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五章 铁板蚂蚱
    理论上说,一般人见一个鬼跟见一百个鬼的反应应该是差不多的。????

    因为一般人见一个鬼就是害怕,同时见一百鬼的话却不会有一百个害怕,只不过这一个害怕会加剧一点罢了。

    此时此刻,轮椅氧气罐大爷就给这个理论做了一个很好的实验。

    一觉醒来,大爷可能是有点迷糊,愣了愣神,揉了揉眼睛,才确定自己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左右看了看,我师父和宁红颜都在,但大爷还是差点从轮椅上蹦起来,单从这位选手的身体条件和轮椅这两方面来说,完成这个技术动作,挺难。

    但大爷就是蹦起来了,连氧气罐都顾不上了,想跑,却现四周都围满了这些东西,又不敢动了。

    “你放心,这些东西都被挡在外面了,进不来的。”我师父一直是醒着的,见到轮椅氧气罐大爷这样的反应,也没有急着过去,他是怕自己动了,会惊到结界上那些鬼行虫。

    “……”轮椅氧气罐大爷咽了咽口水,缓了一会儿,还不敢坐下,但也不敢走动了:“大师,这事你可得拿……拿准了啊,万一这些……我怎么办啊?”

    “你要是再乱动,它们真冲进来也说不定!”我师父平常看着沉稳大气的,办事的时候就换了一个人,很烦这种啰嗦的人,直接吓唬他。

    也不完全是吓唬,就轮椅氧气罐大爷起来活动这一会儿,四方大阵的四面结界都有点晃动了,趴在上面的鬼行虫还好,抬起头看了看,又趴下去继续吸,而那几个恶鬼大鬼什么的,却有点犹豫了,过了一会儿,也没走。

    “哦……”轮椅氧气罐大爷肯定是看到四周那些鬼行虫的动静了,害怕了,一屁股坐在轮椅上,继续吸氧气。

    我师父见他老实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那边,宁红颜肯定也没睡着,但一直保持着入定的状态,没睁开眼睛,也没动。

    到三爷这种修为的人,几天几夜不睡觉跟没事儿一样,按理说,我也是应该做到的,但四五点钟那会儿,还是忍不住睡了。

    到轮椅氧气罐大爷起来乱动的时候,三爷把我叫醒了。

    看着大爷在里面站的哆嗦、坐的左右乱晃,我就跟着紧张起来了,这个四方大阵真的少不了纯阳之体的阵引,要是他乱来,我和三爷现在出去,肯定得逃走几个鬼行虫。

    “这老家伙……”我也是真烦了,昨天见他的时候跟他说了一堆好话,我师父也跟他说了那么多,昨天夜里他也答应的好好的,害怕可以理解,逃跑就不行了,你又没有健忘症,不是你亲口说了来再多的脏东西也不会眨眨眼的么。

    “哎,人家也是害怕嘛。”三爷心平气和地劝我。

    “他这不是害怕,是临阵脱逃,三爷您信不信,我要是真能给他三十年阳寿,他肯定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动都不带动的。”我气的是老家伙出尔反尔,无利不起早什么的。

    关键的是,我和我师父办这件事,根本不是为了天师道的帐或者老天爷给的功德,我们完全是公益活动,慈善抓鬼。

    算得上大义凛然了吧,我们不要求大爷多高尚,这辈子也做件好事行不行?

    “呵呵……”在三爷看来,我和那大爷都是一样,穷算计,俗讲究,世上的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四儿,我还是希望你多学学我们玄武一道的心得,少些戾气,多点平和,不必清苦,也不必心苦。”

    “嗯……”心得这些事,我早就听三爷讲过了,罗衣和十八爷给我神魂传承的时候也顺便提了提,那两位可都是横行霸道、大杀四方的主儿,我可不敢学他们,当然也不大愿意学三爷这些与世无争的道理。

    我现在是有点不凡了,可总也得活在人堆里不是,路上走着走着,就有人看你不顺眼要打你,我怎么与世无争啊我,让他们打个够?

