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六章 两只烧鸡
    金陵城老朱盖的那个皇宫门前有条路很邪门,总是出车祸,还有人说,经常能看到太监宫女在那里走动。

    后来有专家去看了看,给那条路改了角度,车祸就很少发生了。

    至于那些太监宫女,后来就没听说什么了。

    就当是宁红颜选择的这个路口吧,跟金陵皇宫门口那条路应该是一样的,完全是坡度、角度的问题,根本不是什么邪祟作怪,我看一眼就知道了。

    我这边在观察,那边宁红颜也在观察,她观察的不是路,而是周围的环境,更不是要发现其中的风水阴气问题,而是要找个合适的地方,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还是不知道她凭什么,来到这个路口,从笃定就升级到信誓旦旦了,好像这个路口要是没有鬼,就是我或者老天爷对不起她似的。

    我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走不了了,却还是忍不住要逗逗她:“咱们走吧,这路口没问题?”

    “哎呀,你再好好看看……”宁红颜都没顾得上我,忙着呢。

    我偷笑着,继续看她。

    不一会儿,宁红颜就给我们选好了地方,扛着包过去了。

    她是一个心细的女孩儿,知道我们这种买卖人经常要在野外打地铺,前两天钓鱼的时候就买好了毯子了,到那儿一铺,住宿问题就解决了。

    辛亏我们走的是广阔天地路线,要是在城里,宁红颜非得买个帐篷再买个锅不可,我们不做买卖的时候,就相当于出来野营了。

    我真是没法儿没法儿的。

    宁红颜把毯子铺好了,往地上一坐,煞有介事地看着我:“怎么样,有发现吗?”

    “嗯,这个地方是有点问题,恐怕咱们得等到晚上了。”我也信誓旦旦地说,不顺从不行啊。

    “这会儿时间还早,你先歇着吧,一会儿我到镇子上给你买饭去,不能总吃凉的。”宁红颜霎时间就变成了一个跟着她家爷们下地干活的农妇,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在地头上吃就行。

    我还能说什么呢,老老实实地走过去,坐下了。

    食宿问题都解决了,宁红颜以一个捉鬼助理的身份开始观察这个路口了,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嗯,你看这个路口拐的多别扭,就是白天,仔细看都有点瘆人,比以前那些地方都阴森的多!”

    “是是……”我连忙附和着。

    “那你还不感谢感谢我,我帮你找了这么好的买卖?!”宁红颜心安理得地说我。

    “感谢感谢……”我不得不真诚地道谢。

    “就这样?怎么着也得来点实际的啊,算啦,我想想……”宁红颜帮我想起来感谢的办法了:“要不这样,一会儿你去镇子上买饭吧,也伺候我一……”

    “啵!”

    我真的是忍不住了,把脸凑上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完全是玩笑式的。

    宁红颜却在一瞬间瞳孔放大、身体绷紧,本能地把我推开了,下意识地还要跟我动手,迟疑了一下,连忙躲开了,脸羞的通红。

    要是这一吻,能把宁红颜的‘笃定病’治好了,我也就轻松了。

    “哎呀,至于吗你,还不跟老三呢,我要是跟他来这个,他马上就得抱着我啃!”不能让气氛变的尴尬了,我连忙提老三。

    “老三你们俩都一样!”宁红颜仍然害羞说,不过紧跟着就破害羞为笑了:“不过老三也真是的,那么大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要好,比野孩子玩的都疯,有时候,还……还傻。”

    傻字多好,把很多难以启齿的问题都解决了。

    “呵呵,老三确实傻!”我这一次是发自肺腑地同意她的观点。

    “你才傻呢……”宁红颜很不喜欢我打击老三的时候,要保护弱智似的:“哎呀行了,咱们办正事呢,你快看看,这个路口到底出什么事了,晚上那家伙会不会过来。”

    “不用看了,要是有脏东西,他晚上肯定出来!”我刚才都给她说了,人家打牌的那几位说的是白天在这个路口出事的多,而且都是年关那会儿,走亲访友的容易喝点酒开车,喝完酒再来到这个路口,不出事才怪呢。

    “那好,你中午想吃什么?”这一趟是宁红颜的买卖的,她像个大方的老板娘一样,得把她的员工照顾好了。

    “烧鸡!”我的食物需求境界,还停留在城乡结合部的层面,除了猪肉就是烧鸡了,百吃不厌。

    “等着吧,一会儿我给你买去。”

    “顺便买瓶可乐行不行,想喝了。”

    “行!”

