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二十二章 乐呵的怪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鬼潭在这一片小有名气。

    我把鬼潭的鬼办了,很快在这一片也小有名气了。

    两三天的工夫,已经找来七八家了,有看坟地的,有看风水的,还有盖房子请我去看看地基的。

    最近一直说买卖,但我的买卖不是用一般的货币来衡量的,而是我们天师道的账本,真就有那财大气粗的,出到上万块钱非得请我去看看他们屋里的摆设,这不扯淡么。

    不管钱多钱少,我就问他们家是不是有怪事,有点鬼怪迹象的,我就去看看,看风水的让他们另找人。

    倒是有一家说的是家里出怪事,但我过去一看,明明是他们自己心里有鬼。

    怎么说呢,这家人信的有点迷了,家里供奉的神仙能从玉皇大帝排到当地的土地爷家里的灶王爷,不至于天天烧香磕头什么的,但一旦生活里发生点什么不平常的事儿,他们就把这些事往鬼神上想,纯属自己吓唬自己。

    看了一圈下来,弄的我都不知道该给他们说什么好了,让他们信吧,他们已经迷糊了,不让他们信吧,搞不好他们还得怀疑我。

    我只能从侧面提醒他们两句,你们都是平常人,哪儿有那么多鬼神管你们家人的事啊,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就行了。

    这家人对我有点失望。

    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了,扭头就走。

    回去的路上,我在想着这两天的事儿,鬼潭之前,我就算真穿上一身道袍走街串巷地去问,也不一定有买卖,鬼潭之后,不管是不是我的买卖都能找上门,这说明什么?

    应该是说明从上到下,骗子太多了,假的太多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真的,大家都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很快,我就回到了谷大叔家里。

    家里还有两个人等着呢,一问,是迁坟合葬的事儿。儿孙们尽孝心嘛,可以理解,但我还是不能去。给他们解释了一下,就让这兄弟俩走了。

    回到东屋里,我就跟宁红颜商量着:“咱们走吧?”

    “走吧!”宁红颜也在这家里呆够了,之前被他们当‘神婆’另眼看待的时候受不了,现在被他们当成‘大师助手’的感觉也很不好。

    “那咱现在就走。”我不能再留在这里等买卖了,还是得去找。

    “嗯。”宁红颜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就出门了。

    “谷大叔,跟你说一声,我们走了。”到院里,我冲着谷大叔喊了一声,就要走了。

    “啥……”谷大叔急匆匆从堂屋里追出来了,客气地挽留着:“大师,你走那么快干啥,再在家里住两天呗!”

    呵呵,这就是假的了。

    那天谷大叔把我们接到家里是真的,那天夜里谷大叔看到我的三元神魂那么激动是真的,后来见我抓鬼对我奉若神明是真的,再后来我说不要钱他感激涕零也是真的,但过日子嘛,我们两个外人总在他家住着,就不那么真了。

    “不住了,走了!我们到外边还有事呢!”我也不跟她来虚的了,带着宁红颜往外走。

    “大师你那么急干啥,要不我骑电车送你们吧,这有点东西你们拿上……”谷大叔急急地往外追,谷大婶也拿着东西追了出来。

    这份心意是真的,毕竟我帮了他们家不小的忙,不收钱,他们还是想送点东西的,就是点土特产。

    拿着就拿着吧,我们还是想不声不响的走,可谷大叔他们一闹腾,村里人都围上来了。

    送着送着,还是有十几个人跟着我们到了路口等车。

    公交车来了,谷大叔这些人都是热烈的送,一口一个大师喊着,搞的上车下车的人都没听明白,我和宁红颜也就是两个小年轻,叫大师啥意思?

    车门终于关上了,公交车开动,我探出窗户给他们告了个别,两边都清净了。

    连宁红颜都被他们乱的头疼。

    车上的人不知道我们是咋回事,开车的司机却问了一句:“那小兄弟,刚才我听他们一直叫大师大师的,是不是你把他们村西头的鬼潭子给清了?”

    “是……”我还以为又碰到了一位‘粉丝’呢。

    “哎,那我知道个事,你能不能给治了?”司机可能是听了四五手的传言,不大相信我的本事。

    有时候就是这样,等不到、求不到,意想不到的时候就撞上了,我觉得有门:“你说说,啥事?”

