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百鬼真人秀 > 第九十五章 喜极而泣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爷这人真是随和,让留下,就真留下了。

    指点帮头儿我们几个修炼的时候,也是毫无保留,奈何我们是先学了罗衣的火道,一时间都玩不了水,我的情况特殊点,也不行,不过三爷在我左手掌心点了一滴元水,许我遇水能逃。

    这下帅了,之前遇到鱼美丽和蛇虫煞我都有点吃不消,有了三爷这一滴元水,以后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贾大师这厮的二级人类研究也到了一定的阶段,需要一些新的契机来突破了,他知道我们短时间内去不了重山,也没有烦我。

    他烦三爷去了,三爷那么随和一个人,不管多烦,也耐心地陪着贾大师,远处一看,俩人就跟爷俩似的,三老爷子在照顾他的神经病儿子……

    帮头儿老三他们的出发点比较低,得到三爷的指点,能快速的汲取一些东西,提升修为。

    我就不行了,半路出家从御火诀开始,三爷也没治儿,只能等着我有了点境界,再教我。

    所以,那段日子,我更关注的是我在学校里的生活。

    过年以后,我不怎么胡来了,尽量每天都在教室里上课,也跟之前想的差不多,快一个月,都没有买卖找我了。

    而且有一个星期天,大明子竟然组织了我们学生去县城西南的桃园里去春游。

    破天荒了。

    也不管大明子是不是脑子被门还是被驴怎么怎么样了,他既然说了,我们就高高兴兴的去了。

    星期天一大早,我们班学生就渐渐聚集在了一路与青年路的交叉路口。

    明显可以看出来,同学们脸上的神情是那种圈养了太久忽然得到了一次放养机会的兴奋之情,从小学到初中,我没少去放羊,这点神情一看就懂,太熟悉了。

    当然,我也是被放养之一。

    有骑自行车的,有走路来的,七十多个人聚集在一起,大明子前面带路,后面我们三三两两、三五成群、稀稀拉拉地在路上说着笑着,跟羊群有一点不一样是,我们不会随便在地上来一泡。

    二十分钟,到了桃园。

    那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知道这首诗,也幻想过诗里的意境,身临其境的意思虽然差点,但同学们已经欢快都是崔莺莺和张生了。

    我们的生活十分简陋,我们的见识都还短浅,我们的发型算不上时髦,我们的衣着更没有华美,甚至我脚上的廉价鞋子还是臭的(天生臭脚),但置身于桃花林中的这一刻,我相信,我们心中的美好,是不比谁少的。

    不是满枝桃花娇美,正是我们青春年少。

    我们在桃花丛里说着笑着,打闹着,有人爬到了树上,也有人在一旁安静着。

    班长还特别带了一个照相机,关系好的,关系不好的,男生女生暧昧的,互相看不顺眼的,都能挤在一块照张相,一个个都笑颜如花,脸上的笑容,比得上满园桃花了。

    大明子可能是良心发现了。

    大家开始照相的时候,他只是凑合着跟几个女生照了一张,然后就急匆匆躲开了,搞的后面我们这些坏鸟想找他都找不到。

    你这是什么意思?光跟女生合照,不跟我们照,不是明显看不起我们吗?你那女朋友到底分手了没有,不会是想……

    虽然大家都在诟病大明子只跟女生合照的事儿,但心里,都开始希冀了,大明子这是要变好么?

    尤其是我们这几个坏鸟,都打定主意了:只要大明子做事够意思,我们也绝不会让他为难!

    之后,是我们这些男生女生继续合照,尤其最后,我们后边几个坏鸟合照的时候,外号小孩子的家伙竟然爬到树上摇晃树枝去了,摇落了一地的桃花,美啊,真美啊,照片和我们都美的不行……敢情,摇一摇是我们先发明的!

    最后,我才看到了桃花树下的宁红颜,那一幕,真美的就像一幅画。【www.AiQuXs.coM

    只是,还缺了点什么……

    大家的希望突然就破灭了,桃花园一游之后,大明子随即就恢复到了之前那种阴森的状态,连一点儿的转折都没有。

    弄的全班学生开始都没反应过来,两天内,三个学生接连被大明子训斥了以后,教室里的低气压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似乎,要凝结出水来。

    难不成,上个星期天大明子带着我们去桃花园是给我们下套,让我们疯开了,再好好收拾我们?我X,这他喵的也太阴损了吧,对付我们这些天真的学生用这么下作的手段,从这件事之后,大明子跟我们班学生的关系就彻底定性了,冷漠,十分冷漠……