    那时候,城乡结合部一般是不喝可乐的,可咱学校门口不是有个小卖部么,经常是打完篮球跑那儿买瓶玻璃瓶装的可乐喝,喝完了退瓶,一块钱,俺就这么一个高档点的需求了,不许说装X。

    宁红颜又坐回来了。

    杨柳青青,树影摇曳,十九岁那年,我们还肩并肩地在路边坐着,看车来车往,岁月横陈。

    但这种美好的念想,总是在一瞬间的,过了这一瞬间,我想的就剩下烧鸡了,那个香啊,也就是来到这种地方,我才好土鳖一把,平常到哪个饭店吃饭的时候,我总不好意思说,这个肉多的菜,再来一盘……

    “行了,在这儿等着吧!”宁红颜要去买饭了。

    “买两只烧鸡行不行?”在她面前,我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

    “两只?”宁红颜的眼睛瞪的牛大,平常也就是过年做菜的时候,才会多买几只烧鸡当菜码,平常吃饭,哪有一下买两只烧鸡的,这不是,不是太:“一只烧鸡还不够你吃的?我不吃。”

    可能,她是不想跟我一起丢人。

    我也是知道丢人的好吗,连宁红颜都看不下去了,那这次丢人就丢大了,不过话已出口,我也不能往回收了,只能胡诌:“你不知道现在都流行这个啊,人家那谁的歌都唱了,两只烧鸡么,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钩子……”

    “呵呵,你……等着吧!”宁红颜乐坏了,去买两只烧鸡了。

    她走了,我还想了想,其实我也不经常是这种为了吃不顾一切丢人的人,今天不是灵光一动么,咱可是有灵性的。

    等到宁红颜把烧鸡买回来的时候,我一点羞愧的心都没有了,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你们爱怎么看怎么看吧。

    宁红颜十分看不上我这种吃相,翩翩公子呢,纳兰容若呢,你那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肚子呢?

    去去去,这时候谁也别跟我整那些高档的,小爷就是土鳖了,关驿村南边小河沟里的老土鳖……

    天摇地动,风卷残云,我吃了一只半的烧鸡,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喝点水吧?”宁红颜单是看我的吃相,都替我难受。

    “喝不下去!”我十分豪气地对她说。

    “哈哈哈哈……”宁红颜用手指在我脑袋上点了一下,乐坏了。

    “……”我知道丢人了。

    过了一会儿,我打开了那瓶可乐,一口气灌下去一般,舒服了,点了根烟,悠悠地看着远方,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

    虽然,才是下午。

    我们吃完饭,在这里坐的久了,就收起东西到附近去转了转,仁者喜山,智者乐水,看什么都有意思。

    傍晚的时候,我们就回来了,仍然是坐在一边,看着那个路口。

    宁红颜自然是无比地相信这个路口一定有买卖做。

    我想呢,也不一定,万一碰见了呢。

    吃了点干脆面和茶叶蛋,时间就到七点多了,路上来往的车不多,而且多是农用车辆和电车,没有出什么事,也没有什么问题。

    “一般都得等到十一二点是吧?”宁红颜不是犹豫了,而是紧张起来了。

    “嗯。”我只能这么回答说。

    “那一会儿那东西来了,你直接元神出窍就行,我在这里给你看着。”宁红颜接着说道:“对了,要是可以的话,你别直接把它打死或者送走,你把它装到你那个罐子里,拿回来我看看。”

    我必须得纠正她一下了:“坛子,封鬼坛子!”

    “哦,坛子坛子。”宁红颜马上改正。

    一直等到夜里十一点,来了!

    当我察觉到有鬼气从身后不远处飘过的时候,真的是大吃一惊,宁红颜这女孩儿身上带着邪气吧,怎么就误打误撞地帮我找到买卖了,假的一样。

    “脏东西来了,我过去看看!”我直接元神出窍了,方才察觉到的鬼气,还不一般。

    “好,你去吧!”宁红颜站起来,看着我的真身,看看路口,激动不已。

    我‘嗖’一下飞走了。

    那个鬼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去的也不是我们身后的那个镇子,而是镇子东边的一个村子。

    我循着沿途留下的鬼气靠近了那个村子,不敢太着急了,来的这么巧的家伙,恐怕得有点意思。

    一点点的靠近,突然又觉得,村子里的那个鬼身上的气味有点熟悉,是?

    “呼……!”

    白光一闪,我三元神魂上的赤红火焰突然升腾起来了。

    我擦,五行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