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九章 下雨捉鬼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宁红颜还云里雾里呢,嗔怒道:“你给我好好说话!”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捉鬼圈里也是有几个独具一格的人物的,嘿嘿,有些人有些事,你怎么想都想不到,但人家就是那样……”我自顾自地开心着,果然高手在民间,其中真不乏奇葩人物。

    宁红颜虽然也不是一般人了,但对捉鬼圈还不熟,见我表达了如此诡异的情怀,被瘆到了:“马一方,你脑子没病吧,跟鱼美丽谈一场恋爱不够,你还想找个鬼过日子啊?”

    “你想哪儿去了,我又不是贾大师,对女鬼没什么想法……”我就是开心,无法释怀了:“就拿今天碰到的这位,它是一个怨鬼,嗯,就是一般的鬼跟怨念的结合体,贞子电影看过没有,就是贞子那样的,但没她那么厉害,咱们这位就是下雨天出来找几个人揍一顿,你说说,这事是不是很可乐?”

    咱们这位???

    宁红颜可不想跟贞子型号的脏东西论‘咱们’,也难以接受我这么BT的喜好,不多说了:“睡觉!”

    “睡就睡!”我还怕她不成。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春宵一刻值千金,与尔同销万古愁……屋里就一张床,要睡觉,肯定是我们俩一起。

    话说的挺好,一转身,我们俩都尴尬了,这是什么,这是一张床吗,不是,这是爱情的升华之地,也有人称其为监狱坟墓伍的,此情此景,此时此刻,让我们这两个心中存着完美的人怎么办?

    无声的,我们的举动都是无声的。

    宁红颜默默地爬到里面,躺下了,肯定睡不着。

    我战战兢兢地走到床边,摸索着躺下了,身子紧挨着床边,一滚就下去了。

    我面红耳赤、呼吸紧促,一双闪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屋顶,屋顶已经很老旧了,有蜘蛛网,还有蛇鼠爬过的痕迹,其实是想转移注意力。

    我没有看,但肯定知道,宁红颜比我更紧张,或许她。

    让完美再多保留一段时间吧。

    “咱们现在进重山可是越来越简单了啊,吃饭的事儿省了,找仙草药的事儿也省了,想起来在双王山的时候,咱们一个个的,累死累活的,真是……”我就是想转移话题,嘴唇还哆嗦着呢。

    “嗯……”宁红颜的情况比我还严重。

    不行了,不行了,再这么下去,火力就压不住了,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我必须得想想我三哥了,一个正常人里的罕物、奇葩中的翘楚:“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在湘西遇到老鼠精的事吗?”

    “记得,怎么啦?”宁红颜的火气也渐渐平息了。

    “怎么啦,老三,我和我师父龙翁老人,一早就准备好了是打妖精的,人家老三不这样,既来之,则笑纳之,跟那个老鼠精在地上滚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到这一段了,说了一半,觉得不对,赶紧打住了:“老三,人家那日子过的多欢乐啊!”

    “是啊!”宁红颜突然就嘿嘿笑起来了。

    我也是越想越想笑,越笑越厉害。

    真得在这里感谢一下我三哥,我们这儿多尴尬的场面啊,提起三哥,话都不用多说,只是一句总结,就把我们的尴尬化解了……

    第二天,谷大叔两口子起的很早,起来就做饭。

    宁红颜起来,洗脸刷牙,女孩子嘛,终归是爱干净一点,出来做买卖,风餐露宿、居无定所都准备好了,也得带上牙刷洗面奶,我就不同了,刷牙洗脸这档子事,能躲则躲,但是我有洁癖,你们相信吗?

    “大师,咋样了?”谷大叔见我出来,忙过来打听。

    “我昨天夜里去看了看,知道那里是怎么回事了,你们不用担心,它伤不着你们。”我以为谷大叔是担心这个。

    谷大叔迟疑了一下,递给我一根烟:“大师,你们这真要抓鬼了,是不是得开坛作法啥的?”

    开坛作法算得上是一个专业术语了,谷大叔的意思是?