    还有很多牵扯到钱的事,动不动都是自己人弄的亲者痛仇者快了,没治儿。

    还是让三爷留着点劲儿以后去教老三,老三那货悟性好,说不定就学会了,以后成为俗世里的一代温柔贤惠的宗师也说不定,我了解老三,他干的出来。

    三爷见我不愿意听,也就不再多说了。

    我和三爷这儿聊了一会儿,那边又过来几个鬼行虫,有两个是踩着趴在下面的鬼行虫到上面趴着去了,有一个直接在鬼行虫堆里挤了挤,钻进去吸了。

    看的多了,心里也就没什么不舒服的了,现在在我看来,趴在四面结界上的那些鬼行虫,就一个一个的烤蚂蚱,小时候玩过,不算什么。

    计划里,三爷的任务最重,但三爷肯定是我们这些人里最沉稳的一个,一直是默默地观察着那些鬼行虫,等待出手。

    阵法里面,轮椅氧气罐大爷算是被我师父给治了,坐在轮椅上东张西望地看了一会儿,也就不动了。

    我了解我师父,别看他在那儿坐的挺稳,手心里肯定痒痒了,他巴不得抄起铜钱剑出去大干一场呢。

    宁红颜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她入定也不可能完全就沉下去了,好就好在,她看到了,也没在意。

    事情就是这样,阵法里边外边的,我们都在等着,而那些鬼行虫脏东西的,真就是傻子,只要阳气不断,它们就趴在那里吸个不停,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

    从这一点上看,控制着它们的黑云五行虫也还没高明到哪里去,要不然,早该有黑云五行虫来这里看看了。

    鬼行虫的数量不断增加着,基本上就是一道菜,铁板蚂蚱。

    等到快中午的时候,我就有点熬不住了,想借水遁出去转转,转一会儿再回来:“三爷,反正咱们一时半会也不用出手,要不我先出去走走吧?”

    “你忍过这一天,回头再想的时候,肯定会比你出去转一圈要珍贵的多。”三爷还是想磨磨我的性子,毕竟我现在也是半个正统修道者了,也算是他们几位的记名弟子。

    我当然知道三爷跟我说的话是有好处的,勉强忍了一会儿,这个劲儿才过去了。

    到了下午。

    我们都紧张起来了。

    先是轮椅氧气罐大爷,他还是坐在阵法正中的位置,天光都已经被四周那些奇形怪状、张牙舞爪的脏东西给遮住了,不见光亮,心里就会冷。

    其次就是宁红颜,她虽然一直保持着入定的状态,但一下面对这么多胜似恶鬼的脏东西,心里肯定也不舒服,尤其是一会儿动手之后,万一又脏东西扑到她身上,洗半年澡都缓不过来。

    我师父的紧张和激动肯定是掺半的,紧张的是外面这些东西已经不是鬼煞的范畴了,它们是五行虫的卒子,对付它们,不是那么有把握的,激动的是,自入天师道以来,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阵仗,这辈子也赶上了。

    我和三爷肯定是最不紧张的两个,三爷收拾五行虫是卤水点豆腐,我的三元神魂剁这些鬼行虫不算什么,只怕它们来的少了呢。

    天色越晚,我们几个人的神经就越紧绷。

    一直到天黑了,鬼行虫的数量不怎么增加了之后,我和三爷就开始商量了。

    “三爷,您出去还是我出去?”我们的策略是,先去抓一个鬼行虫攻击,引来黑云五行虫以后,再把黑云五行虫逼到绝境,让它召来更多的黑云五行虫,之后,再由三爷来对付黑云五行虫,我就收拾下面的鬼行虫。

    这样的办法看似繁琐一些,但能把黑云五行虫和鬼行虫尽可能多的收拾了。

    “你先出去吧!”三爷怕他直接出去了,会惊了那些鬼行虫,黑云五行虫不敢来了也不行。

    “好!”时机差不多了,我从水里出来,‘嗖’一下,朝着四方大阵的结界飞过去了。

    我出来的时候,只是惊了几个头脑还算清醒的恶鬼大鬼还有两个山里的妖精,它们吓了一跳,想跑,却没急着跑开,一则,这里的阳气确实太有诱惑力了,二则,这里的同道中人那么多,不怕一两个正道人士,三则,我的三元神魂感觉上不那么可怕。

    飞过去的时候,我就也就是扫了一眼它们,注意力还是集中到这些鬼行虫身上,它们表现的不错,都没有搭理我。

    只是到我冲过去,抓着一个鬼行虫离开的时候,旁边几个鬼行虫才停下来看了看,然后继续。

    我也是闲着没事找乐子,从结界上抓的这个鬼行虫,就是最先来到的火柴鬼那哥们。

    我是尽量不看火柴鬼的脑袋,只看它那木棍木板一样的身躯,特别有意思。

    “噗!”

    带着火柴鬼跑到了远处的高空中,这边一松手,火柴鬼就想跑回去,我顺手一送,就把三千尺扎到火柴鬼身上去了,扎了个洞穿。

    用三千尺而不是金杀光刃,是不想引起黑云五行虫的怀疑,这次玩的是智取,咱也是有勇有谋的!

    火柴鬼被我扎了个洞穿以后,就不挣扎也不动了,很快,一个黑云五行虫过来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