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九章 请谁
    “哈哈,我刚才抓到你了,小白,你不能耍赖啊,咱们明天还得在一起玩呢,你不能耍赖……”我除了跟小白耍赖,还能做什么呢。

    陪小白玩了半天,我已经把这个空间里的角角落落都打探清楚了,这里,没有水。

    小白不是五行虫,我放了火焰大鸟,也不一定能把它怎么样。

    法力肯定是不够的,火焰大鸟也不行,我只能笑了。

    笑的越来越苦涩。

    小白面无表情地歪着它的小脑袋,用那双漆黑枣核一样的眼睛盯着我,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被他看的都毛了,心里也在打鼓,知道他的思维是很简单的,要么就是相信我放我走等着我什么时候再来找他玩儿,要不就是不相信我,弄死我。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感觉不是一般的凉快啊,大热天都不用开空调,肯定的……

    盼望着,盘玩着,小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那样天真的表情:“那我送你出去,你什么时候再来跟我玩儿?”

    “今天夜半时分行不行?”我估算着,这会儿出去也就是傍晚,到半夜时分,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几个小时,不管是我师父还是三爷,都能赶到了。

    “不行!半夜的时候,我得修炼!要不,明天吧,明天你早点过来!”小白天真的时候是真天真,只是仰着头,期盼地看着我。

    “行,那就明天早上,我一定会来的……”我急着出去,它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好,我现在送你出去!”小白要送我走了。

    我想走来着,但感觉自己现在跟小白的关系不错了,算是它的一个特殊的玩伴,就想问它一个问题:“你刚才说你得修炼,那你怎么修炼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很没意思的。”小白没有再怀疑,可能,它还找不知道我也是能修炼的。

    “哦,那我不问了,不问我,你送我走吧,咱们明天再玩!”

    “好……”

    “……”

    还是一股阴邪之力,卷着我,把我送到外面去了。

    进去的时候,我是没来得及反应,出来的时候,我仔细感受了一下,在空间里面,小白的阴邪之力好像更强一些。

    还有骨头桑树的这个法门,也是邪门的很,我们正道人士布何法门,一般就是法术和阵法,这是取自天道,而骨头桑树竟然能自然生长出法门,这可是不简单的。

    小白和骨头桑树,正是‘珠联璧合’了,两者才越来越厉害的……

    一闪身,我就回到村委会了。

    中午跟我一起吃饭并怀疑我后又被我镇住了的两个老头还在门口给我守着呢,这样的人,就是欠镇住。

    我回到屋里,揭了赤红元神上的隐灵符,元神归位了。

    仅仅是被小白震了一下,我的法身也有些受损,醒过来的时候,昏昏沉沉地缓了一会儿,才好了。

    看看天色,正有一道橘红的阳光从窗户里透射而来,恰好照在了我的眼睛上,我站起身来,自己旋转着身子来了个‘日光浴’,舒服多了。

    这会儿才五点多,天快黑了,我跟小白约定的时间是明天,但要出手,必须是今天晚上,万一它是用人来修炼的呢?

    迟疑着,我走到了门口。

    “呀……你回来啦!”村长是正对着门口坐着的,看到我,马上站起来了。

    村长一站起来,背对着门口的两个老头也站起来,转身笑着招呼道:“先生,你没事吧?事情办完了?在俺们村作怪的是个什么东西啊?”

    “这东西不好惹……”我不是故意吓唬他们,而是想让他们老实一点儿,接着问道:“你们这儿,或者这一片,除了小孩失踪,还出过别的事儿没有,比如大人不见了什么的?”

    村长想了想,回答道:“这个,俺们村里倒是没有,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俺们村里的小孩才不见的。”

    两个老头突然来劲儿了。

    一个说:“哎呀,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李华庄的那个谁,家里是打面的,老冯,他前一阵突然就不行了,听他们家里人说,身体一直好好的,能吃能喝,就那天夜里,也不知道咋回事,闹着心口疼,几分钟人就没啦?!”

    另一个也想起来了:“对对,这一两年,咱们这一片出事的也不少啊,就后边那个村,那个老妈妈叫什么来着,那还是大白天呢,人在外面晒着暖,正说着话呢,说是来了一阵阴风,人马上就不行了,他们庄上的人都知道这事,可邪乎了!”