    “这事说起来就是邪门,就是我跑小面包的几个朋友啊,他们回县城得走一段盘山路,那段路上吧,也没啥稀罕的,就是车不能在那里走夜路,走着走着,车就走不动了,油门踩到底都不动,累的那车只冒黑烟,就是走不动,你停下车等一会儿,又能走了。”司机有滋有味地给我讲着这段奇闻异事,他觉得挺有趣:“还听说,半夜里人在哪儿走路也不行,也是走着走着,你怎么使劲都走不动了,就跟后边有人拉着你似的!”

    这事咋一听跟假的似的,什么路走着走着,后面就有人拉着了,车和人都走不动?

    闹鬼也好,闹妖精也好,它们总得有点企图吧,就拉着车和人玩,它们图什么啊!?

    总不至于脑子有病吧!!?

    “真的假的,还有这么乐呵的事呢?”我以为司机是在跟我开玩笑。

    “真的!我那几个朋友都是开车从那儿过,他们的车都被憋熄火了!人下了车也能被拉的往地上坐!这是真事!”司机有点急了,这事可是他朋友亲身体验后告诉他的,可不是道听途说来的过了几手的传言。

    “那要是真的,你们就拉我去看看呗?”我看他挺认真,就顺嘴说了一句。

    “行啊!”司机可能是整天开车开的有点厌烦了,想找点刺激:“莉莉,明天有我的班吗?”

    售票员叫莉莉:“没有。”

    “哦……”司机开着车,就到座位边上摸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广子,你们都谁在呢?晚上别出车了,我带着你一个大师去找你们,咱们到那个路上看看!”

    那边不相信:“啥大师啊?我今天晚上还得出车呢!”

    “大师就是大师,还啥大师,还记得我跟你说的我们这边那个鬼潭子不,那鬼潭子就让这位大师给治了,正好人家坐我的车,我跟他说了说你们路上的事,大师想跟着去看看,这是真事,晚上别出车了,我带着大师去找你们!”司机说的有板有眼的。

    那边顿了一下:“那行啊,等会儿我把他们几个都叫来,咱们一起去!”

    “行行,到了我叫你们啊!”司机吧电话挂了,扭头对我说一句:“大师,你今天晚上就跟我走吧,咱们在城里住一天,到明天就去那段路上看看。”

    “行啊……”反正我也不用怕他们几个人谋财劫色什么的,就跟着去看看呗。

    跟着,司机就问起了鬼潭的事儿,我是简略地跟他聊着。

    走了一会儿,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哎,咱们这是不是下乡镇,你一会儿还得拉我回来?”

    “啊……”司机答应着。

    “那你停车,把我放路边吧,我在这儿等着你过来。”想了想,我还是跟他解释一句吧:“我有点晕车。”

    “嘿嘿,大师还晕车啊……”司机乐了,停下车,把我们放下了。

    车上,宁红颜一直在我身边坐着没说话,下了车,她就说了一句:“你这也能找买卖啊?!”

    “嗯,我们这买卖,其实跟吃百家饭的差不多,就差穿百家衣了。”我早就驾轻就熟了,那不是上一次,龙翁老人我们在公交车上就抓了一个蛊鬼么。

    “嘻嘻,你还穿百家衣……”宁红颜乐了:“怎么样,没晕车吧?”

    “没事儿。”我点着了一根烟,悠悠地看着远方,夕阳西下,橘红正当,我他喵的这晕车的毛病还能不能治好了啊?

    我和宁红颜在路边走了走,等了一会儿,那公交车就回来了。

    “上来吧!”司机肯定是有点怀疑了,以为我要下车是没本事想溜呢。

    我跟宁红颜上车,坐着公交车去了诸州城的西客站,到了地方以后,司机就找人去代班了,然后,他带着我们去找他的朋友。

    在路边走了一会儿,司机打了几个电话,一辆小面包停在路边,我们都上去了。

    来的就是之前打电话的那个广子,广子回头一看我和宁红颜,不高兴了:“大宇子你啥意思,到底想干啥?这俩是谁啊!?”

    “这就是那位大师,没见识吧你就,快开车,找个地儿请大师吃饭!”才知道这位公交车司机叫大宇子,他还是比较相信我的,毕竟,谷大叔他们送我的时候,是他亲眼所见。

    广子开着面包车拉着我们到了一个中档次的饭店,饭桌上还有另外两个人,都跟广子一样,跑车的。

    他们跑车的都一个毛病,爱聊,今天聚到一块跟我们一起吃饭,也挺热闹。

    我可没他们那多的废话,吃完饭,就说了:“你们不是说那里都是夜里闹鬼么,走吧,咱们现在就去看看!”

    我这么一说,桌上几个人才认真起来了,商量了一下,大家同去,同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