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四十四章 四方大阵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种老式的‘捕蝇纸’,就是往纸上抹点糖和胶,苍蝇飞过来吃糖被胶水粘在纸上的那种。??

    四方大阵经过我师父和三爷的调试以后,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意思,用那位轮椅氧气罐大爷的阳气把四周的鬼行虫都引来,就不用在阵法上抹‘胶水’了,鬼行虫都是那种傻子式的东西,只要给它们露点阳气,撵都撵不走。

    唯一一点担心,就是在背后控制着鬼行虫的黑云五行虫会不会通过鬼行虫察觉到什么,要是它们及早察觉了,自己不过来,也不派别的鬼行虫过来,我们几个人费了大半天的工夫就算浪费了……

    木头已经裁好了,不做船可惜,不管黑云五行虫和鬼行虫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们都是势在必行了。

    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按正常的时间点算,鬼行虫是很少在这个点出来害人的,但我们的四方大阵不一样,它是直接布在亚空间里的,所以就不存在白天夜里害人的问题,只要它们闻到了这里的阳气气味,就会苍蝇一样跑过来的。

    轮椅氧气罐大爷对我师父特别的信服,待我师父跟他说了降妖捉鬼的事儿以后,大爷完全换了一身天将降大任于本人也的气势,杠杠的听从我师父的安排,就是,他身上那件不知是睡衣啊还是病人的衣服看上去有些单薄。

    宁红颜被分在了阵法里向南的方位上,她只是负责压阵,前前后后什么都不用做,只在那儿打坐就行,有一点不好的是,她那个位置是离阵法边缘最近的地方,到时候各种奇形怪状的鬼行虫趴过来,往她眼前一凑,她要是忍不住起来了就不好了。

    都知道是办正事、办大事,所以谁也没有特别嘱咐宁红颜,只等着到时候她出什么问题再想办法补救就是了。

    其实轮椅氧气罐大爷更令人担心,他现在说的挺好,一看到那么多鬼行虫围上来,起身跑了也说不定。

    故而,我师父在起阵的时候,就站在了阵法里面,一则,是我师父可以借此藏身,别惊了鬼行虫,二则,在里面也是方面照顾和引导那俩人,四方大阵一起,他们肯定是安全的,只要忍住别乱动就行。

    三爷什么人物,黑云五行虫见了都得躲,更别说那些小卒子鬼行虫了,为了大局,三爷觉得藏在水里面,等鬼行虫聚集的够多了,再出手。

    我的三元神魂也不大招这些家伙的待见,也得跟三爷一起藏到水里去,真身也摆到四方大阵里,别到时候出了什么差错。

    一切准备就绪,五个人都准备好了。

    身着道袍、手持铜钱剑的师父准备起阵了,起阵跟开坛作法是不一样的,起阵是自己来,开坛作法就求别人要么就是求老天爷,反正,我师父这时候比之前拿桃木剑的时候帅。

    轮椅氧气罐大爷坐在阵法的中心,迷迷糊糊的要睡了,这样也好。

    我走到宁红颜的对面,还是想跟她说说悟性论的事儿:“你千万记住了,要是到时候心慌意乱,就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悟性论,我都是那它当安眠药使,很管用的!”

    “你怎么那么多事啊……”宁红颜嫌我啰嗦了,人家这心里素质强的很,眼睛一闭就行,不用吃什么安眠药。

    “行行……”

    “呼……”

    我这儿正跟宁红颜白活着呢,师父的四方大阵已经起来了,明显可以感觉到,一个巨大刀锋一样的阵法结界冲天而起,直达天宇,差点扫到我的鼻子尖。

    阵法一起,宁红颜就闭上眼睛,开始入定了。

    这时候,我也不能废话了,灰溜溜地跑到一边,跟三爷一起藏到了水里。

    前天刚把玄武神魂补全了,才知道带着神魂之力藏在水里是这样的感觉,我可以清晰地查探到三爷的真身和藏在他身体里的那个真正的玄武神魂,玄武神魂就不说了,跟三爷一起光着身子泡澡的感觉……

    “你怎么啦,冷啊?”三爷可以更清晰地察觉到我的三元神魂,我这儿刚有点想法,他老人家就觉了。

    “嗯……冷……”何止是冷啊,我都快哆嗦了,一想到三爷那个健壮的身躯,我就,啧啧。

    “怎么会冷呢?”三爷还是很关心我的,转头看了看,这里的水也没什么问题啊,跟我三元神魂里的火焰应该起不冲突。

    “就是……”三爷越说,我就越往三爷的身体上想,甚至是一些具体的部位,哎呀我擦,不行了不行了,‘啪’一声,我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很自然地对三爷说道:“我现在没事了。”