    我想了想就明白了,谷大叔家里还被那条环路占着半亩地呢,本事另说,要是我抓鬼的时候不弄出点动静,村民们是不会相信的,抓鬼文案里一定要囊括半亩地这一点:“嗯,到时候,还得找不少人帮忙呢。”

    “行行,要多少人,需要什么东西,您招呼一声就行!”谷大叔这才放心了,半亩地回来了。

    “先不着急,我昨天夜里去看了看,它的情况很特殊,得等到下雨天的时候再说。”我昨天夜里说见它一面不容易,就是这个事,不到下雨天,那个怨鬼不现形。

    “好好……”谷大叔心里特别的有底气,他一定想到了,昨天夜里从东屋窗户里飘出来的那个红红白白的人,一定就是我。

    “你先忙吧,我出去转转。”我出去走了走。

    这个村子不大,比我们村稍显富裕一些,村里人的言谈举止是有了点档次的,不净是那些骂来骂去的玩笑,老人孩子脸上都挂着笑容,桃花源记肯定算不上,归田园居的意思不少。

    村里人可能都听说了,谷大叔家里来了捉鬼的先生,见了我,只是远远地打量,不敢凑上来说话。

    我也不打扰他们,转一圈就回去了。

    回来就是吃饭,连早饭都做的很丰盛,有肉有鱼,我和宁红颜饱饱地吃了一顿。

    体型上说,我比宁红颜还偏瘦一点,但宁红颜的饭量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让我挺惊讶,她是不是我们家的邻居?

    我上初二那年,快过年了,家里包那种大包子,我一口气就吃了五六个,巧的是,我们邻居家的孩子在我家玩,看到我这样的吃法和饭量,脸色都变了,顾左右而言他。

    “咋啦你,再去吃一个啊?”我还热心地招待他。

    他摆摆手:“不吃了,不吃了!”

    “咋不吃了,我们家包的包子不好吃啊?”我还以为我们家的口味特殊呢。

    他连忙表示:“不是,不是!”

    “那你怎么不吃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不错,包包子的时候他也帮了忙,我得让人家吃饱了啊。

    “不吃了……”他走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他家找他玩,正好赶上他家吃早饭,锅盖一打开,我就问了:“你还没吃饭啊?又懒了吧?快点的!”

    我以为锅里的饭是他家里人给他留的饭。

    谁知道人家一家五口人都围着桌子坐下了,一人一半,吃了两个半馒头,他爹吃的最多,加了一个包子。

    额……我当时都傻了,邻居这么多年,才知道我一个人的饭量就顶得上他们一家五口,一家五口啊!!!

    “吃完饭干啥去,咱们一起去啊!”宁红颜不愿意在屋子里等着了。

    “吃完饭去赶集。”我留在这里,是为了等一个机会,一个下雨天,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有约那样的:“咱们去转转吧,看看人家这儿的集上都有啥。”

    “你还喜欢赶集啊?”宁红颜很诧异,老娘们才喜欢干这事呢。

    “……”我竟无言以对。

    吃完饭,我和宁红颜真的就去赶集了,中午回来的时候,才装模作样地在水潭那边转悠了一会儿,回到家里,谷大叔正跟村里几个人宣传我的事呢,搞的他们对我也挺客气。

    老天爷还真赏脸,我们在谷大叔家等了两天,下雨了,细雨绵绵。

    下雨捉鬼的消息早就散出去了,一下雨,村里的人都跑过来了,等着我穿上道袍,踏出罡步,默念咒语,请来天雷,劈死水潭里那个鬼。

    可是,事情不是他们想的这样的。

    宁红颜待不住,我就带她一起去吧,去之前,我给谷大叔交待好了:“一会儿我的真身会留在里面,你去找把锁,给我锁上,千万不能让人进去!”

    “好好……”谷大叔找了一把大锁,把东屋门锁上了。

    然后我元神出窍,率先赶往水潭,宁红颜在后面,带着半个村子的人浩浩荡荡地出来了,从村里一直来到水潭这边,大有当年村里的爷们一起抗皇粮的既视感。

    他们来的挺巧,刚到水潭这边,我也正好把那个怨鬼从水潭里提出来!

    这是个年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子,比我高一点,怨气和魂体组成了一个稍微臃肿的身体,因为生在水里、养在水里,我把它提起来的时候,它就自带着一个水做的真身,晶莹剔透,跟个水晶人似的,很漂亮。

    “喔……喔……哎呀,都说人家年轻,真有本事啊,老古这次算是请到高人了……”来了两百多村民,往水潭上空一看,都被那个‘水鬼’给惊了,称赞我的,自然是发自肺腑。

    我的三元神魂,他们可是看不到的。

    “呵呵……”把这个怨鬼从水潭里抓出来,我就乐了,它的意识已经很强了,却只是固定在一个格子里,东北话说,就是只知道等到大热天下雨的时候出来削人,感应到我厉害了,照样挣扎着要过来收拾我。

    “哎,哥们,别划拉啦,跟哥们说说说,你到底咋回事啊?”我必须得跟他聊聊。

    怨鬼这哥们‘自制力’不行,听到我说话也不理,还是要过来揍我。

    看样子,得想个别的法子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