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十八章 怨鬼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师,你看这事咋弄啊?”所谓谁疼谁知道,谷大叔着急的是他那半亩地的粮食。

    “这个好办,等我夜里去看看吧。”有把握的事就不用着急了,以前要么是跟着事主一块着急,要么是元神出窍元神出窍,我总也得有点长进不是。

    “好好……”谷大叔见我年纪轻轻,办事却这么沉稳,就算没多大的本事,也不会是一般的江湖骗子。

    眼看着天就快黑了,再聊下去,谷大叔也不知道该跟我们聊些什么。

    谷大叔把我们俩安排到一个房间里,就招呼着家里人做饭去了,进进出出的,很忙活。

    我早就习惯了这种待遇了,有时候那就是柴火堆里也凑合一夜,宁红颜却不大适应,她的感觉是来老乡家里做客的,应该跟老乡联络一下感情什么的。

    宁红颜坐不住,出去了。

    到了院子里,大人们都在忙活着正事,看到宁红颜,点点头、笑笑,话都不会说。

    宁红颜无奈,只好找院子里正在玩‘跳房子’的两个孩子说话:“小弟弟,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啊,咱们一起行不行?”

    “……”两个小孩都停下来了,不是腼腆,而是很戒备地看着宁红颜。

    宁红颜也是个半大孩子,受不了小朋友这种异样的目光,赶紧后退两步,仍然大姐姐似的说道:“那你们玩吧,我看看。”

    两个小孩对视了一眼,默默地走开了,到外面玩去了。

    宁红颜没有追出去,就是愣了。

    小孩出去了,大人们也不跟她说话,宁红颜在院子里走了两步,就走回来了。

    宁红颜回到屋里,往椅子上一坐,郁闷了,我却在一边偷着乐,她还习惯,跟着我一进家,她在村民的眼里,就成了比‘地主婆子’还高级的人物了。

    “你笑什么呢?”宁红颜真是错位,来气了。

    “没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了:“哎,你见没见过你们村里结婚的,也是咱们差不多的年纪,把俩人往新房里一关,跟咱们现在差不多?!”

    “你还说!”宁红颜恼羞成怒,跑过来一顿乱锤。

    可突然,宁红颜就把我抱住了,幽幽地看着窗户上,差一对喜字。

    “哎哎,你干什么呢,咱们可是出来做买卖的,万一被人家……”一缕阳光从窗户里透射进来,清凉正好,我也就享受起来了。

    抱了一会儿,我突然又乐了。

    宁红颜懒猫一样看着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起来,以前经常带着老三出来,要是他突然这样抱住我,我该怎么办……”我越想越觉得可乐,嗯,老三早就不是我的‘优乐美’了,而是‘可口可乐’。

    “去你的!”宁红颜嗔怒着把我推开了。

    转过身来,我才跟宁红颜解释:“你得慢慢习惯老乡这么待我们,你从他们的角度想想,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来帮他们抓鬼的,要是跟家里来走亲戚的孩子似的,他们还信我们能抓鬼吗!?”

    “我知道,可是……”宁红颜还是别不过这个劲儿来。

    “没有什么可是的,咱们在一起时间长,重山、天师道都见识过了,他们不一样,一日三餐,烟囱冒烟,过的都是平常日子,咱们,可不平常了。”我耐心地引导她:“其实,被他们当高人的感觉也不错。”

    “嗯……”宁红颜想想也就理解了。

    等了一会儿,谷大叔和古大婶给我们端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过来,进屋也不多说,就两个字,吃吧。

    我和宁红颜坐下吃饭,吃完饭也不用收拾,等着我去那边打声招呼就行了。

    特别等了一会儿,等他们也吃完饭了,我才到了堂屋里:“谷大叔,今天夜里我就过去看看,到十一点多那会儿,你们就不要去东屋了,也不要多问,事办成了,我会跟你们说的。”

    “好好……你还喝点水不?”老乡们的套路,不是吃饭,就是喝水。

    “不用了。你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事儿。”我说了一声,又回东屋去了。

    到屋里,往床上一躺,我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着,找找童年小学啥的。

    宁红颜闲不住,走一会儿,坐一会儿,拿个什么东西摆弄一会儿,到九点多就撑不住了:“你不是要出去看看么,怎么还不去?”

    “脏东西基本上都是十点多以后才出来活动,水潭里那个家伙还不一样,不用去那么早。”我总感觉着,今天晚上的收获也不会太大。

    “那咱们早出去一会儿行不行,出去转转?”宁红颜真是在屋里呆够了。

    “这可不行,带你出来做买卖,主要就是想让你给我看着我的真身,咱俩都出去了,万一有人动我的真身怎么办?”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就补充了一句:“反正今天晚上你肯定不能走,到明天吧,或者啥时候,我摸清楚那个家伙的情况了,你再跟我一起去。”

    宁红颜是个讲理的人:“那好吧,你自己出去也小心点!”