    三爷不是收了老三当徒弟了么,但肯定对老三了解的比较少,所以,对我这种先说自己冷后来给自己脸上一巴掌又说没事了的行为很是费解。

    真的,有时候我是真烦自己这个胡思乱想的毛病,太丢人了。

    三爷很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又把头转回去了。

    正事继续,我和三爷之所以藏的这么快,是因为四方大阵加上纯阳之体的功效太惊人,据师父说,起阵之后几分钟的时间里,这里的阳气就会扩散出数百里,在亚空间里恐怕会更甚。

    该做的都做了,该藏的也藏了,我们只在这里等着鬼行虫过来就行了。

    大约也就三五分钟的工夫吧,来了一个。

    这个鬼行虫一露面,连我都麻了一下,心说这个家伙肯定是水鬼或者水煞,你看那气球一样的白晃晃的身体,再看那身上密密麻麻的疙瘩,还有那个人不人蛤蟆不蛤蟆的怪头,加上那张特殊的嘴,真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不知道这家伙死的时候碰到了多少癞蛤蟆呢。

    也是看那张嘴就知道,来的这个水煞就是被黑云五行虫收服以后的鬼行虫,一般的煞来说,都是有着特殊的意识的,但这个‘鬼蛤蟆煞’显然已经进入傻子状态了,来到这儿,直接往四方大阵的结界上一趴,贪婪地吮吸着从阵法里散出来的阳气。

    幸好轮椅氧气罐大叔眯着眼睛睡了,而宁红颜又是背对着这边坐的,要是让他们看到这个鬼蛤蟆煞成的鬼行虫,非瘆的一哆嗦不可。

    我师父见多识广,一个鬼蛤蟆煞不算什么,只是那张特殊的嘴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张嘴不仅吸阳气,连结界都吸。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我师父才放心了,幸好鬼行虫这东西的嘴不大厉害,要是黑云五行虫直接趴过来,还真不一定了。

    我师父担心的是他的阵法,我和三爷担心的却是这只鬼行虫的表现,它要是吸了一会儿走了、突然变出来黑云五行虫了或者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它的同伙警戒信号了,这都是问题。

    我们两个躲在水里观察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来,只能继续等了,只要等来了第二只鬼行虫在结界上趴着吸阳气,我们的计划多半就是成功了。

    七八分钟的时候,又来了一只鬼行虫。

    这个鬼行虫就比较一般了,肯定是鬼变成的,但这个鬼的造型比较独特,有个词叫‘骨肉如柴’,但我相信,就算病的很严重、虚弱到一定程度的病人也绝达不到这位兄台的境界。

    不是说这个鬼行虫瘦的皮包骨头,而是这个鬼行虫的四肢都跟火柴一样,又细又直,整个魂体都用火柴棍拼起来的一样,要不是那颗不规则形状的脑袋和那张嘴,这哥们挺可乐。

    它来了以后,也是直接往上一蹦,趴到四方大阵的结界上就不起来了,跟个吸了du的人似的,一直在那儿趴着,比谁都享受。

    看到这家伙的表现,我和三爷都放心了不少,这事成了。

    这个火柴鬼趴的地方离宁红颜比较近了,在她的左上方,宁红颜只要睁着眼就能看到,这家伙的模样,对一般人来说,还是比较可怕的。

    我观察的仔细,宁红颜的身子好像微微动了一下,然后就继续闭上眼睛入定了,嗯,不错,有定力。

    火柴鬼来了以后,三三两两、66续续跑过来的鬼行虫就不断了,不是说时间用的少了,而是一直有鬼行虫往这儿跑。

    不管什么模样的鬼行虫,跑过来就是往结界上跳,跳到上面以后,就趴在那儿吮吸阳气……四方大阵的结界并不是带尖的,而是四面刀锋一样的结界耸立入云,就跟用四张捕蝇纸在天地之间做了个大方桶似的……我们不怕鬼行虫来的多,就怕它们趴不满。

    不知道我师父它们在大阵里面看着怎么样,反正我在外面看着那一面面墙壁上灌满了形形色色的鬼行虫,觉得真是够恶心了。

    就算心态好的,看到那里挂着一对黑乎乎白花花蚂蚱一样的人形东西,估计也够呛。

    轮椅氧气罐大爷表现的不错,睡着了,也没动。

    宁红颜盘膝而坐,入定了,就不管身前身后有多少恶心恐怖的东西。

    我师父更不用说了,拿着铜钱剑,在阵法里时刻准备着,万一有鬼行虫和黑云五行虫冲进来,他肯定能抵挡一二刻。

    从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引来了差不多有一百个鬼行虫,其间可能还夹杂着几个恶鬼大鬼什么的,到时候,一块处理了就是了。

    上百个鬼行虫,估计方圆几百里内的都跑来了,但我和三爷还想再等等,多解决一个是一个啊,而且鬼行虫来的越多,到时候黑云五行虫可能就来的越多。

    然而,天亮了,轮椅氧气罐大爷就醒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