    时至今日,我也没弄明白大明子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让全班同学一致亲身体验了一次,什么叫‘喜极而泣’。

    意思是,我先让你们笑够了,再让你们使劲儿的哭,给我哭……

    大明子的阴森,比去年冬天连续几个月的阴天还厉害……

    同学们真的是很伤心的,大明子这么一弄,又变相地扼杀了我们青春里的一样东西,这种东西,没了就是没了,这辈子都难再找回来……好像是叫,天真。

    大明子给同学们玩阴的,同学们不好明着来,就暗着来。

    那一段时间,别管班里学习好学习差的,谁跟大明子多说一句话,全班同学都排斥他排挤她鄙视他她,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跟大明子笑里藏刀。

    但那会儿,我们已经冷漠到连跟大明子笑里藏刀的心思都没有,大明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平常也很少来班里转悠了,但要是抓到谁,就狠狠的整,我就被弄到讲台上念‘悔过书’去了。

    还是星期天晚上,开班会的时候,我站在讲台上拿着一个五千多字的稿子念悔过书,大明子冷冷地在一旁监督者,下面同学们只是一次次的哄笑,这点意思,大家都明白,我也明白,他们是在说,马一方,你要是有种,就接着跟大明子对着干,我们都支持你……

    说了这么多,只是介绍一些大明子的情况,而我的坠落,完全是因为我自己。

    那个春天,对我来说,只有乏味、懒散和不知所谓。

    我人虽然更多地在教室里坐着了,但脑子里是一团浆糊,不想上课、不想学习、不想熬夜通宵、不想抽烟喝酒、不想来日方长、不想捉鬼修道、不想宁红颜、也不想她……整个人就跟我们护城河里的一河臭水一样,化了冻,就随波逐流吧。

    这种状态,比什么都可怕,浑浑噩噩。

    三爷在家里住了半个多月就走了,帮头儿他们还是过他们的以前的日子,我看着,比我要好的多,贾大师发神经、帮头儿老成、老三多了点深邃、宁红颜慢慢悠悠、管潇潇,哎,最近不怎么见她了……

    到了三月份,突然来事了。

    跟我这些日子一样,这件事来的也比较平缓。

    不过来的这个人,倒是有点不一样,他是张庙村的村长,张玉和。

    村长找到我跟警察找我的性质可不一样,村长是那啥系统的,来找我,就相当于那啥也认可我了……我总算打起了点精神。

    快两个月了,我一直窝在教室一角,大明子的邪火,在我身上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我现在出去,都不用跟他打招呼,反正大明子也已经觉得收拾我没多大意思了。

    上午第三节数学课,数学老师正看着大家做卷子呢,我径直走出去了,前面介绍过,又高又壮又年纪不小的装纯,打个招呼能瘆的我起一身鸡皮疙瘩,连大明子都不甩了,我甩她?!

    到外面简单聊了聊,知道了张玉和的身份,我就问他:“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哎呀,这个事吧,还真不好说……”村长也不着急,但有点儿为难,想了一下,才介绍起来了:“我们村里这一茬的孩子,都二十六七了,男的大都是出去打工,媳妇在家看孩子,这一茬的小孩都四五岁、六七岁,小的呢,还没上学,大点的除了平常去上学,就是在村里玩……”

    这村长什么毛病,给上级做工作报告做习惯了么?

    “您直接说,什么事!”我想给自己找到一点儿激情,不喜欢拖拖拉拉的。

    村长还是那副不急不缓的表情,絮絮叨叨地说着:“就是我们村里这些孩子,玩着玩着就不见了……”

    “啥?不见了!?”我瞪了村长一眼,小孩都不见了,你还跟我做什么工作报告啊,那还不赶紧的!

    “啊……”村长抬头看了我一眼,总算紧张了一回:“不过,这些孩子不见一晌半晌,最长的一两天,又突然回来了,没伤没疼的,问孩子这两天哪儿去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到现在吧,俺村里的孩子一个也没少,村里人和我都想着呢,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这不,想请你给去看看……”

    小孩不见了,还能回来!?

    怪不得这村长不着急呢,不过,我却本能地感应到,这次碰到的家伙一定不一样,搞不好是走奇葩路线。

    “那咱们走吧!”只要有事就行,我领着村长出去,到小院里拿了家伙什,要出发了。

    还没走到车站呢,村长就问了:“这个,请你去一趟,得要多少钱?”

    也不知道这村长是廉洁还是抠门,我就说了:“管顿饭,看着给几百块钱就行!”

    “那行,那行……”村长总算爽快了一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