    “哎,相比之下,老三真是个王八蛋……”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带着老三的时候,别说安慰了,多吃他一口饭都不行。

    “嘻嘻……”宁红颜被我逗乐了。

    我们俩就这样在屋里闲聊着,堂屋那边,谷大叔两口子都没睡,时不时地,还偷偷地往我们这儿看看。

    估计是我们俩嬉笑的声音太大了,惹得他们有点怀疑。

    等到十点多,我准备好家伙什,过去把灯关了,小声道:“你刚才笑的声音太大了,我得让他们看看我的元神,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你的声音也不小……”宁红颜争辩道。

    我往床上一趟,三元神魂出窍了。

    在重山里修炼了一个月,个头还是长高了一点儿的,更重要的肯定是我的法身与三元传承的融合,有点白、有点红还有点蓝,半夜里不知道的情况下,肯定能把人吓坏了。

    堂屋门开着,谷大婶去卧室里收拾了,谷大叔还在堂屋里坐着。

    我的三元神魂突然就从东屋窗户里飘出来了,特别在他家水管子上悬浮了一刻。

    方才一关灯,谷大叔的神经就紧张起来了,他可能想着,要是这小两口一关灯睡了,那就得抄家伙把我们俩撵出去了,可是,他再往外一看……

    “哎……”谷大叔的眼珠子瞬间瞪的牛大,很短促地叫了一声,没有被吓住,也被惊到了。

    让他看一眼就行了,我赶往村西头的水潭了。

    “咋啦?”谷大婶听到动静,从卧室里出来了。

    “刚才……刚才那个……那是个啥啊,哎呀呀,这回可是请到真神了……”谷大叔结巴着说道。

    “你看见啥了?”谷大婶往院里敲了敲,啥也没看到。

    “关门,关门,大师这是抓鬼去了,咱们别耽误了事,把门关上,咱们到里边等着……”谷大叔急着窜到卧室里去了。

    谷大婶关堂屋门的时候,还特别往东屋里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有,灯也关了。

    而此时,我已经到了水潭的上空了。

    扫下去一眼,阴气略重了一些,鬼气却不那么明显,我想着,单是这样看恐怕是看不出什么了,一纵身,钻到水潭里去了。

    潭水浑浊,小鱼泥鳅不少,还有几条鳝鱼在窝里藏着,到水底看看,哦,原来有一具尸骨在这里埋着,时间不短了,早就成了一个骷髅,我潜到下面看了看,还是连男女都分不清楚。

    这具尸骨,肯定就是水潭闹鬼的源头了。

    多半是这个人横死在水潭里,在这里成了鬼,可是,鬼呢?

    出去串门了!?

    一般的鬼,我可能会想自己是不是来晚了,水潭里这位,可是按节气和天气出门的,不是不在家,而是我没有找到。

    我找不到的东西,也就是怨念了。

    白天看的时候,我就往怨念这儿想了,只是这水潭上还飘着一些鬼气,我没有确定,现在过来一看,基本上就确定了,水潭里是个‘怨鬼’。

    怨鬼这东西,我以前还真没碰到过,顾名思义,它是鬼和怨念的综合体,一般的鬼都有点怨念,一般的怨念又都是无影无形的,怨鬼这东西忽隐忽现、怨念也没那么极端,有点像煞,凶的特别凶,贞子那样的就是,而奇葩的也真是奇葩,今天这位让我遇到了。

    这个怨鬼的怨念就藏在这个水潭里,我只要想法子把这潭水处理了,它也就完了。

    但物以稀为贵啊,做买卖也得要生活不是,我准备慢慢来。

    在水里呆了一会儿,我连怨鬼的尸骨都没有动,就出来了,为的就是能在下一次见到怨鬼。

    从水潭里出来,我就回去了,怨鬼这东西跟别的鬼还不一样,别的鬼要是被我惊了,肯定吓跑了,它是不会走的,只要不进化,就会老死在这里。

    一闪身,我就回到谷大叔家里了,到东屋里元神归位,宁红颜看到我回来的这么快,急着问道:“怎么了,来拿东西吗?”

    “不是,有准儿了。”我起来活动了一下。

    “怎么回事,你见到它了?”宁红颜下午听谷大叔介绍的时候,也觉得这个鬼有意思。

    “没有,想见它,还真有点难了。”我已经想好了,这桩买卖,不收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