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三十一章 害怕、怪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呢?

    难道是真正的鬼差,在这里等着收魂魄!?

    没有元神出窍,我查探的不是很仔细,心里还犹豫了一下,大白天出来的鬼的,可不多,迄今为止,我也就见过必胜男一个。

    要有个万一呢……

    我左右看了看,看到那边有棵树,就对宁红颜说了:“里面有事,我得进去看看,真身放在树底下,你给我看着点。”

    “好……”宁红颜慌忙过去,给我收拾了一下。

    我紧跟着过来,坐到树底下,元神出窍了。

    鬼在西屋,因为忌讳是鬼差在这里等着收魂魄,我提着三千尺过来的时候,很谨慎,尽量不要惊了那个鬼。

    在我一点点赶往西屋的时候,那个鬼一直呆在屋里,没有动,这就更加让我忌讳了,要是一般的鬼察觉到我,怎么着也得有点反应吧?

    鬼差就鬼差吧,又不是没打过交道,大不了我就过去装个孙子呗,这样想着,我就一闪到了西屋,正想见了鬼差拜见拜见呢,可是,一低头,发现那个鬼在一个灰不拉几的‘锅’下面藏着呢。

    哟呵!

    它还玩起捉迷藏来了?!

    不是鬼差,要是鬼差办事,绝不会这么躲躲藏藏的,那它是什么东西?那个灰不拉几的锅又是什么东西!?

    这边看它看不清楚,我就想着到里屋看看那个快不行了的人,别是中了鬼怪的邪术,他活着的时候,我还能救他一救,要是他死了,我可没办法帮他复活。

    一转身,我就来到了西屋。

    屋里有张床,床上躺着一个气若游丝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也就二十多岁,身体看着也行,但人真的是不行了。

    站到床边仔细查探了一下,没有什么妖邪作祟,这个年轻人,肯定是这辈子的劫数到了。

    床边,守着一家子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那个女孩儿,应该是他妹妹。

    一家人的脸色都很不好,估计是知道……

    这种情况,我也没法救,但看到这家人脸上的那种悲伤,我还想再试一试,就又回到床边,正想给他再检查检查呢,却……

    这两年,死人死鬼我也见过不少了,胆子不必说,把很多别人根本承受不了的事都当做平常了,但今天,今天我又彻彻底底的害怕了一次……

    人都说死了、死了,可又有几个人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呢,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几秒钟之间,停止了呼吸,再没有了动静,离开了人世,我知道这样说起来没有什么,但真正看到了人咽气的那一幕……

    我真的是忍不住哆嗦起来了,整个人都呆住了,就是意识被冻僵了那样,木了。

    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

    藏在外面的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可能是察觉到我了,突然扭头就跑,跑的还特别快。

    可床上这个年轻人的魂魄已经出来了,没有鬼差在这里等着,它应该是自己去地府的,但我怕这其中会有什么差错,就拿出了封鬼坛子,先把这个年轻人的魂魄收了。

    然后,我才带着封鬼坛子去追那个鬼,可能是耽误的时间有点长了,我没有追上他,但我也不能四处去寻找,封鬼坛子里这位可是有‘时辰’的,要是我耽误了它的时辰,那罪过就大了。

    在外面跑了几分钟,我又赶紧回来了,这位从封鬼坛子里放了出来。

    它还没有意识,只是本能地飘飘荡荡地往前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进入阴间了。

    我目送着它离开,也不忍心看着这家人那么多的悲伤,一转身,回到那个树下,元神归位了。

    “快起来,快起来,这棵树上有蚂蚁,我一直给你打着,没敢动你的真身……”宁红颜见我睁开眼,马上拉我起来。

    “没事儿,别说是蚂蚁了,就算是个老虎……”我不是有三元神魂么,一般的妖精野兽见了我,都会退避三舍,心说一只小蚂蚁算的了什么,正想吹嘘一下呢,还真就有两只蚂蚁爬到我肩膀上来了:“哎呦,你们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往我身上爬,有种你过来,往这儿来……”

    “行了,别吹了,真咬你一口,也够你难受的!”宁红颜知道我皮肤不好,以前被虫子一咬就是一个大疙瘩,赶紧帮着我把蚂蚁打下去了。

    “呵呵!”我看着这两只蚂蚁真是乐呵,一般的虫蛇鼠蚁真的不敢往我身上爬,但今天偏偏有两只蚂蚁爬到我肩膀上了,而刚才呢,真就有一个鬼大白天在人家屋里趴着。

    不能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但今天,两件怪事确实赶一块了。

    “我的儿啊,你咋就这么走了,你让我们以后咋着活啊……”顿了一会儿,那家人才哭出来了,不是呼天抢地的那种,是慢慢地诉说着、埋怨着、哭喊着,直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听到动静,宁红颜极其诧异地看着我:“你没救人啊!?”

