解决了它?”我真是为以后的状况担心,百鬼横行于人世,肆无忌惮的害人,那将是一副怎样惨烈的场面,最恐怖的是,还是在被害人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

    “源头……”三爷能肯定我的这个词用对了,但事情不是这样的:“如果从无到有是公平的,那么从无到有也是,这就是天道,现在我们四个聚齐了,也对付不了它,何况还是三缺一!”

    “……”我差点笑出来,不是说着好好的天道的么,怎么跑出来三缺一了,打麻将啊:“那试一试呗?”

    三爷肯定是被我问急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不得已跟我开了个玩笑:“要不,你先去试试吧?”

    “好啊,它在那儿呢!?”我一直想去见识见识呢,不是自不量力,只是想去看看。

    “它在下边。”三爷见我这么有勇气,真就给我指路了。

    “阴间?”我到现在还拿不准,我这三元神魂下到阴间会怎么样。

    “更下边。”三爷接着说道。

    “阴间下边?”我迷糊了,阴间不就是下面了么,阴间还有下面?

    “最下面。”三爷也是闲的无聊,磨牙呢。

    “最下面……是什么……地方?”我的想象力不够用了。

    “渊地穷极!”三爷把烟头掐了,看样子,还意犹未尽,有潜力。

    “……”光听这个词就知道那地方不简单了,我清楚地认识到,我去都去不了,也不用想什么办法了:“还来一根不?”

    “不啦……”三爷觉得抽烟这事挺可乐,拍了拍我的胳膊,走了。

    我还站在原地想着,我跟三爷说的这个‘下’,并不是具体方位上的下,而是概念里的下,关键的词在于阴间下边和最下边,下边到底有什么啊……

    “三爷走啦?”宁红颜突然走过来了。

    “嗯。”我回归神来,不想了,没用,我现在还差的太远。

    “你跟三爷聊什么呢?”宁红颜忙了一天了,想找我放松一下。

    “没有,就是五行虫的事儿,还有鬼行虫……”我突然想起来,有个事得请教她一下:“在四方大阵里的时候,你一直没有睡着吧,睁眼看它们的时候也不少,你是怎么做到不胡思乱想的呢?”

    宁红颜想了想,回答说:“忍着!”

    “好词儿,好办法,以后我也这么干……”其实我是想治治我的失眠。

    “明天送你师父走了以后,咱们……”宁红颜可能是觉得这次解决的脏东西不少,想换个地方走走了,老在广阔天地里也不是事。

    我赶紧把她的话打断了:“呸呸呸,你这是大不敬之罪啊,敢说我师父走了,我师父那是离开,去别的地方活着!”

    “你这家伙……”宁红颜乐的都不行了,不是她口误,而是我这个徒弟想的歪,而且,我们的张天师就在后边睡着呢,这玩笑,开大了。

    “哈哈……”我也是被三爷给刺激的了,胡言乱语。

    渊地穷极???

    坐了一会儿,我们也回去休息了,宁红颜有毯子,我随意往地里一躺,然后,我这个有洁癖的人就看着睡在箱子上的师父翻来覆去的别扭……

    第二天起来,我们收拾一下东西,就出发了,去火车站送我师父离开。

    我师父总是这样,尽量避免跟我在一起,当然也可能是急着回去有事,一路上,都没有再提起昨天的事儿。

    只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我问了一句:“上午的车少,不一定能买着票,要不,我们两个带着您在城里转转吧?”

    “不用!”我师父回答的很坚决。

    说了不用,我们就继续帮师父提着东西去火车站呗,到窗口去买票,一个小时以后有一趟,站票也买了。

    然后,我师父就急着带着他的东西进站,在候车厅门口,我师父突然扭头跟我说了一句:“从今天起,你就正式出师了,以后行事,要以正心为本,切不可违背了我们天师道的道义!”

    说完这句话,我师父就进站了。

    “师父,您说的是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激动的都不行了,直接往里闯。

    “哎哎,你的票呢……”检票员在门口拦住我了。

    我垫着脚往里面看,只看到了我师父拉着箱子离开的背影,嗯,我师父确实有点老了,要不然,我怎么能出师呢?!

    所谓出师的意思,就是我的道行已经到了道长级别,按天师道的门规,以后可以独立行事了,也可以有个道士证什么的。

    多年的上门女婿熬成了老丈人,我怎么能不高兴呢,回头一想,我们昨天打的那些鬼行虫可都是‘轮回系统’里的,一下解决了二百多个,上面不给我提到道长级别就黑了去了,道长,哈哈,马一方道长,马道长,哈哈哈哈!

    “走了,走啦……”宁红颜怕我在这儿丢人现眼被警察抓了去,赶紧拉着我离开了。

    “师父,谢谢您老人家了啊!”我激动死了,要不是我师父来这儿摆一个四方大阵,我也就是能跟黑云五行虫玩玩了,五行虫可是不记账的。

    “哎呀!”宁红颜都恨不得给我一巴掌。

    跟着宁红颜来到一边,我就看到售票窗口了,马上拉着宁红颜的手过去,激动地问她:“说吧,你想去哪儿?哥请你!”

    “你没事吧?真走啊?”那时候,还不流行说走就走看看世界什么的,宁红颜只当我是抽疯了。

    “真走,快说,你想去哪儿?!”我反正是激动了,马道长必须要带着美女出去转转,庆祝一下。

    “去……”宁红颜见我这样,也不打算拦着了,想了想,想到了一个地方:“咱们去纪墨城看看大海吧。”

    “好好,面朝大海,吃着海鲜抓螃蟹,再来个天涯共此时……”我扭头说了:“两张去纪墨城的票,我们去看看大海!”

    里面坐着的这位售票员大姐真的特煞风景,爱答不理的就问了:“什么时候的?”

    “今天!”我还是那么激动。

    “今天没票了。”售票员大姐一脸严肃的跟我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