    心口疼,倒是有可能,刮阴风,也有可能,不过那鬼王真这么做了,这一片死的肯定不止这一个两个,它一旦出手,只会变本加厉。

    这样的话,那鬼王就不是用人来修炼了,我稍稍放心了一些。

    两个老头见我没说话,也不敢再说了。

    “先生,你是说,没拿住它,那俺们咋办啊?”村长一听说我没拿住那脏东西,脸色就不好了。

    但他的脸色不好,却不是为村里人的安危。

    村长一定是想着,不就是个乖小孩的脏东西么,一天半天的小孩还能毫发无伤地给送回来,这么个东西,肯定不厉害啊!

    而我呢,之前已然展露了一个‘火灵真神’的身躯了,那么厉害的先生,还对付不了一个拐小孩的家伙!?

    一定是想多要点钱了,嗨,早知道这样,来之前就把价钱谈好了,说不定还能少出点。

    现在怎么办,人家先生说多少,咱就得拿多少……

    三爷还是师父,我正想着到底请谁过来呢,没注意到村长的意思,随口说了一句:“没事儿,今天夜里,我就请我师父过来,我们一起去对付那个家伙!”

    “哦……”村长答应了一声,带着两个老头出去了。

    门口还有别人呢,村长和这两个老头,就跟那几个人嘀嘀咕咕地一起商量着……

    请师父,肯定更保险,师父有天师修为,还能请来祖师爷,对付鬼王这东西正是卤水点豆腐,可师父过来比较麻烦,真身过来,得坐一夜的车往这儿赶,元神过来,又怕法力不够了。

    请三爷,三爷是跟罗衣一个级别的正统修道者,收拾个五行虫就是个玩儿,还有着别样的传承,而且他过来也简单,直接飞过来就是了,但有一点,万一三爷的修为跟鬼王的阴邪之力不对口,到时候,苦的肯定就是我了。

    请师父,打个电话就行了,这房间里就有座机;请三爷,他临走时一人给我们留了一块玉简,六块玉简都在法宝袋子里放着呢,我只要捏碎一块就行。

    这事弄的,后台多了反而不知道该找谁了,我还真有点为难了……

    我正在屋里坐着考虑这事呢,村长突然进屋了。

    “哈,先生,你看我们这儿也就是个小村子,家里日子过的也都一般,这是我招呼大伙兑的两千块钱,本来就是给您准备的,一直也没空说,现在您把它拿着吧。”村长笑呵呵地往我手里塞钱,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

    这城里的马先生确实有名,也确实厉害,但跟那些江湖骗子也差不了那儿去,说来说去到最后还是离不了钱。

    人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其实不然,应该是‘天下喜鹊一般黑’才对。

    谁白呢?

    我一直都没注意村长那边的事儿,等到他把钱拿出来了,我才反应过来了,没有去接:“村长,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些钱你还是拿回去吧,还给村民们,管我几顿饭就行。”

    “……”村长的手没有收回,脸色反而更加难看了,咋滴,两千块钱还不够啊?

    “哎呀,你收回去吧,尽管放心,我不会收村里一分钱的,真的!”我特别热乎地把村长的手推回去了,有时候,人情这点事也很重要啊。

    “哦,那,你这真不要啊,我们还是要给点的……”村长都不敢相信。

    “我实话跟你说吧,在你们村里作怪的脏东西不一般,真收你们的钱的话,不知道要收多少呢,但是我是天师道弟子,学道就是为了要斩妖除魔,这是我应当应分的事儿……”我笑呵呵地给村长解释着:“要是一般的鬼啊怪啊,我说不定还真得收你们点,这个,不一样!”

    “那……你们能对付的了吗?”村长终于相信我说的话了,但更加担忧了。

    “肯定能!”邪不能胜正,在我们捉鬼圈里是一定的,我嘱咐道:“这个事,你知道就行了,先别跟村里人说,真惊了那东西,谁也跑不了,等这两天,我把事办完了,再给大家解释。”

    “行行……”不收钱了,村长对我当然是深信不疑的。

    村长在屋里站了一会儿,出去了。时间不等人,万一那鬼王几天夜里出来害人,我可拦不住。眼睁睁看着鬼王害人,我得多大罪过啊。

    选选选……选三爷!

    可能是体谅师父他老人家吧,我很快就确定了请三爷过来,只要把玉简捏碎了,在这里等着三爷就行了。

    另外还有一点小私心,罗衣就不想了,那天夜里,三爷也只是给我露了一条尾巴,那尾巴的另一端又是什么样子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