    隔壁邻居听到动静,都赶过来帮忙了,我和宁红颜在事主家门口站着特别扎眼,我就拉着她走:“咱们到那边去说。”

    走的已经很快了,还惹来了几个人的怀疑,他们一直盯着我们看。

    出了胡同,拐弯到街上,一直往北走了几十米,看看身后没有人注意了,我才跟她说了:“不是我没救人,是那个人没法救,它是命数到了,我救不了。”

    “你不是说有鬼么!?”宁红颜也知道鬼和魂魄的差别。

    “是有鬼啊,我进去的时候,它就在一个灰不拉几的锅底下藏着,我去的时候,它动也没动,然后我就去里屋看了看,谁知道那个人……去世的时候,我一扭头,那个鬼就跑了,我担心他的魂魄再出问题,就耽误了一会儿,再找出去,就找不到那个鬼了。”我觉得这事很奇怪,有点太巧了,巧的跟有谁安排好了似的。

    “那你进去怎么不先抓它啊,它不是见了你就不敢动了么?”宁红颜又问。

    “它不是见了我不敢动了,它要是害怕我,早在我过来的时候,它就应该逃跑了……”我觉得,那个藏在锅底下的鬼肯定不是怕我才不动的,这里面还有蹊跷:“估计是那个锅有问题。”

    “什么锅啊?锅底下,是烧火的地方吗!?”宁红颜想帮我分析一下。

    “不是,就是一个锅,还跟咱们做饭的锅不一样,灰不拉几的,在西屋地上盖着,那个脏东西就藏在那里面。”我后悔了,一进门就该把锅掀开,把那个鬼抓了的。

    “哦……”宁红颜想了想:“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想了想,还是在这家附近等一会儿,万一那个鬼还回来呢。

    来到这儿是下午两点,事主家里跟着就出事了,街坊邻居赶来帮忙,一场白事很快就办起来了,买寿衣的,买寿材的,还有找风水先生选吉地的,风俗多少有点不同,但大同小异。

    马屯是个镇子,比我们那儿的镇子稍富裕一些,事主家在沿街楼房的后面,那边人进进出出的,我们只能在街上等着,对着的这家是修电器的顺便各种配件,师傅在那儿修,我们就在边上看。

    “你们咋啦?”师傅以为我们也是来修东西的呢。

    “没事,看看,学学。”我尽量学着这边的方言说,免得起疑。

    师傅也不说什么了,就跑来跑去的修洗衣机,我和宁红颜也不往里走,一直站在边上看,其实,我才不想偷他的手艺呢,等着事主那边有异常才是正题。

    等了半个多小时,我就带着宁红颜离开了,估计,那个顶着锅的鬼不会再回来了。

    毕竟是在这里出的事,我不能就这么走了,于是,就带着宁红颜在镇子附近转悠,一直转悠到了晚上,吃了饭,我们又回到事主家附近了。

    到了晚上,我们行事就方便了一些,直接在胡同里等着就行了。

    天很快就黑了,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动静,我就准备去转转了:“我去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家伙,要是它这会儿跑过来了,你千万别动,要干什么,随它就行。”

    “嗯……”宁红颜还是忌讳脏东西。

    安排好了,我就再一次元神出窍,带上家伙什,到附近寻找那家伙去了。以前用赤红元神四处寻找的时候就很快,三元神魂就更不用说了,没多大工夫,方圆十几里我都快搜遍了。没有。

    再远就不必去了,那边是宁红颜一个人等着,我怕她会遇到什么事,就急着赶回来了。

    “没找到吗?”宁红颜这边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想不明白白天那家伙的路数,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了:“咱们等到半夜看看吧,要是它再不来,再想别的办法。”

    我和宁红颜就一直在事主家附近转悠着,两个人说着聊着,很快就到了半夜十二点了。

    还是没有。

    难道那家伙不是冲着这家人来的,而是有别的道道儿?

    有别的道道儿还好了,我这个人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专攻奇葩的,不走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